<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6章 月下漫步
    常听人言及:江湖武林,卧虎藏龙,奇人异士,层出不穷。

    起初我也未曾引以为意,只因我身在官场,不在其位,不谋其事。

    身边所认识的江湖游侠掰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不过就是从小到大陆续被请来成为高韦拳脚功夫上的教习先生,偶也曾从他们那听到过几件江湖趣闻。只是从小叔父高钦教导严格,士族子弟当以读书入仕为首要正途,其他不过旁门左道尔,故而也并未在意。

    直到好些年前并州发生的一起灭门惨案,我这才意识到这群江湖中人是一群多么可怕的存在。

    只因这凶手凭一人之力,一夜之间杀光了并州某军户一门上下二百三十五口人,而杀人动机就是所谓的江湖恩怨。

    之后此人四处潜逃,因其有项独门绝技,助其一次次逃过官府追捕,直至现在此案都悬而未决,就因为此人的那项独门绝技便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据闻,这易容术分内外之分,外者以特殊混合泥土制成□□,再根据所易容之人的容貌特征塞于模具、棉絮等填充物,制作精巧者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而内者便是以针灸、医药、塑骨等奇特手法,对面部特征加以修改、加工,使得五官与原有所差异,这类易容之术最易损伤易容者原有肌骨,故而施用此术者并不多见。

    我也从来只是听说过,但从未见过,可当琬儿在我跟前将整张□□撕下之时,我光是瞧着都有心惊肉跳之感……

    等琬儿那倾城绝美的容颜再度映入眼帘之时,我的心才微微舒缓了片刻。

    呼,还好,虽然原本的青丝如瀑便装扮成了两鬓斑白,但这般男装打扮的琬儿我已经好久未曾见过了,鹤发童颜,俊逸非凡,灵秀得不可方物,当真是宛如仙人一般地存在啊。

    我瞧见了脸上不禁微微泛红,总觉得这般别具风情的琬儿十分的迷人,不觉看得都痴了……

    琬儿的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是这易容术所致还是其他,她一脸愠色地就往我这快步走了过来,我一瞧见她眼中的怒意,心中便直发颤,忍不住退后几步,扬着头往周围瞥了一眼,这舞台这般宽阔,一览无余,想逃,能逃哪里去啊?

    “媳妇儿啊,咱们有话儿好好说哈?”

    我扯着嘴陪着笑脸,可完全没有半点用处,琬儿的脚步没有半分迟疑,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凝重。

    我认命了,僵在原地,整个人紧绷着然后死死地闭上眼,等候琬儿的惩罚。

    不管她想如何惩罚我也心甘情愿承受,因为我这回真的让她伤心难过了。

    果不其然,琬儿的身影近了,她急促的呼吸声还有砰砰地心跳声,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她一把揪过我的衣领,劲力很猛,可以预见她的情绪有多么激动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情绪激动的琬儿,也就只在我身为女儿身的事情露馅那日她情绪失控过以外,其他时候无论发生何事,她都能泰然处之,面不改色。

    我不禁触动情长,心中一痛,鼻子也酸了起来,我任由她打,随她骂,只要她不难过,只求她不伤心。

    ……

    可我等了许久,都未等到她的拳头落下,我缓缓地睁开了眼,却陡然看到她揪住我衣领的双手,正止不住的颤抖着,她一直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见她用颤抖、哽咽的声音,不停地问着我同一个问题: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又伤害了我最爱的女人!

    慌忙间我忙将她揽入怀里,感觉到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我的心也跟着碎成一片一片的了,只觉得自己当真是十恶不赦,就算一死都难以抵消这份罪过。

    “对不起,琬儿,对不起,对不起……”

    我轻抚着她的后背,将她抱得紧紧地,恨不得将她融入骨血中。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把她害成这样的。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琬儿,莫名地慌了,只能不断地在她耳边重复着道歉的话语。

    “都是我的错,对不起琬儿,我罪该万死,我十恶不赦,你别这样,求求你,你别吓我,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说到最后,我悲痛地眼泪都不受控制地掉下来了。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么……”

    琬儿的一声声责问,仿佛在我心里又恨恨地扎上了几刀。

    我恍惚木讷地点着头,在她耳边不断重复着:

    “我知道,我知道的……”

    是的,我真的知道。

    如果那些有毒的针真的扎在了琬儿身上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发疯了。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陈员外开始,我并未确认这个人是琬儿易容所假扮的,只是心里隐约有种奇怪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她脸上的□□所导致的面部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还有就是他刻意回避我的眼神……

    直到我上台后被她从台上直接扔了下去,在她触碰到我的那一瞬间,那熟悉的感觉萦绕心头,让我深藏已久的疑惑在这一刻都已明了,这份莫名地悸动究竟是从何而来了。

    站在台下,我的目光就从未离开她半分,她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都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根本无需用眼去看,只要她来到了我身边,那自然而然所产生地安心感和愉悦感,片刻间占据了我所有的心绪。

    我便知道了,是她来了。

    是的,是她,那就是她,即便她的模样变成了其他人,我也十分坚定地知道,那个人就是她。

    所以,当看到她力有不逮将要受伤之时,我几乎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站在她跟前,一瞧见她我心中陡然而起的是欢喜,以至于都忘记了身后那几根毒针的存在了,然后还不合时宜地朝着她傻笑了几声。

    啊,我真的是傻了吧!

    我的笑容在她眼中看来,应该是十分难看的吧,以至于她眼中的慌乱与惊恐是如此的显而易见,明明平日里我只要对着她傻笑,她都会回以一记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笑靥的……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似乎做了一件坏事,给她留下了一次伤心痛苦的回忆了,因为我在她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绝望!

    “解药!”

    她那句冰冷得如同寒冰一般没有温度的话语就这般迸发而出,那一刻我突然慌了,一个人若是感觉到了绝望的情绪后,他会做的事情不是在绝望中沉沦,就是在疯狂中迷失自我。

    琬儿,就是属于后者的,那是另外一个她,一个身为铁血统帅冷酷无情的那个她!

    我想也没想就挡在了她跟前,若不是碍于其他人的目光,我早就一把抱住了她,不让她再继续向前,我用几近哀求的语气祈求着她,想让她找回迷失中的自我。

    她没有让我失望,可我却又让她失望了吧……

    可是,即便是这样,若是这样的情景再来一次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我已经不想再经历因为自己的弱小而无法保护自己最心爱之人的那种逼死人却又无可奈何地感觉了!

    我的心愿就是守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为心中所愿而死,我死而无憾了。

    “我知道你会伤心,可我……还是会这样做,我不后悔。”

    轻柔地在她耳边轻声倾述着,为了她我会好好珍重自己,也是为了她,我可以不惜性命都想要保护她,这就是我爱着她的方式。

    她静静地听着,将脸藏在我怀中更深了,揪住我衣领的手也转为坚定的环抱住我的项颈,我们谁都没再说过一句话,就在这静谧的时光中,在对方温暖的怀抱里,彼此依偎相互勉励,相互支持……

    ……

    在宽阔的街道上,轻巧的马车在离我们不远处悠闲地驱驰着,车轴发出咕噜噜地闷响,而我则背着自己的媳妇儿,在这有些寂寥没有多少星辰的夜晚,迎着宜人舒心的风儿,在明亮月光的照射下,漫步在这似乎漫无边际的回家的大道上。

    不要问我为啥有马车都不坐,反而要这般辛劳一步步走回家去?

    因为,我们家媳妇儿说了,这是,爱的……惩罚……

    呵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要她对我温柔地这么说几句话,她即便是要天上的月亮,那我也得想法设法地给她摘下来。

    所以,她一说要我背着她回家,我二话不说十分爽快地就接下来这份美差来了。

    这一路上我都有的没的哼着小曲,就是担心自己的后背太舒服了,我这媳妇儿趴在上头就真的睡着了。

    走了也许久了,她都没怎么说话了,我有些不放心,便柔声唤着她,道:

    “媳妇儿,媳妇儿,你是不是睡着了?”

    片刻间的沉默,让我以为她真的睡着了,可她只是那么轻声应承了一句,便让我心中欢喜异常了。

    “没……”

    我痴痴地笑了笑,惹的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关怀地口吻接着问了我一句,道:

    “累了么?”

    我摇了摇头,活力十足地说道:

    “不累,背自己的媳妇儿,当然得卖力一些了。”

    “哦?那看来你还得再多多努力些呢!”

    媳妇儿指了指眼前这条仿佛看不到边的漫漫长路,提醒我咱们离公主府还远着呢。

    我呆了一呆,往后瞥了一眼那架着马车的车夫正亦步亦趋地在后头慢慢跟着,然后还颇为无趣地连连打着哈欠,我不禁感慨着好端端地充啥英雄,还在琬儿跟前拍胸脯保证一定背着她回家的。

    还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虽说有几分后悔的心思在里头吧,可也觉得这样的机会实在是不多,我好像从来都没背过琬儿吧!

    我记得这民间似乎有背媳妇儿过门的习俗,可咱两成亲之时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宫中礼仪规矩来的,什么都得中规中矩,别提背她啦,就连碰她一根手指头都不成,更何况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她会成为我的媳妇儿啊!

    一想到成亲那会儿,我拼命想要瞧见盖头下新娘的模样就忍不住偷笑个不停,惹得琬儿也好奇心起,忍不住开口问道: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我笑了几声,说道:

    “媳妇儿,咱们来合计合计,我背你一辈子,你陪我一辈子,如何?”

    琬儿闻言,脸微微一红,懒得离我,随意说道了句,道:

    “又在犯傻了。”

    我懂琬儿的意思,我两人早已成亲了,又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这辈子早就注定是捆在一起想扯都扯不开了的。可我总觉得,我还欠琬儿一些什么。

    “哪有,虽然你我两人早已成亲,可你不觉得,今日这般反而才更像是咱两的婚典么?”

    我别有用心地提醒着琬儿,琬儿不受我挑弄,只是哼了一声。

    “反正我得一路背着你回家,那顺道再背你回房,媳妇儿,今晚花前月下,良辰美景,我们不如……”

    我坏笑着说了一大段,还没说完呢,媳妇儿就开始闹腾了,仿佛是要从我背上跳下来似的。

    “你想得倒美,不想背我回去也不用使这招坏点子吧,那成,本宫这就上马车上去了。”

    我急了,怎么能让她这般轻易的就脱离我的掌控呢?

    “欸,别吖,谁说我不想背你的,我喜欢背你啊,我愿意背你啊,我还打算背你一辈子呢!”

    琬儿闻言,嘟哝着嘴说道:

    “让你背我一辈子,那我岂不是得赔你一辈子了?”

    闻言,我笑逐颜开,看来,我说的话她是记在心里头的。

    “这般说来,你愿意陪我一辈子啦?”

    琬儿一听,脸变得通红,这会儿才发觉自己着了这冤家的道,可却又对她无可奈何,不禁有些恨得牙痒痒,随即惩罚性地轻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

    “让你贫嘴……”

    “啊呀,哈哈,别别别,媳妇儿,我错了,我知道错啦,饶了我吧,哈!”

    我被她挑逗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对我身体上的弱点了如指掌,才小试牛刀,就差点让我整个人都栽倒地上去。

    琬儿满意地松了口,见我认罪态度还算诚恳,便问道:

    “好,那你说说,自己错哪儿了?”

    我故作沉吟了片刻,然后做了下深刻的自我反省,随即言道:

    “我错在……错在脚程不够快,没早点将你送回房去!”

    言毕,我哈哈大笑起来,背着她就快步跑了起来。

    “你……你个呆子!”

    琬儿对我已经是无可奈何的状态了,也就随我去了。

    我凝神提气,健步如飞,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比平日越发精神了不少,居然就这般跑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有气喘吁吁,这要是换做以前,我大概早已到了累得走不动的地步了吧!

    “欸,奇怪了……”

    我不禁慢下身形,又再试着跑了几次,每次都觉得丹田之内一片火热,之后便觉四肢百骸充满活力,也不知这情况是好是坏了。

    “你终于发现自己身子不对劲了么?”

    身后,琬儿悠然地问了句。

    我也察觉到自己的异常,担心是出什么大问题了,急忙问道:

    “我这样是不是不大好了?”

    琬儿顿时都有些哭笑不得了,言语间似乎别有所指,只听她道:

    “你这是太好啦,一连服用两种奇药,身子自然会与平日相比有所不同了。”

    听琬儿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我中毒后,不仅有姐姐让我喝的那什么‘醉八仙’,之前柳絮也喂了我两颗‘雨露丹’,难道这是药物作用的结果么?

    “那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琬儿温柔地从身后抚了抚我的额,不冷也无发热,这也便放心不少,心中暗自思忖着,这药王谷的‘醉八仙’果然非同凡响,不仅可解百毒,还能争强内力,通经活络,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功效。

    这呆子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啊!

    “看情形应该没什么大碍,只不过这几日你会格外的……”

    琬儿不知为何打住了言语。

    我忍不住追问道:

    “媳妇儿,快告诉我嘛,会格外的如何?”

    琬儿拗不过我纠缠,最后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四个字,道

    “精力旺盛!”

    闻言,我一呆,随即像想到什么好事般,两眼放光,脸颊泛出几分红晕来。

    精力旺盛,那不是很好吗?!

    “媳妇儿,我们……”

    琬儿一言便打断了我,用颇为严肃的口吻说道:

    “你想都不要想,这几日你得平心静气,清心寡欲,等回去后我再教你一套清修吐纳之法,你得好好学着,不许偷懒,更不许心生邪念!”

    对着她还不让我心生邪念,这简直比登天还难,啊,还要清心寡欲?

    我不禁叫苦不迭,整个人都垂头丧气了。

    “这般说来,咱们不能做□□的事情吗?”

    “非礼勿言!”

    “那抱抱呢?”

    “非礼勿念!”

    “那亲亲呢?”

    “非礼勿动!”

    “那拉小手总可以吧?”

    “……”

    啊,这么说来,这些天我们不能做□□的事情,不能抱抱,不能亲亲,还不能牵小手,那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啊?

    我已经是生无可恋的状态了。

    琬儿心中闪过几分念想,环住我的手不自觉紧了几分,只听她温柔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你这个呆子……”

    感觉到了她言语中的爱慕之意,我傻傻地笑了,顿时那些不满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琬儿对我来说就是最有用的灵丹妙药啦。

    就这样静静地走在街道上,我与她的心跳在这一刻找到了共同的节拍,这难得的平静给了我们放松早已疲惫不堪的心灵一次休憩的机会,也让我们的心靠的更近了。

    “你会后悔吗?”

    沉默了许久,琬儿还是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嗯?”

    我似乎明白琬儿问的是什么,可还是希望她能将这个问题问得更清楚些。

    “选择留在北魏,会后悔么?”

    我微微一笑,琬儿还是害羞了么,她要问的应该不是这个问题才对吧。

    她想要问的应该是:为了她留在北魏,值得么?

    “值得!”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琬儿闻言微微一愣,随即脸颊泛出一丝红晕,撇了撇嘴,说道:

    “哼,答非所问,我明明问的是你会否后悔?”

    “你怎么知道我答非所问了?”

    边说着,我嘴角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来,为了防止真把她惹生气了,我连忙又在补了一句,道: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你答应过要陪我一辈子的,公主殿下一言九鼎,言出必行,可不许反悔哦!”

    琬儿气我戏弄她,忙反问了一句,道:

    “我何时答应你了?”

    我停下了脚步,嘴角微微上扬,随即高兴的说道:

    “你都愿意让我背你回家了,这还不是愿意陪我一辈子了么?”

    琬儿闻言微微诧异,对上这冤家得意洋洋地笑容,在看看身后那辆一直紧跟其后的马晨早已失去了踪迹,这一抬头才发现她们居然已经到了自己府邸门外啦?

    原来不知不觉间,这冤家居然真的把自己给背回家了?

    琬儿脸红了,这回的沉默倒有默认的意思在里头,大抵是认命了吧!

    “先放我下来……”

    既然都回府了,再这般模样只怕得被府中上下给笑话了去。

    “还是把你顺道送回房的好!”

    我笑得合不拢嘴,提出最佳方案来。

    “贫嘴,招打!”

    琬儿作势欲打,我才忙将她小心放了下来。

    随即回过身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怎么看都不嫌够的架势。

    “打是亲,骂是爱!再说啦,你肯定不舍得打我的。”

    “你……”

    我忙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抱在了怀里。琬儿没有挣脱,反而温顺地任由我抱着了。

    我就这样抱着她许久,两人好一会儿都没再说什么。

    “晨,要是你难过了,就哭出来吧,毕竟,她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我摇了摇头,道:

    “我不难过,真的,她活的好好的,我高兴还来不及。而且,我的亲人不仅仅有她,你,也是我的亲人啊,我爱你,琬儿!”

    琬儿温柔地抚着我的脸,无比深情地回应道:

    “我也爱你,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你一辈子的!”

    “嗯,我也是!”

    我激动地点头颔首。

    两人就这般深情地拥抱在一起,心绪久久都难以平静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