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5章 心中所愿
    为心中所愿而死么?

    蓝衣女子瞧了瞧一直立于一旁神色有异样和恍惚的陈焕与柳絮,再看看这傻里傻气的大驸马,顿时觉得这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她眼前就看到这么一个奇特的傻蛋儿!

    “快要变成死马的驸马爷,在我们家乡呢,有一习俗,女儿家生辰那日,父母兄弟呢会祝酒三杯以示庆贺,还会许给女儿家一心愿,你我有缘啊,不如陪我喝几杯酒如何?”

    蓝衣女子凑了过来,完全不管我愿不愿意,就把一杯斟满酒的杯子给递到我掌中了。

    我有些奇怪地和她大眼瞪着小眼,有些不明白她说的与我有缘是哪一份缘,便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缘……从何说起啊?”

    “今日是本姑娘生辰,汝之死祭,这还不是缘么?”

    闻言,我都有些哭笑不得了,瞧着这姑娘生性豁达,生得是飘逸出尘,玉立聘婷,身手也高绝诡异,这想法似乎也不落俗套,当真是一位奇女子了。

    “既是姑娘生辰,只要姑娘不忌讳的话,高辰也愿作陪的!”

    “这有什么好忌讳的,今日有人生,今日有人死,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循环往复,如此而已。”

    对生死之事可以如此参透之人,这位姑娘还真是我平生仅见了啊!

    不禁对她肃然起敬,我实诚地夸赞道:

    “姑娘倒是位心性豁达之人,高辰十分敬佩!”

    蓝衣姑娘摆了摆手,言道:

    “姑娘姑娘的叫,我不喜欢,我姓叶,名晗,永夜初晗之晗,你就同小刘季一般,称呼我为‘叶姐姐’就好了!”

    闻言,我一呆,这位姑娘虽说性格不羁,似乎在江湖之中也颇有威望,可看起来年纪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兴许我还年长于她呢?

    这我可得问个清楚明白了,否则吃亏了都不知道了。

    “欸,请恕高辰冒昧,不知叶姑娘今年芳龄几何?”

    我问得轻声细语的,深怕唐突了佳人。

    “怎么,还怕我占你便宜?晗总是先于晨的,不是么?”

    这位名叫叶晗的女子玩笑一般低声说出这句话,却让我身子陡然一震,脸上微微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来。

    晗,欲明也,即为天将明;而晨,晨曦破晓,历晗而出晨,天明也。

    她叫叶晗,而我……

    天,她究竟是谁?

    叶晗瞧我立在那儿怔怔出神,执着杯子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了,她一脸温和笑意地扶住了我的手,推手带杯地将酒送到我嘴边,说道:

    “怎么,怕有毒吗?即便有毒又如何,反正你都中毒了,再多一两样也没甚差别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还顺带有些没心没肺。可不知为何,我听了反而觉得心中感触良多,眼也微微有些湿润了。

    我呆呆地笑了两声,耸了耸肩,说了句:

    “说的也是!”

    一仰头,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了。

    这酒味道奇特得紧,闻着倒是清香扑鼻,可真送到嘴里却纠苦与绵涩,才一入口,我便微有触喉之感,差点就犯咳嗽了。

    “不许吐出来!”

    叶晗一声责令,吓得我忙捂住嘴硬生生把那酒给咽了下去。

    我不禁面露愁苦之色,这还是我第一次喝这么难喝的酒!

    见我如此乖巧地就把酒给喝下去了,叶晗颇为满意了点了点头,迅捷地替我又斟满了一杯,笑着反问道:

    “这酒如何?挺不错的吧?”

    我一脸无奈地瞅着她,然后十分坦陈地说出了我此时此刻的感受,道:

    “这真的是酒吗?我怎么觉得跟药没甚两样?”

    叶晗闻言,目光都亮啦,似乎对我的辨别能力还是颇为赞赏地,拍了拍我的肩头,说道:

    “小子,这可是好东西,平常人想喝都还喝不到呢,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叶晗毫不避嫌地抓住我的手握住酒杯就往我嘴里灌,这两杯下肚,我的脸就红得跟醉酒了似的,浑身都开始有些发热了。

    “长公主待你可好?”

    叶晗看似无心却十分有意地柔声问了这句,又给我斟了一杯酒,这回不需要她灌我,我便主动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我几位自豪地回应道:

    “她待我极好!”

    叶晗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看出来了,瞧你这身得体装扮与精神劲儿,就知道她对你十分用心了。”

    一提到琬儿,我这心里就抑制不住的激动,我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萧琬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不,你不知道她待我究竟有多好,在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比她更知我、懂我、怜我、惜我、爱我了……”

    叶晗闻言身子微微一怔,看着我的目光里有些黯然地神伤了。

    叶晗感觉得出来,这傻小子对长公主有着极为深厚且非同寻常的感情,可即便如此,她也有着难以轻易舍弃的执念啊,整整十一年的执念!

    “若我说有方法可以救你性命,不过你得随我离开北魏去寻医问药,你可愿意同往?”

    叶晗一言,便汇聚了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高兴有之,欣喜有之,沉默有之,伤感亦有之……

    我在她深邃的目光中看到了希望和祈愿,在这一刻,我很确信我内心的那奇异而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感觉是真实的,我对一个不知来自何处,又不知到底是何人的奇特女子有了一股难以解释的怀恋之情。

    沉默相对,久久无言。

    直到注意到她勃颈上的那枚朴素却又翠绿的平安扣时,那是同我的那枚一般,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平安扣,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也是一份爱,是血脉相连,难以割舍的——亲情之爱!

    从初见之时的那份莫名的亲切,以及晗晨二字激起的内心那久久都无法平静的涟漪,她温柔又充满爱怜的目光,还有那似曾相识的容颜,都让我无比感怀与悸动!

    她,是我失落已久的亲人啊!

    我真的没想到,原来在这世上,我不是孤零零一个人,我还有亲人!

    叶晗,她就是我的亲人,最亲最亲的人,晗总是先于晨的,她,是我的姐姐啊!

    此时此刻,她明明离我如此近,可我们之间隔着的却是无法轻易跨越的鸿沟,即便我们近在咫尺,我也不能同她相认,因为我是高辰,我也只能做高辰!

    我是北魏的臣子,是高家的长子嫡孙,也是长公主的驸马……

    我知道她想要带我离开,我也有好多好多问题要问她,我是谁,从哪来,我们的父母是谁,我们的亲人又在何处……

    可我不能走,也绝对不可以离开北魏,在北魏有我的理想和抱负,有我的责任要肩负,还有我绝不能辜负的爱人!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离开北魏的……”

    ……我也绝不会离开琬儿……

    我极度压抑着自己内心悲痛的情绪,努力抑制住将要喷涌而出的泪水,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大喜还是大悲了啊!

    我只希望我此时此刻的心意,她能懂!

    叶晗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语气依然随心随意,她只是笑了笑,言道:

    “放心吧,你这傻小子福大命大,这药王谷的‘醉八仙’都喂了你了,只怕阎王想收你都收不走,若是你过不了今晚,我便去将药王谷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都送到阎王殿去陪你!”

    一听此言,我吓得脸色一白,正想好言相劝,却被她一语打断。

    “欸,你可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为了你才去找药王谷的茬,我若真灭了药王谷,也是因为他们名不副实,徒有虚名罢了!”

    叶晗微微一顿,随即继续说道:

    “傻小子,既然你陪我喝过酒了,那我便再许你一个心愿吧,说吧,你有什么心愿未了,看姐姐能不能帮你了此心愿。”

    我微微一愣,十分感激她为我做的一切,她说在她的家乡,有一习俗,女儿家生辰那日,父母兄弟会祝酒三杯以示庆贺,还会许给女儿家一心愿!

    原来,她所做的一切竟都是为我了。

    这辈子有这样一位姐姐,有这样一位亲人在世,我已经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我十分郑重地向她揖了一礼,以表我敬重爱戴之意。

    “方才那十二位乐姬之中的三娘……”

    “你希望我去帮那三娘?”

    我这一言方出,她便知我心意为何了。

    “嗯。”

    我点了点头。

    那三娘也是位重情重义的女子,此番诛杀任务她为了陈员外和背叛了明秀坊,据闻明秀坊帮规森严,只怕她这次回去,少不得要被帮规所处置了。

    可话音刚落我便有些担心此事会给她带来什么不良影响,毕竟我对那些所谓的江湖规矩不大了解。

    “要是这事儿会让你惹上麻烦的话,那便……”

    我本想就此作罢,可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她斩钉截铁地对我言道:

    “江湖中人最重信义,一诺千金,你放心好了,既然我答应了那就一定会办到。不不过是再同那妖女打交道罢了,刚好,我也有事要找她呢!”

    叶晗在提到那‘妖女’之时,表情有些不自然地透出几分古怪来。

    我有些好奇地反问了一句,道:

    “妖女?”

    “嗯,就是明秀坊的少宫主……”

    一说到这,叶晗有些结舌了。

    明秀坊的少宫主?莫不是现任宫主苏梅雪之女?

    我突然觉得我还是不要再问下去的好,因为我看到她的脸色已经微微变得有些寒气逼人了。

    “那便多谢姐……姐姐了。”

    我平生第一次叫人姐姐,十分紧张,中途饶舌,最后还是顺利地叫出了口,顿时有一种轻松而愉悦的心情在里边,回味无穷,嘴角还带着点腼腆笑意。

    叶晗的脸也微微泛着红,定眼目不转睛地瞧着我,突然毫无征兆地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我的脸刚好埋在她丰满的酥胸里,被她□□得差点就窒息啦!

    “既然你叫我姐了,那我便认下你这个弟弟了。你小子长得如此俊俏可爱,让姐姐我也忍不住想要戏弄你一下啦,哈哈!”

    我满脸憋得通红,好不容易得以喘口气,却看到周围不断有人投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来,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我大概死了不下上百次啊上百次!

    啊,我不禁微微有些感慨,长风那小子说的还真没错,看起来今年我这不仅是有血光之灾,还命犯桃花啊!

    “姐,姐姐,要是被我家媳妇儿看到了的话,她,她会……”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总觉得身后那刺骨的寒冷都快将我的脊柱骨都给冻僵了。

    啊,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叶晗乐呵呵地放开了我,瞧着我涨红的脸,啧啧地言道:

    “哟,还是个怕媳妇儿的主儿,改日子儿个找机会去会会你媳妇儿去。”

    我闻言,脸上一白,只觉天崩地裂之感。

    她们两个武功都不弱,会不会到时候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啊?!

    “姐,别……”

    我总觉得让她们贸然见面极不妥当,正想施用一下缓兵之计。

    她只是温柔地拍了拍我肩膀后,有些不舍地又再多看了我几眼,便向我道别了。

    “好啦,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也该离开了,临走前送你一件礼物,留个念想。”

    说完,从身后掏出一支玉制短笛来,好好地交到我手中。

    “好好保重,后会有期!”

    就这样,她走了。

    她走的毅然而又决然,潇洒而又飘逸。

    她是如风一般地奇女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行踪飘忽不定,令人难以捉摸。

    她是我的姐姐,是与我血脉相连的至亲。

    不知何时,我们才能再度相见,但我相信,整整十一年的杳无音信,千山阻隔都能跨越,想要再见一面,对我们来说,早已不是什么难事了。

    只要我们彼此都好好的活着,那相见之期便不会太远……

    我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手中的这支玉笛,在笛端除有些微微凹凸不平,似有刻字,我好奇地瞥了一眼,却见上面刻有蝇头小楷,就这般静然地写了几行字:

    永夜初晗,晨曦破晓。

    黑夜终将过去,黎明即在眼前,所有的苦难与悲痛终将过去,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原来,这就是我名字当中所隐藏的真正含义啊……

    ……

    “哼,臭小子得意了,刚才害我们担心的半死,却没想到这小子因祸得福,还享尽齐人之福呢!”

    台下,穆宴已经举着拳头表示抗议了,开始在不断地数落起我的不是来。

    那独孤信在叶晗前脚离开不久,后脚也便跟着离开了,穆宴等人倒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得今日当真是虚惊一场,好在高辰这臭小子傻人有傻福,得了那药王谷的‘醉八仙’救急,否则若真是当场一命呜呼了,他们该如何赔长公主殿下一个完好的驸马爷啊?!

    药王谷杏林圣手之名,江湖中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而这‘醉八仙’更是药王谷之至宝,据闻还有起死回生之功效。

    如此难得一见的宝物就被这小子给当普通酒一般吞下去了,想来他中的那什么老子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吧!

    穆宴恨恨地提出这个方案,就是不放过那个得意忘形的臭小子!

    “得了,这回的酒宴不算,下回接着请吧!”

    闻言,我嘴角抽搐着苦笑几声,下回应该就是百钱都不能了事的吧。

    眼瞧着外头也快日落西山了,是时候赶紧动身回府了,若是回去的晚了,只怕得闹出大事儿不可。

    嵇穅忙言道:

    “大驸马,居然陈员外安然无恙了,咱们是不是也该早些打道回府了。”

    刘季也想到了驸马府里的四公主,也不禁打了个机灵,只怕回去晚了又得遭罪啦,言道:

    “啊,是啊,若是回去得迟了,只怕玲儿又有得闹腾了。大驸马这回是有惊无险,大难之后必有大福。不如,咱们先送大驸马回公主府吧!”

    穆宴和嵇穅也点头表示同意,由他们护送回去,就是不想再出什么差池了。

    我闻言,忙摆手拒绝,言道:

    “欸,别啊,多谢几位兄弟的美意,我有些乏了,想先在此休息片刻,你们先回去,莫要让几位公主在府中等急了!”

    “可是……”

    穆宴还有些不放心了。

    “放心,这里可是陈员外做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好言宽慰道,他们也觉得是这个理,就凭方才所见这陈员外的身手,有陈员外护送大驸马回去,这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

    虽说如此,但礼节上还是得请示一二的,嵇穅向陈员外作揖,言道:

    “如此岂不是劳烦陈员外了么?”

    陈焕收剑回礼,言道:

    “哪里的话,各位驸马请放心。”

    闻言,穆宴几人纷纷抱拳向陈员外行了一礼,道:

    “多谢,那便有劳陈员外了!”

    临走前,刘季忙提醒了我一句,道:

    “高兄,你也请早些回府,莫要让长公主殿下担心啊!”

    “嗯,醒得了,几位兄弟慢走哈,路上小心。”

    说完,面带笑容送他们离开后,柳絮也福礼告辞了。

    “方才多谢陈员外出手相助,柳絮感激不尽,也多谢大驸马大义之举。”

    “是陈某该多谢姑娘才是,今后姑娘如有需要陈某的地方,陈某定竭尽所能以报姑娘今日相助之情。”

    “陈员外客气了,时辰不早了,柳絮便先行告辞了!”

    说完,柳絮福了一礼,又往我这瞧了一眼,留下一句话给我,道:

    “也请大驸马今后行事莫要再如此冲动,因为你下次可未必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我有些忏愧的挠了挠腮,向她投以感激的目光,点了点头算作应承了。

    说完,柳絮有些无奈地轻轻叹了口气,旋即也转身离开了……

    最后,这偌大的仙鹤楼,也就只剩下我与陈员外了。

    “大驸马请放心此处稍作歇息,陈某这便去吩咐家丁为大驸马准备回府的马车。”

    陈员外行了一礼,也准备离开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眼珠子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最后还是忍不住将心里话吐了出来,道:

    “欸,你,不同我一起回去吗?”

    边试探性地说出这句话,边瞅着他的背影,我有些心虚,却还是轻声细语地喊了那人一句:

    媳妇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