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4章 轻如鸿毛,重如泰山
    一看我两人神态,蓝衣女子柔声笑了起来,言道:

    “果然如此,你不顾性命当真是为她啊!”

    闻言,只道这姑娘说得越发离谱,再这般下去会有损柳絮清白,我心下一急,忙说道:

    “姑娘,请适可而止,我乃朝廷命官,自是不会允许有人在天子脚下杀人害命。”

    蓝衣女子闻言,收敛了那抹不羁笑容,目光也陡然透出一丝悲冷,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不想有人害人性命,可你的这一举动却成了她们害了你的性命,原本此事也就只算是江湖恩怨,如今你若一死,这便成了刺杀朝廷命官的重罪了,说到底,你这究竟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啊?!”

    闻言,我难掩羞愧神色,她一语便道破我私心,还将我这鲁莽不顾后果的行径给狠狠苛责了一般,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了。

    台上,是有些恼人的沉默了……

    “你是……叶姐姐,是叶姐姐吧?!”

    台下,被独孤信从二楼直接飞身带下来的刘季,第一次尝试过被轻功带着飞的感觉后,心中还正激动不已,却又在台上看到自己与玲儿的旧识,如何能不欣喜,怕台上的蓝衣女子听不到似的,刘季在台下便跳上蹦下,边向蓝衣女子招手示意。

    “我是刘季啊,叶姐姐!”

    刘季忙套起了近乎,想着叶姐姐本领了得,一定可以救大驸马的。

    蓝衣女子听到略显熟悉的声音,眉头一紧,循声望去,却看到刘季在台下蹦蹦跳跳的,那模样好不滑稽,脸上的寒冷这才散去,嘴角浮现一丝浅笑,神色也柔和了不少,笑着说道:

    “原来是小刘季啊,怎么,没在家好好陪着小玲儿,到外边来厮混了,担心小玲儿家法伺候着!”

    刘季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忙解释道:

    “我出来是经过玲儿同意的……玲儿近来还对我说许久未曾见过叶姐姐了,甚为挂念呢,却没想今儿个能在这仙鹤楼里巧遇,她若知道姐姐到北魏了定然十分开心。”

    “哟,才一年未见,你小子这嘴跟抹了蜜一般,越发懂得甜言蜜语了,还是那句话儿,不许欺负小玲儿,否则要你好看。”

    蓝衣姑娘还记得认识这对小夫妻的时候,刘季还是木讷不甚言语的书呆子呢,这才多久不见啊,竟如此能言善道了。

    刘季嘟哝着嘴说道:

    “哪敢啊!啊,刘季有个不情之请,叶姐姐你武艺高强,江湖之中又颇有威望,还请叶姐姐看在玲儿的份上,救救我大哥!”

    蓝衣女子微微错愕,她记得刘季不是刘家的长子吗?怎么上头还有一个大哥?说的就是这个不要命的傻小子吗?

    蓝衣女子指了指我,好奇的问道:

    “你说,他是你大哥?!”

    刘季忙点了点头,解释道:

    “他是我连襟兄弟!”

    蓝衣女子颇为惊讶,又再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将我瞧了个遍,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般说来,你难道就是北魏的当朝大驸马——高辰了?”

    近些日子她游览北魏京都之时,便不断听人提及北魏大驸马如何如何了得,不仅一扫北魏朝中颓废之气,还让州镇总管无可耐何,言语之间多是赞叹之意!

    今日一见,倒也有闻名不如见面之感了……

    听到别人报出我名姓,我也便不好再掩饰什么,抱拳向前揖了一礼,道:

    “正是高辰。”

    刘季又指了指不远处并肩而立的穆宴和嵇穅,介绍道:

    “这两位一位是我二哥穆宴,还有一位便是三哥嵇穅。”

    穆宴和嵇穅也忙抱拳行了一礼,以免在江湖中人面前失了礼仪。

    瞧着刘季对着为蓝衣姑娘如此推崇备至,又极力促使这位姑娘医治大驸马,还有方才这位姑娘的诡异身影,穆宴便知道这位姑娘定不是泛泛之辈了,忙开口请求道:

    “这位姑娘若是可以救下高兄,还请大义出手相助,我等感激不尽,将来但有所求,绝不推辞!”

    嵇穅也抱拳作揖,恳切相求,道:

    “姑娘侠骨仁心,若是力有所及,恳请姑娘救高兄一命!”

    蓝衣女子微微沉吟,今日可以在这仙鹤楼一睹北魏四位当朝驸马的风采,也算是缘分使然了。

    一直都只道这北魏门阀氏族之间争权夺利、明争暗斗、势成水火,彼此倾轧更是不留余力,而北魏的这四位驸马爷身后所代表着的家族更是如今北魏朝堂之上炙手可热、翻云覆雨的门阀士族,虽说在表面上他们的关系未必交恶,可骨子里应该也没有好到在这生死关头不惜代价地保住对方的性命的吧。

    唯一说得过去的理由,便是这位大驸马对他们几大家族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了。

    可瞧他们言辞恳切,神情忧患的模样,倒真有些真情实意在里头的,看来这位大驸马在他们心中的分量也几位特别啊!

    蓝衣女子不禁多瞧了这传言之中的大驸马几眼,长得确实是眉清目秀,斯文儒雅,眉宇间英气逼人,足见是有几分才气与傲骨之人,只是北方汉子多健壮威武,这孩子虽说深身形高挑,却也过于文弱瘦小了些,与其他几位驸马爷相比这差异也就越发一目了然了。

    而且,他似乎比寻常男子要……

    蓝衣女子微微蹙眉,嘴角上扬,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摇了摇头,说道:

    “欸,在下又并非游医方士,故而这解毒之术却非在下所长啊。”

    蓝衣女子一眼,便将众人希望打破,逐渐一股悲凉的情绪在蔓延着……

    “我就不信,我们北魏没有名医圣手可解此毒了!”

    穆宴一咬牙,便是准备上台来拽我找御医去了。

    我一摆手谢绝了穆宴的好意,在此生死关头他们能摒弃门户之见真心为我着想,我心中自是感激不尽,更觉得没交错这样的朋友,真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临时之前还能得如此真情厚意相待,我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苦笑了几声,言道:

    “穆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诸事因果,强求不得,这,都是天意……”

    若真是天要亡我,那我也便认命了,人再强,又如何能强得过天呢?

    “事已至此,各位乐姬姐姐们还有陈员外不妨听高辰一言,就此止戈停战,前嫌尽释,两相无害,各自安好,如何?”

    如今,我也只希望他们能听我这一句,了断这恩怨纠葛,也算成全一件功德事儿了。

    “可是,宫主之令……”

    乐姬们对着无辜之人怀有愧疚之意,可无法完成宫主之令,更兼失职无用之感,可如今她们就连“梨花阵雨”都施展开去,亦未能夺那陈焕性命,这便已经算是任务失败了。

    蓝衣女子在这时候倒也有成全我一片好心之意,好言提醒了那群乐姬,言道:

    “若是没记错的话,明秀坊的规矩是,一旦诛杀失败,便不再二次为之了,是吧?很显然你们这次诛杀任务失败了,也就说今后明秀坊都不能再对这位陈员外出手了!”

    江湖行走,最重言而有信,若行那背信弃义之事,便是人人得而诛之了。

    明秀坊是江湖名门正派,自也得守着这江湖规矩,才能立足于这刀光血影的江湖之地了。

    蓝衣女子一言,顿时便让众乐姬纷纷沉默了下来。

    看来,这位姑娘所言千真万确,这般说来,明秀坊今后便不会再派人刺杀陈员外了,那陈家也算是得以保全啦,这真是太好了!

    我忙抱拳向乐姬姐姐们行礼,言道:

    “既然如此,那这段恩怨就此了断,至于高辰,各位也无需忧虑,吾之生死,天意自决,与各位无干,诸位乐姬姐姐们,你们可以自行离开了,只是还有一言请诸位谨记,有生之年,莫要再踏入北魏境内一步。高辰言尽于此,各位请便吧!”

    原本乐姬们还略有迟疑,可我这逐客令一下,宽容与威严并施,即便她们心中再有不甘,也得无可奈何地相互参扶着,彼此护持着离开北魏回南陈向宫主复命了。

    被解开穴道的三娘,在临别前依依不舍地望了陈焕几眼后,还是随着自家姐妹们离悻悻离开了这仙鹤楼,只怕自此一别后,也便只能是天涯陌路了!

    ……

    待十二乐姬离了仙鹤楼,这楼中内外此时此刻仿佛才真正变得沉静下来,静悄悄的,却瘆人得慌。

    蓝衣女子瞧我一脸神伤,也颇为佩服我有此等宽容胸襟,可以如此大度而又顾全大局,不仅将那十二位乐姬给放走了,也将这事故的责任一并担下,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死亡,这份坦然与胸襟,这世上也着实没几个人可以比拟的了。

    “唉,可惜啊,如此青年才俊,却英年早逝,真是天不假年啊!”

    蓝衣女子仿佛先此时此刻的气氛不够沉重一般,又故作深沉地无奈感慨悲伤了一番,竟也惹得在场之人面色越发沉重,不知该作何言语了。

    “古人说的好啊,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趣异也。高辰不敢说自己之死重于泰山,可却也死得其所,为心中所愿而死,死而无憾了。”

    我哈哈笑了几声,便是想要打破这瘆人的沉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