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3章 红颜知己
    因为柳絮突然加入战局,使得形势发生逆转,原本占尽上风的乐姬们陡然间被搅合的乱了手脚,而陈焕与柳絮从一开始的各自为政,到后来逐渐变为相互护卫,相互引导,到共同对敌,两人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し

    没过多久,就不断有乐姬败下阵来,一直在外围助攻的第四组乐姬,主动将三娘护在了身后,稍微退至一边,眼前姐们们快支撑不下去了,事关明秀坊威严与颜面,诛杀令一出从未失手,怎可在她们手中将这份荣耀断送。

    护着三娘出阵的乐姬觉得该是出最后杀手锏的时候了,忙催促道:

    “三娘,快准备用‘梨花针雨’!”

    三娘脸色一白,现在的局势居然是被逼到用‘梨花针雨’的地步了么?

    三娘下意识地从怀中掏出一圆筒状的机括物事,这便是明秀坊的有名暗器‘梨花针雨’,只要触碰机关,便可与一瞬间飞射出几十根细如毛发的银针,针上淬有毒液,一旦染上绝无活命的可能。

    这暗器只有到山穷水尽、不敌强敌的情况下才能使用,无论敌人有多么深厚的武功,都很难全数抵挡住这细如牛马却又急如星火地梨花针的!

    “可是……这样会连累众姐妹……”

    三娘犹豫不决,瞧着拼尽全力与敌人缠斗,还有那陈焕一直不愿杀伤人命尽力闪躲的身影,第一次,三娘一直以来坚定的信念受到动摇。

    “我等的性命皆属于宫主,完成宫主之令,我等即便赴汤蹈火,亦是在所不辞,又怎会顾惜自身性命,你莫忘了当初姐妹们所许下过的誓言,誓要诛杀天下不仁不义之徒!”

    听到同伴催促,三娘陷入两难之境,竟是出手亦不忍,不出手又不能了。

    “我……”

    “三娘,难道你现在还对他心存希冀,余情未了?你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么?”

    “不,他是个好人,我不能……”

    三娘最终还是无法对那个人下手,她做不到啊!

    三娘的姐妹闻言,心也凉了半截,没想到三娘竟会为了一个薄情寡义的男子而舍弃这么多年来的姐妹情义,悖逆宫主,背叛明秀坊!

    护持三娘的乐姬果断地从身后点住了三娘要穴,从她手中接过‘梨花针雨’,只要杀了陈焕,完成了宫主交代下来的任务,想来三娘定然能迷途知返,而宫主也会对三娘宽大处置的。

    一念已定,乐姬毫不犹豫地按下了机关,不过一瞬间,从这圆筒之中立刻飞射出无数牛毛细针来,速度快捷而稠密,当真是令人防不甚防。

    陈焕和柳絮不觉大惊,抽剑格挡护住周身,而陈焕长剑挥舞,便只听得无数叮叮叮的脆响,无数牛毛细针便被打落。

    按理来说想要躲避敌人暗器袭击便得立刻拉开两人距离,尽量寻找可以躲避阻挡之物,可陈焕却似不顾性命一般往发射暗器的方向走了几步,这般匪夷所思的行径,竟是为了将柳絮与其他乐姬们护在身后……

    陈焕的剑法很快也很凌厉,目光也敏捷,可即便如此,要瞧准所有犹如牛毛大小暗器飞来的方向,再将它们及时打落,对任何高手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再加上陈焕鏖战至今,体力真元耗损也巨,还是在最后那一拨梨花针中失了手!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最后遗落的五根梨花针,尽然全数打在了一个突然出现在跟前的文弱身影上……

    怎么会?!

    陈焕那惊异而又带着慌乱地神情映入我眼前,我只是苦笑了一声,后背被暗器打中的感觉,就像是陡然间被针扎了几下,被扎的那一瞬间有些刺痛,可之后就没什么特别感觉了。

    陈焕几乎想也没想便快速点住了我周身大穴,首先想到的是先护住眼前这冒冒失失闯上来的这傻子的心脉,免得毒走攻心,届时便当真是神仙难救了!

    明秀坊的‘梨花针’陈焕是知道的,上边淬的毒乃是独门研制,一般人根本无方可解,中毒者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会七孔流血而死。

    这傻子就要死了,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

    柳絮一见我中了暗器,也忙快速移步过来,不过一挥衣袖间,我后背的几根梨花针便纷纷坠落,她慌乱地从衣袖中取出一个瓷瓶,从里边倒出两颗药丸后边立刻给我服下,随即,便是失魂神伤的表情,怔怔地盯着我瞧……

    而陈焕的表情也变得十分特异,而周围一片死寂,就连乐姬们的表情也是错愕与不敢置信,她们错手杀了一个无辜之人?!

    我不知道这梨花针究竟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可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人家也不会在最后把它当作杀手锏施放出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奔到台上的,只是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陈焕跟前,为他挡住了剩余地梨花针;

    也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干这种傻事,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了……

    看到他们神态各异却又略带些悲伤的神色,我这才意识到,我大概,是会死的吧?

    可即便到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这倒也并不是因为我不怕死,可能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令我猝不及防,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吧!

    一念至此,我突然也陷入沉默了,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打破这瘆人的寂静的,却发现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呵呵……

    “解药!”

    陈焕剑指乐姬等人,从他眼中迸出的是寒冷无情的杀气,口中吐出这两个字时,周身肃杀之气顿时便让人为之心惊胆颤。

    陈焕陡然间的转变,也让在场之人惊骇莫名,听这语气便是要不惜动剑杀人了。

    众乐姬们间如今失手已是备受打击,更何况还连累一条无辜性命,心中遗恨与愧疚参半,都纷纷垂下手中长剑,垂首低目,沉默不语起来……

    我瞧着各位乐姬姐姐们的表情,便猜到了,这毒不是没带解药,便是根本无方可解了。既然事已至此,想来此时此刻她们应该会听我规劝,结束这场毫无意义地私斗了吧!

    陈焕不愿就此罢手,执剑向前便是想要逼迫众乐姬交出解药,却被我抢先拦住了去路,我不能让他杀人,忙摇头说道:

    “不能杀人……”

    我的话音刚落,另一个轻灵悦耳却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道:

    “是啊,是啊,即便你杀光了她们,也是拿不到解药的啊,因为她们身上根本就没有解药嘛。”

    周围之人都不禁露出诧异的目光来,循声望去,却不知何时,一位身着水蓝塑身衣裙的窈窕女子早已立于台上,一头乌黑长发舍了那繁复头饰就这般随性飘落肩头,眉毛似一轮新月且长且秀却又微微上扬,与那双平静如水却又灵动神骏的眼相映衬着,显得越发神采飞逸,她的侧颜非常好看,那完美的线条与开合张吸着的红唇如此默契地贴合着,微挺的鼻梁与脸上那抹似笑非笑的神情,都让这位仿佛从水墨画中走出的美丽女子添上几笔神秘的色彩!

    这位姑娘貌比西子,气质独特,身姿轻盈,衣裙翩跹,只是这行事作风倒与一般闺阁女子相左,没了那份娇气与羸弱,反而多了几分江湖中人的落拓与不羁。

    只因为这姑娘的手中,左手一只酒杯,右手提着酒壶,脸上带着几分红晕,而脚步略显醉态,就这般肆无忌惮地在台上瞎晃了几圈,然后再我不远处站定身形,似醉非醉地朝我这边莞尔一笑,显得格外明艳动人……

    这位姑娘是什么时候、从何处上得台上来的,竟然没有人注意到她?

    别说是乐姬们了,就算是陈焕和柳絮,都不免为这不速之客的突然出现而微微蹙眉,此女可掩众人耳目,无声无息隐匿于一览无余舞台上而不引人注目,这份犹如鬼魅一般神出鬼没的本领,此人绝不简单,就是不知她到底是敌是友啊?

    “你,究竟是何人?”

    柳絮先打破了这沉默,省了那无妄揣测,简单明了的问出了这句。

    “欸,这位姑娘莫要激动,在下本是一过客,原本只是想寻个好所在,品美酒听好曲,尽享赏心悦事,却没想到今日在这仙鹤楼,恰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还真是不虚此行啊!”

    蓝衣女子移步向前,柳絮便想先试此人身手,抢步跟上想要阻拦,却只见眼前人影一晃,这人早已轻松越过柳絮不过眨眼功夫便在我身边站定身形了……

    好俊俏的身手!

    瞧着身边陡然多出的这位奇特女子,我都不禁心中加以称赞。

    “方才这两位不仅及时你护住心脉,还喂你吃了‘玉露丹’,虽说可暂时抑制你体内剧毒不会即刻发作,可也托不过这一时半刻的了。你怕死吗?”

    指了指旁边的陈焕和柳絮,蓝衣女子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瞧,这言语之间就是在提醒我快要活不过今日了。

    我一时间沉默了,竟也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了。

    蓝衣女子笑了笑,那抹笑容十分可亲,一点都不想恶人的样子,我瞧着也不觉生出几分亲切感来,随她毫不客气将手搭在了我的肩头,对她预期之中的调侃之意倒也不以为意,只听她朗声言道:

    “你应该是不怕死的,不然也不会不要命地冲到这阵中替人挡针了吧?”

    蓝衣女子有些好奇地盯着我瞧了半晌,她方才可将一切都看得清楚明白了,这小子明明武功并不在绝顶高手之列,却可以以瞬间爆发之力从台下冲将上来用自己身子及时挡住了那几根梨花针,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就是在找死了。

    “哦,你小子当真是好福气啊,模样长得倒还俊秀可人,难怪了!方才这位姑娘不惜用千金难易的‘玉露丹’来为你续命,足见对你情深义重啊,她,莫不是你的红颜知己?”

    蓝衣女子瞧了我,又看了看柳絮,自顾自地得出自己的推论,还如此直白地说将出来,一言两语之间,便让我和柳絮都纷纷红了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