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2章 周公梦蝶,蝶梦周公
    不行,我一定要下去阻拦!

    打定了主意,我正想越过穆宴和嵇穅走出雅间,却被穆宴拦住了去路,他玩世不恭地表情上难得露出几分严肃的意味来,言道:

    “你想作甚?”

    “我要去阻止她们!”

    我说的直截了当,以表示我的决心绝不会轻易动摇。m.乐文移动网

    “这是江湖恩怨,你别多事。”

    穆宴的意思我明白,他不想我惹祸上身。

    “这分明是私斗杀人,这里是京畿重地,天子脚下,王法当前,怎允许他们如此罔顾法纪!”

    我语气一重,就是要推开穆宴冲出雅间了,怎知穆宴站如松柏,稳如泰山,这一推哪有什么用处。穆宴嘴角一翘,嘲讽一般地言道:

    “就凭你这瘦弱的身板,下去了也不过是去送死的。”

    “你……”

    我瞠目结舌,气得直打哆嗦了。

    嵇穅担心我两人吵闹起来,忙好言相劝,说道:

    “大驸马稍安勿躁,如今楼上楼下都是人影幢幢,你贸然下去若是被人群冲撞受伤了,那该如何是好,不如以静制动,先看看形势再说。”

    嵇康的好言相劝,再加上众人的沉默不语,很显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作壁上观,我想要越过穆宴和嵇康出得这雅间,怕是不可能的了。

    我愤恨地甩了衣袖,便转过身来扶住那护栏,低首略目测了一番这二楼的高度,足有二丈那般高,片刻间便有些头昏脑胀,双腿发软了,我怕高的毛病是一点都没改善啊。

    可即便如此,许是被气极了亦或是其他,我不顾一切地将腿抬了上去,打算攀过那护栏,直接从二楼跳下去得了,我看他们还拦不拦得住我。

    穆宴和嵇穅瞧我如同被惹急的兔子一般,红着眼真打算从这二楼跳下去,也是吓得白了脸,而对面的柳絮早就注意到我有些情绪激动,一见我动作,便一把将我拽了下来,被薄纱遮住的容颜虽无法看清楚她此时此刻的表情神态,可从她紧蹙的娥眉和那略显惊慌与气愤的眼神,便知道她有多生气了。

    柳絮气急了,不顾仪态地当众叱责我,道:

    “你这是作甚,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像我这般文弱的,要真从这二楼跳下去,虽不至于登时丧命,少说也得伤胳臂瘸腿的了。

    难怪柳絮会那般生气了。

    对上了她愤怒的目光,我有些忏愧地低着头,不敢再看她了。

    穆宴急忙过来拉住了我,他担心我又想不开接着往下跳,要真弄出什么好歹来,他如何向长公主殿下交代啊,二公主若是知道了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你这臭小子,你也不想想,若是你出事了,我们该如何向长公主殿下交代啊?”

    琬儿……

    我露出有些伤心的表情,拂开了穆宴的拽住我的手,言道:

    “你们袖手旁观我不管,可若要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切,我做不到。”

    此时的我格外执拗。

    明明可以出手去阻止的事情,为什么要袖手旁观?我只知道我若不去阻止的话,将来一定会万分后悔的!

    穆宴他们都知晓我的脾性,这般说了就一定会将这闲事揽上身了,怎么说都无用。

    “好小子,有胆量,再怎么劝你想来你也是听不进去的了。”

    穆宴颇为赞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与嵇穅对视了一眼,嵇穅也笑着说了句:

    “让你下去可以,不过你得答应,若是劝说无果,便得随我们尽快离开此地。”

    我闻言,大喜,看起来他们是答应让我下楼去了。

    “多谢两位兄弟。”

    我忍不住抱拳向他们行了一礼,投以感激的目光。

    正想绕过穆宴和嵇穅,可他们依然拦在原地,就是不放我过去,我以为他们反悔了,怎知道他们一人站我一边,拍着我的肩膀,右边的嵇穅不怀好意的笑着言道:

    “这楼梯口那么多人挤着出去,想来走楼梯这条路是行不通了的。”

    而左边的穆宴也跟着说道:

    “所以啊,我们兄弟辛苦一点,亲自送你下去好啦!”

    这话音刚落,还未等我有所回应,这俩货一人架我一边就越过了护栏,直接带着我从二楼跳了下去……

    啊~

    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我那惊魂未定的心还在兀自怦怦直跳,只见他两人一脸好笑的神情瞅着我,惹得我直给他们翻白眼。

    借机报复我是吧,给我等着!

    从他们手里挣脱出来,为了保持住我那因为方才突遭劫持不得已从二楼纵身跃下而吓得放声大叫后那早已少得可怜的形象,我又干咳了两声,略微整理了下衣裳便往那舞台上去了。

    可刚走几步却发现这边根本没有楼梯可以登上舞台,直接跳上去似乎又不够高……

    我一脸大窘,穆宴和嵇穅早已在身后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笑不死你们,哼!

    我拂袖,转了身边往有阶梯的地方小跑了过去。

    好不容易登上了舞台,十二位乐姬与陈焕正对面对峙了好一会儿,陡然见到一个不怕死地往这来了,都一脸惊奇的瞧着来人。

    莫不是陈焕的救兵吧?

    虽然长得道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挺俊秀一少年郎君的!可瞧着那文弱不堪的模样,这也算是救兵吗?

    陈焕瞧着来人也是微微一怔,倒有些不清楚这少年这时候冲上这台上来究竟想作甚了。

    我忙立在了他们中间,分别向两边都行了一礼,言道:

    “还请陈员外和姐姐们化干戈为玉帛,莫要随意动刀动剑,正所谓刀剑无眼,若是杀伤性命可就悔之晚矣了。”

    原来是个痴傻少年,竟如此看不清形势又不自量力想要横加干预江湖中事儿么?

    “这是我们江湖恩怨,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莫要在此强出头多做纠缠,念你无知,恕你这次,赶紧逃命去吧。”

    乐姬姐姐们发话了,想来也是不忍心让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白白贴上了性命。

    我见乐姬们是无法轻易说动的了,忙转身看向了陈员外,想着不如先劝退了陈员外,解了这场祸事再说,想来以陈员外的身手,要逃过这场追杀应是绰绰有余的才对。

    可我还未说什么,陈员外那锐利有神的目光便算是告诉我今天这场火拼是在所难免的了。

    我见好言相劝不成,那就改成威严恫吓吧!

    “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你们若是胆敢杀伤性命,王法在前,绝不宽贷!”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了片刻后,突然发出一阵阵嗤笑之声来。

    “哪里来的傻小子,居然这般可爱,可曾娶过亲了?”

    乐姬们当中,有一眼便瞧上这傻小子的,免不得想要戏弄一番了。

    我脸上一红,一时间无所适从,这跟我有没娶过亲有何干系啊?

    “各位乐姬姐姐们,小生所言绝非虚妄,这里并非南陈,而是北魏,但有街市斗殴杀伤人命者,按情节轻重判以拘、流、死等刑法,绝不宽贷!还请诸位迷途知返,莫要知法犯法,届时罪加一等……”

    可还未等我说完,陈焕便抢先一步移动身形,眨眼间便到我跟前,掌风一起便一把将我推下了台,恰好便被台下的穆宴和嵇穅接住了下坠的身子。

    “两位公子还是赶紧带着你们这位朋友,速速离开此地的好。”

    陈焕衣袖翻飞,一派侠士风骨,这片刻间移形换影与化劲分力不伤人分毫,便已让习武多年的穆宴和嵇穅都看傻了眼。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都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我回过神来,自己早已被人推下台去了,这也就表示,我苦口婆心,软硬皆施的功夫到最后还是一败涂地了。

    不行,死也不能让她们打起来!

    我又欲挣脱穆宴和嵇穅的束缚再往那台上去阻止她们,奈何这俩货就是不肯放手,最后还是嵇穅按耐住我焦躁的心情,言道:

    “你先别急,她们未必杀得了这陈焕,而陈焕,想来也不会对她们下狠手的!”

    穆宴也忍不住调侃道:

    “是啊,本来想上去帮帮这陈老爷子的,却没想到他武功造诣到如此境界,即便我们出手也不过是多余的了。”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们的意思便是让我静观其变了。

    抚过方才被陈焕一掌推过的腹部,竟一点痛觉都没有,可想而知他的武功修为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而且即便我又冲上去对事情的解决一点帮助都没有,只有等到他们分出胜负,到时候才有机会干预,才不至于让事情往更坏的地步发展。

    看来,也只能静观事态发展了……

    楼上,柳絮和独孤信静静立在了护栏边上,瞧着台下所发生的一切,各自的表情都透着的奇异与古怪来。

    独孤信把玩着自己拇指上的那枚玉扳指,饶有兴趣望着身边这位目光一直在别人身上未曾移开的佳人,笑了几声,言道:

    “静姑娘很关心他啊,怎么,对他依然旧情未了,难以释怀么?”

    柳絮目光陡然变冷,淡淡言道:

    “信兄依然还是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啊!”

    言毕,柳絮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看独孤信一眼,径直往雅阁外去了。

    身后,独孤信叫住了柳絮,言道:

    “静姑娘这是打算何处去?”

    柳絮驻步,停留了片刻,言道:

    “自是去助一助这陈员外了,信兄难道忘记了,此番来此仙鹤楼的目的了么?”

    说完,柳絮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雅间。

    独孤信瞧着佳人身影渐去,又瞧了瞧这半身高的护栏,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言道:从这里下去不是更快一些么?

    ……

    台上不过片刻,三人一组,被分成四组的乐姬们,便开始了他们的诛杀行动。

    第一组抢先攻上,个个出招凌厉,互相配合得天衣无缝,你退我攻,你守我截,剑光缭乱间,几人便已拆招几十了。

    这陈焕武功当真了得,不仅这如乱花一般的剑舞没能伤到他分毫,他那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却是大显神威,即便年纪已过半百,可这身手却依然敏捷健硕,在与这三位乐姬拆招上百数后,其中有人气息不济,稍有恍神,手中长剑便被陈焕夺与手中。

    手执长剑的陈焕,如虎添翼,剑走龙吟,凌然剑气破空而出,大有万夫莫挡之势,这三人片刻之间便落了下风。

    第二组就情势不好,也迅速加入战局,瞬间便成了以六敌一,陈焕剑气凌厉稍减,在与六人缠斗之时,极为注意气息吐纳与借力打力,从不硬施蛮力,免得耗损真元,故而即便是以六敌一,还是让他平衡战局,无论六人如何强攻,都无法突破他的防御,将他斩于剑下。

    就这般拖得久了,六人的体力也被耗损了一大半,眼瞧着无论她们姐妹几个如何强攻,都无法伤到这陈焕分毫,花容都略失色了,这才缓过神来,原是中了陈焕拖延耗损之计。

    众姐妹都不禁为之惊叹不已,未曾想过陈焕的武功竟如此了得,潜伏在他身边多年,竟从未知陈焕武功之高浅,难怪宫主要她们姐们十二人不惜暴露身份,也要将陈焕除掉,原是早已预料到陈焕是个深藏不露之人么?

    “你们还在等什么,一起出手,他已经快抵挡不住了!”

    那被夺了剑的乐姬也擦觉到了陈焕开始应对不力了,只要她们姐妹十二人一起迎敌,摆出剑阵联手对敌,愣由着陈焕武功再高,也逃不过她们姐们几个的剑舞阵!

    听到姐妹呼唤,第三组也立刻抢攻而上,加入到这战局中来,第四组却并没有随着一块跟上,她们最主要的作用便是给敌人以最终一击,也是随时警惕着周围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清除潜在的威胁。

    台上一下变成了九人对一,陈焕虽然多方周旋,可随着人数增多,而每组的实力似乎是依次递增的,久而久之,他也有些快吃不消了。

    他原本并未杀人之心,故而每招每式都留意分寸,只是将她们打退即可,却没想到这群人如此执着与不顾生死,一心一意地便是想要自己的性命。

    无论被陈焕打退了多少次,只要还能动弹,还活着便会继续站起身来不顾性命地朝他攻击,陈焕即便武功修为再高,也经不起这般纠缠。

    三柄剑同时向陈焕劈来,他即刻出剑格挡,三人的剑立刻压制住陈焕手中的剑,其他乐姬见状,纷纷乘机从身后强攻过来,陈焕见自己屡次退让不断换回的对方的感恩戴德,反而是变本加厉,咄咄逼人,也就不在有那么多顾及了。

    陈焕一连串利落的旋转周身,不仅荡开了限制自己的那三柄剑,伸脚连踹,便踢在了几位乐姬的腹部,将她们踹得几丈开外,手中长剑脱了手,半边身子顿时麻痛难忍。

    在打落了那三位乐姬后,陈焕立刻回过身来去应对其他六位,其他几位见姐妹受伤,招式也越发狠辣起来,陈焕有些疲于应对了,弱势逐渐凸显出来。

    第四组见状,便有人开始催促着守队人下令攻击陈焕,乘此大好时机定可将陈焕一举击杀。

    “三娘,你还在等什么,下令出击啊!”

    这位名叫三娘的女子,便是十二为乐姬之中的那位性子淡泊的琴姬。

    三娘脸上闪过一丝为难的神色,随即还是点头下令出击。

    这最后一组也扑向了陈焕。

    陈焕本以为接下来会是一场恶战,甚至已经做好了豁出性命的准备,却没想到,这其中看起来是武功最好的名叫三娘的乐姬,虽然与他对招时招招狠厉,而且出手最为快捷,可却在一些十分关键的时刻,不仅让他得以喘息,还让他免于被其他人的剑气所伤……

    这位名叫“三娘”的乐姬,在做的似乎是不留痕迹的在救自己?!

    陈焕有些诧异,*之时,身后一柄利剑对着后心便是刺将过来,陈焕躲闪不及,只是略偏了身子,瞧着怕是要硬受着一剑了,却没想到会有另一个人突然出手相助。

    一位绿裳女子不知何时飘落至台上,手中银针飞出,便将那柄剑打偏了方向。

    这绿衣女子气质不凡,虽面带薄纱,双眼却颇有神采,眉间的那块绿宝石抹额闪着独有翠绿的光芒,十分迷人耀眼。

    “宁静不才,也想见识一下明秀坊传说中的剑舞飞鸿,还请几位不吝赐教!”

    宁静话音刚落,双手下垂片刻间便从长袖中落下两柄短剑来,提剑飞身也加入了战局,场面局势开始朝未知的方向发展……

    我瞧着台上激战越演越烈,不禁傻了眼,柳絮突然加入战局,更是让我瞠目结舌,虽说早已预料到柳絮的身手也非同一般,可如今乍然瞧见曾经弱质纤纤,柔情似水,温和如初的美好女子,变成今日这般杀伐果决,剑气绝厉,杀意肆起的模样来,顿时一种身在梦中之感……

    便如同快分不清究竟是周公梦蝶,还是蝶梦周公了!

    当看到几个乐姬被柳絮打得飞得老远时,我这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禁感慨着:

    女人,要真生起气起来的时候,真的好可怕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