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1章 成者王败者寇
    江南独秀,寒木春华;明光烁亮,独傲群芳。小说更新快请搜索

    号称江南一枝独秀的明秀坊是江南最大、也是势力分布最广的江湖门派,历经三代宫主经营,不仅在江南得以开宗立派,广收门徒,到了第三代宫主苏梅雪之时,已是统辖南方大小帮派的一方盟主,而这些也与南陈国主在幕后的鼎力支持脱不了干系。

    明秀坊有别于其他门派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从宫主到五音令主再到旗下七色使者,都是清一色的女娇娥,原本帮派是只收女弟子的,自从明秀坊名声大噪,势力扩大到长江以南的各个领域后,除了南陈京都建业所设总坛还保留着只收女弟子的传统外,其余各地分派早已无此限制。

    南陈无论士农工商,都以自家女儿可以入选明秀坊或者得以聘娶明秀坊女子为荣耀,由此可见,明秀坊深得民心,更是南陈朝廷统御江湖武林的一柄利剑

    自从与琬儿的那番深彻交谈后,我开始将目光放在了明秀坊上,这才知道这明秀坊果然是十分了不得的门派。

    据闻它执掌南派武林赏善罚恶之事,但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明秀坊会发出诛杀令,号令南派武林共讨之,为天下武林除此祸害。

    这般看来倒有些秉持正义,铲奸除恶这等武林正派人士的作风,只是这诛杀令一出,却是要灭人亲族一个不留,往往引起江湖之中一派腥风血雨,无辜之众也难免有受到牵连而徒遭灭顶之灾的,着实令人唏嘘不已,闻而生畏

    而更了不起的是明秀坊历代宫主,开宗之主,乃是当年天下闻名的长孙氏,没人知道她叫何名,只有长孙姓氏流传,故而人们称之为长孙氏。

    长孙氏乃是当时世间天下第一舞人,其人玉貌灵秀,绰约逸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袖如素霓,而又舞技超群。

    长孙氏尤善剑舞,一剑舞引四方为之震动,龙吟啸则天地为之低昂,可见其武艺高超,十分难得。兼之侠肝义胆,行迹于江湖之间,行侠仗义,快意恩仇,为武林之人所称道。

    时值乱世,三国纷争不断,百姓苦不堪言,男子善且难有安身立命之所,更何况是女子,只能宛如浮萍一般,沉浮于世,飘零四落了。

    长孙氏有感于此,而后于南陈国都建业创立明秀坊,专收容孤儿寡女,教以歌舞习字,授以剑术功法,以求在这乱世可得一立锥之地。

    长孙氏之后,将明秀坊宫主之位传于入室弟子越嬛,是为第二代宫主。

    在越嬛手中,明秀坊越发壮大,颇具声势后,便定宫规,掌礼仪,设分属,宫主之下有五音令主宫、商、角、徵、羽,之下又有七色使者以供差遣,还定下了明秀坊只收女子为弟子的规条。

    而明秀坊的第三任宫主便是越嬛之女苏梅雪了,经苏梅雪之手,明秀坊得南陈朝廷于幕后鼎力支持,逐渐取得南方武林盟主之位,与北方武林人士分庭抗礼,势力在不相伯仲之间。

    再加上多年来所实行的亲民惠民之策,南朝百姓无不对明秀坊称赞有嘉,对武林败类不留余力的加以清剿,这些让让明秀坊名声大噪、天下皆知,武林之中亦是有口皆碑

    明秀坊能有今日的家大业大,不仅得益于历代宫主呕心沥血,慧独具,武功高强,心志坚定,也依赖于门派之中卧虎藏龙,奇人异士层出不穷,使得明秀坊**于江湖之中不仅寻得立锥之地,还有渐生统御南北武林之势。

    遂此,明秀坊名扬天下,江湖中人所共敬,而明秀坊所发出的诛杀令,更是令逃亡于江湖隐匿行踪的恶人们胆战心惊,终日惶惶难安。

    据收集到的情报上得知,如今南朝陈国国君身边最为得的宸妃,便是明秀坊宫主苏梅雪座下五音令主中的徽音部令主。而陈国此时的夺嫡大战,便是因这位宸妃一直鼓动年纪老迈而又越渐昏聩的陈国国君废长立幼演变而成的。

    由此,便可知道,明秀坊牵扯到陈国国政有多深了

    不去调查这明秀坊还好,一看到桌上堆成小山一般高的情报之时,我当时的心情也只能用又惊又恐来形容了,明秀坊绝对算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敌人,无论是当年力证太子殿下谋反的东宫属官曹参还是现在这见缝插针、伺机而动的亥茂,他们种种令人生疑的行为和举止,仿佛都与这明秀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原本以为,即便明秀坊的势力再如何广布,至少在这北魏京城之中,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她们的势力渗透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孔不入,就连这陈家的十二位乐姬都是明秀坊的人,这明秀坊当真是让人又恨又敬啊

    我瞧着自己笔下曾画出的十二位宛如仙子一般的可人儿,这会儿放佛都成了带刺儿的美人,虽说少了女子的温婉柔弱,多了几分冷冽杀意,可却更加明艳动人了,果然是内心坚强外表柔弱的女子更加惹人怜啊

    穆宴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神色,有些惊叹地直起身来,然后毫不客气地撑在我的肩头,不断往台下瞧,似是想要看得更真切一些,当一一瞧过那十二位美人的花容后,感叹着笑着说道:

    “果然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妙啊,妙啊”

    我被他压得低了半个身子,又听出他言语之中的轻浮,不禁为我与他在欣赏美人性子这点上观点略有相同而感到羞愧不已,正暗自脸红。

    可猛不然的,不知为何后背有些发凉了,就像是一道寒光劈将下来

    我不禁面部抽搐了片刻,额角突然有些惫了,若是我没会错意的话,那道冰冷的目光分明是对坐佳人那传递过来的

    欸,柳絮生气了么难道我的心思被她给看穿了

    我有些心虚地瞅向了柳絮,她有些冰冷的目光在对上我的之后,便立刻移开,嘴角还似有若无地冷哼了一声。

    我心中大喊一声大事不妙,这分明是就生气了

    啊呀,这一不小心,那喜欢看美人的性子又故态萌发了,突然想起我也曾如穆宴这般在柳絮面前夸赞过其他的女子,当然没穆宴那般猥琐,说得还是极为含蓄的,可结果,柳絮一连七天都没再同我说过一句话

    那时候我还不大明白原因,现在我算是开窍了。

    可话虽如此,对于喜欢看美人这点,我可以指天为誓的,我只是纯粹地观赏,就像欣赏美丽花儿一般,从未生出什么妄邪之念来,即便是后来对柳絮的那份朦胧之情,也是极为纯真和美好的,而对琬儿却是真真正正地动了心,生了情,也平生第一次有了邪念

    一想到这我的脸就更红了,为了掩饰这尴尬,我故作气愤地推开了肆无忌惮撑着我肩头的穆宴,露出鄙夷的神色来否认他判断美人的标准,忙言道:

    “这,这哪算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分明就是蛇蝎美人,你也敢觊觎”

    “哈哈,你小子还太嫩了些,哪里懂得这带刺儿的花儿更香远的理儿,啊哈哈哈”

    穆宴一言,便惹得独孤信与嵇穅投以会心的目光,三人举了酒杯笑着就杯中酒一口饮尽,以示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不禁结舌,这穆宴今儿个是不是酒兴太高,喝得醉了几分,说话也没了顾及了

    不去理会他们,偷瞥了一眼柳絮,好在她似乎心思并不在此,也不会在意那些无关紧要之人的废话连篇,表情和眼神依然是淡淡地,只是目光一直未曾离开那十二乐姬身上。

    她们隐藏身份如此之久,如今在这商会推厌首之盛大庆典之上,公然表露自己是明秀坊的人,恐怕是来者不善啊

    果然,不过片刻功夫,这十二位乐姬在吟出那两句诗词后,纷纷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来,瞬间一片剑影龙吟,形若长蛇蛟龙,在众女子手中捏剑成诀,片刻之间舞台之上就一片杀气腾腾了。

    只听到其中有位乐姬上前一步,剑指台下的一位白发过半地锦衣男子,大义凌然,言道:

    “陈焕,你背主求荣,薄恩寡义,今日我等奉宫主之诛杀令,誓要将你斩于剑下。”

    陈焕这是何人怎么这名字好生耳熟啊

    我急忙往楼下探首望去,循着乐姬的剑尖所指方向,看到的竟然是陈员外

    明秀坊要杀的人,是陈员外陈小鱼的父亲大人

    我猛地站起身来,死死扶驻栏,瞧着楼下那剑拔张的局势,心中不断寻思着应对之策。

    这明秀坊的能力我在情报上看得是一清二楚,诛杀令一出,必见血光,而且明秀坊派出来执行诛杀令的杀手从未失手过,今日恐怕是陈小鱼父亲之大劫了

    唉,都怪我,早该想到的,这陈家舍弃了陈国投靠了北魏,明秀坊与陈国关系甚深,陈国见想要借助北魏之手除去陈家之计不成,便动了派人暗杀的心思了。执行这样的任务,还有谁会比明秀坊要合适的

    虽然不清楚这十二位乐姬本事如何,可她们能不动神色在京城潜伏如此之久,可想而知绝非等闲之辈,若是有御林军在此,我也能有几分把握可以从虎口里救下这陈员外的,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难怪这仙鹤楼外会有那么多的护院了,应该是陈小鱼安排的吧毕竟事关她父亲大人的生死,她绝不可能袖手旁观的。

    可奇怪的是,十二乐姬当众背叛,都快剑指眉间了,情势早已十万火急,不仅看不到护院冲来救主,就连陈小鱼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难道,她们进来之时便将那群护院给顺手解决了那陈小鱼她是不是也出事了

    还是

    一看到有江湖仇杀,前来参于盛会的多时商道中人,自是惜命如金了,一见这打杀阵战,哪有不害怕的理,不消片刻,惊恐之声此起彼伏,而人群涌动,哪还顾得上看热闹,纷纷不顾一切地往门外反向逃走。

    乐姬们深怕陈焕会乘着动乱遁走,执剑在手便要飞身而下去取那陈焕的性命。

    陈焕行商多年,什么阵站没见过,即便是身处此等生死存亡之际,也未见丝毫胆怯,一扬手便示意乐姬暂且稍待,他绝不会借机遁走,一脸坦然,中气十足的言道:

    “你们要杀的不过是陈某一人,莫要伤了无辜,先让他们离开”

    毕竟多年主仆,乐姬们也自是知道陈焕言出必行,否则这么多年何以商誉在外,受人尊敬,而且这些年来她们也得陈焕多方照拂关照,即便现在各为其主,以命相搏了,至少这份情谊还是换得起这个要求的。

    随即,十二位乐姬执剑于舞台之上一动未动,而陈焕站立于人群之中也是稳如泰山,即便身边人影耸动,恍恍惚惚,可在陈员外有些沧桑和刚毅的脸上,却找不到丝毫畏惧、惶恐地神色。

    他的周身,似有一股醇厚连绵的浩然之气,那是在武学大家身上才能看到的真气流转,很显然,这位陈员外,也是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这样一个临危不惧,处变不惊而又身怀武艺的商人,如何能不引人注目

    见到这幅场景,我似乎有些明白了琬儿同我说过的江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了,比起朝堂名利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江湖是一个更直白、更血腥的场,一切的恩怨情仇,仿佛都能凭借手中的那柄剑来做个彻底的了断。

    可无论是名利彻是场,这最终的结果,都不过是成者王败者寇罢了

    虽然如此,我依然无法容忍有人在我眼前私斗,私人恩怨也好,江湖情仇也罢,在国家律法面前,只要胆敢在北魏境内犯案,这,就得依律严惩不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