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25章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嗯,我知道,只是还有些疑惑未解,我有些不明白,亥茂的那份忠心从何而来?这痴愚一般的忠心,我也只在暗影卫身上瞧见过……”

    言毕,我不禁沉默了片刻,想着这话似乎容易引人误解,忙又解释了一句,道:

    “当然,我并不是说暗影卫的忠心便是痴愚……”

    话音一落我又觉得这样说是在欲盖弥彰,越描越黑了。【更新快&amp;;请搜索】心中不禁急躁了几分,都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给这‘忠心’下个定义了。

    对于士大夫而言,忠臣不侍二主,这是士大夫的清誉与操守,更是对皇家恩典的一种心怀敬意的感激方式。

    可是越是身逢乱世,这种忠君思想反而会越发淡薄,而对于那些并非世代都在朝为官、根基尚浅的新兴贵族而言则更是如此,良禽择木而栖,他们往往会选择可以带给自己更多利益的一方臣服效命。

    所以面对现今三分天下,乱世纷争的格局,叛臣流亡到别国为官之事屡见不鲜,不过是以利为首罢了。

    可无论是亥茂还是暗影卫的这种忠心,给我的感觉已经不像是君臣之间的那种忠诚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的。”

    琬儿只是柔声一语,便化解了我心中的焦躁感。

    “那琬儿,你能告诉我,他们的这份‘忠心’到底是什么?”

    我总觉得琬儿可以分得清这里边的差别。

    琬儿静静地看了我片刻,随即言道:

    “晨,你成于朝堂,长于朝堂,所以君臣关系,你知道得非常清楚,更知道该如何加以区别;可这天下,不仅有朝堂,还有另一个地方,你不在其位,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清楚。”

    我疑惑了,问道:

    “可是琬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还有什么地方不是王土?”

    “普天之下,皆是王土,而那个地方也被囊括其间,只是它与朝堂别有不同而已。”

    我有些似懂非懂,继续问道:

    “那个地方是?”

    “重然诺,轻生死。”

    琬儿一言,便让我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了。

    《史记刺客列传》中,浓墨重彩描述的那些个游侠和刺客们,就是这样一个愿意为曾经许下的一个承诺而轻付生死之人。

    他们是列传之中所称赞的豪气干云的侠客,也是法家韩非子《五蠹》中所言及的以武犯禁之人。

    而可以容纳这类人的那个地方,就是……

    “琬儿你说的是——江湖?!”

    原来,差别居然是在这里!

    当我吐出‘江湖’这两个字时,琬儿面带赞赏地朝我笑着点了点头。

    一旦将思路转到了这上边,那亥茂的一些举动似乎便找到了某些合理的解释了啊。

    那么说来,江湖势力已经开始染指朝堂了么?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和危险的信号啊!

    我虽然对江湖之事不甚了解,可我清楚的知道各国国情,北魏北齐南陈三国之中,与江湖中人牵扯最深的莫过于南陈,而有一个江湖帮派,因为有陈国皇帝的支持而使得长江以南群雄俯首,门派弟子遍布南北,威名震动天下,那就是江南一枝独秀——明秀坊!

    对于这明秀坊,我所知不甚了了,看来,从今往后,我有必要多注意下江湖格局变化才行啊。

    明秀坊,明秀坊么?若是这一切都与明秀坊有关的话,那么……

    “你心中可有答案了?”

    琬儿见我沉默许久,定是心有所思,不禁柔声一问。

    “嗯,绝不可让江湖势力染指朝堂,否则国政便会大乱,社稷也就难安!”

    我说得斩钉截铁,这一言,便确定了我将来对如何处置武林人士所采取的对策方略路向了。

    对于我这番突如其来的说辞,琬儿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波动,仿佛早在意料之中。

    “你打算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江湖武林么?”

    我笑了笑,摆手言道:

    “我一人之力,那是螳臂当车。若是一国之力,则是力压千钧,所向披靡!”

    她没有说话,依然保持着脸上那抹宜人的笑容,然后离了我的怀抱,静静地靠回了美人榻上,目光越过了我,看向了亭外。

    我循着琬儿的目光望了过去,刚好看到从长廊那边走过来一人。

    那人不是阿正那小子么?!

    我笑了笑,随即在琬儿身边坐好,偷偷地伸出手来牵住了她的,嘴角的笑意越发浓厚起来。

    琬儿倒也没挣脱,一脸和蔼地笑了,随我去了。

    待阿正那小子步入亭内,只见他恭敬地向琬儿和我行了一礼,言道:

    “阿正给公子爷和少夫人行礼!”

    哎哟喂,阿正这小子什么时候把‘公主殿下’这称谓改成‘少夫人’了?

    不错啊,好小子,懂得察言观色了啊,这一言一行,也越发有礼有节,进退有度,不错,还真是没白教他!

    “好啦,说吧,什么事儿?”

    这乍一看,这小子变得如此彬彬有礼的情状还真有点不适应了。

    阿正立马将一份名单交到我手中,言道:

    “公子爷,您吩咐下来的事情都已安排妥当了,这是您亲自划定的回礼名单,确认无误后,阿正便让人将备好的礼物送到各位大人府上。”

    我点了点头,打开了手中的名单,看着上面这些人的名字,这上边的名字,是我之前让阿正帮忙记下送礼来的官员名字和官衔的名单中,从里边一个个圈出来的。

    “嗯,不错,来而不往非礼也。阿正,你叮嘱那些送礼之人,这回礼一定要亲自交到各大人府邸总管手中,不可转达,不可假手于人。回礼送到后,让他们在那等候回执答复,拿到回执后才可回府。”

    “明白了,公子爷。”

    我笑了笑,随即合上名单交给了阿正。

    “那阿正这就开始着手去办理此事了。”

    “好,领到回执后,速来报我知晓。”

    “是,公子爷!”

    “嗯,去吧。”

    “少夫人,公子爷,阿正告退了。”

    说完,阿正又向我与公主揖了一礼,便退了下去。

    “你真打算那样做么?”

    待阿正走远后,琬儿挑着眉,一脸奇特的表情盯着我瞧。

    “嗯,势在必行,若欲强国,必先立法。也是时候让一些人知道,法为何物了!”

    瞧见了我眼中的坚定与自信,琬儿轻松而又愉悦地缓缓闭上了双眼,等睁开眼睛时,喃喃自语一般地,说了一句,道:

    “原来……风闻言事,竟是为此而设的么……”

    我倾过身去,将琬儿困在怀中,目光对上她的,嘴角不禁惹上了一丝笑意。

    琬儿邪魅一笑,言道:

    “你打算收拾州镇总管了么?”

    我点着头,直言道:

    “打算,不过现在还收拾不了。我们不主动招惹别人,可也不能任由别人随意欺负了去啊,所以啊,稍微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琬儿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嘴角的那抹笑意化开,变得更加甜美动人。

    “你现在在做当年崔廷佑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情啊。”

    琬儿发出了这声感慨,随即收敛了那抹微笑,伸出手来抚上了我的脸,诱惑之中又带着一丝冷意,继续说道:

    “我的驸马啊,你这是在玩火,你就不怕,自己会重蹈当年崔廷佑的覆辙么?”

    崔廷佑当年力行变革,极力督促太子殿下推行的第一道法令时,就遭到了满朝元老大臣和州镇总管的强烈反对,而我要做的,便是要完成当年他想要推行下去的第一道法令!

    “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的局势和过去已经截然不同了。都说英雄造就时势,可我觉得更多的是时势造就英雄。我不是英雄,我只知道,我想要完成对你的承诺,想要让北魏真正的富足强大起来,让北魏强大到拥有足够的力量终结这个乱世!到那时候……”

    琬儿静静地瞧着我,追问道:

    “到那时候,如何?”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到那时候……咱们放下所有一切,去过那样平淡快活的日子,可好?”

    琬儿闻言神色颇为动容,笑了一声,似试还嗔的问了那么一句,道:

    “就怕到时候,你会舍不得抛下这高官厚禄、显耀尊荣呢。”

    我扯开嘴皮子笑了笑,想了片刻后,说道:

    “我本来就是孓然一身来,又何惧孑然一身而去呢?那你可愿为我舍了那公主殊荣,放下那些个沉重的担子,陪我这个又穷又傻的呆子归隐山林,从此以后闲云野鹤,逍遥自在么?”

    琬儿抿嘴一笑,柔声言道:

    “你哪里傻哪里呆啦?我的驸马聪明着呢。”

    第一次听到琬儿如此直白的称赞,我不禁脸红起来,心中一动,忍不住在她眉间落下一吻。

    将她略显娇羞的神态映入眼帘,心中总忍不住得意欢喜一番,笑着言道:

    “我当然聪明啦,因为我赚大发啦,偷走了一位公主,哈哈!”

    琬儿伸出手来刮了我一下鼻梁,用俏皮的口吻回了一句,道:

    “贫嘴,才夸你一句就得意忘形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