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21章 情人恨遥夜
    阁楼幽静,夜半无人,是谁在发出一阵阵颤栗而又满足的叹息……

    情人恨遥夜,竟夕起相思。

    彼此相爱着的恋人,也会因为望月牵动相思情意,进而怨恨起这寂寥无人陪伴的漫漫长夜来。

    相思刻骨,而爱意绵绵。情到浓时,难免会情不自禁,由然忘我之间,已是陷于情网之中而难以自拔了。

    舌尖的火热纠缠,以及双手肆无忌惮地在彼此身上游离探寻,这般疯狂地抵死缠绵,还是让仅存的那点理智之弦绷断开去。

    早已熟悉和适应了对方的行为举动,在我接连不断地温柔缠绵与挑逗之下,琬儿的身子逐渐温软了下来,温顺地伏在我怀中,玉足逐渐缠上了我的腰身,而眼中尽是火热的迷离。

    我搂着她转了个身子,让她背靠着柱子,然后将她牢牢地困在了怀里。

    努力克制着自己如火的**,怀里的人儿是我最爱的女人,无论我现在如何想要得到她,却也不想做违背她心意的事情。

    温柔地吻过她的眉眼,琬儿微微垂眸,这般羞涩而又妩媚的神情落入我眼中,心中早已揉成了片片白羽,彼此喘息间地互相凝眸,我满脸通红地向我心目中的神女柔声地问了句,道:

    “琬儿,可以么?”

    这样做真的可以么?如此的肆无忌惮,无视宫规礼法,追随自己内心的**?

    这种激烈而又矛盾的情绪左右着我们的思绪,彼此间的温柔与缠绵让这份**越发地火热而不可收拾,可遵循于礼法制度而长大的我们,却又无法轻易跨过这道枷锁,欲求随心所欲而又不得不加以限制,只因着逸豫可以令人亡身,不得不引以为戒。

    我与琬儿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自控力极强之人,只是唯独对这情爱一事上,无法做到对自己的心意收放自如,稍微加以放纵,便已成作茧自缚之势了。

    这大抵也是我与琬儿最大的弱点与不足之处了!

    因为我深深地爱着她,所以即便这份爱会成为我的致命弱点,我也会飞蛾扑火般无怨无悔地沉迷下去,而琬儿对我亦是如此。

    我不惧到最后为这份爱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唯独令我深深恐惧的是,有人会利用这份爱来伤害琬儿,所以即便我爱她如此疯狂,也不能让自己完全沉迷下去,更不能让自己爱得不顾一切……

    被这份深深地恐惧所束缚着,而不能直述自己内心真意之人,应该不是仅仅只我一个吧?

    接下来,琬儿直接用行动告诉了我,她的这份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而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了。

    只因着,这份爱你之心,早已经停不下来了啊!

    “已经……停不下来了啊!”

    只听到琬儿动情而显又急促的呼声在耳边响起,她一手拉过我的衣领,主动吻上了我的唇瓣,而另一只手伸出一把将束在柱边的宽大帷幔给扯了下来。

    一声裂帛之声带走了所有的顾虑与不安,宽大的帷幔就这般铺天盖地般扑降下来,将我两人笼罩期间,也掩盖住了帷幔内的一片旎旖风光……

    ……

    阁楼之外,代表着今晚这场夜宴即将步入尾声的艳丽烟火纷纷腾空而起,在半空之中绽放出一朵朵绚丽灿烂的烟火,瞬间便将整个京城都映红了一大片,而那轰雷般的巨响,更似吓倒邪祟的发聩之声,京城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前来观看烟火的人群,大家纷纷喜庆欢呼着,宛如过年一般地欢快热闹!

    绚丽的烟火早已被阁楼中的门窗阻隔在了外头,而那阵阵震聋之声还是响彻了皇宫内外,也掩盖住了一阵阵因身心交汇,水□□融所引发出的愉悦低吟之声,帐内紧紧相拥地两人,不断地爱抚和感受着彼此,直至两人心满意足、精疲力竭为止……

    待到力竭,两人甜美相拥着昏昏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阁楼之外早已变得一片安静祥和,而阁楼内的烛火也已燃过了一大半,栖身于阁楼内的蟋蟀虫儿们,也在此时不甘寂寞,断断续续地发出一阵阵相互对喝的虫鸣之声。

    我悠悠地转醒过来,轻轻地拉开了帷幔的一角探出头去,迷迷糊糊地探寻了一番四周的状况,当看到眼前略显陌生的情景之时,心中微微一愣,竟还有些精神恍惚了。

    而怀里佳人那显得有些慵懒而又香甜的呼吸声,还是将我脑海中昨晚的那场如同狂风暴雨般恩爱温存的记忆给唤醒。

    我的脸忍不住又红了个彻底,昨晚的那一次次如同宿醉般不顾一切地放纵缠绵,带给了我们前所未有过的极乐感受,就连现在想起,都还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我忍不住心中一动,作势又欲吻怀中的佳人,这磨人的小妖精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控制力,可当我瞧着了彼此身上这火辣辣、分布地到处都是的吻痕之时,还是略带负罪感地硬生生将这股冲动忍住,在她眉间温柔地落下一吻,随即寻了自己的内中,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缓缓地穿回自己的衣物。

    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那冀州烟火应该早已放完了吧,这般说来,夜宴也早应该结束了。想来皇城也已落钥了,那么现在是暂时回不去了。

    好在太皇太后恩典,夜宴翌日百官休憩一日,不用朝会,倒也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再加上我今日这狼狈模样,也确实不大适合去朝会啊!

    一想到这儿,脸又红了一层。

    我怔怔地瞅着怀里熟睡着的伊人,担心琬儿会着凉,本想帮她将衣裙穿好,可一来担心会吵醒她,二来只要一碰到她的身子,我这身子就会止不住的一阵火烫。

    这情况吓得我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只好温柔地将她揽在身边,然后让她舒服地枕在我怀中,随即拉过自己的公服裹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搂在怀里又紧了几分。

    瞧见了琬儿散落在一旁的衣裙,便微微倾斜了身子为琬儿将衣裙给整理好,然后与我的梁冠一道工整地放在了一边。可能是动作幅度过大,还是吵醒了熟睡中的琬儿。

    只见她逐渐睁开睡眼朦胧地眸子,我温柔地瞅着她,习惯性地在她的眼眸中寻找自己的身影,当她看到我一脸微笑着的容颜,几乎想都没想,便伸出双手来抚住了我的脸,温柔而又多情地对我说了句,道:

    “我爱你,晨!”

    我无法抑制地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唇瓣,温柔缠绵地辗转片刻后,深情地回望着她,直白言道:

    “我也爱你,琬儿!”

    可以如此勇敢而又直白地向对方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意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们两个人的心里都仿佛抹了蜜糖一般地甜蜜着。

    “可是我把你吵醒了,要不要再多睡一会儿?”

    我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问道。

    琬儿微微摇了摇头,在我怀里蹭了片刻后发现这位置如此的温暖舒适,有些不愿意轻易离开了,便赖在我怀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微笑着瞧着我,就是不愿起身。

    难得看到她撒娇,我十分宠溺她,她想如何便都随她,她想待在我怀里,我自然也是乐见其成了。

    牵过了她的手在她掌心上落下一吻,随即将她抱在怀里又紧了几分。

    琬儿温柔地目光停留在了我脖颈上一直戴着的那块凤佩身上,心中既有欢喜又有感怀,想起第一次在我身上看到这块凤佩时的场景时感触良多,明明人还依旧,可心境却早已不同了啊。

    那时候是无可奈何,可此时此刻却成了心甘情愿,回过神来原来一切缘由只是饶了一个大圈后又回到了它原本该有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你竟一直戴在身上?!”

    琬儿的语气里不是反问,而是这块玉佩我一直戴在身上理所应当便该如此。

    “你给我的,我自是珍之重之了,更何况,你说过不许我再将这块玉佩弄丢了的。”

    过去种种,如同走马观花一般,纷至沓来,令我也无限感怀起来。

    “你这冤家啊……”

    琬儿一句话,便包含了一切柔情蜜意、恩爱缠绵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么。”

    我喜在心头,悦在眉间,低下头来忍不住又欲吻上她的唇,却被她用手指挡住。

    只见她娇羞的容颜故作嗔怒的模样来,撅着小嘴,喃喃问了句,道:

    “那,是这块凤佩好呢?还是别个劳什子兰花玉佩好啊?”

    琬儿说的可是独孤信的白玉兰花佩么?呵呵,果然,她当真为了此事生我气了!

    我一把抓住她阻挡着我的手,用认真的表情回望着她,答道:

    “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啊。”

    “哪里不一样了?”

    琬儿也问的极为认真。

    “独孤信的那块玉佩,与我而言,是桎梏,也是枷锁。”

    独孤信是个过度自信以至于狂妄自大之人,我之于他,不过是一时间的兴之所至,用以消遣的玩偶而已。

    “那你怎知道,我的凤佩于你而言,不是困住你的牢笼呢?”

    琬儿此言脱口而出,有些急切地反问了这一句。

    “即便如此,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言毕,深情地吻住了她的眉眼,随即一路向上吻了她的鼻尖,最后在她的唇瓣边蜻蜓点水一般地掠过,嬉戏打闹间,两人相视而笑,婉转亲昵,柔情无限。

    两人宛如孩童般嬉闹一阵后,许是累了,琬儿往我怀里蹭了蹭,我搂着她又紧了几分,想让她多休息片刻,便柔声说道:

    “要不要再睡会儿?”

    琬儿嘴角微微上扬,眉眼间都带着笑意,手也有无意间抚过裹在身上的这身刺绣着麒麟的驸马公服,微微红了脸,随即柔声问道:

    “自我两人成亲以来,为妻的还未曾问过驸马,驸马心志为何啊?”

    这话问得我心里既痒痒的又惊奇不已,媳妇儿这是在问我的志向呢,这让我怎么回答才好呢?

    思忖了片刻后,也只得蹙眉摇首,苦笑无言了。

    琬儿瞧着了我一脸苦笑的模样,她知我心存高远,之所以不明言,不是没有志向,而是心中仍有疑虑困惑,故而宁愿不言也不愿随意出口。

    琬儿伸出手来抚着我的脸,柔声说道:

    “夫志当存高远,你一朝金榜题名,入仕为官,难道不是为了封侯拜相,名垂青史么?”

    自古以来,读书人的志向便与国家荣辱,功名利禄相挂钩,忠君为国,便是士大夫心存之理念,入登天子堂,遂得青云志,由此可见一斑了。

    琬儿这一问倒也没错,我虽是女子,可也是以士大夫的身份长大成人了,一般人家的女孩儿在学刺绣女红之时,我便已经在读书习字了;而女孩儿在学妇容妇德之时,我潜心研习却是国策政治;

    可以说,一个女孩儿该学习的东西,我都不曾学过;可不是人们所期望一个女孩儿该懂得东西,我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因着喜爱读书,而这般危险的身份却在这方面给了我无比自由的空间,所以没过多久我便接受了这样的身份,并且毫无阻碍地融入到这样的角色中来。

    因此,身处的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我,可我并未察觉到这有什么奇怪,甚至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这样的安排,便如同我从未觉得爱上了与自己一般同为女子的琬儿有什么奇怪一般。

    我身是女子,可心,却早已不是一个女子的心思了。

    所以,封侯拜相,名垂青史这般心思,我不是没有动过。可我总觉得,这不是我入朝为官的真正目的,也不是我想要金榜题名的最初起因。

    我笑了笑,随即摇了摇头。

    “既然并非为此,那为何甘愿冒如此大的风险,也要入朝为官啊?”

    琬儿知道,即便我出于无奈顶替了高辰,却也并不是一定要成为一个才名卓著之人,朝中平凡普通的士子多不胜数,成为这样的人总比引人注目要安全得多,将来也更容易脱身而去。

    琬儿想问的其实是:聪明如我,何以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