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7章 你应该知道的事儿
    我没想到的是,公主带我来的地方,居然会是通天阁!

    通天阁是皇城最高的七层塔楼建筑,乃是钦天监夜观星象,占定吉凶之所在,因其高耸直立,人立其顶,可将皇城内外之景尽收眼底,故而先皇还在位时,便曾亲自下诏,令人常年把守其间,非诏不得擅入。

    我曾因着长风那小子的职权之便,登过这座通天阁一次,那时坐高俯瞰,将皇城景致一览无余,心中激动澎湃,感怀颇深,那时感触至今都难以忘怀!

    说起长风,他是我在国子监求学之时的好友同窗。这小子出身于通晓天文数术之世家,家中几代人都在钦天监任职,因子承父业,长风最后也入了钦天监。

    好在长风也是上学好问的主儿,人也精灵懂得变通,知道如何讨得上司的欢心,这才没几年便做到了从七品五官灵台郎,协助五官正观察天象变化,并加以记录整理。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机会随着钦天监监正登过一次通天阁,也托了他的福,我也跟着沾了点光,同着这队人一道上了通天阁。

    当琬儿带我来到这通天阁之时,我只道是琬儿喜欢看星星,携了我来想要一道偷偷登上那通天阁观星去,只是有些可惜,今晚月色美好,皓月当空,星星也就越发却显得寥落暗淡了。

    “琬儿,你想上那通天阁的顶层,赏月观星么?”

    我牵着她的手,柔声地问着。

    陡然想起在月老庙的屋顶上,曾对琬儿曾诺过以后天天陪她观星的,我念及此处心中也是一片柔软,想着只要能让她开心,这宫中的规矩暂丢一旁又有什么关系呢?

    琬儿淡淡一笑,随即仰着头,怔怔地望着那通天阁的最高处,悠悠地说道:

    “你不是曾好奇通天阁顶层的阁楼里,都有些什么么?”

    听到琬儿的回答,我脸上不禁微微一红,一来想着原来忆起月老庙之事的人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二来,我猜想琬儿此言莫不是取笑我好奇心太重?

    “你想去的地方,便是顶层的阁楼吗?”

    琬儿突然言及那阁楼,想来定于此行的目的有关。

    琬儿闻言,温柔地回望着我,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说道:

    “愿意陪我去吗?”

    想也没想,我便将这句心里话脱口而出了,道:

    “无论你想你哪儿,我自是愿陪你去的。”

    说完,正思虑着该如此支开那通天阁大门前的守卫,然后还得想办法打开那把几十斤重的锁链,才有可能入得通天阁之时,琬儿突然环抱住了我的腰身,不等我反应过来,便施展绝顶轻功凌跃而起,一把便将我拽上了通天阁二楼外的玄关外的琉璃瓦片上。

    我惊地正个人都呆住了,这才意识到,琬儿方才问的请愿,敢情问的不是我愿不愿意陪她去阁楼,问的应该是愿不愿意让她用这种方式带我上阁楼才对吧!

    哎哟喂,我恐高啊,当时那月老庙的隔墙我都不敢跳,这回儿,通天阁的二楼,比那隔墙要高得不知多了多少丈,陡然间瞧见了那高度,我是一阵天旋地转的,浑身乏力得紧,不敢再往下看,赶紧闭上眼睛,能做的也就只有牢牢地抱紧琬儿了。

    琬儿忍不住扑哧一笑,随即柔声骂了我一句‘呆子’,便直接越过了那护栏,将我拽入了二楼的玄关内,等站在了平稳地木板上,琬儿瞧着我紧闭着双眼然后一副惶恐不安的傻样,笑着伸出手掌来轻轻推了我额头一下,轻声说道:

    “好啦,快睁眼!”

    原本以琬儿的身手,完全可以一跃而上三楼的,再加上这通天阁是塔楼圆柱形建筑,从下到上是逐渐缩小的,所以只要轻功了得的高手,都可以在连续跳跃的情况下,借助檐角发力提气,而飞身跃上通天阁的顶层。

    琬儿以前都是这般飞身跃上通天阁顶层的,可这回为了顾及这冤家,不得不中规中矩地,久违地靠走楼梯上顶层了。

    听到琬儿的催促,我忙睁开了眼,脚上踩到了结实的木板,人也安全入了玄关,死死绷紧的身子,这才稍微舒缓些了,然后有些庆幸地松了口气。

    “乖乖在这呆着,别乱动。”

    琬儿轻声吩咐了一句,随即如同一条圆滑的鱼儿,片刻后边从附近一处未关闭严实的小窗中纵身跃了进去,很快那悉熟悉的白衣身影便如同瞬间消失匿迹了一般。

    我瞧着琬儿那灵动矫捷的身手,正暗暗惊奇。

    冷不防跟前的木门陡然开了,一只手就这般快速伸了出来将我一把便拽入了黝黑的阁楼内,随即,身后是利落地关门声。

    呼地短促几口吹气,琬儿将手中的火折子吹亮了。当借着光亮看到身边这被自己折腾的都快不成模样的驸马爷时,琬儿都险些笑出声来了。

    只见我一副衣冠不整,面容呆滞,两眼发直的痴傻模样,只怕是因为自己方才突然打开房门伸出手去一把拽住了她,所以吓得她片刻间丢了魂一般了。

    想来也是,这搁谁谁都得吓得只剩半条命来啊,这冤家没当场吓得大声呼喊就不错了。

    略带愧疚的神情,琬儿温柔地抚上饿了我的眉眼,边忙着帮我稍微整理了下衣冠,然后拍了拍的我肩膀,柔声哄道:

    “嗯,好啦,依然还是英明神武、风度翩翩的驸马爷!”

    生气了,我很生气,那两词在我听来格外刺耳,其意义应该取这两词的反义词才更加贴切才对。

    所以,我决定要惩罚惩罚这磨人的小妖精,来稍微显示一下我这驸马爷的威风。

    就这般猝不及防地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琬儿身上,琬儿下意识地抱住了我,却又担心手里的火折子会烧着我身上的衣物,惊呼了一声‘当心’,便快速松了手,火折子在地上打了来回几个圈,而我也顺势抱着琬儿将她压在了门边,困在了怀里。

    火折子上的火焰在黑暗中纠缠了片刻后最重还是不舍地熄灭了,一缕微烟腾起后,最后只余下星星点火,在不屈地闪耀着独有的光芒,黑暗很快便再度笼罩住了周围的一切……

    在黑暗来临的那一刹那,我再也忍受不住她的诱惑,一把镬住了她诱人的红唇,有些霸道地撬开了她的贝齿,与她毫无阻隔地纠缠在一块。

    琬儿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微微一愣,这才给了我以可乘之机,虽然反射性地伸出手来想要推开我,却被我更进一步的热情与温柔所感化,在尝试性地推搡了几次后,最后还是顺从地回应了我。

    来自情爱的催化和野*望的呼唤,原本就被撩起来的*,在这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之处,在无人会打扰干涉的幽静之所,那早已绷紧欲断的理智之弦,早已脆弱地不堪一击了。

    在等到短暂的停歇和喘气后,我们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对方,就像两个互不相让的孩子,直把对方吻得喘息连连,手肆无忌惮地游走在对方身上引起阵阵愉悦颤栗,几近力竭,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大口喘息着,眉间都微微起了一层薄汗,两人都因力竭身子微微有些发颤,而两人的衣领都有些凌乱不堪了。

    我轻柔地搂住了她,让她伏在我怀里可以更舒服一些。

    琬儿就这般温顺地依在我怀里,似是害羞亦或是其他,脸一直藏在了我颈中。我心中顿觉得意,一种做坏事得逞的成就感充斥心间,随即坏坏地笑了笑,在她耳边邪魅地轻声言道:

    “本驸马果然是英明神武,风度翩翩啊!”

    琬儿脸上一红,知道我这是在调侃她,不甘心地挣扎了片刻,哼了一声,随口就来了这么一句,道:

    “坏人!”

    控制住了她的挣扎,听到这句似蹭还怒的一语,我心里痒痒的,将她抱得更紧了,别有用心地问了句,道:

    “那,公主殿下可还喜欢我这坏坏的驸马爷?嗯,是喜欢的,对吧?!”

    我有意无意地蹭了蹭她,弄得她痒痒地,最后她被我纠缠的没法子了,只能暂时妥协,有些羞涩地笑着,温柔似水地言道:

    “嗯,喜欢~”

    我闻言狂喜,难以掩饰心中喜悦,直想要手舞足蹈了,这才大意疏忽手松了力道,片刻之间便被琬儿反客为主,她一个漂亮的转身,便将我给压到了门边,局势立马逆转,从制于人变成了受制于人,真真应了那句,骄兵必败啊!

    我的笑容凝固在嘴边,故作镇定般吞了几口唾沫星子,依着琬儿的性子,这回被我占了个大便宜,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我现在能做的大概就只有自求多福了吧!

    果然,琬儿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抵住了我的胸口,挑逗性地随意游走其间,高傲地微微仰着头,倾过身来在我耳边微微吹了几口热气,颇有引诱的意味在里边,然后意味深长的言道:

    “驸马最近,是不是越发胆大妄为了呢,嗯?”

    被她这般挑逗还有别有有意的垂问,我这士大夫该有的骨气什么的,大抵都不知被抛到何处去了,立马装起了无辜可怜来,陪着笑脸,言道:

    “欸,有吗?这,大抵,是因为……啊,怎么突然觉得有些头晕了,大概是酒喝多了得缘故,喝醉了果然不好,不好哈,这酒后若是做了什么冒犯公主的事儿,还请公主殿下大人大量,饶恕则个!”

    “油嘴滑舌,该打!”

    琬儿作势欲打将下来,我死皮赖脸的主动抱上去,抱住了就是不肯撒手了,在听到我求饶的话语之后,琬儿更是哭笑不得了。

    “谢公主赏打!”

    “你无赖。”

    “我就只对你无赖。”

    “……”

    琬儿明白了,她对如此厚颜之人是最没法子的了。

    “好啦,不许再胡闹了,你答应了陪我去阁楼的,再这般下去,这阁楼还要不要去?”

    琬儿无奈妥协了,谁让这冤家太过可恨了。

    闻言,我乐了,忍不住调侃道:

    “再这般下去,是怎样的‘这般下去’啊?”

    “你……”

    琬儿有些微愠,不想理我了,转身欲走,却被我困在怀里挣脱不得。

    我忙笑着低头认错,言道:

    “是,公主之命驸马哪有不从之理啊,乖,别乱动哈,先帮你把衣物整理好。”

    我无比宠溺地哄着自家的公主,就怕她有一丝丝不悦,咱家这位公主要是真的生气起来,那可是很可怕的啊!

    听到我这般温言软语,琬儿是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儿家的情态,好在这四周昏暗,人的表情什么的都瞧不真切,略扭捏了片刻,琬儿还是接受了我帮她整理衣物的建议。

    等到衣物在我手中捋顺了,原本还担心我无法顺利完成任务的琬儿,也感到有些惊奇了,毕竟这暗中视物的本领,不是什么人都能练就的,有些疑惑地问道:

    “如此幽暗,你竟也能瞧得清?”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道:

    “瞧不大真切。”

    “嗯?”

    琬儿笑而不语,很显然,她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了。

    我沉吟了片刻,思虑着要不要把真实原因告知于她,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道:

    “真瞧不大真切,只不过是因为,这衣物……是我脱的……”

    我说的这可都是真心话啊,自己的媳妇自己还不了解么?每次她的衣物,不都是我给脱的么……

    闻言,琬儿的脸立马红成了柿子一般,随即说起来话来都如同咬到了舌头,都不大顺溜了,只听她有些激动地道了句:

    “你这个……笨……笨蛋!”

    说完,琬儿害羞地立马推开了我,转身直接走去捡地上那落下的火折子去了。

    我靠在门边抿着嘴笑着,死死地捂住嘴,才让自己没有当即笑出声来。

    琬儿立马又吹亮了火折子,照亮了前进的路,然后看也不看我,便在往楼上的方向去了。

    “别生气啊,媳妇儿,我都已经老老实实的交代啦!”

    我边说着边自行整理了下公服,立马跟在琬儿身后,一道走上了那盘旋而上的木制阶梯。

    我知道琬儿这是害羞了,也并不是真的生我气了,不然,她也用不着用火折子帮我在前头照明了。

    我见好就收,不敢再出言挑逗她,随即安安静静地跟在她身后,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边走着。

    这一路上的沉寂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这般瞧着她走在前头婀娜妩媚的身影,我便觉着无比幸福了。

    也是我喜欢犯傻,上楼梯也只顾着瞧她了,脚下忽然一个踩空,若不是及时扶住了护栏,只怕得一个跟头栽下去了。

    而琬儿的手不知何时早已拉住了我的衣袖,她的身影就这般静静地立在我身侧,那火折上的火光,印照出了她那张有些慌乱却又绝美妩媚的脸来,我瞧着脸不禁微微泛红,朝她傻傻了笑了笑。

    琬儿的脸也默地红了,低声嗤笑着唤了我一句‘呆子’,随即朝我伸出手来,示意让我把手递给她。

    我习惯性地也想去牵她的手,可转念想着方才扶住了那护栏,不知道手是不是沾上灰尘了,抽出手来在火光下瞧了瞧,这才发现原来这通天阁里边是有人打扫清理的,而且还打扫得挺认真的,这护栏上都没沾上灰尘,因为我的手上很显然一尘不染。

    我不禁有些啧啧称奇了,因为自先帝驾崩之后,这通天阁便不再是钦天监观察星象之所在了,而通天阁大门外也是常年落锁,不见有什么人出入其间。

    我原本以为,这里虽不至于荒废,里边也应该积满尘土和蛛网了吧,却没想到,居然还会如此整洁干净。

    琬儿瞧出了我的疑虑,毫不犹豫地牵过了我的手,拉着我继续向前走着,说道:

    “洛霞姑姑常派人清扫此处。”

    我听着琬儿说这话的语气,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有丝丝无奈的意味在里边。

    我突然觉得,琬儿说要带我上阁楼,可能真的别有深意,她想告诉我一些什么,比如说,她从未对我言及过的过往……

    越往上走着,我越能察觉到琬儿的不安,在最后那一层,我拉住了琬儿,两人都停下了脚步,并肩立着。

    我怔怔地瞧着她,想从她眼中看出些什么,她也没有逃避我的目光,也这般静静地瞧着我。

    我不想看到她不安,更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牵着的手,时不时用拇指轻柔地抚过她的手背,想让她稍微放松一些,随即温柔地说道:

    “琬儿,要是这样做会让你感到不安,那不如我们……”

    琬儿及时摇了摇头打断了我,她坚定的眼神告诉我,她不会就此离开的。

    “我想要告诉你,而你,也应该知道。”

    她的这句话,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既然是琬儿想要告诉我的事情,那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好好的听着的。

    “好,我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握紧了她的手,同她一道,并肩往顶层的阁楼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