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6章 你是我的爱人
    琬儿牵过了我的手,让我正眼瞧着她,正欲说些什么,却被我略显忧伤的目光所灼伤,转为用较为缓和的语气,幽幽问道:

    “既然你说没醉,那你告诉我,我是谁?”

    我定眼瞧着她,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窃喜,忙笑着说道:

    “你是我的公主啊,是这北魏最为尊贵的长公主殿下!”

    琬儿摇了摇头,言道:

    “不对,你说的不对,我再问你一次,我,是谁?”

    怎么会不对呢?哪里不对了?

    我疑惑地蹙着眉头,撇着嘴,喃喃道:

    “我说错了么?你是……是琬儿啊,琬儿……你是琬儿……”

    琬儿靠得我近了些,接着问道: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高辰!”

    我眉开眼笑,立马将答案脱口而出。

    琬儿问得十分认真,道:

    “那萧琬是高辰的什么人?而我,又是你的谁?”

    我的笑容就这样凝结在嘴边,两眼不自觉的微微泛红了,情绪有些激动得仿佛都说不出话来了。

    她没有逼问我,就只是静静地看着我,静静地等我给她一个答案。

    “萧琬……是……高辰的……妻,而你,是我的……我的……爱人!”

    即便我的话因为哽咽而断断续续,可这些话还是一字不落的传到她耳中,记在了她的心里。

    她有些激动地伸出手来抚着我的脸,深情地唤了唤我,急忙说道:

    “你再说一遍……”

    “萧琬是高辰的妻,而你,是我的爱人。”

    我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紧紧地将她拥入怀里,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着,眼泪也不受控制般的落了下来。

    她温顺地伏在我的怀里,轻柔地在我耳边低声继续述说着话语,她对我说:

    “再说一遍……”

    我心中一紧,答道:

    “你是我的妻,是我的,爱人!”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琬儿欣慰而又激动地将脸没入我的怀中,然后也紧紧地抱住了我,颤颤地说道:

    “傻瓜,只要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啊!”

    闻言,我哭着笑了,哭得稀里哗啦,也笑到眉间心上。

    ……

    “那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以后都不会不理我了,对不对?”

    这回我是知道害怕了,是真的再也不敢惹她生气了啊。

    哪知琬儿一点颜面都不留给我,冷冷反问了一句,道:

    “你不是要分房睡么?”

    我忙摇头外加否认,分房什么的,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没说过,一定没说过。

    “没有,绝无此事,那晚我不过是回房晚了,不也巴巴地守了你一夜么?”

    说道最后,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起那晚的狼狈,一时伤心说要到书房睡,可一旦瞧不见她了,心中难过、忐忑不说,还一直担心这担心那,担心她身体有没转好,要是她半夜四肢发凉了该怎么办?

    唉,其实,根本就是自己舍不得离开她,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我已经离不开她了啊……

    所以,厚着脸皮偷偷地又回了房,拉着她的手,静静地守了她一夜。

    我嘟哝着嘴,有些委屈的咕咕着。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怎么感觉,我做了什么琬儿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似的,难道……

    “哦,原来,原来你都知道的……”

    明明知道,还让我那般揪心伤神,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嗯?我都知道什么?”

    琬儿的眼神分明在说:就是欺负你怎么着?

    我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缩在一边撅着嘴,然后抽了抽鼻子,用沉默表达我的抗议。

    琬儿顿时哭笑不得了,瞧这冤家的模样,是生怕自己不知道她有多委屈似的了。

    这回来躲着不敢见人的是她吧?!不敢同自己说话的人,也是她吧?!这会儿死皮赖脸缠人的人,还是她吧?!

    那她这副仿佛手了天大委屈的模样,是做给谁看的呢?

    瞧着这冤家脸上泪渍未干,又如同孩童般撅着一张嘴的模样,琬儿最后还是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她这辈子是注定被这冤家给吃得死死的了!

    “好啦,好啦,不哭了啊!”

    琬儿柔声哄着,空出手来掏出丝绢温柔地帮她拭泪,思忖着这冤家都这么大的人了,哭起来就跟个孩子似的……

    我抓住了琬儿为我拭泪的手,颇为神伤地问道:

    “琬儿,琬儿啊,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边说着泪又哗哗地落着。

    “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

    琬儿被我的乱语也给弄得伤心了。

    “那你为什么刚才都不愿意瞧我一眼?我这里好痛……”

    边说着边将她的手移至心口前,我想告诉她,这里真的很痛很痛,我从不知道,原来情,也可以让人如此痛恻心扉!

    话音刚落,琬儿深情地在我脸颊上落了一吻,随即柔声问道:

    “还痛么?”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脸颊忽地一片绯红,泪还兀自留着,可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还痛么?

    脑海中只余这句柔情的话语,感觉入置身于梦中一般。

    我傻傻地点了点头。

    然后一吻又落在了另一边脸颊上……

    “还痛吗?”

    这回我如梦初醒,望着眼前面带娇羞神色的佳人,眷恋着这如同蜻蜓点水般的柔情,贪恋之心顿起,想要的也就更多了,然后,故意继续点了点头。

    在彼此的眼中找着了对方的身影,无法压抑住目光中的缠绵与火热,琬儿伸出手来抚住了我的脸,顺势贴上了我的唇……

    她的吻很温柔也很甜美,让我不顾一切地沉迷其中,缓缓地闭上了眼,感受着从这亲昵间所传递出的浓浓爱意。

    这一刻,我很确认,她是爱我的,比我爱她还要爱我。

    我们就这样辗转于这缠绵一吻中,很认真很痴缠地吻着,久久不愿舍弃这吻中的甜美与温柔。

    她很少如此主动,今日格外的热情和强势,惹得我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节奏,轻而易举地为她所掌控其间。

    她就这般来回温柔地吸吮着我的唇瓣,直把它吻得越发红嫩诱人,而我早已忘记了思考,任由她欲取欲求,直到她猝不及防的叩关而入,当唇舌纠缠在一起的刹那,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这一回,我想,我是真的醉了。

    她的手越过了我的脸庞圈住了我的项颈,身子主动贴近,而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她,将她的身子贴的更紧密一些,仿佛要将她融入到自己的骨肉里来一般。

    甜美醉人的拥吻已经变成了充满了魅惑与**的难以割舍,这火热地氛围、不断喘息的起伏的胸口,还有身体的燥热感,都让我们察觉到了对彼此的**是如此的强烈,这一吻,真的是太撩人了啊!

    琬儿好不易维持住了自己仅存的那点理智,将双手收回抵住了我的胸口,两人这才从那火热的拥吻中脱得身来,相互对望之间,是灼热异常的目光,也是过火后的脸颊通红,以及意犹未尽地喘息起伏了……

    我像着了魔一般地收紧了手臂将她再度抱得紧紧地,不想就这般停滞不前,对她我的抵抗力一向很弱,更何况这回是她主动来逗我的,这般地激烈与火热早已将我的理智燃烧得快一点都不剩了。

    我想抱她!

    琬儿察觉到了我的心思,这难以忍受的**也让她比平日更急躁了几分,她的手依然横在了我们中间,额轻柔地抵住了我的娥眉,提醒着我,也是在提醒着自己,道:

    “不,不可以,这里是皇宫!”

    这句话让我陡然清醒了一大半,是啊,这里是皇宫,这般行径不仅有违礼法,还会毁了琬儿的声誉,她是公主殿下,绝不可如此任性妄为!

    我稍微松了力道,给彼此间留了些喘息的空隙,大口地呼吸着,想要让自己稍微找回丢失已久的理智,也让这**之火稍褪其势。

    越发温柔地抱住了她,将头靠在她白皙的脖颈上,闻着她身上迷人而又淡雅的香气,我眼中的火热渐褪,取而代之的,是对怀中佳人无比的呵护和眷恋……

    “对不起,琬儿。”

    我轻轻地在她耳边说着,惹得她耳边痒痒地,靠着我微微蹭了蹭。

    琬儿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怀里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静静地靠着我,听着我紊乱地心跳声逐渐恢复到该有的频率后,这才十分确定,这颗心是为自己而跳动着的。

    爱人么?!

    她说,自己是她的妻,亦是爱人……

    那她又是自己什么人呢?

    名义上,她是自己的夫婿。而在心里,她也早已是无法轻易割舍的存在了。

    想着这冤家哭着问自己是不是不要她了时,那惶恐不安的模样,只是瞧着便让琬儿心疼不已,这时候琬儿才意识到,她会如此不安,也许正因着自己还未正式给她一个承诺,还没有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对自己来说,是怎样的存在?

    是时候该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了!

    “辰,我有话要对你说。”

    琬儿轻轻地推开了我,然后一脸认真模样的望着我,脸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红晕,娥眉微微蹙着,目光确是一片柔和,在我眼里,这是另一种动人的妩媚。

    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

    “好!”

    无论她要说的是什么,我都会静静地听着的。

    “能先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这里的灯火太过耀眼,而乐舞之声隐隐约约,人群喝彩之声,此起披伏,不绝于耳,确是不是可以说知心话的好所在。

    而且,无论如何,琬儿都想带着自己心里爱慕着的这个人,去见见她……

    “好,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

    好好地牵住了她的手,无论她去哪儿,我定然紧紧相随了。

    琬儿看着彼此十指相扣的双手,笑了,随即神情地望了望我,一转身,便拉着我快步离开了这幽美的花园,往人少灯稀的黑暗之处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