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5章 想要告诉你的事儿
    ……

    “琬儿,你答应我好么,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相信我,只要全心全意的信任我就好了,可以么?”

    “如果我应承你了,你便可以安心了么?……那好,我应承你,信你,全心全意。”

    ……

    追随着她的琴音,想要告诉她的事情,想要让她忆起的承诺,还有我的真心,都寄托在了这支绵绵笛曲之中。

    琬儿啊,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承诺,定会信守一生,对你所给予我的刻骨温柔真挚情意,我想要努力做到的是此心此情,永不相负,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原本铿锵有力的曲调,被我温柔缠绵的笛音所缭绕,那坚韧的琴音之中,许是被这缠绵的笛声痴着,竟也凭地多了几分柔和的音调,不知不觉间,人的心境,也随之起了丝丝变化。

    我缓缓垂眸,都说,最能打动人心的,便是音律,因为里边,有人心。

    我想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她,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听懂,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听得懂,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擅音律,更重要的是,我的心,她懂

    从一开始,我便没想过要在音律之上与她一争高低。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同她解释的机会。

    是啊,解释的机会,明明沉默不语的那两日,有的是机会同她解释,可为何偏偏错过了呢?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有时候我真的会犯傻,难怪她会叫我呆子了,因为我总是习惯性地想得太多了,想得多了顾及也就多了,包袱也就重了,原本很简单的事情,到最后也会弄得十分的复杂。

    感情的事情,有时候真的无需想得太多,只需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了啊。

    现在才明白这件事的我,还真是傻瓜呢

    ……

    可能就连琬儿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的琴音逐渐失去了夺回主位之时的锐不可挡,取而代之的却是思虑沉湎,那笛中的情意,亦如那永安寺每晚月下笛音,声声催人,不免动心伤情。只要听着,往昔种种,便会涌上心头,甜美有之,可心痛也就更甚。

    这大抵,便是所谓的,作茧自缚吧

    当看到她嬉笑着从独孤信的手中接过玉佩之时,理智告诉琬儿那不过是她一时的嬉笑玩闹,做不得数的,可那一阵比一阵强烈的心痛,还有那逐渐发白的脸色,让所有的理由都变得苍白无力,即便那不是真的,可那剧烈的心痛那绝望般的窒息感却是实实在在的。

    陡然而起的,是恨意,因爱而生的,深深的恨意……

    琬儿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

    也许,有时候,爱,就是互相折磨。

    琬儿故意无视她,故意不去看她,因为害怕,害怕看到她露出失落伤心的神情时,自己一定又会找那些苍白无力的理由来为她开脱,然后用无数义正理由来劝服自己,做回那个理智而又果决的萧琬,做回那个死死控制自己真情实感,犹如玩偶一般的萧琬

    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真的让琬儿十分的痛苦,她已经被压抑得太久了,从未主动向人表述过自己意愿的萧琬,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想要表达的冲动。

    一切想要的改变,都是因为她,那个让自己心甘情愿柔情倾付的呆子,那个与自己一般同为女子却有着一颗淳朴仁心的可人儿

    她笛曲之中的真意,想要传递给自己的那颗毫无保留的爱人之心,那是对自己来说最珍贵的宝物,也是自己最为想要得到的至真至纯的感情,想要将这一切都变成只属于自己的唯一啊,这样的执念,又该如何说出口?

    她好想要告诉那个人,想要告诉她,自己所愿为何……

    许是音律找到了共同的节拍,亦或是彼此的心意在这一刻重叠,琴音与笛曲仿佛冲破了重重迷雾,没有了针锋相对,互相排斥,有的却是相辅相成,相互依偎。

    雄浑醇厚的音律之中,有了情缠般地隽永,令人听来别有一番风味,备受鼓舞之间,萦绕心头的,是一缕如何都猜不透道不明的灼灼情愫……

    悠悠地睁开了双眼,琬儿的眼中已经找不到迷惑,她知道了,有些心意,就该勇敢地说出来

    待一曲终了,所有人都沉浸在其中而懵然,我就这般缓缓地度步到了她的身边,微笑着将手伸到了她的跟前,对上了她那透着光亮的眼眸,终于啊,再次在其中,寻到了我的身影。

    她就这般静静地瞧着我,随即优雅地将手递了过来,握住彼此掌心的那一刻,手心里所能传递的温度,还有目光中毫无保留的祈愿和坚定,都让彼此的内心为之一颤。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曾做过如此奢望,即便是到了今日,这份痴心依旧不改,只因着,这人在我心中的分量,早已无人可以代替。

    当她款款起身,于我身前而立,瞧着她那没有迷茫无比坚毅的目光,突然很想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分量,又是怎样的了。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爱着的这个女人,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女人。

    她,是这个国家身份尊贵的长公主殿下,也是这个国家最坚实的守护之翼,她注定为国而生,所以,我在她心中的分量,绝不会是最重的那个,但是,至少,我想成为她最爱的那个人

    琬儿啊,爱上你,我永无悔矣

    那我可不可以稍微贪心一点,我不期盼着自己在你的心里是最重的那一个,我只祈求着,在你的心里,也是这样爱着我的。

    告诉我,好不好?

    她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只是浅浅一笑,随即拉着我向前走着,而我在看到那抹微笑后,竟是什么来不及思虑,便随着她的步子走着,也随着她缓缓地并肩跪下身来,然后一直注视着彼此,微笑着叩首行礼。

    原来,小皇帝已亲自领着宗亲和文武百官,向太皇太后行礼拜寿了。

    先是皇室宗亲以及皇亲国戚,叩首而拜,异口同声,恭敬言道:

    “儿臣等恭贺皇祖母福海寿山,日月长明;慈竹风和,星辉宝婺。皇祖母千秋万福,儿臣等恭请圣安”

    接着便是文武百官,已经内外命妇,齐声言道:

    “臣等恭祝太皇太后天赐纯嘏,松鹤延年,山河同寿,日月同辉太皇太后万福金安”

    ……

    “好孩子们,都起身来百官们,也无需过于拘谨,都平身吧”

    “谢皇祖母”

    “谢太皇太后恩典”

    说完,上至皇亲,下到文武百官,都恭敬起身纷纷回到座位上去了。

    太皇太后笑得合不拢嘴了,忙招呼着小皇帝坐到自己身侧来,又将几位公主殿下都召到了身侧,而几位驸马爷们左侧依次而立,如今儿孙绕膝,也算是尽享天伦之乐了。

    现,国礼已毕,该行家礼了。

    洛霞姑姑早已备妥一切,向我与琬儿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二人准备着向太皇太后行礼拜寿,方才那拜是尽君臣之礼,现在这拜,便是尽人子之孝了。

    我与琬儿分别左右而出,再次并肩跪立,恭敬三拜,齐声贺寿,言道:

    “皇祖母在上,孩儿给皇祖母贺寿了”

    “好,好孩子啊”

    太皇太后也没想到,这群孩子们如此孝心可嘉,心中颇为感动,一时心头激动,语气之中也有些哽咽了。

    我与琬儿分别从洛霞姑姑那接过茶碗,恭恭敬敬地举过头顶,言道:

    “请皇祖母用茶。”

    太皇太后一脸慈爱地分别接过了我们递过去的茶水,抿了几口后,交给了随侍宫女,高兴地说道:

    “快起来,好孩子”

    “谢皇祖母”

    我忙笑着搀扶着琬儿起身来,太皇太后见我二人一脸和悦的模样,心中也颇为感叹,一脸慈爱不改,笑着言道:

    “你们两个是公主与驸马之首,便是几位妹妹和妹夫的榜样,下次可不许再这般任意妄为了啊”

    我和琬儿脸色微微一红,知道皇祖母说的是方才我两人斗气之事,忙垂首齐声言道:

    “孩儿紧遵皇祖母教诲”

    其他几位公主和驸马不免掩面而笑,看样子,长公主和大驸马是和好如初了,大家伙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我牵过琬儿的手,两人一起并肩走到了一边,让位给其他几位公主和驸马爷,接下来几位公主和驸马爷都依样给皇祖母拜寿请安,这场景,让在场的文武百官都羡慕不已了,而太皇太后也早已笑得合不拢嘴了。

    相州总管独孤輳领着其他州镇的总管们正式入了宫为太皇太后贺寿,这也让在场的文武百官有机会见识到这些威名远扬的十三大州镇总管们的庐山真面目,当真是个个宝刀未老,勇猛虎将,名不虚传。

    独孤輳率先站起身来向太皇太后恭贺道:

    “太皇太后福海寿山,如今佳儿佳婿,老臣也羡慕得紧啊”

    独孤輳一言,其他州镇总管也都齐声恭贺。

    太皇太后闻言,笑着言道:

    “你们的孩子也是个个英武,应了那句:虎父无犬子啊,应该同乐才对”

    三言两语之间,君臣相处十分融洽,如鱼得水,喜悦谈笑之声,不绝于耳。

    “今儿个这酒宴既是国宴,也是家宴,就图个喜庆欢乐。孩子们呀,都过来,待皇祖母向几位叔伯们敬酒,他们,可都是为国立过赫赫战功的元老重臣啊,更是你们的长辈,莫要失了礼仪。”

    太皇太后一席话,便让各州镇总管们受宠若惊,忙纷纷站起身来,向太皇太后行礼以示愧不敢当。

    公主驸马们纷纷点头称是,我与琬儿既然是大驸马和长公主,自然也得身先士卒,遵从皇祖母懿旨,走下台去分别向那十三位镇州总管们敬酒以示皇家恩宠了。

    我与琬儿一同,执了酒杯,便往独孤輳那边去了,这敬酒,自然从位份尊贵的开始,独孤輳乃是十三州镇总管之首,这第一杯敬酒,自然是非他莫属了。

    “独孤老将军,请”

    琬儿一颦一笑,举止投足,一派高贵典雅,言语相请,更不失公主威严与礼仪。

    言毕,更是一饮而尽,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状,这点倒令独孤輳颇为感慨,只觉这长公主殿下之不羁风骨,隐约与当年的太皇太后何其神似,心中不禁暗暗称奇。

    “公主殿下客气,老臣感念于心,殿下与大驸马,请。”

    说完,又别有用意地瞧了我一眼后,我与他相对而立,微微颔首示意后,面带笑容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独孤輳在一次看到眼前这这对并肩而立的一对璧人,这两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是非常人可以比拟的,可以说,这高辰的本事他算是见识过一二了,的确是个有勇有谋之人,可却并不是他独孤輳所忌惮的。

    他忌惮的,居然会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丫头,这个传言中体弱多病的长公主殿下。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丫头,独孤輳便仿佛看到了当年神采飞扬的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是他独孤輳平生仅见的奇女子,更是他唯一打心里佩服过的女人。

    独孤輳原本以为,这般敢为人先的女子不会再有,可在看到这位长公主殿下时,心中那股不安,还是让独孤輳对这位公主殿下多留意了几分。

    琬儿不愧是沙场大将,这般雍容气度,非凡气宇,便是男子也很少有比得过的,也难怪独孤輳会有所顾忌了,即便是我,站在琬儿身侧,也显得太过文弱秀气些了。

    虽说如此,我倒也不恼,反而开心得紧,为她我甘做绿叶陪衬,这不也正说明,我眼光独到,福气也是非同一般么?

    因为我有幸,这辈子得她为妻,夫复何求啊

    可我讨厌那些人毫无顾忌盯着琬儿的目光,只觉得非常刺目,若非国宴讲究礼仪典范,我定拉着她立马离了这酒宴。

    所以我人也站得尽可能靠前,为她挡住那些可恨地灼灼目光,还有那些故作恭敬的祝酒,想要在我跟前灌醉公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接下来的祝酒应酬,我都一力为她挡下,我从不知道,原来自己的酒量还是很好的,这一杯一杯的下肚,人居然都还精神着呢。

    就在这觥筹交错之间,我的心意似乎也就越发明朗起来了。

    我不是武功高强的游侠刀客,可以为她挡住江湖之中刀光剑影;我也不是高大威武的大将军,可以为她遮风挡雨;我更不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广阔天地;我可以做到的,大概也就只有拼劲全力,不惜性命地守护着她了吧……

    对啊,至少,我还是有些用处的呢

    仰着头将杯中酒喝得干干净净,不等下一杯满上,琬儿一把拉过我的手,匆匆忙忙地将我带离了酒宴。

    我们就这般一前一后越过了拱门,来到了幽静的后花园,满园花香扑鼻,而今晚月色温柔,花前月下,美人在侧,良辰美景,不过如斯也。

    她猝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静静地瞧着我,而我笑着回望着她,忙说道:

    “公主拉了我来此处,是打算与我月下赏花的吗?当真是妙极,妙极啊”

    琬儿的语气淡淡的,却也掩饰不住关怀,言道:

    “你喝醉了。”

    她同我说话了,我心中欢喜,忙摆了摆手,站直了身子,示意自己没喝醉,言道:

    “没有,我没喝醉,你瞧,我还站得稳,而且看东西也没重影,说话也没有颠三倒四的……”

    不知为何,琬儿怒了,忽地言道:

    “你喝醉了”

    我吓得人都怂了,忙拉紧了她的手,担心她生我气又不理我不同我说话了,恳求道:

    “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不要生我气,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犹如变成了一个孩童般,耍起了无赖。

    琬儿闻言,面露悲伤的声色,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眉眼,温柔依旧,让我忍不住伸出手来覆上她的,脸颊主动地贴上了她的掌心,那有些久违的温柔,让我久久沉溺其中,不愿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