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4章 爱情三十六计
    看着我单薄而又落寂逐渐走远的身影,穆宴也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份伤感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了。本文由。。首发

    转头望了一眼又在偷用水壶喝酒的嵇穅,疑惑地问道:

    “嵇穅啊,这小子,怎么看起来这么伤心啊?即便被公主误会与那州镇总管有所关联,可也用不着这般伤怀吧?”

    喝过酒后,嵇穅心里才稍感畅快不少,听到二驸马穆宴的提问,只是笑了笑,言道:

    “看来,你真的是不懂!”

    “欸,什么意思啊,你这小子……”

    穆宴气不打一处来,作势欲揍这故作深沉的颓废小子。

    嵇穅倒先出手搭过穆宴的肩,说道:

    “什么都不懂的人才逍遥快活,我这是在说,你是个有福之人啊!”

    嵇穅这话是在夸奖自己吧?

    穆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被嵇穅推搡着,两人也一道往太和殿的方向去了。

    ……

    待到小皇帝和太皇太后御驾莅临太和殿前,百官与内外命妇皆跪迎圣驾,恭祝圣安!

    穿着冕服的小皇帝在搀扶着太皇太后落座之后,自行坐回了御座之上,正声言了句‘众卿平身’,百官齐声感激皇帝恩典后,才纷纷站起身来落了座。

    随着天色越发朦胧,皇宫上下逐渐点燃了灯火,照得一片灯火通明,宛如霞光普照,而太和殿四周也都挂上了宫灯,映照得一片喜庆。

    在夜宴开始前,便是俗成的祭天仪式,此次祭奠的乃是云神,云神专司云布雨,润泽万物。故而,祭祀云神,便是祈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太皇太后着身着翟衣,头戴九龙九凤冠,眉目慈爱却凤仪威严,举手投足,无不皇家威仪,令人不敢直视。

    向一直侍候身侧的洛霞姑姑微微颔首,示意祭祀仪式可以开始了。

    洛霞姑姑明了,招呼了廊上站着的内侍,内侍得了谕令,随即恭敬言道:

    “乐起~”

    一声令下,乐府之中掌乐之伶官,便开始奏起宫中礼乐来。

    在伶官们开始吹奏起乐曲序章之时,舞台之上一群身着巫衣、头戴牛鬼面具的祭巫碎步其间,在整理好队形之后,似在等待着《神人畅》这古琴祭神曲奏起。

    相传,《神人畅》乃尧帝所做,尧弹琴,感神人现,顾制此弄也。

    而《神人畅》音调古朴、粗犷,节奏铿锵,其曲风淳朴自然而又苍古雄健,如江河行地,音节清莹透亮,似日月经天,感天人合一之道也。

    奏响此等敬神、感神之乐章,非品性高洁、精通弦律之士不可担此重任也。

    故而礼部与乐府都共同提议,让那位谦谦君子逸仙操琴抚此《神人畅》,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等众人往那乐台上一瞧,看到的并非如同仙人般温润有礼的逸仙,而是一位宛如九天玄女下得凡尘来的白衣仙子,她只是在琴案前静静端坐着,便让席座后的百官们纷纷侧目,多数却也不知这位是何家女儿,竟生的如此超尘脱俗,清丽绝伦了。

    窃窃私语之间,已有眼尖的认出此女便是长公主殿下无疑了,忙开口言传道:

    “这位便是尊贵的长公主殿下了。”

    一听到此等倾城佳人便是太皇太后十分宠爱的长公主殿下,众人忙垂首表达敬意外,也十分羡慕可以得如此佳人为妻的驸马爷了。

    众人的目光时不时地从我身上掠过,可我完全无知无感,只是一脸痴痴地瞧着她的身影,满脑子想的便是她为何都不愿往我这瞧一眼,她难道气得都不想再看到我了么?

    一想到这,我便颓废地伏在酒案前,早已无心跟前的美酒佳肴了,就连坐在我身旁的二驸马穆宴不停地同我敬酒,我就当没看到一般。

    穆宴终于忍无可忍了,这身旁内座之位空悬的驸马爷又不是只有他高辰一个人,几位公主殿下这次借着为太皇太后祝寿,纷纷上台献艺博取太皇太后欢心。

    所以,乐台之上不仅有长公主殿下抚琴,还有二公主击打编钟,三公主鼓瑟,而四公主则击缶,以助雅兴。

    瞧着别的官员拖家带口的,身旁的夫人都恭顺地伺候身侧,端酒夹菜,夫妻和睦,其乐融融的,而几位驸马爷身边都是空空荡荡的,这回一对比,倒比独守空闺还寂寞了。

    穆宴原本以为,至少还有那嵇穅在,两人闲着无事可以拼酒来着,却没想到,这嵇穅人也不知跑哪里去了,哪都找不到。刘季年纪还小,老拉着他喝酒也不大好,没办法了,穆宴只好把心思放到最近大出风头的大驸马身上了。

    说起来这小子还欠大家伙一顿酒宴呢,乘此机会试探下这小子的酒量如何,到时候也好提前做个心理准备啊!

    穆宴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别有用心,笑着不停地向我祝酒,可他都喝了多少杯了,而我跟前被注满酒的酒杯却一直未动,只见我一脸发痴地盯着长公主瞧,人跟傻掉了一般了。

    穆宴啧啧了几声,重重地将酒杯放在桌上,然后靠得我更近些了,用手肘撞醒了我,有些生气的言道:

    “欸,你怎么回事啊,这酒宴就是来喝酒取乐的,你一直盯着自己媳妇瞧儿,难道每天在家没瞧够么?得了,没瞧够的话回家瞧个够去,现在要做的就是喝酒!”

    便说着,穆宴抓起了我的手,便将跟前的酒杯入我手中,乐呵呵地道:

    “来,试试这入口绵、落口甜的杏花酒,这可是御用贡酒,别地儿可喝不到的。”

    我回过神来,瞧着杯中这清香甘醇的美酒,又开始怔怔出神了。

    “喂,你怎么又犯痴了?”

    对穆宴来说,浪费好酒久便是十恶不赦的重罪。

    不过是跟自己的媳妇吵架了么,这夫妻哪有隔夜仇的啊,回家后好好哄哄不就成了?男子汉大丈夫,为情痴缠成这般,也太跌脸、太没用了吧?!

    就在这说话的片刻功夫,《神人畅》的音调响起,音调徐徐展开,引人入胜,沁人心脾,而祭巫们也随之起舞,开始了祭祀仪式。

    随着乐府的各种乐器奏起,几位公主殿下的绰约身姿,美貌才艺,都让百官们为之叹服不已,对几位驸马爷也都稍微另眼相看了……

    席间,不断有人举杯向几位驸马爷敬酒,以表敬意。穆宴和刘季忙于应酬,而我则依然一脸痴望,却总也等不到她一如往日般温柔地转瞬回眸……

    黯然神伤之余,摇着头茫然四顾,不禁意间瞥见了斜对面正襟端坐的逸仙,今日他一身儒服打扮,潇洒俊逸。对人温文有礼,儒雅飘逸,无论是何人来敬酒,他都应对自如,洒脱淡泊,正合了那句: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了!

    他那一直挂在嘴边俊逸的笑容,在瞧着了乐台之上奏响《神人畅》之倩影时,便转为了一抹恬静怡然的浅笑,却一瞬即逝……

    逸仙本就是位俊俏不凡的郎君,这一笑仿佛都能让日月都为之失了颜色,无论是谁瞧见了,都难免为之心神荡漾,从此爱慕难舍了。

    可巧,他那倾人一笑却被我瞧了去,可我不但没有为之心神荡漾,还觉得碍眼得紧,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愤恨之意来。

    四驸马刘季仰慕逸仙已久,今日得见传说之中的谦谦君子,早已喜不自胜,问说今日弹奏《神人畅》的乃是逸仙,心中自是期待不已。

    却不曾想,换上台弹奏此曲的乃是长公主殿下,虽说心有遗憾,却在听到长公主之音韵琴心之后,也深深为之折服。

    刘季忍不住出口称赞道:

    “今日有幸得闻长公主殿下的琴音,当真绕梁三日,余音不绝啊。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

    二驸马穆宴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教导长公主殿下琴技的老师,不知是哪位名家?”

    “二驸马不知么?那位名家不是别个,正是逸仙博士啊!”

    刘季一脸推崇的模样,足见他很钦佩逸仙了。

    可我在听到这句话之时,手中的酒杯没能握住,跌落酒桌之上撒了一桌。

    “哎呀,不喝也不用如此暴殄天物吧?”

    穆宴边说着边出手帮我收拾桌面,免得酒水溅下来打湿我的公服,待略微收拾妥当后,又重新给我置了杯酒,放在我跟前。

    瞧着我脸色不对,担心我这廋弱的身子骨莫不是犯了什么陈年旧疾,忙关切地问了一句,道:

    “大驸马,你没事吧?”

    原来,竟然是这样么……

    是啊,我应该早就猜得到的,他曾是太子的太傅,与琬儿认识也在情理之中了。那么,太学馆授课那日,想来那日逸仙会的贵客便是琬儿了,所以才会有那日的馆外相遇是么?

    难怪啊,难怪上巳节那日听过逸仙的弹奏之后,便觉得这音律有似曾相识之感,原来,他竟然是琬儿的师父!

    这般说来,他们两人的羁绊,竟已如此深沉了啊,那我,又算什么呢?

    鼻子一酸,两眼一红,一把执过酒杯,苦笑一声,说了句,道:

    “我没事儿,不过是……犯傻罢了!”

    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等到这香甜甘醇的美酒入了喉,我却被呛住了,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穆宴被我这神神叨叨的给吓怕了,忙帮我拍着背,想着这样可以让我好受些。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我好多了,不用担心。旋即执着空酒杯,愁眉苦脸地看着穆宴,问道:

    “这就什么酒啊?你不是说入口绵、落口甜吗?可为何,我喝着却是满口的苦涩呢?”

    “怎么可能,我喝的时候还挺好的啊!”

    穆宴闻言,立马拿过酒壶给又给自己斟上一杯后,便往嘴里送,味道还是依然香醇甘冽啊,哪有苦涩了?

    “哦,原来你这是在诓酒喝?!这么烂的托词,亏你想得出来。不就是想喝酒么?哥这就给你满上,喝酒吃肉,赛过王侯!来,是兄弟的,就干了这杯!”

    “好,干!”

    我笑着接过了斟满酒的杯子,碰杯后,又是一饮而尽,果然还是满口的苦涩啊……

    舞台上,祭巫的舞蹈也越发刚劲有力,而站在队伍中央的一个祭巫突然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巫袍,露出肌理分明而又结实的胸膛来,只见此人逐渐从队伍中脱颖而出,舞蹈之中渐现狂野与不羁的风格,开始赢得越来越多人的瞩目了。

    因带着牛鬼面具,无法探知此人面容,可看此人壮实修长的身形和狂野的舞姿,处处透露出一股男子的英武之气来,他的动作柔时如鸟雀扑翅,蓄势勃发;刚同铁拳击石,登时立碎。如此刚柔并济,而又雄浑有力的舞蹈,也就只有这般男儿舞来,才更显舞中真意之境。

    只看着这祭巫边舞,边用浑厚低沉的声音将那首《九歌云中君》之祭词,吟咏而出: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洲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众人不禁为其咏唱出的磅礴气势所折服,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战将观之,也不免心中热血淌过,心绪激动,澎拜不已。

    我观之,听之,心中突觉备受鼓舞,紧握双拳,为只能躲在一旁暗自神伤的自己而感到羞愧。

    既然决定了:死,也不会放开她的手,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和犹豫的呢?

    为何自己要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她回过眼来看自己,为何自己就不能主动出击,让她不得不注意到自己呢?

    被人抢走了的珍贵的东西,再抢回来就好了嘛!

    更何况,她本就是我的,谁,都别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

    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这回,似乎稍微可以品尝到这酒中的美妙滋味了……

    在穆宴惊奇的目光中,我离开了自己的席位,直接往伶官的方向去了。

    从一位伶官的手中要过了一根竹笛,我的嘴角掠过一丝邪魅的笑容来,抓住了柔音曲调转换铿锵音调的时机,我毫不犹豫地吹响了手中的竹笛,一声略显高尖的颤音,就这般触不及防地插到原本和顺地音律中去,喧兵夺主!

    几位公主殿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竹笛声给惊住了,原本这笛声应该作为辅佐音律低音协奏才对,怎会有人犯如此错误,抢占先机,盖住了七玄琴音,《神人畅》本就是七弦琴曲为主乐,其它乐器辅佐,这不是喧宾夺主,又是什么?

    众人纷纷循着笛声去寻那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的伶官,这等行径也等同于以下犯上了,该狠狠责罚才对。

    可以瞧,看到的那吹笛人竟然就是大驸马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怪异了,纷纷望向殿中的太皇太后,毕竟今晚,这位才是真正的正主儿。

    只见太皇太后依然神采奕奕地欣赏着歌舞,并未见半丝不悦神色,众人也便知道该如何自处了,纷纷依然如旧,就想没发生过此事一般,静观其变也就是了。

    其他几位公主殿下瞧见做出如此不妥行径之人居然是大驸马之时,纷纷无可奈何地看了看自己的长姐,而萧琬在瞧见那人嘴角的那抹狡黠笑意时,心中积蓄已久的怒火和愤恨便在此刻爆发了。

    铿锵一声,音调一转,琴音在萧琬手中变得越发苍劲有力,宛如沧海龙吟之声,顿时摄人心魂,荡人心魄,不用片刻便压过那竹笛之声,夺回主位。

    而我瞧着现状,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这不就顺利引起她的注意力了么?

    我真是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接下来,就得因势利导,借力打力,最后一击即中,然后成功拿下,今日就算是拼了,我也把自己媳妇儿的心给抢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