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1章 流年不利
    今日太皇太后千秋盛宴,小皇帝下旨,今日太和殿外摆下夜宴,大宴群臣,以贺太皇太后千秋寿诞之喜,与民同乐。

    皇城上下自是一片喜庆,就连文武百官今日也是衣着光鲜整洁,面带喜色,一打照面无论认识不认识的,都热情有礼地互相行礼寒暄。

    而后宫之中,自然也是热闹非凡了。

    宫廷内外命妇只要是有品阶封号的,都入了宫向太皇太后请安贺寿,后宫中无论是内侍还是侍女,都匆忙有序地穿梭在各宫之中,为此次太皇太后大寿而忙碌着……

    大家都在无比期待着今晚这场激动人心的夜宴到来。

    ……

    待到朝会事宜决议之后,文武百官在散会后都往各自所在部门尽快完结手中的工作,待到将近申时便动身前往太和殿,恭迎太皇太后和皇帝陛下圣驾恭临,待百官在皇帝陛下的带领下向太皇太后行礼叩拜贺寿之后,今日的夜宴才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朝会刚一结束,我便被好几日未曾一见的杨安源和李皓拦住了去路。

    自从接任了御史中丞一职,我便一直致力于处理好太皇太后交代下来的这起谋反案和暗中调查当年太子谋反案的真相而殚精竭虑,已经无心再顾及其他了。不仅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们,还将太子太傅的责任扔给了他们……

    很显然,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太子殿下的太傅,我都失职了。

    看着他们一脸严肃欲言又止的表情,我不禁微微叹了口气,以前我们三个可以无话不谈,可现在却变成这般情状了,究竟是时移世易,还是人心易变?

    我想,他们没变,而是我,变了。

    “你们是想同我说风闻言事之事的么……”

    我第一反应想到的,便是这点,毕竟,以他们读书人正直迂腐的心性,是很难接受这点的。

    怎知,杨安源听后气愤地转过身去不再看我,而李皓则拉住了杨安源,提醒他这次的目的不是来吵架的,明明之前最担心高兄的,不正是他么?

    苦笑了一声,李皓忙打圆场,说道:

    “高兄,你误会了,我们是看你最近脸色不大好,担心你是不是太过为难自己了,所以……”

    闻言,我面露苦涩,这些天我的所做作为,终究还是让这两位兄长担心了。

    为自己方才那言而感到羞愧,忙抱拳揖礼,言语之中颇为感激,言道:

    “多谢两位兄长关心,是高辰不知好歹,误会两位兄长了”

    说完,我默默地垂首立在一边,没了言语。

    回过身来瞧见我一脸沮丧的神情,杨安源顿时泄了口气,他对这小子终究是恨不起来的。

    “别太逼迫自己,要是真有什么麻烦了,虽然我们人微言轻,但还是可以帮上点忙的。”

    杨安源微微叹了口气,鼓励一般地拍了怕我的肩膀。

    最近宫里头关于我的传言传得沸沸扬扬的,不是说我道貌岸然,结党**;便是说我借此次查案之机,敛财自肥,贪婪嗜血。众人私下言谈之间,对我所作所为多为不耻。

    杨安源与李皓同我处在一起最久,我品行如何他们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听得人私下谈论纵然心中有气,可也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们是断断不会质疑我的为人的。

    原本想对那些个流言蜚语充耳不闻的,可一个新晋翰林院未入流的庶吉士元恪,竟敢在背地里恶意中伤散布流言,其中多有辱及高辰之言,此景正巧为杨安源所见,他一时激愤,冲过去拽住那元恪的衣领,往他脸上就是一拳。

    如今,这元恪的兄长元吉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元恪能入翰林院他也是废了不少功夫。如今有人欺负幼弟,自是免不了护短要对杨安源多加惩处,还扬言要将他赶出翰林院。

    若非那侍读学士车淮从中斡旋,只是扣了杨安源半年俸禄以作惩戒,再加上翰林院掌院学士周温一锤定音,这才让杨安源免了被赶出翰林院的厄运。

    我以北调至御史台,再加上最近的心思都用在了调查谋反案上,自是疏忽了翰林院这边。后来听李皓说及这段,有些庆幸,好在当时那步棋下得妥当,不仅收获了周温的好感,也让车淮心甘情愿为我所用,这才在我不在翰林院时,对杨安源和李皓多加照拂。

    世事如棋,深谋远虑者胜,此言非虚啊

    向两位兄长投以感激的目光,这些年来的兄弟情谊,果然还是经得起考验的,得他们信任至厮,真诚相待,也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多谢两位兄长。”

    言语之间,也是有些哽咽了,这些天的委屈和不甘,还有闷闷不乐,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了。

    三人面面相觑,眼中都有些酸涩,可嘴角却都是会心一笑,互相锤了锤对方的肩头,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这些天来,陛下一直都在询问我两人你何时回御书房教习课业,可以看得出来,陛下是想你这位太傅了”

    走在路上,我们三人久违的闲聊了一番。

    听到杨安源的提醒,这时候我才真正醒悟过来,这些天自己是真的有些轻浮急躁了,一心只想着给公主一个交代,却也忘了自己还有其他责任要担负。

    “陛下这些天,课业可曾落下?”

    我有些忧心的问道,却看到杨安源和李皓略显无奈的表情。

    李皓随即言道:

    “这些天元吉暂代你去为陛下上过几堂课,之后,陛下便有些心浮气躁,无心课业了,想来定是心中有疑惑未解。只是可惜,无论我与杨兄如何询问,陛下都不愿开口言及。”

    我眉头一蹙,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陛下是将来要掌控这个国家的皇帝,教导陛下的太傅所担负的职责便显得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关系到国本。

    小皇帝现在尚且年幼,心性不定,若是受到有心之人从中挑拨,难免会心中疑惑,进而疑窦顿生,久之便易疑心他人,这绝非善事。

    我不禁面有愧色,言道:

    “是我疏忽了。”

    杨安源道:

    “那,你的意思是?”

    “待到审结这起谋反案后,我会亲自向太皇太后奏请,辞去御史中丞一职,专心致志教导陛下课业。”

    毕竟,我曾向小皇帝承诺过要教给他为君之道,我希望他成为一个好皇帝

    听到了我的回答,杨安源和李皓相视而笑,一副没有看错我的表情。

    杨安源目光炯炯有神,拍着胸脯,言道:

    “这段时间,你就放心将陛下交给我们好了。”

    随即,李皓也接过话茬,笑着说道:

    “对啊,高兄,你就尽管放手去做想要做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守护在陛下身边,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陛下。”

    我感激地抱拳向两位兄长行了一礼,言道:

    “那就拜托两位兄长了”

    “欸,你我兄弟,无需如此客套。更何况,忠君为国,乃是为人臣者理当恪守之礼仪,我等责无旁贷”

    “不错,杨兄所言甚是”

    说完,三人点头相视而笑。

    “说起来,有件事还得给你提个醒儿。”

    杨安源想起一件事儿,觉得还是告诉我比较妥当。

    “何事?”

    “这些天,那独孤信入了宫来,以历练政务为由,往翰林院来的次数多了些,元吉元恪两兄弟殷勤招待左右,此人待人彬彬有礼,一派温文尔雅,不知此举所谋为何?”

    将州镇总管们的那群混世太保留在京城历练,这是太皇太后亲下的懿旨,谁都不敢多言什么。

    这群太保虽说出生富贵,可却多是些恃武逞凶之徒,文武双全的本来就很少,更何况是如同独孤信那般无论是长相家世,还是武功胆识谋略,都高人一等的,他都是绝无仅有。

    更重要的是:若是说这天下第一伪君子的名头,他独孤信自认第二,我想也没人敢认第一了。

    所以,当杨安源用彬彬有礼,一派温文尔雅来形容独孤信时,我是一点都不惊奇,只是,有些反胃。

    淡漠一笑,我随即反问了一句,道:

    “那,两位兄长觉得,独孤信此人如何?”

    两人只是摇了摇头,随即,杨安源言道:

    “此人目光锐利,喜怒不形于色,可见城府极深啊。”

    李皓一想到独孤信,都不觉打了个冷颤,忙说道:

    “不知道为何,一看到那人的眼,即便他笑容可掬,我也会吓得直打哆嗦。”

    我微微有些感慨,看起来,我的这两位兄长还是很有识人之明的。

    毕竟将来还是要同独孤信等人同朝为官的,无论如何都得小心应对着,我与他注定是永远的敌人而不会成为朋友的了,至少,不能让两位兄长也被牵扯到这些恩怨中来,对他们来说,可以不得罪独孤信,还是不得罪的好。

    “两位兄长心下明了便好,无需与此人走得太近,却也不能过远,把握分寸即可。”

    听到了我的劝告,两人纷纷点头称是,这下对于如何应对独孤信,他们心中也有底了。

    行至分岔口,又同两位兄长寒暄了几句,这才分道而行。

    我心念着小皇帝,便临时改道,想着此时小皇帝定会在御书房温习课业,便往御书房这边去了。

    ……

    等到我御前叩拜行礼,小皇帝面露欣喜之色,忙叫我快快起身来,言道:

    “终于将太傅盼回来了,那案子是否快要审结了?”

    杨李两位老师告诉过自己,只要案件审结了,太傅便会回来给自己授课,故而瞧见太傅来了,便急忙开口询问道。

    我微微一笑,虽说案子调查得很顺利,可也还未到快到审结阶段,正打算向小皇帝据实以报,却看到小皇帝笑容渐失,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了。

    “陛下,您心中可有疑虑?”

    小皇帝瞧见了我关切的目光,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开口言道:

    “太傅,这件案子审结了的话,那,是不是又会有很多人为此丧命?”

    听小皇帝此言,我沉默不语了。

    小皇帝见我沉默,心中定然也知道了答案,低着头,言道:

    “元吉说,为君者就该当断则断,对这种犯上叛逆之徒便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可是,可是朕不想看到那么多人丢掉性命,朕这样想,太傅会不会觉得,觉得朕……妇人之仁啊?”

    激动地说到最后,小皇帝向我投来急切的目光,似乎很看中我对这件事的看法。

    感受到了小皇帝的仁人之心,却让我不觉心中一喜。

    帝王之路,注定是一条孤独之路,从古至今,保有仁者之心的皇帝更是屈指可数,拥有仁心并不一定便是妇人之仁,反而是对生命的感恩和重视,这是一个好皇帝该有的品性。

    若是我无法保有那颗仁者之心,那至少,守护住小皇帝的这颗仁心吧

    “可以告诉微臣,陛下为何会有这般想法吗?”

    我的语气很温和,给了小皇帝吐露心事的勇气。

    “因为……因为父皇还在时,也是在这御书房里,大臣们跪了一地,逼迫父皇下旨处死那些参与谋反案的罪人,父皇愤怒地将那些大臣赶出了御书房,后来……后来我居然看到,父皇哭了……”

    小皇帝此时此刻只是个心怀孝道的好孩子,他不想辜负了父皇对自己的期待。

    “父皇他对我说,让我以后要成为一个好皇帝”

    这件事想来是发生在太子谋反案不久后,先皇痛失爱子,又被百官胁迫用以安国本为由,改立了现在的小皇帝为太子。

    可能是那一份所谓的罪人名单,让先皇怀疑到太子殿下可能是被冤枉的事实,想要查清事情真相却已无力回天,悲痛欲绝的情况下,先皇便开始弃朝政于不顾,每日醉生梦死,浑噩消沉度日,所谓修仙炼丹,不过是逃避现实的手段罢了。

    没过几年,先皇便龙驭宾天了。

    可以说,先皇并没有给予小皇帝过多的父爱,之前他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太子殿下身上,而谋反案后,他也只是消沉度日,更无法亲自教导小皇帝。

    可即便如此,小皇帝将先皇对他说过的话,却一直铭记于心,更没有对先皇心怀怨恨,还保有一颗赤诚之心,这当真是难能可贵了。

    “太傅,你可以不可以告诉朕,要做一个好皇帝,是不是就得杀很多很多的人,可杀那么多人,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好皇帝吗?朕又该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皇帝呢?”

    小皇帝将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问出了口,他期待着自己敬重的太傅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陛下怀有仁义之心,实乃难能可贵。不过这仁,也有大仁与小仁之分,也有当仁于不仁之别,陛下可知晓其中的分别?”

    “还请太傅教朕”

    “陛下,倘若要陛下杀人,陛下会愿意吗?”

    “此人犯下十恶不赦之罪了?”

    “没有”

    “那为何要杀此人,杀了他岂非不仁?”

    “那倘若要陛下去攻打一个国家,陛下会愿意吗?”

    “为何要去攻打一个国家让刀兵四起,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呢,这是不义之举啊”

    “这般说来,陛下也绝不会愿意发动战争了,是么?”

    小皇帝思忖之后,点了点头,言道:

    “是的”

    “那么,陛下,若是杀一人可安万民,那陛下会杀此人么?”

    “这……”

    “若是攻打一个国家是为了解救一国百姓,那陛下是攻打这个国家还是不打?”

    “……”

    “若是可以用战争来结束战争,那陛下会愿意发动战争吗?”

    “……”

    小皇帝沉默了。

    “这便是微臣所言及的,大仁与小仁之间的区别,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这也是仁,天子之仁。”

    “乡里有一恶霸鱼肉百姓,一义士将其击杀,县衙拿人到案,县官应百姓所请,判此人无罪当堂释放。县官上司知晓之后,以乱法之罪将此县官斩首示众。陛下以为,县官所谓是否仁义?而那上司所为,又是否不仁?”

    “既然是百姓所请,不是应该顺应民心么?义士为民除害,县官此举,当属仁义,而那上司如此不顾情面,妄杀好官,此举自是不仁了。”

    “陛下,百姓心中自有公义二字,可却忘了王法当前。县官所行,便是怂恿将义气之举凌驾于国家律法之上,其导致的结果,便是有人以行侠仗义为名,到处杀人。这,便是乱法,故而,这县官该杀”

    “所以,陛下对这上司当仁,而对那县官,却该不仁,这便是当仁与不仁的区别。”

    小皇帝从未想得如此深远,今日这番言谈,足以让他收益终身了。

    “太傅所言,令朕受益匪浅,虽还有不甚明了之处,但朕会细细思量的。”

    看到小皇帝如此敏而好学,我也颇为感动,点了点头,随即言道:

    “至于陛下所问,该如何成为一个好皇帝,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怕得由陛下自己去寻找了。”

    小皇帝的目光中突然有了一丝迷茫,他似乎无法看到前进的方向。

    我微笑着看着他,似在给他鼓励,言道:

    “陛下请安心,在陛下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前,臣等都会一直守护在陛下身边,一直等到陛下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为止。”

    小皇帝闻言,备受鼓舞,笑逐颜开,点头应承道:

    “嗯,朕会努力的”

    “那陛下可否与微臣做一个约定呢?”

    “太傅请直言。”

    “等到陛下找到答案的那一日,便告诉微臣您的答案可好?”

    “好,朕与太傅约定好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小皇帝眼中所散发出来的光彩,突然很期待,这孩子将来会成为一位怎样的皇帝了。

    “陛下,至于这次的谋反案,微臣会秉公处置,绝不会滥杀无辜的。”

    听到了我的承诺,小皇帝明白了自己的心愿传达给了太傅,而且太傅也并未因为自己心中有不忍之心而说自己妇人之仁,可想而知,自己的行为还是受到太傅肯定的。

    所有的不悦和烦闷就这般一扫而空了,小皇帝顿时心情大好,忙说道:

    “那就请太傅尽快审结此案,然后赶紧回来授课,朕还有好多东西要向太傅学习呢,今后也请太傅如此严厉地教导朕吧”

    说完,小皇帝站起身来,恭敬地向我揖了一礼,我连忙恭敬地回礼,言道:

    “敢不从命?”

    说完,君臣两人笑容以对,其乐融融。

    书房外,内侍传唤之时声传来,只听起言道:

    “陛下,画图署生员卫明伊奉旨前来见驾。”

    “哦,来了啊,让她进来吧”

    小皇帝招呼着我落座之后,自己也坐回了御座之上。

    我正纳闷着,这画图署卫明伊是何人?怎如此耳生的很?更重要的是,这名字怎听着像是为女子?

    难道……

    看到我疑惑的表情,小皇帝笑着言道:

    “太傅还不知道吧,这位卫明伊,便是皇祖母钦点执笔御真之人,而且,她,还是位女子”

    我不禁哀叹了一口气,公主当真把那长歌行给找出来了啊

    麻烦了啊,这女子入朝为官本就容易惹人置喙,更何况,是越过了画图署的那些个名正言顺的御用画师,直接成为了太皇太后钦点执笔御真之人,这朝廷上下,还不得闹翻了天去啊?

    哎,流年不利,当真是,流年不利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