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09章 风闻言事
    早朝过后,我便直奔了刑部,因为从今天开始,便要与京兆府卫王萧昭,以及刑部侍郎刘玉两位大人共同主理此次谋反逆案。乐-文-

    因着我的官职已迁至正三品御史中丞,掌御史台事,有纠察官邪,肃正纲纪,弹劾百官之权,为彰显其职之要,御史公服与文武官员有所不同,所衔品阶,不在紫绯绿青颜色之列,而是端正肃穆之黑,腰间玉带温润,而公服之上用金线绣有法兽獬豸。

    獬豸,神羊,能辨别曲直,可识善恶忠奸,乃是勇猛、公正之象征。

    舍了平日穿着的翰林院绯色公服,着了这御史公服,加上一脸严肃神色,一路上其他官员瞧见了我,也只敢拱手行礼,不敢随意攀谈,以免触了这新晋太皇太后跟前大红人的眉头。

    直接无视这群人的目光,打算先入了那内堂先于两位大人汇合,商议案件审核程序后,再入前殿公堂,三堂会审,提审询问罪犯,证据确凿后,依律例判罪!

    入了内堂,两位大人在等候我来之时,便已经在开始断断续续议论着这件案子的过程,却在那被坐实为敌国奸细的叛将亥茂这踢到了铁板一块,这小子嘴紧得很,无论如何严刑拷打,都一声不吭,这案子才刚开始审,便遇到了这么个大难题,如何能不让人着急?

    两位大人正多有彷徨之际,见我入了内堂,忙起身与我行了一礼。

    刑部侍郎裴牤年纪老迈,这段时日更因为恶疾缠身,无法承担刑部繁重事物,故而在太皇太后下懿旨准其致仕之前,便由刑部侍郎刘玉暂代尚书职权,掌管刑部事物。由此可见,刑部尚书之位,或迟或早,都非刘玉莫属了。

    既然审讯的公堂设在了刑部,那作为‘东道主’的刘玉,自然得好生招待御旨册封共同审理此案的两位大人了。

    一脸热情的迎了过来,刘玉抱拳言道:

    “高大人,来的正是时候啊,方才我与卫王殿下正在商讨该如何提审那亥茂,那亥茂垂死挣扎,无论如何严刑,愣是一字不吐,着实恼人,您一向足智多谋,想来定有妙方啊!”

    我忙抱拳向两位大人行了一礼,言语间也尽量不失了礼仪,言道:

    “因太皇太后垂询,故而来的晚了,让两位大人久候,是高辰的不是啊!”

    听我这般一说,卫王和刘玉对视一眼后,卫王也围了过来,和气言道:

    “岂敢,岂敢啊?太皇太后垂询可是有事儿示下?”

    “不敢隐瞒两位大人,太皇太后对这起谋反案非常重视,吩咐下来,务必要将朝中隐匿之奸党一网打尽,绝不姑息。”

    卫王和刘玉纷纷点头,言道:

    “太皇太后圣明!”

    “两位大人也知道,京城混入逆贼,发动叛乱,无论如何,掌管户籍管理与财政的户部,都是难辞其咎。太皇太后的意思是,只要是涉及到户部官员之刑讯问罪,都必得经过她老人家对校核审才可定罪。”

    卫王和刘玉顿时心下明了,这户部尚书定然也是依附于太皇太后的,以太皇太后之雄才谋略,刑部、吏部、户部都以囊括手中,又如何会放过那掌管一国财政的户部呢?

    想来,这户部尚书也是被他的手下所累,在场之人其实都清楚,这场谋反案的罪魁,不用想都知道会是谁了——那群州镇总管!

    那四十多岁的户部尚书楼之敬也算是太皇太后一手提拔上来的,楼家也是名门世族,朝中也颇有名望。而楼之敬也十分得太皇太后之信任,故而这些年来一直稳坐户部尚书之职,无人能出其右。

    掌着一国财政,又深得太皇太后赏识,这楼之敬也越发大胆,开始收受下级官员的贿赂,敛聚钱财。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楼之敬把一群谄媚邀宠之人提拔到身边来,他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他向这群人伸手要钱,而这群人又将手伸出了宫外……

    楼之敬自然不敢背叛太皇太后投靠州镇总管,但是他的手下敢。

    如今东窗事发,太皇太后一定会彻底清理户部,楼之敬以及受他恩惠被提拔上来之人都不能再留用了。太皇太后之所以要干涉户部人员的判决,并不是为了要保住楼之敬,而是要保住事关皇室安危的一个重大秘密。

    而这个秘密,只有楼之敬知道!

    卫王和刘玉自然不会想到这一层,只当是太皇太后有心护住楼之敬,刘玉倒是一脸顺其自然的模样,只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急忙言道:

    “下官明白!”

    而卫王反而面色有异,想着国家律法被轻怠至厮,心中沉闷郁结,却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则淡淡一笑,随即做请字状,示意两位大人坐下再谈。

    三人又互相施了一礼,纷纷落座,刘玉即刻招呼侍从上茶,待到茶水送上后,便让人好生守在门外,没有命令不得擅入。

    “刘大人方才询问高辰,该如何提审这亥茂么?其实,无论这亥茂说不说话,他的死罪便已经是板上敲钉,至于他的同党,即便他咬紧牙关一字不吐,自然也会有其他人说出口的。”

    刘玉顿时面色大喜,忙询问道:

    “高大人的意思是?”

    我伸手拿起茶杯,悠闲地品茗,听到刘玉的反问,随即言道:

    “这亥茂之所以证据确凿,便是因为他的小妾临场告发与他,并将其与敌国互通有无之密信一并送交到了刑部,这才将其罪证落实。所以,要找出此人同党,风闻言事,不就是最好的一招么?”

    风闻言事,便是不需要任何证据或者仅凭传闻,向上检举官吏,即便误报,也无需承担责任,若是所报属实,还能得到奖赏。

    卫王一听到这个建议立马拍案而起,斩钉截铁的怒声言道:

    “风闻言事乃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之事,是扰乱国法之径,祸国殃民之法,本王绝不同意!”

    我嘴角微微上扬,缓缓言道:

    “卫王何须如此动怒,正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若是其身端正,又何惧风言传闻;更何况,这尺度是掌握在我们手中的,若是查证这控告并不属实,也不会对局势有太大影响嘛!”

    卫王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瞅着我,仿佛直到今日才看清楚我的为人一般。

    是他萧昭看错了人么?他真不敢相信,这些话会出自这个自己十分钦佩的年轻才俊之口,昨日勤政殿上,他从容不迫,誓死护君,有勇有谋,胆识过人。

    萧昭还在为国家能得此贤才而欣慰不已,这才一日不到,怎一切都变了?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高辰?

    萧昭绝不相信,高辰会不知道若是“风闻言事”再度兴起意味着什么?

    这便意味着,上至百官,下至百姓,可以在毫无凭据的情况下,颠倒是非,随意构陷他人,无所顾忌,其结果定然会导致官员之间,官员与百姓之间,还有百姓之间的互相攻攻讦,法纪败坏!

    卫王十分痛心地责问道: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我想是大人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对吧!大人以为,太皇太后所言及的隐匿朝中的奸党为何人?这起谋反案的真凶是谁我等心知肚明,那高辰也便不再拐弯抹角、斗胆直言不讳了。”

    “太皇太后要的不过是敲山震虎,扫除镇州在朝中安排的眼线势力,却又不可触动州镇总管。很快这天下格局将会大变,朝廷正值用人之际,自是需要州镇总管为国卖命。太皇太后的意思是,此案到亥茂为止,绝不可牵扯到州镇总管。高辰相信,其中利害关系,两位大人亦分得清楚才对!”

    卫王拂袖而立,气愤地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刘玉则急忙走出来打圆场,笑着言道:

    “高大人所言甚是,一切听凭太皇太后垂示。”

    “那,两位大人的意思是,同意高辰所言了?”

    刘玉想着既然风闻奏事可以让这起案子顺利审核下去,而高辰又是得太皇太后授意,跟着他的意思走便是跟着太皇太后的意思走,这难道还会有错么?

    “当然,当然!”

    刘玉笑着应承着,而身旁的卫王则脸色铁青了。

    只见卫王冷哼一声,什么风闻奏事,不过是想让谁死,便让谁死的掩人耳目的把戏而已。既然一切都已在内定之中,那花费那么多心思来弄这三堂会审意义何在?国家律法尊严何在?

    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什么三司会审,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我萧昭没那么本事就不领这瓷器活,高大人能者多劳,这谋反案就全权交给你一并审了吧!”

    说完,卫王义愤填膺,拂袖而去。

    “卫王殿下,卫王殿下……”

    刘玉追了几步后停下了脚步,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望着我,却见我依然面色不改,气定神闲,暗自惊叹眼前这年轻人对官场的这套谙熟于胸,不禁对这个年轻人另眼相看了。

    “哎,卫王殿下可能是气急了才会口不择言,这御旨已下,作为臣子怎能抗旨不尊呢?还请高大人见谅,莫要怪罪卫王殿下才好啊!”

    我微微一笑,似毫不在意。

    卫王的反应依着他耿直的性子,早在我预料之中了。倒是这刘玉,不是个简单人啊!

    “刘大人多心了,方才不过是谈论案件之时略有分歧而已,并非大事,刘大人也请莫要放在心上。就是,得劳烦刘大人多多劝解卫王,有劳了!”

    说完,拱手行了一礼,便是将说服卫王之事,交托给圆滑处事的刘玉了。

    刘玉连忙回了一礼,言道:

    “哪里,哪里,这些是下官应该做的!”

    刘玉瞧了一眼我的神色,旋即像突然想起某事一般,出声提及,问道:

    “对了,下官还有一事儿想询问高大人。既然太皇太后有意撇清州镇总管,那,司马炯,又该如何处置呢?”

    我故作沉默片刻,一脸微笑地瞅着刘玉,直把他瞧得心中不安,脸上笑容僵硬。

    “呵呵,至于那司马炯,刘大人不是已经判了么?判的是——误杀之罪。”

    听我言语似有不悦,刘玉弄不清楚,这不悦是来自于太皇太后的,还是我个人情绪,唯恐是太皇太后怪罪他自作主张,多方揣度之间,额角不禁微微溢出冷汗来。

    刘玉想要两边都不得罪,故而在勤政殿上,便给司马炯的行径定了个误杀之罪收入刑部大牢听候发落。

    他的心思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我不得不提醒刘玉,墙头草当久了,可能到最后两边都不讨好。他是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应该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才对!

    想着刘玉的儿子四驸马刘季也算是个老实本分的读书人,没有他父亲大人的圆滑狡黠,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刘大人执掌刑部,自然是对国家律法典籍烂熟于胸的,既然刘大人定的是误杀之罪,那大抵是不会有错的了。”

    听到我这般说辞,刘玉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般判决并无太大争议,更何况,十三位州镇总管中,便有八位曾得先帝御赐丹书铁卷,无论所犯何罪,皆有免死之特权。所以,无论这司马炯是故意杀人还是误杀,又有什么差别呢?”

    刘玉忙点头,拱手言道:

    “闻及高大人所言,下官茅塞顿开,便也知道该如何审理此案啦,多谢高大人提点一二啊!”

    “刘大人客气了,你我同朝为官,都是为国办事,无需如此多礼!”

    “可以与卫王、高大人共同审理此案,乃是刘玉的荣幸,高大人既然来了刑部,但又有需,尽管吩咐下来,刑部上下定竭尽全力,不负高大人所托。”

    “那正巧了,既然是审核此等谋反重案,定然少不得动用刑部收藏的卷宗目录,那高辰便提前向刘大人征求意见,可否大开方便之门啊?”

    “高大人客气了,下官即可安排下去,高大人可以随意出入刑部,卷宗目录事关机要,可查阅但是不能带出刑部,这点,还请高大人见谅!”

    “这个自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高辰定不会让刘大人为难的。既然卫王身子不适,再加上犯人亥茂冥顽不灵,做垂死挣扎。今日这三司会审怕是要延后了,那便按计划开始实行风闻言事吧,想来,应该很快便会有好消息传来的!”

    “高大人所言甚是,那下官会尽快派人将此计划执行下去的。至于卫王殿下那儿,就请交给下官吧!”

    “如此甚好,那便有劳刘大人了!”

    “哪里,哪里,职责所在,那下官便先行告辞了。”

    “好,刘大人慢走,请!”

    “高大人免送,请!”

    送走了刘玉后,我在刑部一直待到了皇城咯钥之时才出了城,等到回到公主府的时候,都已经是月照人影,戌时已过了。

    ……

    阿正焦急地等在府门外,一见到我回来,忙不迭地跑过来迎接我,忙说道:

    “公子爷,您总算回来了!”

    见我平安回来,阿正自是欣喜,语气之中也难掩关怀之意。

    我颇为感动,这小子虽说越发干练了,处理事情也越发沉稳,可一遇到与我性命攸关之事,他便容易失了分寸。

    “府中可有发生何事儿?”

    “府中一切安好,紫玉姐姐一直在照顾公主殿下,白间,公主殿下醒过来了,见公子爷一直未回府,怕您饿着,便让紫玉姐姐为你准备好了膳食。公主殿下等了您一整天,都不见您回来,刚不久服了药便又睡下了。”

    听到琬儿醒了,我自是喜不自胜,高兴地问道:

    “公主她,醒过来了么?”

    “嗯,公主殿下还吩咐过了,若是公子爷回来了,便要阿正亲自监督着公子爷用完晚膳。”

    听到阿正这么说,我这才想起来,这一整日,似乎也没怎么吃东西呢。

    琬儿既然这般安排了,那我焉有不从之理啊。

    “那,就先用膳吧!”

    “公子爷稍后,阿正这便去传晚膳。”

    一路随我入了到府中正厅,阿正便又急匆匆地往厨房那去了,让人把膳食给热一热后,便将热菜热饭都端上了桌。

    看着这满桌的好菜和热饭,我却没什么心思入口了,只觉得饭菜虽然可口,可这饭桌,却不似往日那般热闹称心了,只是因为,她不在我身边……

    待到晚膳过后,阿正伺候着洗漱一二,遣退了前来伺候着更衣的侍女,因着以往都是公主亲自帮我换的,从不假手于人,不知何时起,有了这么个习惯,除了她以外,我几乎都不会让任何人近得身来。

    就这般依然穿着公服入了公主的小苑,轻轻推开房门,一眼便看到了静静守护在床边的紫玉,还有那心心念念都想瞧见,却又有丝丝害怕瞧见的心爱之人安稳沉睡的身影,我早已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究竟为何?

    我只知道,我好想看到她,好想触碰到她,好想抚着她的脸,然后在她耳边轻柔地不断重复着告诉她:我好想她!

    紫玉瞧着一脸疲惫的我,什么都没问,恭敬欠身行礼,唤了声‘驸马爷’。

    我缓缓地度步来到床沿边坐下,温柔地笑着对紫玉说道:

    “辛苦你了,紫玉,快去睡吧,接下来我会看着公主的!”

    “那驸马爷也请早些安置,紫玉告退了。”

    说完,紫玉非常贴心地退出了屋子,掩上了房门。

    忍不住伸手抚上了她绝美的脸,好想听到她用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好想看到在她透亮如水的眸子中,因着的我的身影,好想得到她伸出手来温柔地抚着我眉眼之时,那宠溺的眼神和陡然而起的神采……

    明明我好想好想同她说话,想要听到她温柔似水的回应我的呼唤,可我又害怕着这一切,因为只要她同我说一句话,那我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会动摇得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她,是不是同我一样也在害怕着呢?

    脱了靴,动作轻柔地躺在了她身侧,温柔地将她抱在了怀里,这一日的疲惫早已磨光了我所有的精力,我只想这样好好地抱着她,安稳地睡上一觉。

    只要有她在身边,我便,无所畏惧了……

    轻柔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昏昏沉沉地,我逐渐步入了梦乡。

    ……

    当琬儿睁开眼,一眼瞧见在自己身边熟睡之人的身影时,看着她略显疲惫的神情和睡梦中都还紧蹙的娥眉,琬儿还是忍不住抚上了那人的眉眼,往她身边靠得更近些了。

    她终究,还是没法恨这个人啊。

    只因为,她爱她,而且,爱得如此深沉……

    伸出手来帮她解了腰间的玉带,她累的居然还未将公服换下来便睡着了么?

    轻柔地又去解她的公服,无意间触碰到了这身黑色公服上用金丝线绣着的法兽獬豸图案,琬儿微微一愣,然后继续去解公服上的系带。

    即便是在熟睡中,她听话得紧,基本上也没怎么折腾,琬儿很顺利地便帮她将公服也脱了下来,将公服和玉带都放到了一边,然后拉过薄被,盖在了两人身上。

    毫不犹豫地投入到她的怀抱中,琬儿伸出手来环抱着她,像是一只护着受伤小兽的母兽一般,琬儿想要拼尽全力去保护这个人,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夜已深沉,两颗相互依偎,互相取暖的心儿,看似远离了,实际却又是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