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08章 赤子初心
    当洛霞姑姑确认了地上的那具尸体便是崔颢之时,她看我的眼神里,有些诧异却也颇感欣慰,而眼前这样的结局,便是我给太皇太后和洛霞姑姑的满意答复。

    我回到公主府的第一件事,便是再次来到了这间隐蔽的地牢,然后将一杯毒酒递到了崔颢跟前,是的,我决定要亲手取他性命,便是打算按照太皇太后的意思来办。

    过程很简单,而崔颢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在我告知他琬儿并无大碍后,他十分平静地喝下了那杯毒酒,结束了他痛苦而又可悲的一生。

    洛霞姑姑在仔细确认崔颢此人当真已经气绝之后,看着立在一旁一脸淡漠表情的我,反而有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了,只是觉得眼前这孩子,仿佛片刻之间便长大了,而且,开始变得冷酷、决绝了……

    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看到么?要在这云波诡谲的宫廷中生存下去,冷酷与决绝必不可少,她应该为这孩子感到高兴才对啊!

    可是,大概再也看不到他露出那般纯净而甜美的笑容了吧?

    “辰儿,你做的很好!”

    洛霞姑姑毫不吝啬称赞,即便这句称赞说出口时,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

    “谢姑姑称赞!”

    我只是淡漠一笑,可以让姑姑满意,想来这个决定下得非常的正确。

    “我会如实向太皇太后禀告的,相信她老人家也会很满意你下的这个果断的决定的。只是……琬儿她,你不担心,她会怨你么?”

    洛霞姑姑不觉为这两个孩子担心起来,琬儿那要强的个性,她是知道的。

    一提到公主,我不禁眉头一蹙,虽心中难过,却也得强装平静,神色波澜不惊,正声言道:

    “公主她很爱我,而我也很爱她。所以,我相信,公主会体谅我下这个决定的。因为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会比她更重要的了!”

    “你说你很爱她,也包括阻止她继续那份执念么?”

    洛霞姑姑似乎不大相信我所言,因为她更宁愿相信,我会为了公主的一言而不顾一切。

    我知道洛霞姑姑所言及的公主的执念是什么,那便是当年的太子殿下谋反案沉冤昭雪。可我知道,现在来说,即便是崔颢不死,这起谋反案也不可能被翻案。

    “如果那份执念会伤害到她,那为何还要让她再继续那份执念呢?”

    我说的理所当然。

    “她不会轻易放弃的……”

    洛霞姑姑真的很了解公主啊。

    “我会让她放弃的!”

    我所言,也不容置喙。

    从怀里将那本《百官行述》拿了出来,故意让洛霞姑姑看清楚我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那是……《百官行述》?!”

    洛霞姑姑也很吃惊,她也未曾想到,高钦居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辰儿,这也就是说,高钦已经将高家的权利都交给了辰儿了,那辰儿已经是高家真正的族长了么?

    我笑了笑,随即言道:

    “姑姑您应该很清楚,如今事关当年太子谋反案真相的最关键的两个线索,便是崔颢和这本《百官行述》了。如今崔颢已死,那剩下的这本《百官行述》……”

    还未说完,我便毫不犹豫地将这本《百官行述》扔进了附近的火盆中,随着柴火噼里啪啦地一阵轻响,一阵明火之后,那本书也已经焚烧成了灰烬。

    看到我如此毫不犹豫,便将公主曾经为之不惜性命也要得到的《百官行述》给瞬间摧毁,洛霞姑姑忧心不已,忙言道:

    “你这般做……琬儿,她会恨你的!”

    “我没有选择啊,姑姑。我说过了,没有什么东西会比她更重要!”

    洛霞姑姑闻言,也只是默默地叹了口气。

    即便是被她怨恨着,我也认了。

    因为我非常清楚,想要通过正常的律法程序让当年那起谋反案再推翻重审,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当年那起谋反案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许多利益链条牵扯其中,若是有人说当年那起谋反案是冤案,朝廷判错了,那谁可以来为这场错判的谋反案承担责任?

    要一一追查下去么?那就会是上至皇室宗亲,下至门阀权贵都难逃干系。

    这便是触犯太皇太后底线、动摇国本的重罪,太皇太后制衡朝中权利天平多年,绝对不允许这类颠覆朝廷、动摇国本的事情发生,即便是最为亲近的长公主殿下,也不允许!

    所以,即便是崔颢还活着,他也不可能通过正常的案件聆讯,令那起谋反案被推翻重审。退一万步讲,让他入了司法程序,这件案子的性质也不会与太子殿下的谋反案有关联,受到牵连的,只会是当年那些还幸存下来的寒门士族。

    因为到时候,那些别有用心的门阀权贵,会以崔颢参与此次谋反案为借口,故技重施,打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口号,将寒门士子屠戮殆尽,而那些个靠自己的努力而步入仕途的寒门士子们来说,便将会是另一场难以言喻的灾难!

    所以,无论如何,此时此刻,崔颢一定不能活着……

    “这下,姑姑可以安心了。”

    如今崔颢死了,而最重要的《百官行述》也已经被我焚毁,公主想要重审当年太子谋反案也已经是有心无力了!

    洛霞姑姑沉默了片刻,随即吩咐了一句,道:

    “让人好生安葬崔颢,毕竟,他们崔家,这下便真的算是族灭了!”

    “是,辰儿会着人细心去办的。”

    我恭敬地了行了一礼,以示恭送姑姑离去。

    姑姑才走了几步,旋即回过头来,眼神犀利,几乎一眼便可看透人心一般,轻声又问了我一句,道:

    “你,不会放弃追查那人是谁的,是不是?”

    洛霞姑姑说的,便是那个内奸。

    她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虽然我为了朝廷大局着想,亲手断了让太子谋反案重审的重要证据和线索,可我一定不会就此轻易的放过那个隐藏在其中的内奸。

    我沉默了片刻,随即用肯定的口吻,冷冷地言道:

    “我一定会让那人付出他应付的代价的!”

    既然无法用律法制裁那人,那我便用自己的方法来就好了!

    洛霞姑姑瞅着我逐渐变得阴冷的眸子,心中一痛,不禁伸出手来抚着我的脸,如同一位母亲看着自己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只觉得打也不是,骂也不成,这种无力感,顿时便让姑姑原本慈爱的面容上,略显得有些沧桑了。

    “辰儿啊,你知道你方才的目光有多可怕吗?如果你走错了路,她,会很伤心的。你,千万别让她,失望啊!”

    洛霞姑姑终究还是无法不顾念到琬儿的心愿,毕竟,她从未见过那样的琬儿,琬儿悲痛地拉着她的手,苦苦地哀求她这个做姑姑的,求她守护着这孩子的初心……

    琬儿说:

    不要像毁了逸仙一般地,再毁了他……

    只要是为了他,她愿意放弃继续追查太子哥哥谋反案的真相……

    ……

    琬儿她,真的比想象中的,更爱着辰儿啊……

    摇了摇头,洛霞姑姑最后还是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地牢。

    而我呆立在那,眼泪早已不受控制般地哗哗落着。

    琬儿啊,我这般做,应该会让你,很失望吧?!

    ……

    等我回到公主的卧房之时,紫玉已经伺候过公主服用过汤药,因为药效,公主也已经睡熟过去,而紫玉一直在旁边伺候着,半步都不敢轻易离开。

    瞧见我回来了,紫玉不觉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来,欲说还休,最后也只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了。

    想来今日发生了何事,她已知情了吧,却是很难得的,她没有如此往常那般,气我又没照顾好公主,而对我冷言相向。

    她默默地福身向我行礼,然后轻言道:

    “驸马爷。”

    我难掩一脸疲惫神色,朝她微微点头致意,让她起身,随即缓缓地走过去,坐在了床沿边上,瞧着她逐渐恢复了些血色的脸,还有平稳的呼吸声,心中感慨之余,竟愣愣地出了神……

    沉默了片刻后,我忍不住轻声问了一句,道:

    “紫玉,我那样做,是不是做错了?”

    我回府之后做了些什么事情,府中自然有人知道,紫玉也当然会知道的。

    紫玉沉默了,因为就连她也不知道我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她知道的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公主殿下,而公主殿下,也是拼尽全力也想护住驸马爷的。

    紫玉似乎已经不知道,这对与错,到底该如何分辨了!

    思忖了许久,紫玉也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地流着泪了……

    “傻丫头,别哭啊,不然,公主要是知道了,又以为我在欺负你了啊!”

    我苦笑着说道,旋即回过头来瞧着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抚住她的眉眼,即便是在病中,她的容颜依然是最好看的,在我心中,已经不会比她更好看了,永远,都不会有。

    倾过身去,在她额间轻柔地落下一吻,眷恋不舍地看着她,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

    “紫玉,因为奉旨督察侦办大案,这些天御史台会变得很忙碌,所以,我回来的会有些晚,便劳你好好照看公主了。”

    想要弄清楚当年的情况,既然无法从旧人那里得到信息,察看当年的案件卷宗,便显得很有必要了。

    “驸马爷安心,紫玉一定会好好照顾公主殿下的。”

    有紫玉在,我很放心。

    “对了,再过两日便是太皇太后的千秋寿诞,公主也不适宜太过劳累,到时候也得劳你张罗府中上下了。”

    “紫玉醒得。”

    我点了点头,随即温和的言道:

    “有你在,我很放心。你也累了,便先回房去休息吧,今晚我会看着公主的,明晨快到卯时的时候,你再来接替我照看公主吧!”

    紫玉知道我的用意,欣然答应了,言道:

    “是,那紫玉便先行退下了。”

    说完,便缓缓离开了屋子,将房门也带上了。

    我则静静地跪在了床边,伏在她身侧,就这样默默地瞅着她熟睡后的容颜,此时此刻,对于我来说,只要是能待在她的身边,我便已经别无所求了……

    想起了那本被我亲手毁掉的《百官行述》,我的目光不禁一沉,在看到那本名册之中有所残缺之时,便证实了我的预想果然没错,那关键的几页早已缺失,而那内奸之名,定然是写在了这残缺的几页上面。

    本来,依照叔父的手段,若是这本名册是完整的,那他早就应该将那内奸之人找出来了,唯一的解释便是,这本名册交到叔父手中之时,便是残缺不全的。

    关键是,撕下其中几页的人是谁?而有机会经手这本名册之人都有嫌疑。

    崔颢之所以一直笃信是我叔父害死太子殿下的,那是因为当年可能就连他都不知道《百官行述》的存在,更不会知道这名册是在太子谋反案法前夕崔廷佑派人交到叔父手中的。

    而之后他可能是听到了某种传言,或者是有心之人利用,得知了这本《百官行述》在叔父手中之后,又见叔父利用这本名册大肆残害寒门义士,这才笃定叔父便是害死太子殿下的罪魁。

    既然崔廷佑连自己最为信任和亲近的族弟都未曾告知这名册的存在,那可想而知,知道的人应该是少之又少才对。

    那撕掉那几页的人会是太子殿下么?是崔廷佑?还是……与叔父接洽之人?

    若是他们,那他们的目的,又可能是为了什么呢?

    ……

    说起来,当年那与叔父接洽之人的模样,黑衣黑帽,难辨模样,行为举动,不似常人,那不是暗影卫么?!

    如果那人是暗影卫的话,难道是太子殿下的暗影卫?

    ……

    我不禁敲了敲自己的头,毕竟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困扰着,想要彻底揭开这个谜团,看起来,还需要暗中进行调查才行啊。

    仿佛一只受伤了得小兽一般,身子不自觉地便往她身上靠得更近了。抱紧了她,微微垂眸,心中在不断的挣扎着,因为我,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模样,更不想让她失望……

    可是,琬儿啊,宫廷政治永远都离不了阴谋权术的身影,我又如何能在这云波诡谲的政治斗争中独善其身,保住自己那颗赤子初心啊?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该如何是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