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05章 爱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晚膳过后半个时辰,我便亲自监督着公主把洛霞姑姑开的药给喝下去。小说し

    原本以为,这世上再难找到事情可以难得倒公主的了,却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公主殿下,居然会——讨厌喝药,而且还达到了深恶痛绝得地步!

    拿着要药碗坐在公主身旁的我,一脸无奈地瞅着躺在软榻上背过去不看我的伊人身影,我已经快磨破嘴皮子了,可就是不见公主松口。

    顿时,我有些奇怪上次公主负伤之时,应该也有用过药的,那次不是老老实实的么?

    接过紫玉直接回了一句:吃的是药丸……

    我一句话哽在喉咙里,最后还是无奈地咽下了肚。

    敢情,我这媳妇儿,可以吃药丸,但是坚决不喝药了……

    可洛霞姑姑说了,要解了那毒,这药,一定得喝,喝过之后,就得接着浸药浴!

    我从未见过公主有如同小孩儿般耍小性子的时候,咋一看她撅着嘴生气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满脸通红之余,我差点就点头答应她可以不喝药的请求了。

    我随即摇了摇头,让自己稍微收敛点心神,免得魂儿都被公主给勾去了,忙扯开笑容,一脸的宠溺模样,像哄小孩儿一般的言道:

    “媳妇儿,乖哦,来,就喝一口,你不喝药,那毒如何解得?这可是紫玉辛辛苦为你熬制的,乖啊,别耍小性子来,来,驸马喂你喝药!”

    欸,说起来,小孩儿是这般哄的么?

    “不要,不要,我就不要喝么,这药那么苦,我才不要喝!”

    闻言,我的脸不禁又红了一层,公主耍小孩儿性子的时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又开始发起痴来,身边的紫玉看不过去了,一手刀就把我给敲醒了。

    公主不喜欢喝药的习惯,紫玉自是知道的,所以可以用药丸这类的代替,紫玉绝不会给公主熬制汤药,可这回怕是不成,洛霞姑姑配的药方,必得是汤药才行。

    知道公主打的是拖延战术,以为耗到等汤药凉了,就可以幸免于难了么?

    哎,公主实在是太小看洛霞姑姑了……

    紫玉有些无奈的说道:

    “殿下,您还是将这药喝了吧,洛霞姑姑准备了一大推药材,吩咐下来,若是公主殿下没将汤药服下,那厨房便会一直熬制新的汤药,直到殿下服药为止!”

    我脸上一呆,而公主则脸色一白,心里都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念头:

    洛霞姑姑,果然够狠!

    看着公主为难的神色,难道公主是因为怕苦,所以都不敢喝药的么?

    我对着手中的药碗微微发愣,瞧着碗内琥珀色的汤药,喃喃自语道:

    “这药,真那么苦么?”

    一说完,便把这药碗往自己嘴里送。

    “欸,驸马爷,你……”

    紫玉登时瞠目结舌,明明是让他来劝公主殿下喝药的,怎么自己倒喝上了?再说了,这药,是可以随便喝的么?

    公主忙转过身来,一瞧见我在帮她喝药,有些一愣,绝美的容颜上有些微微泛红。

    还未等她会过意来,我便轻柔地抚住了她的脸,顺势自然而然地吻在了她的唇上……

    紫玉羞得早已背过身去了,而公主似乎没有料到我会突然袭击,靓丽的眸子瞪得大大的,脸颊一片绯红。

    许是我吻得太温柔了,公主不但没有反抗,反而轻启朱唇,让我乘虚而入。我则乘机将药度她口中,但见公主纤细白皙的喉颈微微涌动,这良药也变顺利地入了她的口。

    无法轻易舍得这吻中的甜美,我别有用心地加深了这个吻,从一开始的喂药到这迷乱一般的亲吻,无法按捺的情愫便在我这一吻中传达地淋漓尽致,火热的气息和轻柔地喘息,还有舌尖的纠缠,让这一吻从单纯的爱恋到充满*的眷恋,可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我们彼此的内心都为之微微发了回颤……

    碍着紫玉还在这儿,我不敢太过放肆,在情到浓时及时撤离了这危险的诱惑,抚着她脸的手,拇指有意无意地掠过她那被我吻得越发红艳诱人的唇,嘴角不觉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却还在故作正经,蹙了蹙眉,正话反说一般,言道:

    “嗯,这药,确是有点苦呢!”

    公主红着脸,清丽迷人的脸上,是一抹娇羞和嗔怒的表情,白了我一眼,微微低首垂眸间,就连眼角都仿佛染上了醉意一般了。

    我脸上笑意更浓,微微倾过身来,吓得她以为我又欲无所顾忌地吻她,忙伸出手来抵住了我的胸口,急了,脱口而出,道:

    “你敢……”

    瞧着她有些嗔怒嘟囔着嘴的表情,我是忍俊不禁,又心里越发痒痒难耐。

    “那这药……媳妇儿你是要自己喝呢?还是要……驸马亲自喂你?”

    我故作为难的问道,想着要是公主想要驸马我亲自喂药,我不介意整碗药都用这种方式喂给她喝的!

    好吧,我承认,我还是很期待她做第二种决定的!

    公主有些恨恨地盯了我一眼,看我一脸的得意洋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让我在紫玉面前再用这种方式喂药给她喝,那还不如让她被这样被药苦死一了百了算了!

    公主立刻从我手中夺过了药碗,用壮士断腕一般的决绝瞅着眼前这碗汤药,瞥了一眼我满脸期待的神情,气鼓鼓的眼神里传达的分明是‘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的信号,我装着一脸无知,用有些怀疑的目光回望着她,似不相信她会真把这碗药喝下去一般。

    只听到公主冷哼了一声,一仰头,便真把这碗药给一口喝下去了……

    公主眉头紧蹙,一脸苦涩的模样,临了握紧了拳头,显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来。

    当瞧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蜜饯之时,公主不禁微微一呆,旋即望着我微笑温柔地表情,心里顿时暖暖地,理所当然毫不客气地拿起蜜饯便往嘴里送。

    随即,她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来,瞧着我都不禁又开始泛起痴来了。

    看来,备着蜜饯果然是对的呢!

    我不禁微微发出一阵感慨,身旁的紫玉忍不可忍,又一手刃劈下来,接过了公主手里的药碗,提醒道:

    “驸马爷,该带公主殿下去浸药浴了!”

    我的头吃痛,有些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随即敷衍一般的点头‘嗯’了一声,目光却不愿意离开公主。

    紫玉瞧我半晌没有动静,顿时怒了,言道:

    “那您还呆着作甚?抱公主殿下去沐浴啊!”

    啊,抱,抱她?

    我脸顿时刷的一下便红了,突然露出扭捏的形态来,这,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吗?

    公主一眼便瞧出了我的心思,不禁掩面而笑,俏皮地低声喊了句‘呆子’,随即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靠她近些。

    我自是乖乖地靠了过去,她让我往东我是绝不敢往西的。

    公主见我如此乖巧,也是略为顺从一般地环住了我的脖颈,在我耳边微微言道:

    “驸马,本宫用过药之后顿觉身子有些乏力,怕是无法自行前去沐浴了,你说,该如何是好啊?”

    这话说的我内心是荡漾不已,几乎不假思索地边言道:

    “我抱你去!”

    这话一说出口,我便有些后悔了……

    “好啊!”

    公主殿下是一脸正中下怀的表情,而我额角不觉都开始有些薄汗了。

    高辰,你要顶住啊,不能为公主的美色所迷惑!

    在心里将这番话语默念了好几遍后,便顺势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

    再将她打横抱在怀里的这一刻,我的心不禁微微一怔,这股熟悉而又有些莫名的悸动,陡然间让我想起了那醉仙楼时第一次抱着她的情景,感觉便像做梦一般……

    那时候的我,满以为此生与她应该不会再有任何牵连了,甚至在内心,早已做好了决定,将那份爱慕之心一直隐藏在心底,直到时间将它逐渐冲淡,我觉得我是可以忘记的,一定可以忘记的。

    对上了她温柔似水的目光,我便这般无比眷恋地沉迷在其间,早已习惯了,在她如水温柔地目光中寻找着自己的身影,耳边倾听着她清婉呼唤的低吟,还有牵手时那手中所传递出来的温度……

    不知不觉间,她早已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我的眼里、心上刻下了永久的痕迹,那是只属于她的痕迹,一旦刻上去了,便是铭记永生。

    她被我瞧得面露羞涩,环住我脖颈的手不禁紧了几分,随即温顺地将面容藏在了我颈中,似不想被我瞧见。

    我心中一动,满心的欢喜和幸福洋溢。

    那时候的我,只想得到她温柔相待,她只是那般淡淡地同我一笑,我便已经是欣喜若狂了。

    定眼瞧着怀里的佳人,我有些呆呆地立在原地,嘴角却露出一丝丝满足的笑容来。

    “在想什么呢?”

    佳人在我耳边柔声催促着,也不知道我又尽数在想些什么了。

    “媳妇儿……”

    我喊道。

    “嗯?”

    她回应得自然而然。

    “你是我媳妇儿!”

    我的表情就像是得到了这世上最为奇特的稀世珍宝一般,骄傲和不可一世。

    “……”

    她察觉出异样来,脸微微一红,她知道了,我一定是又开始犯傻了。

    “呆子!”

    撇了撇嘴,公主宠溺地回了一句。

    我乐了,笑着说道:

    “那呆子带着呆子的媳妇儿去沐浴更衣咯!”

    抱紧了她,便快步往里屋跑了进去……

    等我帮公主把更换的衣物平整地放在桌上,对着屏风内正在沐浴的公主言道:

    “媳妇儿,衣物我帮你放在桌上了哦!”

    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开,之所以走的那么急,那是因为再不赶紧离开,我就会忍不住越过屏风去了。

    刚走了两步,却没有听到公主的回应,我微微蹙眉,顿时停下脚步,心想着怎么也没听到水稀稀簌簌之声,难道公主泡晕了?

    顿时心中惶惶不安起来,忙问道:

    “媳妇儿,你没事儿吧?”

    ……

    还是没听到回应,我惊慌不已,顾不得其他,越过了那屏风,跑到浴桶前寻找她的身影。

    “琬儿!”

    水中哪还有伊人的身影啊,而水中央居然还有一串串气泡冒出,登时便把我吓得魂飞魄散,眼睛立马就红了,急匆匆扑了过去。

    “琬……儿?欸?”

    我还未反应过来,衣领就被水中伸出的一只纤纤玉手给一把拽住,她只是这般轻松一代,只听扑通一声,我整个人片刻之间就被拽入水中去了……

    “哈哈,这回可抓住你了吧!”

    琬儿如同一条美丽的鱼儿,从水中探出头来,宛如清水芙蓉,雨出新荷,端的是婀娜多姿,清丽照人。

    将我从水中拽出来,瞧着我有些狼狈的模样,琬儿不觉开怀大笑起来,那笑声犹如银铃般悦耳,只消片刻,便让我那慌乱之心点拨得逐渐恢复了平静安宁。

    有些生气她如此吓人的诳人手法,可一对上她那笑颜如花的绝世容颜,我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生她的气。

    我喜欢看她笑着的模样,只希望她能远离所有的忧愁和磨难,每天都能露出这般迷人欢喜的笑容,因为只要她对我笑,我便已经欣喜若狂了……

    偷偷地掬了一捧水泼向了公主,公主顿时玩心一起,便于我嬉戏在了一处,两个人如同孩子一般居然玩起了打水战。

    一阵阵欢声笑语之后,最终以我不敌公主而落败告终。

    “输了输了,我认输了,公主殿下饶命啊,呵呵!”

    我边摆着手,边背过身去,靠在了浴桶边缘,想要休息片刻。

    公主随即也靠了过来,伏在我的后背,温柔地环住了我的腰身。

    我微微一怔,当那片柔软隔着衣服贴过来时,这异样的感官刺激,不禁让我脸上染上一层难以掩去的红晕……

    对了哦,公主她,还没穿……衣物……

    顿时我只感觉整只脑袋都在冒烟了,浑身乏力一般地趴在一边,竟似一动都不能动了,看来我拼命克制到现在所耗费的努力,都要在这一刻付诸东流了!

    难得的宁静和无比暧昧的沉默,还是她先开了口,悠悠地问道:

    “你今日是在躲着我么?”

    听出了她语气中居然有了几分哀怨的情绪,我有些心疼,坚定地摇了摇头,道:

    “我担心你的身子……”

    还未说完,我这鼻子有些痒痒的,许是衣物都被打湿了,有些着凉了,止不住地便打了个喷嚏。

    我不禁脸微微一红,着实有些大煞风景了。

    琬儿淡淡一笑,随即松了手,站起身来,出了这浴桶,径直穿过屏风,到后面换衣服去了。

    我一呆,询问道:

    “你这是去哪儿?”

    就把我晾这儿了?

    正有些不满的转过身来,却透过屏风正好看到烛火旁美人着裳的身影,迷迷蒙蒙、若隐若现,看得不真切才更加引人遐思,而我早已是浮想联翩,难以自抑了……

    我有些脸色发烫地躲回了水里边,居然这般猥琐地躲在一边偷看自己的媳妇儿,实在是太没出息了,要看,也要光明正大的看嘛!

    “你还在水里呆着作甚,还不快出来,把那身湿衣服给换下来!”

    已经换好素色罗裙的琬儿,从屏风后探出身来,却看我一直在那发呆,一脸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随即嘴角微微上扬,用有些戏谑的口吻言道:

    “难道是,等着本宫来亲自为驸马爷……宽衣么?”

    就知道公主没那么容易就放过我,她这是在报我用亲吻的方式逼她喝药之仇呢,她仅这一言便惹得我面红耳赤,紧张的说话都不顺了,忙摆着手说道:

    “啊,不,不,我,我自己来,呵呵,自己,自己来!”

    琬儿瞧着我那害羞的模样着实是可爱极了,都不忍心再戏弄我了,掩面而笑便转身回到屏风后,柔声言道:

    “那我去给你拿两件干爽的衣服来,你赶紧把衣服换下来哦!”

    “嗯!”

    我忙应承着,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

    ……

    等我换好了内中走了出来,琬儿淡然的笑着,走过来温柔地牵过我的手,两人一前一后落座在床榻上。

    琬儿也没让闲下来,微笑地瞧了我几眼,随即伸出手来帮我卸下那束发木冠,轻柔地解开男子发式,随即长发散落,披了我一肩。

    方才落水,是着实成了一只“落汤鸡”了,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琬儿大概是怕我着了风寒,这便巴巴地拉了我来,解了我的发饰,要帮我把头发滤干呢。

    果然,不过片刻,一方干爽的丝巾便罩了下来,这长度刚好遮住了我瞧她的目光。

    我一直都是端坐在床榻之上,而她为了方便帮我滤干头发,却是直着腰身跪坐在我跟前的,我担心她累着,便想着靠她近些,抱着她的腰身,让她靠着也舒服些。

    琬儿微微一笑,随即抚着我的头,笑着言道:

    “你这呆子,抱得这般紧,还让不让我帮你擦干头发啊?”

    闻言,我心里乐呵呵的,却耍起了赖皮,言道:

    “这样也可以擦的么!”

    琬儿有些无奈地舒了口气,拨开了挡在我眼前的一缕缕发丝,温柔地将它们绕了我的耳后,然后伸出手来像往常那般轻柔地抚着我的脸,却在瞧着我的面容之后,有些怔怔出神了……

    我以为是她身子不适了,忙急切地开口询问道:

    “琬儿,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她微微摇了摇头,莞尔一笑,却足以倾国倾城了,随即柔声言道:

    “有没有人同你说过,我的驸马也是位超凡脱俗的美人呢?”

    我顿时面色大窘,脸色红得都快发紫了,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忙伸出手遮住自己的脸,感觉都没脸见人了一般。

    长这么大,什么溢美之词都听了个遍,可多数人不是赞我面如冠玉,英俊不凡,便是温文尔雅,潇洒淡泊,这大抵是因着我自小便是以男子身份长大成人的缘故。

    而我也因为所处的环境和性命之忧,从不敢向外人提及自己身为女子的身份,逐渐地就连自己也开始忽略身为女子的事实。

    可女子终归是女子,被心爱之人称赞之后,那埋藏在我心底久不见天日的少女情怀,还是在这一刻破茧而出,为她一言而怦然心动,为她一语而柔肠百转,刹那间,我顿时觉得胸口被什么迅速填满,就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

    她轻柔地牵过了我的手,四目相对的那一刻,眼中的爱慕与眷恋毫不保留的传递给彼此,她的脸上也微微泛着一抹诱人的红晕,就这般缓缓倾过身来,如同一片柔羽,轻柔地吻上了我的唇。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追随着她的节奏,温柔缠绵之时,两人的双手逐渐十指相扣。原本盖在头上的那方丝巾悄然落地,舌尖早已熟悉而又眷恋不舍地纠缠在了一起,渴求着更多亲密接触而彼此贴近的身体,还有情不自禁的喘息声,都让周围的气氛变得火热而暧昧不已……

    好不易得了喘息的时间,两人那略显迷离的目光仿佛在昭示着这股甜蜜意犹未尽,可能是因为刺激的缘故,琬儿抚着我脸的手,也不自觉地多了几分颤抖,那带着红晕的绝色容颜,陡然间染上了点戏谑的神情,挑逗一般地箍住了我的下颌,意味深长的在我耳边轻声言道:

    “今日的驸马,格外的……秀色可餐呢,嗯?”

    说完,那有些调笑的嬉笑声入耳,惹得我耳根都红了个遍。

    伸出手来往她腰间一带,翻个身来顺利地将她压在了身下,瞧她那有些戏虐的表情,我恨不得立刻吻住她的唇,看她还笑得出来不。

    手一边不规矩地对她上下其手,一边用坏坏的表情言道:

    “那……今晚就让驸马好好伺候公主殿下吧!”

    公主红着脸故意不看我,装出一副为难的口吻言道:

    “今日本宫身子不适呢……”

    哎呦喂,这借口怎么这么耳熟?我是不会承认我自己说过的!

    “迟啦,谁让你方才竟敢挑逗我!”

    伸出手来往她最怕痒的地方招呼,公主忍不住笑出声来想要伸手来推开我,却被我牢牢控住,然后再有些霸道地以吻封缄,笑声渐渐淹没在这深沉的*之吻中,逐渐被一阵阵舒服的低吟声所取代。

    熟练地解了她的衣裙,而我的内中也不知在何时离了身,与她毫无阻碍地拥吻在一起,那肌肤之间毫无任何阻隔地亲近,那触动身心地抵死缠绵,还有那油然忘我的耳鬓厮磨,是那半夜无人之时的私语情话,也是此生非卿不可的断然与决绝!

    埋首于她满腹温柔与情义的怀里,听着她平日里绝不可能听到的低吟声,我在眼前这个平生最爱的女子身上,留下只属于我的印记。

    爱抚与亲吻几乎覆盖了她完美迷人身子的每一个角落,当我温柔地抚过她的后背,定眼瞧见了那光洁滑嫩后背上的那几抹淡淡的伤痕之时,她有些颤栗的身子微微一怔,有些急切而带着一丝恳求的话语便脱口而出,道了句:

    “别看,求你……”

    我紧紧地闭上了眸子,心中满是刀扎一般的疼痛,眼里不禁微微泛着泪珠,不顾一切地吻住了她的后背的每一道伤痕,仿佛要与她融为一体般。

    “不要,啊……”

    后背的吸允,惹得琬儿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栗着,她弓着身子,抵挡不住这般入骨温存,本能的欲拒,却在忍耐到极限之时,被我乘虚而入。

    而我的手早已顺势探入到那片早已为我准备好了的幽秘之境,随着一声声满足而又愉悦地低吟声,将这份极乐也推向了极致……

    我垂着眸子,将她的缠绵妩媚,风情万种,都深刻地映入脑海之中。顿时觉得,两情相悦而彼此结合,是一件多么美好而又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我深深地爱着她,而她也深深地爱着我,我们的这份爱,也许在世人眼中,是有违人伦,不合天道的吧,可难道就因为我们都是女子,便要将这份真挚的爱也加以否定么?

    紧紧地她纳入怀中,我不断在心里呐喊着:

    不,我没错,爱上了她,我绝不会后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