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03章 返璞归真
    八月的阳光,总让人觉得有几分慵懒气息,如同在一旁舔砥毛发悠闲躲懒着的猫咪儿,光是瞧着,便染了几分睡意。

    偌大的勤政殿,安静地连一根针落地的声响都能听到。与方才满朝文武朝奉之景,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这样的落差感,也让我的内心也有种空落落的感觉。直到她的手温柔地抚上了我的眉梢,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她的手就这般轻柔地抚过了我的眉梢,拂过我微挺的鼻梁,贴着我的脸庞之时,拇指有意无意地掠过我的唇,手掌上所传递的温度和柔情,惹得我微微红了脸……

    “怎么呆呆的,又犯傻了么?”

    公主的声音,依然温柔似水,让我如坠梦中一般。

    “琬儿,我……”

    嘘。

    公主忽然伸出手来抚住了我的唇,似在示意我噤声。

    我慌忙地睁开了眼,将眼前宛如仙人一般的可人儿印入眼中,却见她的目光越过了我而看向了我身后,她的脸上依然带着那抹迷人而淡雅的微笑,垂眸间也是数不尽的万般柔情,可那目光之中的凌厉,却是我极少见过的。

    今天的琬儿,不似平日……

    “你们都退下吧”

    公主的威仪和不容置喙,在这短短的一句命令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即便是我听着了,也不禁心中微微一凛。

    “遵令”

    身后有声音突兀地传了过来,原来这勤政殿中,还有其他人存在?

    那般诡异的举止和骇人的功夫,是暗影卫么?

    那在司马炯手中救下我的人,也是暗影卫了?

    可若是暗影卫,为何琬儿对他们的态度,似乎不大友善呢

    我暗自思忖着,有些担心地瞅着眼前的伊人,今日她有些反常的举动,可是出什么事了么?

    对上了我关怀的目光,公主眼中的凌厉依然未退,按着我唇的手转而摸向了我的脖颈,在触碰到那抹剑锋所留下的细痕时,指尖稍稍施加了几分力道。

    从伤口处传来的丝丝痛感还是让我忍不住微微蹙眉,我想从她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得到的却是她的回避和躲闪。

    “害怕么?”

    这句话,她问得温柔,却似没有温度。

    我突然有些分不清,她所问的害怕,究竟是那把险些斩下我头颅的剑刃,还是此时此刻她眼中冰冷的温度?

    陡然间想起,被小皇帝罚跪御花园那次,小碗儿为我上药之时,也曾在那一瞬间,露出过这般冰冷的眼神。

    那时候的我不懂,为何一个小公公,会露出那般冰冷和无情的眼神。

    那么,现在的我呢?

    一把抓住了她抚着我伤口的手,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身猛地拉近,她就这般自然而然地跌入我的怀中。

    直视着她有些冰冷的眸子,我邪魅地反问了一句,道:

    “你,害怕了么?”

    琬儿似乎被我这句话微微触动,她的眉梢微微一动,脑海中浮现那个人临时之前疯狂咒骂的模样,以及身后那遍地尸横与鲜血淋漓,继而是眼前之人脖颈处的那抹细红,那染血的内中,沉默了片刻后,最后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害怕么?

    也许吧

    琬儿突然很生气地拉过我的衣领,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口咬在了我的肩头,豪无怜香惜玉之心

    我疼得差点嗷嗷直叫,最后也只能死死地忍住,然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温柔地安抚她不安的心。

    待到她怒气逐渐平息了,咬在我肩头的口也逐渐松了力道。我边抱着她,即便是被咬了,也是满脸的笑容洋溢。

    我想,我果然是个受虐狂吧……

    等到她松了口,我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很好笑么?”

    琬儿薄怒,觉得这个惩罚实在是太过便宜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笑得没心没肺的家伙了

    我乘机在琬儿脸上香了一口,将她抱在怀里又紧了几分,言语中满是自豪和吹擂,笑着说道:

    “哎,高辰啊,高辰,你何德何能啊,这辈子娶了个这么爱自己,又是爱自己爱到要死的媳妇,这要是做梦也得笑着醒啊”

    琬儿脸微微一红,随即一跺脚,想要推开我就是推不开,嗔怒道:

    “谁,谁爱你爱到要死啊?你个无赖,快放开我”

    哎哟喂,我媳妇居然害羞得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这还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么?

    “哦,那就是我爱你爱得要死了。”

    我狡黠地笑着,抱着她就是不撒手,然后再她耳边不断地倾述着情话,仿佛要把这一辈子的情话都说给她听。

    以前我总以为自己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把情话慢慢地说给她听。直到这次再度与死神擦肩而过,我知道了不应该期待着以后慢慢说给她听,而是现在就要告诉她,我很爱很爱她

    “我爱你,琬儿,我爱你……”

    琬儿被我缠得脸颊绯红,目光也逐渐变的柔和了。

    我见她许久未说话给我回应,随即大了胆子,在这勤政殿上大声喊道:

    “高辰爱萧琬……”

    这回就连琬儿都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过来捂住我的嘴,可还是迟了一步,这句表白在偌大的勤政殿中回荡着,真是声声入耳啊

    琬儿脸上的红晕都爬到耳根去了,脸颊火烫得紧,羞涩的模样令我瞧着都不觉心中一动,只听她用嗔怒的语气说道:

    “你个呆子,是生怕别个都听不到是么?”

    我执了她的手,让在唇边一吻,深情款款地说道:

    “我就是想让他们知道,我高辰爱你萧琬,爱到可以不顾一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守在你身边,为你而活。所以,你若是不想要我死,无论发生什么事儿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否则,碧落黄泉,我定然会追随着你而去,你听明白了么,萧琬?”

    琬儿有些激动地拽住我的衣角,突然有些慌了,声音有了丝丝颤动,问道:

    “要是你……”

    我知道琬儿在惶恐着什么,不等她说完,我便给了她最为坚定的答案,道:

    “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死。”

    琬儿闻言,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悲伤的神色,无论是永安寺的那场阴谋刺杀,还是今日勤政殿的险象环生,只要立身在这朝堂之上,这样的明争暗斗,争权夺利就永远都不会有结束的一天。

    她又能护得住高辰几次,高辰又有多少条性命可以陪自己在这云波诡谲危险重重地朝堂上耗损?

    她真的可以那么自私地就像现在这般,把高辰束缚在自己身边么?

    “高辰,高辰,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该……唔……”

    看到她脸上展露出的痛苦的表情,我的心顿时一阵阵抽痛,忍不住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让她接下来的话语都化为忘情拥吻下的叹息……

    许久后,恋恋不舍地分开,彼此抵着峨眉,微微喘息着,脸上都抑制不住的一片绯红,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着她绝美而又充满诱惑的脸,瞧着她那难得一见的小女儿家般的情态,我很确定,这辈子我最想要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我不会死的,因为我,绝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是的,我绝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她的一喜一怒,一颦一笑,她的温柔似水,她的百媚娇羞,有关她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只属于我的,哪怕是一丝一毫,我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不然,我会嫉妒得发狂的

    琬儿微微一愣,见我倾过身来又欲吻她,没有推开我,反而缓缓地闭上了眼,我似得了鼓励一般,这回想要更加温柔地吻她……

    “咳咳……”

    殿外有人故作咳嗽之声触不及防地传了过来,我和琬儿都不禁一愣,而琬儿在听到那声咳嗽后,脸立刻红得跟柿子一般了,忽然猛地推开了我,却又唯恐我倒地受伤,片刻之间,便伸出手来拽住我的衣领,阻我后退之势。

    这一后一前的,我被折腾得人都有些晕头转向了,等琬儿一把拽住了我的衣领,我顺势便将琬儿抱在了怀里,好不易稳住身形,琬儿便毫不客气地踩了我一脚

    我脚上吃痛,正欲喊叫,咋然间看到殿门那两个并肩而立之人的身影,吓得都不敢叫出声来了……

    那人便是洛霞姑姑无疑了,而站在洛霞姑姑身边的那位不就是醉仙楼的那位老鸨儿么?

    我有些惊讶得不知所措,还是公主震得住场面,忙拉着我去给两位姑姑行礼,亲切地喊了句:

    “洛霞姑姑秋水姑姑……”

    秋水姑姑?

    这般说来,这位醉仙楼的老鸨儿也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儿?

    我登时脸色一白,这平日里在醉仙楼喝酒听曲还有做过的一些个荒唐事儿,岂不是都瞒不住了么?

    我顿时有些心虚地往公主身边靠了靠,都不敢去看秋水姑姑的眼睛了,忙低首抱拳,向两位姑姑行礼。

    “琬儿,看来这宫中的规矩,你是白学了”

    洛霞姑姑姑姑难得面有愠色,只怪这两个孩子这次做事实在是有失分寸,竟敢在这勤政殿中胡作非为,若是再不好好训斥一番,将来还指不定会闯出什么祸事来。

    琬儿面有歉意,像个知错的孩子一般,忙低首言道:

    “是琬儿冒失了。”

    我忙站在了琬儿身前,躬身赔礼,心怀歉意,言道:

    “都是高辰的错,是高辰胆大妄为了,还请两位姑姑恕罪则个。若是要责罚,就责罚我,与公主无关”

    “高大人这是要拿官威,来逼我们这两个老婆子闭紧口舌么?”

    听到洛霞姑姑这般严厉指责,知道姑姑定然是真的生气,忙跪了下来请罪,诚惶诚恐,道:

    “高辰绝无此意,高辰敬重姑姑如母,又怎敢拿官威相逼?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我的脸色微微一红,在洛霞姑姑的逼问下,那有些难以启齿的话语,还是陆续吐出了口。

    “只是……心爱之人在身边,难免会情不自禁……”

    两位姑姑一听,微微一愣。而公主闻言,脸上一片绯红……

    我说的可是大实话,只要看到她,我便很想要抱住她,亲吻她,与她多亲近亲近,这是完全不受我自身控制的,所以才会不分场合,放纵了自己的**。

    在勤政殿这般着实是很不应该,我也承认这是不对的。

    可我并不觉得我在吻琬儿这件事上有做错什么,我敬她爱她怜她护她,只要是遵从于自己内心最深层的渴望而做出的事情,我就绝不会后悔。

    “如果这是人的本性的话,那我所做,不过是在返璞归真”

    这话说出口,当真是有些惊骇世俗了,光明正大地在为亲吻之事找理由。

    这句话要是被夫子们听到了,又该是一番大骂竖子,车**战,口诛笔伐了吧。

    “你……”

    “姑姑想说我错了,是么?那姑姑能告诉我,对和错的分界又是什么吗?压制住自己的本性就是对的么?如果是这样,那这些年我就过的太过循规蹈矩了。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可就在刚才的生死一瞬,我似乎明白一些了:人的本性并不是非善即恶的,遵从自己的本性,并不代表着我就一定会作恶。正如同我爱琬儿,是遵从我内心的最深层的**。若是就连爱一个人都要压抑的话,那我会觉得,我的人生就是一场可悲的笑话”

    ……

    我脸上满是坚定的神情,以及百折不回的气魄,道:

    “我敬她爱她怜她护她,只要是基于此心所做的事情,我便绝不后悔”

    琬儿满脸动容喜悦的神色,缓缓地跪在了我身边,紧紧地抱住了我,有些激动地微笑着说道:

    “呆子,你方才说出了,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我眼中微微泛着泪光,紧紧地抱住了她,扯开笑容,反问了一句,道:

    “那你现在,是不是爱我又多了几分啊?”

    琬儿轻轻地推开了我,然后毫不客气地掐住了我的脸,有些嗔怒地说道:

    “你个呆子,果然不能夸你,才片刻就得意忘形了”

    “你就……喜欢……我这样的……呆子……哈……”

    我被琬儿掐着脸,说的话也不圆顺了,嘟喃着嘴,还是乐呵呵地把词都给吐了来。

    琬儿闻言脸上一红,作势便欲打我,我自投罗网一般地一把抱住了她,将她困在怀里,言道:

    “你才不舍得打我呢”

    “臭美”

    琬儿冷哼了一句,脸却红红地,就这般静静地待在我怀里,任由我抱着了。

    “哎,你们这两个孩子啊,好啦,赶紧起身,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府去吧”

    秋水姑姑难得的先开口放行,惹得洛霞姑姑都有些好奇地瞅着她,这若是换做平时,秋水可是会恨恨地责罚这两个孩子的,又如何什么都不说,便放这两个孩子回府,看来,辰儿的那一席话,还是稍微触动了她。

    我和琬儿微微一愣,随即相视而笑,然后恭恭敬敬地向两位姑姑叩头行礼,这是晚辈向长辈跪拜请安之礼,以谢两位姑姑的教导之恩,成全之意。

    两位姑姑见这两个孩子如此孝顺懂事,也是心怀安慰。

    “好啦,赶紧起身回去吧,以后可不许再如此不知分寸了”

    “紧遵姑姑教诲”

    我与琬儿纷纷起身,牵住了对方的手,向两位姑姑点头致意,跨出了大殿,便准备出皇城回公主府去了。

    才刚走几步,洛霞姑姑在身后提醒了一句,道:

    “琬儿,记住这七日按时服药祛毒,切忌,勿忧思动怒。”

    “嗯,醒得了,姑姑。”

    琬儿乖觉地回应了一句,却让我呆在了原处。

    一把将琬儿拉回了身边,无比担忧和生气地瞅着一脸微笑的公主,问道:

    “公主,你是不是应该先给驸马解释一下,祛毒,是什么意思?”

    公主这才反应过来,微微吐了吐舌头,露出俏皮的表情,微笑着言道:

    “嗯~回去后再告诉你”

    说完,不管我愿不愿意,琬儿拉着我便出了这勤政殿。

    “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去,给我老实交待清楚,萧琬”

    “唉呀,大胆,本公主的名讳是你可以轻易说出口的么?”

    “我是你夫婿,你说我叫不叫得?”

    我这话音刚落,公主就一把揪住我的耳朵,大声说道:

    “我还是你媳妇儿呢,你得听媳妇儿的话,知道未?”

    哎哟喂,这姑奶奶居然揪我耳朵了,这弱点被掐制住,顿时我这气焰就仿佛被一盆凉水冲下来,零星半点的火苗子都看不到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听媳妇儿的,都听媳妇儿的,好媳妇儿,妙媳妇儿,快松松手,松松手哈,耳朵要被揪下来啦”

    公主听到了我的哀求,心也变软了,从揪我耳朵,到温柔地帮我揉耳朵了。

    我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只能用关切的目光瞅着她,弱弱地问一句,道:

    “真的,没事儿么?”

    琬儿一脸温动人的笑容,就连目光也带着那温柔的笑意,点了点头,道:

    “嗯,没事儿。辰,我们,回家吧”

    说完,向我伸出手来。

    我微微一愣,随即也伸出手来牵住了她的,慢慢地幸福感洋溢着,令我都快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好,我们回家”

    说完,我们相视而笑,手拉着手儿,肩并着肩,一道把家还啊把家还……

    两位姑姑看着这两个孩子一路上打打闹闹地场景,愣住的同时,都有些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所谓的返璞归真,就是让这两个平日里沉稳如斯的孩子,这片刻之间便如同二三岁的顽童一般,嬉笑打闹,没个形状了么?

    “那孩子不愧是状元之才,如此能言善道,起初我本以为这孩子本性圆滑,琬儿同他在一处定会吃亏的,却没想到,他竟可以如此待琬儿,倒像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一般呢”

    秋水姑姑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洛霞姑姑一想到方才琬儿揪住辰儿耳朵惹得辰儿开口讨饶的那一幕,掩着面差点就笑出声来了,忙笑着言道:

    “你还担心琬儿会吃亏,瞧那样,琬儿是把辰儿给吃的死死的了,呵呵……”

    看到洛霞毫无顾忌的笑出声来,秋水有些无奈地反问道:

    “你啊,什么时候也这般无所顾忌了?”

    洛霞顿时装出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道:

    “这不就叫做返璞归真么?”

    这套讨巧的说辞再配上那副故作正经表情,就算是平日里不苟言笑的秋水,也有些忍俊不禁了,忙掉过头去,掩面不再看洛霞,却也忍不住那“扑哧”一笑。

    “你刚才笑了吧?”

    洛霞微微一愣,秋水笑出声来,那可是破天荒天一遭啊,忙不迭地追问道。

    “你方才肯定是笑了”

    “没有啊”

    秋水故意正了正声色,忙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而洛霞则紧紧地跟在身后,不断地追问道:

    “你笑了,肯定笑了……”

    ……

    微风吹过,宫殿檐角上挂着的那一串串宫铃,也随之发出阵阵悦耳的声响,响侧皇宫内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