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99章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殿外,刀兵之声仿佛越发近了,而满朝之人焦虑、惊恐的情绪也越演越烈。

    愤怒不甘有之,惶惶不安有之,怨天尤人有之,惊慌失措有之,向神祈祷有之,悲天悯人也有之

    满朝文武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显露出来的面色、表情迥异,可却将他们本性之中的好坏,表现的淋漓尽致。

    若说没有害怕,那一定是假的

    我瞧着周围之人的总总逃避反应,却没有笑话别人的资格,因为就连我自己,都止不住内心的恐惧,袖口中的双手,早已止不住的颤抖着了。

    瞧了一眼离我不远处的三驸马嵇穅,他也没了以往的不羁落拓,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有些沉重,手总是不自觉地摸上自己腰间常系酒壶的位置,却落了空,心情顿时有些薄怒,低声咒骂了一声,随后便是站在原处暗自生着闷气

    所有人都在焦虑和惶恐之中,等着命运被决定的那一刻的到来。

    御座之上,小皇帝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双眼泛红,喘气哽咽着,几欲落下泪来。

    这若是换作以前,他早已躲到随驾内侍怀里嚎啕大哭去了,可这回他却只是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衣角,拼命地忍住不让自己落下泪来,因为太傅曾教导过他,他是天子

    何谓天子德侔天地者,皇天佑而子之,号称天子,而君天下

    他年纪尚小,虽然暂时还无法真正明白天子的含义,可他知道,在这危急时刻,身为天子的自己,绝不可以怯懦,必须要勇敢,他不能害怕,不可以哭

    “朕是天子朕不害怕,朕,没有哭”

    小皇帝用颤抖的声音,低声喃喃自语者,用这种方式不断的提醒着自己。

    满朝文武此时此刻都只关心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又会有谁会去注意这个年纪尚幼、乳臭未干的小皇帝真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让自己变得勇敢和坚强。

    大殿内太过于吵杂,我无法得知小皇帝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可从他瑟瑟发抖的身躯之中,还有那忧虑和痛苦的神情,我知道,小皇帝心里也一定是害怕极了的。

    他还太小,即便是天子,可他还是个孩子,要承担这些未免也太过残酷了些啊

    瞧着他脸上那本不该出现在一个孩子脸上的忧虑痛苦神情,我心中不免一痛,我于小皇帝而言,亦师亦臣,无论是老师还是臣子,都应以君为先,分君之责,担君之忧,这才是为人臣子之礼。

    缓缓走出队列之中,正欲上言天子,好生宽慰几句,怎知小皇帝一瞧见我的身影,死死压制住的恐惧之心登时爆发出来,边用袖子抹着眼泪,边朝着我大声喊道:

    “太傅,太傅,朕是天子,朕不害怕,朕没有哭朕是天子”

    他的有些稚嫩的语气之中,满是委屈和不甘,可能是在气自己,终究没忍住泪水,让它流了下来;一见轻心霍少的挂名新妻。

    文武百官被小皇帝这一言语给震住了,纷纷往小皇帝那看去,顿时大殿之内,鸦雀无声。方才小皇帝的话语他们是听得真真切切了,虽然还有些小孩儿心性,可终究已经有了几为帝王的勇气和魄力了。

    这也令那些惊慌失措的臣子们,惭愧不已。

    我闻言不禁身子一震,鼻子一酸,两眼微微发起热来,这孩子把我的教诲都一一记在了心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我感到欣慰的了。

    我连忙跪在了殿中,向小皇帝行了叩拜大礼,无比欣慰的言道:

    “是的,陛下,陛下乃是天子,天子者,德侔天地者,皇天佑而子之,君天下”

    听到了我的鼓励,小皇帝顿时破涕为笑,自己擦干了眼泪,声音还有些哽咽,言道:

    “嗯,朕是天子,朕没有害怕,朕,不害怕”

    我深知这孩子心性单纯,只要稍微转移他的注意力,他便不会再纠结于恐惧之事上了,忙微笑言道:

    “陛下,若是微臣没有记错的话,陛下曾对微臣言及,对诗经载驰篇中的许穆夫人,十分推崇”

    许穆夫人,乃是春秋时期卫国公子顽卫昭伯和宣姜的女儿,后嫁于许国许穆公,故称许穆夫人。

    可后来,狄人伐卫,战于荥泽,卫师败绩,国破君亡。许穆夫人闻之后,痛彻心扉,恨不得归,只愿驰骋疆场,抗敌复国,报仇雪恨。

    许穆夫人请求许穆公派兵前往救援卫国,奈何许穆公胆小如鼠,怕引火烧身,不肯发兵。许穆夫人便自行带着几位随嫁姐妹,亲自赶赴漕邑于逃之此处的卫国宫室以及新拥立的戴公许穆夫人的哥哥相见,共商复国大计

    就在此时,许国派来的使者接踵而来,纷纷劝诫许穆夫人,以父母终,不得归宁父母为由,对她的行为横加指责,让许穆夫人立刻回到许国。

    可许穆夫人心念卫国,对于许国臣子的无礼指责,怒不可遏,义正言辞的加以还击,她坚持自己复国主张,不改初衷,绝不轻易妥协。

    而这首载驰,便是许穆夫人心念坚定之作。它让后世之人看到了,一位女子尚能爱国如斯,为救故国,勇往直前,不能旋反,矢志不移。而作为士大夫,又如何能鼠目寸光,自私怯懦,毫无作为呢

    当我将这则典故说与小皇帝听时,他当时就表示非常推崇这位许穆夫人,因着这位许穆夫人的性子,着实像极了他的皇长姐。

    我闻言不觉莞尔一笑,却也突然觉得,公主的性子却与这许穆夫人也有那么几分相似。

    因为这为许穆夫人不仅心国,就连目光和谋略都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许穆夫人深知,想要复国,便得求助于当时国立最强的齐国支持,便多方奔走,四处游说。

    不久后,戴公殁,卫国人便从齐国迎回了公子毁,即为卫文公。

    卫国得到了齐桓公的支持,齐桓公派兵戍漕邑,又派出自己的儿子无亏率兵三千、战车三百辆前往卫国。同时,宋、许等国也派人参战,打退了狄兵,收复了失地。

    而两年后,卫国在楚丘重建都城,恢复了它在诸侯国中的地位,一直延续了四百多年之久。

    这般结局,也成就了许穆夫人这般奇特的女子,她也成为了那春秋战国之时,男子舞台上的一抹靓丽之色,为后世之人所推崇和赞扬;帝少的二嫁萌妻。而她做的那首载驰,让今人读来,都震撼心扉,赞扬不已

    小皇帝听我提到了载驰和许穆夫人,忙点了点头称是,随即像往常背诗那般,缓缓将那诗句吟咏出口,道:

    “嗯,是的。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

    读到我心则忧时,小皇帝因哽咽,气息有些不顺,背起来也没有往日那般顺溜,可一字一句,却像个学生一般,十分的用心。

    为了缓和小皇帝紧张和慌乱的心绪,我也缓缓地附和着小皇帝的语速,与他在这文武百官林立两旁的勤政殿上,咏诵起了这首载驰,也是许穆夫人严词拒绝许国使者回国之请的,最为精彩重要的一段。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尔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尔不臧,我思不閟。”

    而这句大抵的意思是:即使你们如何置喙我渡济水返卫,也难以使我改变初衷;即便你们再不赞同我,也难以阻止我渡河归故,我无比坚信着自己远大的目光,只因我思国为国之心,是禁锢不住的

    读到此处,不禁触及满朝文武之心弦,他们多数为贵族子弟,从小都在国子监受过启蒙,自然也知道这则典故。

    闻得小皇帝稚子般朗朗读书之声,联想起许穆夫人之事迹,心中不禁肃然起敬,自古以来,世人对这般爱国心性坚定之人,都是无比赞赏和推崇的,许穆夫人身为女子都可如此,难道我北魏儿郎会自甘落后么

    一股重整旗鼓,发人向上之气在原本死气沉沉,惶恐失措的朝堂之上弥漫开来,只因着小皇帝都能在此危急时刻吟咏这鼓舞人心之作,已为百官做出表率,身为臣子就更应该为国为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可只知顾惜一家性命,而忘记了身为臣子的本分呢

    才不过片刻,便有朝臣也随着跪了下来,向小皇帝行叩拜大礼,也断断续续地加入到了吟咏载驰的行列之中来。

    “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稚且狂。”

    读着读着,满朝文武便已经跪倒了一大片,而起初稀稀落落的朗读之声,也因人数不断增加,而逐渐变得底气十足,声如雷鼓了。

    读到最后,那些察言观色之徒,也被周围之人所带动,纷纷匍匐在地,也加入了吟咏的阵营,仿佛原本低落不见的士气,又这样,奇迹般的重燃起来,还现越烧越旺之势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再多的思虑考量,也比不过亲自去实践这件事来得重要啊

    读到这最后一句,满朝心中耿直忠心之文武都逐渐从恐惧之心中抽离出来,士大夫忠君为国,何惧一死

    即便殿外那群逆贼当真越过了御林军的防护,闯入了这勤政殿,他们也绝不会就此甘愿引颈就戮,就算是拼死,也要护住陛下安全,百死不悔,这才是一个臣子在此危急时刻,应该做的事情

    诗词吟诵完毕,满朝文武除了左右丞相和端坐在一旁的独孤輳以外,黑压压地跪倒了一大片,多数臣子的脸上,都纷纷露出了视死如归的神情,而一些怯懦的官员,则低头垂首,跪在一旁不敢再出令军心涣散之语了。

    这才是真正的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吧

    左右丞相和独孤輳,都被眼前的景况给惊住了,从政这么对年,这般群臣舍弃彼此之间的成见,共赴国难之景,即便是当年突厥人十万兵马压境,扬言灭国之乱,如此动荡不安的时刻都未曾见到过,这如何能不让人惊叹

    左丞相高钦,将此情此景瞧在眼中,嘴角忍不住微微泛起一丝苦涩的微笑,望着跪在大殿中央神情坚定的侄儿,眼中却是无比欣慰的目光;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原来,北魏,并非如同他原本想象之中的那般无药可救,若是那个人的话,兴许,真能创造出一个强大的北魏,一个真正国富民强的北魏

    而右相贤王萧衍,早已没了之前的一派气定神闲,气的双手握拳,身子都不禁有些颤抖了,望着那个可以左右朝局如此之深的少年,明明手中毫无半分权利,就连参加朝政议事都轮不上他

    这样的人居然可以凭借着一首载驰,借小皇帝之口诵读出来,便收到了如此稳定人心,笼聚战意的效果,这如何能不让他萧衍愤恨至极,如何不让他悔不当初

    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下决心除掉高辰才对的,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直端坐一旁的独孤輳,则难掩一脸忧虑神色,握着扶椅的手,也不觉收紧了几分。虽然说朝堂之上逐渐稳定的情势并不会对那个计划造成太大的影响,可独孤輳一见到高辰那坚定有神的双眼,心中便不禁有些不安和忧虑。

    这般聪慧如斯之人,难道会察觉不出危急将要降临了么难道真的愚蠢到什么都察觉不到,什么都不去做,然后乖乖束手就擒,引颈就戮吗

    怎么可能,那是不可能的啊

    当时朝堂之上独孤輳与左相高钦的那场争辩,便让独孤輳注意到了这个容貌俊秀,可却弱不禁风的少年,后来右相萧衍也多番言语催促,让他出手解决此人,原本独孤輳是动了杀心的,可却被他最钟爱的长孙独孤信给劝住了。

    因为独孤信说,这人是他的猎物,即便是祖父如他,也不能轻易对高辰出手。只因着,这场棋局便是独孤信为他高辰,悉心而设

    独孤輳自是知道自己孙子的性子,这个嫡长孙说什么,他这个做祖父的没有不答允的。如今看来,这高辰还未真正出手,便在人心之项上,稍占优势了。

    独孤輳冷笑了一声,他现在也开始逐渐有些分不清,自己对这高辰,究竟是敬佩多几分还是忌惮多一些了

    若是照这般发展下去,人心渐稳,朝堂也会逐渐趋于安定,对于评定叛乱也是利大于弊的,可事情的发展永远都不会有尽如人意的时候。

    正在此时,随着殿外的一阵嘈杂争论之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然后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大殿中央,血迹溅得满地都是,而那颗长发散乱的着的头颅,在地上翻滚了一阵之后,便在我脚边不远处停了下来

    在周围之人的一声声惊呼之中,我木然地转过头去却正好对上了那颗头颅那双愤恨与不甘的眼神,他的瞳孔陡然睁大,死不瞑目,而那刺目的鲜红顿时便让我胃中翻滚,全身颤栗,身子难受得仿佛片刻便要晕死过去了。

    这个人,这个人是

    “这个人不是御林军副统领丘瓒吗”

    人群中,有人还是认出了这颗血淋不堪的人头之主是谁,这句话咋然一起,便让逐渐稳定的人心,顿时又如粉尘般飘散干净了

    我死死地掐住自己的手臂,才没让自己在这一刻心神大乱,神智涣散。

    努力让自己辨认清楚这颗人头的模样,最后有些无力颓然地跪坐着,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是了,这个人确确实实,便是御林军的副统领丘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