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93章 打草惊蛇,引蛇出洞
    等到萧琬赶回永安寺时,也已经是快到卯时的事情了。

    天依然黑蒙蒙的,月亮早已躲入厚厚的云层中不见了踪影,永安寺出了外围负责护卫安全的羽林卫执着火把交替换班值勤外,便没见到几处灯火。

    轻步走到了自己的禅外,见其他几位妹妹的禅房内未有烛火照明,而四周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他人踪影,不禁稍微松了口气,小心推开了房门,有些暗自嘲笑这回也算是体验了一回儿偷儿的心态了。

    接下来只要耐心等到天亮,再同其他姐妹一起到皇祖母那早课诵经也便是了……

    萧琬轻轻掩上了房门,才一转身去发现桌边一直坐着一个人的身影,低声惊呼了一句,道:

    “是谁?”

    “是我。”

    那人回应得也干脆利落,显然非常清楚萧琬的手段,若是稍有迟疑,萧琬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而且绝不容情。

    萧琬听到那人的声音微微一怔,脸上神色微微一变,最后也只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了,她就知道,今晚她偷出永安寺的事情,可以瞒过其他人的耳目,一定无法瞒过洛霞姑姑的

    “洛霞姑姑。”

    萧琬出于礼节,还是开口唤人,即便是黑暗之中,萧琬似乎都能感觉到洛霞姑姑的怒气了。

    “过来坐,姑姑有话问你。”

    洛霞姑姑的语气也是冰冷的,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了。

    萧琬自知理亏,听到了洛霞姑姑的呼唤,自然也只能乖乖缓缓走了过去,在洛霞姑姑的下首落了座。

    只要是江湖高手,眼明手快是基本功,练到了一定的火候,黑暗视物也是易如反掌。

    萧琬可以做到,而作为自小教导自己武艺的洛霞姑姑,自然也能做到。

    萧琬才刚一落座,洛霞姑姑便劈头盖脸的问道。

    “去何处了?”

    “……”

    萧琬从不对洛霞姑姑撒谎,可以说自从母后过逝之后,都是洛霞姑姑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她看着自己长大,而萧琬也早已将洛霞姑姑当作母亲一般来看待了。

    可这回她不知该如何回答洛霞姑姑,若要说的话,这前因后果实在难以一言道明,可若说谎又非萧琬所愿,一番计较之后,便也只能选择沉默了。

    洛霞姑姑见萧琬沉默不语,缘由大抵也猜出了一半了。

    “你平日做事是极有分寸的,可这回如何便失了分寸呢?”

    听洛霞姑姑这般说辞,萧琬便知道洛霞姑姑什么都知道了,比如她为何要偷出永安寺,还有之后和谁人前面,洛霞姑姑大抵是都晓的了。

    “我是组织头领的身份已经是瞒不住的了,既然如此,何不成此机会再探听出一些情报呢?也因此我也知道了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这笔买卖,还是很合算的呢”

    “将你的安危置身事外,你觉得这很划算么?”

    洛霞姑姑一语便道破了其中关键,明明可以有许多方法,可她生气的是萧琬偏偏选择了最不明智的一种。

    萧琬哑然,沉默了片刻后说话了,语气中透着坚决,言道:

    “我不能让她有事。”

    洛霞姑姑有些讶异,萧琬这孩子从小对自己的心事从不向人轻易表露,即便现在长大了,也依然还是如此。

    可如今她居然毫无顾忌的直言心中所想,这点是让洛霞姑姑又惊喜又心急。

    喜的是这孩子的改变,而心急的是,这孩子做决策时一旦涉及到驸马,便不会再如同往日般知沉稳拿分寸了。

    萧琬的改变,都是因为高辰的关系吧

    是了,这两个孩子的情深她都瞧在眼里,看到他们两个能有今天洛霞姑姑也是打心里替他们高兴。

    在洛霞姑姑眼中,萧琬变得比以前对自己内心的真实感情更坦率些了,而高辰也变得温和稳重了不少,他们两个互相喜欢也互相影响着,都在学习着如何去爱一个人。

    原本两颗冰冷的心,找到了可以依靠的地方,彼此相互依偎着互相取暖,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洛霞姑姑感到安慰的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孩子爱着彼此的分量,远远超过了洛霞姑姑的想象。

    这让现在的洛霞姑姑不得不开始担忧,这份爱会不会到最后会害了这两个孩子?

    “你忘了你身为公主的责任和使命了么?”

    洛霞姑姑不得不在这个时候狠下心肠来,让萧琬稍微从迷恋中回过神来,她不能让两个孩子只顾着沉迷于爱恋之中而不知自己所处环境周遭有多么危险

    “洛霞姑姑,我没有忘记自己身为公主的责任和使命,她也没有,我们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萧琬说得坚决而不容置喙。

    洛霞姑姑沉默了片刻后,突然觉得也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这两个孩子,都不是普通的人啊。

    “好,就让将来来证明,你今日同我说的话,并非空言虚妄”

    洛霞姑姑此言一出,便有维护萧琬之意了。

    “洛霞姑姑……”

    萧琬知晓姑姑对自己爱护有加,心中更是感念。

    “琬儿,把手伸出来,让姑姑替你号脉看诊。”

    萧琬微微一愣,不大明白为何姑姑会突然要求替自己号脉,姑姑的医术在当今之世已经鲜有人及,她还有一个“医仙”的雅号,便是江湖朋友所赠的名号,用以赞扬洛霞姑姑医术高明,妙手回春。

    萧琬和紫玉都曾得益于洛霞姑姑悉心教导医道,才得以入得岐黄之道。

    虽然感到奇怪,可萧琬知道洛霞姑姑此举定然别有用意,便将手伸将出去,任由洛霞姑姑给自己号脉。

    与黑暗中,洛霞姑姑给人诊脉的手法都没有丝毫偏差,待得片刻后,确诊了脉象,洛霞姑姑有些自责一般的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从怀里掏出了一瓶丹药,倒出药丸,送到了萧琬嘴边,让她服下去。

    “琬儿,先把凝香丸吞下去。”

    听到洛霞姑姑的指示,萧琬毫不犹豫的便将这颗透着淡淡清香的药丸给吞了下去。

    凝香丸是解毒清热的圣品,是洛霞姑姑亲自练出来的丹药,所需药材都十分珍贵,而且炼成时日长久,所得也并不多。

    “姑姑,为何要我吞下凝香丸?”

    萧琬心中暗自忧虑,姑姑处事一向谨慎小心,无缘无故,绝不会如此行事,难道自己中了什么奇毒了么?可自己现在身子并未感觉异状啊。

    “正如你所猜想的那般,有人无声无息之中对我们使绊子,在每日的饮食之中加了些东西……”

    萧琬闻言大惊失色,道:

    “怎会如此?那皇祖母难道也染上此毒了么?”

    一想到皇祖母可能也中毒了,萧琬不禁忧心忡忡。

    这每日饮食皆有专人试毒,若是有毒理应早被试出。除非对方使用的是极为隐秘的□□,不易为人察觉。可即便是如此,萧琬至今也曾感觉出身子有什么异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此毒名叫七日醉,无嗅无味,极难分辨。它本身并不是一种毒,但是会在人体积累,只有与特定的东西互相冲撞,才会转变成毒素,轻则令人手脚抽搐痉挛,重则令人昏迷丧命。”

    萧琬顿时明白了,看来从她们到永安寺那日开始,便已经在别人的算计之内了。

    “此毒可有解药?”

    “无解,只有远离冲撞之物,用解毒之法将体内毒素缓慢引出才可。凝香丸也只能暂时压制,无法解毒。”

    也就是只要那下毒之人还未祭出冲撞之物,那她们便还不会毒发了。

    解毒之法效果缓慢而且所需时日也长,对于现在的危险局势来说,根本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她们尚且都不能幸免,那些随从和护卫应该也如同她们一般,身中奇毒了吧

    唯今之计,便是尽快找出那下毒之人,及时阻止此人下一步行动才能保全众人性命了。

    “此毒如此诡异,绝非一般人可以调配的了的,想来也是那些人使的诡计之一了,这应该也是计划之中的一部分。”

    萧琬沉静下来思虑着,千防万防,还是在此处出了纰漏,对方费劲心思的用了这“七日醉”,想来就是准备等着祈福七日后,皇祖母回宫那日出手,届时众人即便是侥幸留下性命,也会因为毒发而身子抽搐痉挛,失去抵抗能力而乖乖束手就擒。

    “既然如此,琬儿可想出应对之策了么?”

    洛霞姑姑一向相信萧琬的处变应急能力,她能在得知中毒消息后还能心神不散,思虑得如此周详和谨密,可想而知,这些年在外历练也是极有成效的。

    萧琬目光如炬,片刻之后便开口言道:

    “先打草惊蛇,然后再引蛇出洞。”

    洛霞姑姑闻言,微微一笑,言道:

    “那第一步,该如何处置?”

    “请皇祖母下懿旨,提前一日,起驾回宫”

    洛霞姑姑微微叹了口气,没想到琬儿的第一步棋,便如此大手笔,这改变行程议事,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办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