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92章 夜半无人私语时
    等我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切都有些陌生,我有些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而桌上摇曳着的烛火似乎在告诉我,现在可能已经是深夜了。

    我有些疑惑地眨着眼睛,努力回想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感觉似乎像是做了一场很奇怪的梦一般,在梦里我似乎见到柳絮,之后好像还发生了好多的事情……

    那些是梦么?

    我好想有些分不清楚哪边是现实,哪里又是梦境了。

    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怀里卷缩着依偎着我的身影,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处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在我怀里如同猫儿一般慵懒缱绻着的可人儿,便是我朝思暮想的爱人,也是这一辈子注定与我纠缠不清的妻……

    呵呵,这一定是在做梦吧?

    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就连眉间都多了几分温柔。

    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将那一缕挡住她绝美侧脸的发丝拨到了耳后,轻轻触摸着她的脸,怕惊醒她都不敢太用力。

    她好像清减了不少呢……

    感受着她如兰的气息和那熟悉着的淡淡香气,我情不自禁地将她搂在怀里又紧了几分,拉过了她的手然后放到我怀中捂热。

    她的身子在半夜时总会有些发凉,所以睡着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蜷缩着身子,如同一只圈成一团自我保护和温暖的猫咪一般。

    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有这类习惯,但是自从我知道后,每晚都会抱着她睡,而且半夜的时候我都会醒一次,将她有些发凉的四肢给捂热。

    因着我是发热体质,无论是春天还是冬日,身上都暖和着呢,我也自然而然的成了公主的贴身小暖炉了。

    就这般静静地瞅着她安睡着的容颜,我的脸就止不住有些泛红,有些忍不住想要吻上去的冲动,当意识到这一点时,我的身子都忍不住一阵燥热不安了。

    我不能再盯着她瞧了,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理智告诉我不应该这般放任自己在这胡思乱想,可要我不去看她,我又如何舍得移开目光呢?

    明明我感觉好像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好久没这般抱着她,好久没有……亲过她了……

    我想见她,想抱她,也好想……吻她

    抚着她脸的手,似有若无地拂过她有些诱人的红唇,那般柔软的触感顿时让我心跳都仿佛漏掉了几拍,仿佛就在刚才不久前,这诱人而又柔软的红唇,便曾吻在我的唇上一般……

    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

    这里是梦吧?既然是梦的话,那让我稍微放肆一点,又有何妨呢?

    稍微侧了身子轻柔地将她压在了身下,微微箍住了她的下颌逐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我只觉得从未如此紧张狂喜,心跳声搅得我都有些不安和慌乱了,可这一切都输给了**,我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她娇滴滴的红唇,那片甜美和柔软顿时让我欲罢不能,只让我觉得浅尝辄止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满足我的索求了……

    如此真实而又让人迷乱的感觉,我清楚的知道了,这绝非梦境,她是真实的,她回到了我的身边,她就在我的眼前

    已经找不出什么辞藻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我早已激动的眼角带泪,就连抚着她脸的双手都有些止不住的在颤抖着。

    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有些霸道地再度吻上了她的唇,撬开了贝齿,与她的舌纠缠在一处,抵死缠绵,似要将这度日如年的思念都诉于卿知。

    她忘情地伸出手来攀附上了我的脖颈,温顺地回应着我的吻,让我越加狂喜不已,加深了这缠绵之吻,贪婪地吸允着这诱人的甜美和气息,直至两人都将要气竭难续,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人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彼此用迷恋的眼神深情对望着,她的脸上亦不禁泛起了红晕,瞧在我眼中犹如红苹果一般娇滴诱人,忍不住心中一动,作势又欲吻她,却被她巧妙地用手隔开,再顺势抚上了的我的脸,害羞而又有些嗔怒地言道:

    “你定是喝醉了还未酒醒,否则,怎会如此大胆?”

    闻言,我得意的笑着,覆上了她的手背,然后在她手心上深情地落下一吻,那吻有些灼热,竟惹得她有些急忙想要缩回手去,却被我眼快捉住,按在身侧的床榻上之时,已是十指相扣了。

    另一只揽过她的纤细的腰身与自己的身子紧密贴在了一起,人则伏在她怀里,久久不愿舍去这刻骨的温柔与眷恋,就这般将她抱得紧紧地,仿佛永远都不想松手放开了。

    “我好想你,好想你,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

    她的身子微微有些发颤,令一只手温柔地抚上了我的背,将我护在怀中,笑了笑,柔声言道:

    “你这是在向我撒娇么?这么大一人了,还同个孩子一般,也不怕被别个笑话了去”

    “别个要笑话便让他们笑话去,我抱着自己的媳妇儿,才不要他们管”

    我嘟哝着说着,嘴都撅起来了,依然是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媳妇儿,不依不挠。

    她只能是无奈的苦笑一声了,然后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似在安抚,也似宠溺,而我有些浮躁不安的心情,就这般被她轻易的压制下去,换回了片刻难得的宁静安逸。

    我微微有些愣神,想起了自己在酒肆做的那些荒唐事儿,而且还喝醉了,心下顿时又不安起来。

    撑起身子,有些愧疚地瞅着自己的媳妇儿,言道:

    “对不起,我喝醉了,你生气了么?”

    只见她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慵懒的言道:

    “我若说生气了,那你该如何?”

    “自是向媳妇儿赔罪,赔到媳妇儿肯原谅我为止咯。”

    我耍起了无赖。

    她故作生气的表情,刮了下我的鼻梁,撇着嘴言道:

    “瞧你嘻皮笑脸的,一点都不像是负荆请罪的模样”

    我不禁恍然大悟,言道:

    “原来媳妇儿正等着我负荆请罪呢,好,夫人稍候,待我去背了根荆条来,再跪在媳妇儿跟前请罪”

    说完,我正欲起身,却又被她一把给抓了回来。

    “巧舌如簧,也不知是谁教你的。”

    她白了我一眼,随即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我这是无师自通,所以啊,媳妇儿,驸马爷我可是聪明的紧的。”

    伸出手来抚着我的脸,接过了话茬,言道:

    “是啊,是啊,我的驸马爷自是聪明的紧了,只是有时候会喜欢犯傻儿。”

    “我就是犯傻,你也喜欢的紧”

    我一把搂紧了她的腰身,乘机占起了便宜。

    “臭美”

    媳妇儿只是一个转身,便将我老老实实的压在了身下,我的那些个小动作自然都无法逃过她的法眼了,还未成功实施,便被她控制得妥帖了。

    她就这般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随即温柔的问道:

    “我诓你离开,你可是生气了?”

    我怎么忍心生她的气呢,只是有些不乐意一般撅着个嘴,可还是摇着头,说道:

    “不生气。”

    随即又反问了一句,问道:

    “那你生气了吗?”

    毕竟柳絮那件事,我从未跟她说明过,原本以为那应该是一件会永远沉淀于内心的秘密,永远都不会有开启的那一日了。

    却没想到,原来一切早已是注定好了的,而如今的我,只能空叹一句世事难料。

    她依然面色不改,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并未言语。

    我心里不禁暗自舒了一口气,感觉也有些怪怪的,说不清楚是什么,然后一脸所料不差的表情,然后摆了摆手,故作潇洒的言道:

    “我就说嘛,刚看到那伞的时候还真是吓得我都快丢了魂了,等到追出去了才想明白,这不符合你的性子,若你当真气急了,是不会跑开的,而是直接冲过来了吧……”

    说到了最后,我不禁嘴角抽搐了一下。

    是的,若是她当时真的生气了,以为我与柳絮藕断丝连不清不楚,她会直接走过来给我一巴掌然后从此与我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即便我如何苦苦哀求挽留都不会有用了的。

    她就这般静静地听着,瞅着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了……

    我被这有些奇怪的气氛给惊住了,怎么觉得身子透着股寒意,还有这尴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儿,高辰啊,高辰,快用你那聪明的脑袋瓜想想,该说些什么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我故意傻笑了两声,笑容僵在脸上了半天,都没想到可以说些什么的,然后心虚地如同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一般,额角都开始微微冒冷汗了。

    “那,那个,我家媳妇儿贤贤惠大方知书识礼,自然是不会生气了啦,呵,呵呵……”

    我不禁抚额哀叹,真没想到我也会有理屈词穷的一日,真是没脸见人了啊

    “你怎知我没有生气?”

    她冷不防道出这句话来,脸色也有些微变。

    “诶~”

    我登时目瞪口呆,脑袋突然一片空白……

    她这是什么意思?她生气了?因为柳絮?

    这么说来,她这难道是吃醋了?

    我承认,我现在心情只能用狂喜来形容了,方才那堵在心口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一扫而空,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拼命忍住才没让自己当即笑出声来。

    她为我吃醋了,哈哈,公主她,居然为我吃醋了呢……

    她的纤纤素手便这般抚在了我的心头,惹得我心中为之一荡。

    “真好呢,郎情妾意,两情相悦。也当耳鬓厮磨,亲同形影了吧?”

    她伏在了我身上,在我耳边轻吐着热气,言道最后,许是心中颇为不甘,抚着我心头的手连带着我的衣角握成了拳,眼中也闪过几丝悲伤的神色……

    感觉到了他的异样,我的目光一沉,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腰间这么用力一带,便将她压在了身下,还未等她开口说些什么,便被我霸道地以吻封缄,直把她吻得气息不顺,脸颊绯红……

    我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些痞气,言道:

    “耳鬓厮磨,亲同形影么?”

    笑了几声后埋首与她的白皙的脖颈,在她耳边带着火热的气息诱惑一般的言道:

    “这才是耳鬓厮磨,亲同形影……”

    边说着,大胆而又疯狂地吻着所到之处的每一处肌肤,让她的身子紧贴着自己的,驾轻就熟地解了她的腰带,手从空隙之间探入,游离其间,惹得她眼色迷离,轻声低吟,喘息不已……

    我的目光早已被**填满而变得灼热异常,渴望着更多地触摸眼前如同夜间幽然绽放的梦昙花一般的女子,只想将她变成自己的,让她的眼和心都填满了自己才好

    我被这积蓄已经的**给吓坏了,无法轻易罢手,却又害怕会伤害我最爱的女人。辗转缠绵之间,我故意加重了力道,便是想让她阻止我再这样继续下去,只要她说一句不,无论我有多么渴望得到她,都能找回一丝丝理智让自己不再做伤害她的事情。

    那噬骨一般的啃咬落在了她的锁骨上,一丝丝疼痛感袭来,令她忍不住微微皱眉,原本抵着我胸口的手却只是微微一怔,我等着她推开我,可最后,那双手却无力的垂落了……

    我错了,这个女人也是如此深深地爱着我,即便我做了伤害她的事情,她也心甘情愿为我忍受……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做伤害她的事情

    慌忙间松了口,瞧着她被我弄得凌乱不堪的衣裙,我不禁落下泪来,急忙坐起身来,想要离得她远远的,却被她起身从身后一把抱住……

    我不禁掩面而泣,有些慌乱的说着:

    “对不起,我……”

    还未等我说完,便被她一语打断。

    “为何要说抱歉?”

    只因她抱得紧了几分,我坐在了床沿边上不敢再动。

    见我老实了些,她忍不住悠悠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你我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这般亲热,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么?”

    她这般话语,竟说得我无言以对了。

    彼此间沉默对视了良久,她温柔地帮我拭去眼角的泪水,而我则抚着她美丽迷人的脸庞,最后还是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彷徨,问道:

    “嫁给我,你真的,不会后悔么?”

    如果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

    她伸出手来按住了我的唇,示意我噤声,绝美的容颜只是那么淡淡一笑,便足矣倾国倾城了。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无论这果是苦是甜,我都愿一力承当,无怨无悔”

    我原本紧蹙的眉便这般随心的舒展开来,变成一抹会心微笑。

    眼前这个女人是属于我的,这辈子我两的命运是连在一块,想分开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今晚,就把我们成亲那晚未做完的事情,做完吧”

    她的脸片刻之间便泛起了红晕,而我则是有些发愣,一时间还没能缓过神来,等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望向她时,却看到她正在我眼前轻解罗裳,褪下了那一身长裙,露出光洁的肌肤和那纤细柔美的身形,还有那同色遮住胸前一片春光的两当……

    我的脸顿时火辣般发烫,头的有些晕乎乎的了,习惯性的想要立刻移开视线,可被我硬生生克制住了,我不能移开视线,也不愿移开。

    伸出手来轻柔地将她揽入怀中,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掉,捧在手心又担心她易碎。

    她便这般全身心地投入我的怀中,环抱住我的腰身,见我似乎还在发愣一动未动,轻轻一笑,便主动来帮我解下中衣。

    等到中衣都被解开一半了,我才回过魂来一般,想起前几日遭行刺的伤口还未好全,若是被她瞧见了只怕又得担心了。

    忙抓住了她的手,居然已经是继续也不敢,拒绝更不行的窘境了

    “都到现在了,你还那么含羞么?”

    她微微笑着,随即说的话顿时让我连反抗地力气片刻间都消散殆尽了。

    只听到她轻柔地在我耳边言道:

    “你的衣物,还是我亲手帮你换的呢”

    这一刻,我有些无力的垂落了双手,随着她一起翻滚入帐中……

    弹指一挥间,床帘和外头的帷幕便应声而落,隔开了这满室的□□和旖旎风光,让一切都变得美丽而不可方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