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88章 看朱成碧思纷纷
    “这封信是你写的……么?”

    义愤填膺的我,快步往莲花亭那去,却正好看到一个人影在莲花亭中抚琴,亭中围曼随风轻舞,让我有些瞧不清此人的身影。

    等我问出这句话来之时,人也已经来到了莲花亭外,这才正眼瞧上了那抹绿色的前倩影,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亭中之人的琴声也戛然而止,似被我的突然到来而有些稍微慌了心神。

    我们便这般突然陷入了死静一般的沉默之中,好一会都没人再开口说一句话来。

    ……

    最后,还是亭中的绿衣女子开口打破了这渗人的沉静。

    “虽然不知道大人口中的书信所书为何,可确非小女子所写,大人问错人了。”

    绿衣女子言语恭顺,可却透着一股冷清,这一点都不像她。

    她居然称呼我为“大人”么?

    哦,是了,如今我身着公服,又有功名在身,确实是大人无疑了呢。

    苦笑一声,我随即抱拳行礼言道:

    “原来如此,那确实是在下唐突莽撞了,还请姑娘勿要见怪”

    绿衣女子的身影有些单薄冷寂,只是微微颔首,依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施施然站起身来,抚了抚自己的琴,见状是欲离开此地了,只听到她淡淡言道:

    “若是大人没有其他吩咐,小女子便不扰大人赏花雅兴,这便起身告辞了。”

    “慢着~”

    我立刻出言制止,转而又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而后悔不已,毕竟早已时隔多年,我无法真正确定眼前这人是不是就是她

    “不知大人还有何吩咐?”

    我虽然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听着她的语气,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可见性子也是极为沉稳的了。

    “可否告知我,姑娘的名字?”

    “……”

    那绿意姑娘停顿片刻,我便知道她无意纠缠于此了,可我偏要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要看看你的模样……”

    “……”

    “让我知道,你是谁”

    “……”

    我一步步紧紧相逼,人也走到了她的身后,是的,无论如何我都要追寻一个答案

    “这些对你来说,很重要么?比你的性命都还要重要?”

    她的声音里突然有了几分嘲讽的意味,也许是在讽刺我的无知愚昧,亦或者是在笑她自己到如今还有那么几分痴恋罢了。

    我不禁露出几分悲伤的神色,手中的信笺和那银钗被我一起拽在手中,有些生疼,仿佛被扎破了手指一般。

    “我的性命早已经不属于我自己,可此时此刻,知道你是谁,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

    “也许,对你来说,知道了比不知道,要好很多……”

    她的语气中有了几分无奈,却也在片刻之间,让我确定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不,我想要知道,我,应该要知道。”

    我的目光是坚定的,因为我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明白的懵懂少年了。

    听到了我语气之中的坚定,绿意女子的嘴角忍不住浮现一丝欣慰的笑意,随即缓缓地转过身来,与我对视了片刻之后,施施然行了一礼,言道:

    “小女子宁静,见过大人。”

    是了,她的眼还是和那时候的一般,轻柔中透着点灵秀,而眉宇之间总是带着点淡淡地忧愁,娇美略显熟悉的容颜上,则是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看起来漂亮极了。

    她以前总是笑得很少,可即便是笑了,也似乎没有现在这般好看。

    因为如今的她早已脱去了过去稚嫩的外衣,如同一只化茧而出的美丽蝴蝶,焕发出别样的妩媚美丽来。

    她变得成熟多了,而眉间多出的那颗绿色宝石,也将她映衬得越发光彩照人了。

    宁静么?这是她的本名?

    我还记得她曾说过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便是诸葛亮《诫子书》中的一句: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在隐隐提醒我,她的本名了呢。

    “在下高辰,宁姑娘有礼了。”

    又郑重其事地恭身行了一礼,与她再度双眼对视,早已物是人非,时移世易了呢。

    原本以为,此生再无机会见到她了,时常魂牵梦萦心中缅怀,自觉对她亏欠良多,还以为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一二。

    如今再见到她,只是瞧见她有些熟悉的身影,心中便已经激动不已了。再次见到她的容颜,我以为我会心潮澎湃,情难自抑,却没想到,最后只留下是一缕浅笑,然后感慨着时光易逝,不复从前了……

    “周围之人都习惯称呼小女子为静姑娘,大人若是不嫌弃,也可如此称呼。”

    “静姑娘……你,很像高辰认识过的一位故人。”

    我静静地说着,然后默默地瞧着她的眼。

    “哦?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位故人,让大人至今都难以忘怀呢?”

    宁静不过微微一笑,淡淡问了一句。

    “是一位我欠她一句真心话的故人。”

    “哦?”

    宁静有些嗤之以鼻。

    “柳絮……”

    “大人认错人了,小女子是宁静。”

    宁静的语气不觉有些急了,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此时此刻,自己的心绪也有些起伏不定了。

    “一个人的容貌可有相似,声音可有略同,可她的琴心,却是独一无二,世间仅有。你曾说过,我善读人心,更听得懂琴心,你的琴心便是柳絮的琴心,无论你是柳絮也好,静姑娘也罢,你便是你,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在想我会这么快接受柳絮还没死的事实,也许是我早已在内心深处存在过这样的想法,特别是柳絮落水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每日都去湖边搜寻着她的踪迹,想着即便是她早已香消玉损,我也要找到她,然后好好安葬祭奠。

    可连续好几个月,我依然没能搜寻到她一点蛛丝马迹,忆起往昔总总,总觉得柳絮并非我想象之中的那般柔弱,她会去寻死我就连想都没想到过。那几个月从不断的失望之中让我稍微找回了一丝丝理智,开始知道分析这其中的一些疑点和错漏。

    最后,我猜测柳絮也许根本没有死。

    我不知道这结论是我意冷心灰之后,找了那无数的借口来安慰自己的话语;还是真是经过我深思分析,而得出的结论。

    我只知道,那几个月我活在地狱而非人间,人也有些神神叨叨,不太正常了。

    现在事实证明了,她确实还活着,是了,原来是,当时的我还不够了解柳絮,而现在的我,似乎也有些看不懂静姑娘一般。

    莲花亭外,天空灰蒙蒙地,突然下起了一阵细雨,淅淅簌簌的,只是瞧着,便让我心下冷静了几分。

    手里的信,不是她写的,也就是引我来这的人,令有其人。可这人却可以拿到柳絮的银钗,知道我们的过往,还对此加以利用,多么可怕的人呵

    听到了我的回答,宁静只是微微一怔,随即垂目颔首,问道:

    “那你想要告诉那故人的,是一句什么样的话呢?”

    ……

    “我喜欢你,曾经如同你说言过的喜欢那般,喜欢过你”

    这句话,我已经将会成为我心中永远的遗憾,永远都不会有说出口的那一日,可如今,却在这场被人策划的阴谋之中,得以实现。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但是我不想让这份悔恨再持续下去。

    听到了我的告白,宁静眼中微微有些湿润,随即扑入我的怀中,抱住了我。

    也许在等着这一刻的人,不仅仅有我,还有她。

    我们都极度渴望着从过去的束缚之中解脱出来,只有勇敢地面对了过去,才能好好地开创美好的未来

    温柔地将她抱在了怀中,这迟来的拥抱,让我们两个都不觉有些泪眼婆娑了。

    曾经喜欢过你,真的很好

    “你觉得这样,就好了么?”

    宁静温和地伏在我的怀中,柔声问出这句话来。

    我点了点头,言道:

    “嗯,可以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

    “你变了呢,是因为她么?”

    宁静不得不承认,她居然有了那么一丝丝妒忌的情绪在里边,当年即便是她都无法改变眼前这个人,可那人却做到了。

    “你爱上她了?”

    听到宁静的提问,我不觉脸上一红,可还是有些骄傲又有些害羞的点着头,言道:

    “嗯,我爱上她了。”

    ……

    听到我这句话,宁静轻轻地推开了我,是时候让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

    再度对上了我的眼,我在她的眼中仿佛再也找不到过去之人的身影了。

    只见她苦笑了一声,随即言道:

    “你依然是高辰,而我,是宁静,也是贤王萧衍所收养的义女,墨蓉郡主。”

    她只一言,便将我于她之间的距离拉到了天地边缘一般,我与她之间,果然是回不到从前了啊

    天色也逐渐变得昏暗起来,而亭外边的雨依然在下,让我有些发冷的身子,感觉到一股刺痛心脏的寒意。

    我不经意间,回过身去瞧了一眼那被我闲置在岸堤边的骏马,即便是在雨中它也悠然低着首寻着脚边的绿草啃食,而在它脚边不远处,一把撑开了的油纸伞兀自在一边横躺着,雨水打将下来,让那把突然出现的油纸伞显得更加孤冷与心伤。

    难道是……公主?公主她方才来过这里了?

    难道方才的事情她都看到了么?

    我的心中猛地抽痛着,想也没想,我转身便想跑出莲花亭去寻那早已看不见踪影的人……

    宁静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就只是那般静静地看着。

    我陡然间回过身来,一脸无奈地瞧着她,然后将手中的信和银钗一并交还到她的手中,露出一末会心的微笑,言道:

    “你能活着,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喜欢过你,我从不后悔,真的”

    说完,我缓缓地退出了莲花亭,她站在了亭中,而我则在雨里,就这般互相对望着,越离越远,是时候该结束了。

    正当我准备转身之时,宁静突然开口说了一句,道:

    “从今往后,你我再见便是死敌,我,下次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看到了她眼中的坚决,若是这是战书,我也必得拿出相应的战意和勇气来,加以回应,这样才不算辱莫了将我视为敌人的对手。

    我坚定的点着头,言道:

    “好,我接受你的战书。”

    最后向她抱拳行礼道别,转过身去后,我头也不回地快步跑开了。

    此次此刻,我只想找回我心中最爱的那个人,那袭我熟悉而又眷恋着的素衣如雪,那我无比爱恋而又难舍的刻骨温柔,我要去找寻我的爱人……

    公主,你一定要等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