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86章 缘来缘去缘如水
    “其实,我有些奇怪,为何今晚你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专程来找我的么?”

    与嵇穅的坐骑并驾齐驱,我开门见山的直言问着,毕竟若是真有什么事,嵇穅大可在翰林院之时,便说出口了,偏偏要等到我两单独见面才能言及的事情,想必是很重要的大事吧。

    “你应该知道我为何会来找你。”

    嵇穅笑了笑,这模样倒是对我的聪慧挺有信息的样子。

    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言道:

    “嗯,你来找我有些意外,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二驸马大大咧咧,心直口快,不适合做着信使,四驸马年纪太小又有些唯唯诺诺,自然也不适合做说客了。这般说来,也就只有三驸马你,行为虽狂放,心思却最为缜密,这说客自然属你最为合适了。”

    “嗯,和你说话就是痛快,不用拐弯抹角的。与其说是说客,倒不如说是商人之间的以利换利。我此番前来,就是想知道你手中有多少筹码,是否多到可以让我等舍命相陪啊”

    听三驸马这么一说,便证实了我的猜测,独孤信出手很快啊,这么快就接洽了其他几位驸马都尉背后的家族势力,想来是以利诱之,让他们合起伙来,对付高家了。

    他们也隐约嗅到了宫中将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的气息,所以打算提前做好准备了么?

    我笑了笑,耸肩摆手言道:

    “筹码也没多少,这恐怕得让你失望了。”

    嵇穅嘴角一扬,嘲笑着言道:

    “该说你乐天知命呢,还是糊涂犯傻啊,你的性命应该说是朝不保夕了,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啊。”

    “哈哈,不让我笑,难道还让我哭不成。上天若亡我,那也是命该如此了。”

    我哈哈大笑着,完全没有十面埋伏一般的危机感。

    “说起来,以你们的家族利益来看,与独孤信合作不是对你们更有利么?”

    想要人亮出底牌,至少也得让我看看对方有多少诚意啊。

    一听我提到了独孤信的名字,嵇穅忍不住投以赞赏的神色,看来他此番前来探知究竟是对的,他从不知道,大驸马也是个博弈高手啊。

    “表面上看来,确实如此。他们开门见山的,就说要扳倒你们高家。若是你们高家倒了,那朝中的势力就会面临重新改组,而几大家族的势力也可以乘机得到扩张。对于我们来说,这确实是很有诱惑力的。”

    我点着头,耐着性子等着嵇穅过足了酒瘾之后,再将转折娓娓道来。

    “不过,前提是州镇总管们没有虎狼之心。”

    我一听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他们本就是一群虎狼,如何让他们没有虎狼之心啊?

    “与高丞相之争,也不过是文人之间的权利倾轧口诛笔伐,可若让那群狐狼入了朝廷,他们可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兵痞啊,文人的笔再怎么厉害,也抵不过兵士手中长刀的锋利为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利益的人,是愚蠢的。所以,虎狼,应该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才对。”

    听到嵇穅的说辞之后,我语重心长的言道:

    “你可知道你说出敌人这个词的时候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么?那就是你准备跻身于宫廷争斗的漩涡之中了你要知道,跻身其中的人,到最后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的。”

    “你跟我难道会有其他的选择么?出身在这样的家族之中,从小被灌输的便是事事都要以家族荣耀为先,没有自我,没有选择,如此可悲痛苦的一生,若是可以,我但愿下辈子不复生在富贵之家,做一介布衣,安平乐道,也许更逍遥快活些吧”

    嵇穅说道悲愤处,一口将酒葫芦中的酒水饮尽,只可惜借酒消愁愁更愁,明明最明白的是他,最糊涂的也是他啊。

    虽然我能理解他痛苦不堪的心情,却也无法赞同他如此放纵买醉,因为到头来,事情依然无法得到解决,而他也只会陷在痛苦的漩涡之中,再也无法脱身。

    那只是一种逃避罢了。

    “坐以待毙,从来不是我的风格。只是看现在的形式,胜负依然很难说清,即便是胜了,最多便是捡回了一条性命,独孤信那些人依然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可若败了,不身首异处,就连一族性命都无法保全。成王败寇,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残酷血腥之事。这般选择,你可会后悔?”

    嵇穅沉默了许久,随即唉声叹了口气,瞧着夜空中的那轮皎洁明月,逐渐有被乌云遮掩的迹象。

    日长则昃,月满盈亏。天生万物,此消彼长,乃是自然之理。

    “从太皇太后将几位公主殿下下嫁之日开始,几大家族的利益便与皇室纠葛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你将几位驸马安置在翰林院,不也是在保全他们么?要知道他们也是你家族的敌人啊就冲着这一点,你的见识便远远超过当朝的那些占据高位只知扩张自家势力的官员了。”

    对于满朝文武来说,州镇总管入朝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所以这时候,州镇总管便是他们共同的敌人;等这个威胁弱了或者消失之后,朝中文武又会开始互相倾轧,争权夺利,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怪圈,循环往复,从未停歇。

    这样的朝廷,如何同心同德,上下一心,又如何可以文武协和,富国强兵呢?

    “也许共存共荣,才是双赢。”

    经过一番反思,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来。

    嵇穅就这般瞧着我,怔怔地出神,便仿佛我说出了一句很不可思议的话来。

    利益均分什么的,在私欲横流的豪门家族之中,真的会有可行的一日么?

    “我以为我的性子已经够孤僻乖张了,没想到你更加了不得啊。”

    我性子很好啊,虽然有点自我感觉良好了,可应该同孤僻乖张扯不上关系。

    “若是出事了,你便让二驸马领着众人关闭翰林院大门,据守其中。他们的目标应该不在翰林院,若是经此一役后可以化险为夷安然无事,我会亲自去给你们报信,没见到是我,就绝不要开门;若是见来的是一队人马,你们就开门投诚吧,至少,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成则生,败则死,这对我们高家来说,是生死存亡的一战,而对其他几位驸马的家族来说,只要他们表示顺从,应该可以有活命的机会的。

    “你不会觉得,这样对你们高家,不公么?”

    嵇穅这才体会到自己的狡猾,他从一开始不就是把自己放在安全的位置来和大驸马谈判的么?

    若是他的筹码够大,那便暂时放下门第之见,握手言和,一致对外;若是他这边败局已定,那为了安全计,自然得往独孤信那边靠拢了。

    墙头草,又何尝不是一种安身立命之道呢?

    只是嵇穅会觉得,这样会更然自己瞧不起自己而已。可是他没有选择,因为一切都得以家族利益为先。

    “可以活着的话,还是活着的好。”

    可以不死,谁都想活,我不会因此而责备他们。毕竟他们没有义务,陪着你一起赴死。

    “真有点后悔,为何没有早一些认识你。”

    嵇穅突然发出这般感慨来。

    “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矣。现在认识,也不晚啊”

    说完,我和嵇穅相视而笑,扬起了马鞭,快速往来的方向离去……

    我与嵇穅各自分开之后,我便准备回公主府了。

    途中,必然会经过莲花亭,这几天因为心心念念着公主,路过此地之时,我都是急驰而过,只有回来之时,才会在此处稍作停驻,借着这难得的迷人月色,观赏一番莲花池中暮闭的花骨朵儿,也是别有一番趣味的。

    将马儿栓在了河堤岸边的柳树上,然后信步来到这莲花亭中,独自站立了片刻。

    空气中隐隐有檀香的气味久未散开,应该是不久前有人在庭中焚香的缘故吧。

    瞧了一眼那早已空无一物的石桌,再瞅着这良辰美景,月色迷人,又有莲花相伴,当真是弹琴诉曲的绝佳之地啊。

    难怪,会有人特意到此地弹琴奏乐了,当真是好雅兴啊

    也不知这弹琴之人何许人也,既然有此雅致,那应该也是位喜好音律之人吧。可惜来是我有些姗姗来迟了,没有机会好好认识认识这位雅士,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上一面呢?

    我这般兀自想着,眼瞅着月将中天,若是回去晚了,阿正那小子又要紧张兮兮了。

    自那晚我回去之时一身是血,阿正便紧张得坐立难安,无论我外出想去哪,他都紧紧跟随,生怕我再出什么闪失,这一来对不起老火头的叮咛嘱咐,二来也无法向公主殿下交代。

    我知道阿正是怕我出什么意外,让他担心是我不对。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愿意阿正跟着,因为那些人要杀的人是我,阿正和我在一起,也只是会无辜受到牵连罢了。

    所以我极力阻止他随我一听前往永安寺,最后他拗不过我,便与我约定必须早些回府,若是越过时辰,他便带着家丁一路去寻。

    这小厮执拗起来,也当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回去吧

    我这般想着,大步离开了莲花亭,牵回了自己的马儿,上马之后,便急速往家里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