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83章 只愿她一切安好
    “唉,我是不知道该说你痴呢,还是该说你傻了?”

    陈小鱼听后耸了耸肩,虽然她口中这般说,这心里边却有些羡慕公主和驸马的,难得他两人两情缱绻心意相通,在此攸关生死之时,都能不离不弃,着实是让人羡慕得紧。

    千金易得,可有情之人难觅。

    也不知道她陈小鱼将来有没这般幸运,可以遇到一个对自己如此深情相护不离不弃的良人啊?

    “你方才可是在羡慕人家,也想寻个情人了?”

    那绝世女子不知何时站到了陈小鱼身后,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言语,嘴角浮现出一丝嘲笑之意。

    一下子被人说中心事,陈小鱼的脸猛地红了,狠狠地瞪了那女子一眼,跺脚言道:

    “不许偷窥别人的秘密,你这只死狐狸,臭狐狸”

    陈小鱼怒了,自己心里无论在想什么,这只死狐狸都会知道,怎么觉得有种在她面前裸身的感觉啊?

    陈小鱼不禁微微打了寒颤,看来,她真的是捡了一个要不得的人回家了。

    没错,这个人,具体的来说,是这个风华绝代,美貌得不似凡人的女人,就是她陈小鱼,在街边一不小心给捡到的。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简直就是她灾难的开端

    我不禁哭笑不得,也不知陈小鱼为何老是喊那姑娘叫什么死狐狸臭狐狸的,这样看起来很失礼呢,毕竟陈小鱼也是千金小姐,即便是相熟之人,如此称呼对方,也实在是有欠妥当。

    “这位姑娘,是你的朋友吗?”

    我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不是”

    只听到陈小鱼和那位姑娘居然异口同声的答道。

    我不禁微微一怔,似乎一不小心,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来。

    陈小鱼听了,又急了,跺着脚指着那姑娘,言道:

    “你为何要学我说话?”

    “怪了,明明是你在学吾说话”

    陈小鱼看着那姑娘言语之间云淡风轻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你,你……明明就只是一直死狐狸”

    “那吾也是你的主人,而你,是吾的眷属……”

    我眉头微微一蹙,眷属?主人和仆人一般的关系么?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看陈小鱼的模样,似乎是惹上了□□烦一般了。

    说起来,这位姑娘到底是谁?怎么觉得她不是普通人一般,实在是诡异的紧。

    “谁是你的眷属了?那只是个意外,我怎么那么倒霉,碰到了你这么个瘟神”

    陈小鱼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之感,当时她只是好心做好事,却没想到会惹上这么一个□□烦来。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求着想成为吾的眷属,都求而不得呢。”

    那姑娘的眼神顿时闪过一丝冷意,顿时让人心都冷了一半。

    我不禁为陈小鱼感到担心,方才那姑娘情绪失控之时便差点把我活活掐死了,这会儿陈小鱼倒是不怕她,可若是真把她惹火了,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其他疯狂的事情来?

    忙把陈小鱼拉到了一边,岔开话题,问道:

    “既然是你的朋友,是否该为我引荐一下……”

    陈小鱼呆了一呆,眨了眨眼,这才想起自己似乎还没告诉我那姑娘是谁呢。

    笑了一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好笑地盯着那姑娘瞧,随即言道: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这位是白狐,一只臭狐狸而已。”

    白狐?

    这姑娘的名字也好生奇怪的紧,难怪陈小鱼会一直称呼那姑娘狐狸了,原来这外号是因此而来的么?

    “不错,吾便是白狐,这名字很古怪么?”

    白狐那漂亮的眸子一转,我顿时一种冷意透心而过,那感觉真是诡异得紧,就仿佛心事被人瞬间探知了一般。

    我身子微微一怔,刚才那是错觉吧?

    “你觉得那是错觉么?”

    白狐的一番话顿时让我呆立当场,这莫非就是怪力乱神之书中提到的那类所谓的读心术么?这姑娘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读心术?哼,那不过是凡俗之人的愚昧之见罢了。”

    白狐冷哼一声,语气之中满是不屑之意。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只能是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陈小鱼可怜兮兮的瞅着一脸呆滞的我,她的痛苦终于也有人能感同身受了,顿时对我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感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好言建议道:

    “别看她的眼睛,不然,你会傻掉的。”

    我愣了愣,疑惑地望着陈小鱼。

    陈小鱼叹了口气,说了一句,道:

    “你难道没听说过,狐眼,可魅惑众生,看透一切事物之本源吗?”

    ……

    我已经快分不清陈小鱼说的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的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位白狐姑娘绝不是普通人。

    天下能人异士多不胜数,未曾见过但不代表它并不存在,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绝不可做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既然是高人,那得好生相待才对。

    随即抱拳恭身行礼,言道:

    “小生高辰,方才对姑娘多有唐突,还请姑娘莫要见怪”

    白狐只是定眼瞧着我,却一直未有话语。

    陈小鱼还以为白狐定然是故意为难于我,忙在旁边替我说好话,言道:

    “方才你也有不对之处,现在难得人家不记仇,你也该大度一些,和人打声招呼也不会掉你一层皮,别那么小气了啊,臭狐狸”

    白狐瞥了一眼陈小鱼,嘴角微微扬起,随即言道:

    “这般说来,你这是在求吾么?”

    陈小鱼闻言不禁嘴角一搐,真是好人难做啊,为了这小子不得不又欠这可恶的狐狸一个人情了。

    “就当是吧,他可是驸马爷啊,我答应过公主要护他周全的,绝不能让他有事儿”

    “他,是驸马?”

    白狐奇怪的反问了一句,似乎听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一般,随即笑了笑,说道:

    “原来如此,既然你求吾了,吾便放过他这一次好了。”

    听到这话,我不禁有些冷汗淋漓了,总感觉,这位白狐姑娘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事情一般,是了,她的眼可以看穿一切,那有些伪装,自然也是逃不过她的眼的了……

    “你还真是有趣的紧,吾突然很好奇,命运的齿轮究竟会将你引领到何方,吾,拭目以待”

    说完,白狐边笑着转身离开了此地。

    望着白狐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方才那股如临大敌的压迫感,顿时松减了一大半,额角都忍不住冒出冷汗了。

    “你似乎很害怕白狐啊?”

    陈小鱼直言不讳,她瞧出来了。

    “你,难道不怕么?”

    被人如此轻而易举的看穿心事,对我来说,感觉便如同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中不由自主一般。

    “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害怕的,但是后来我知道那是她的天赋,与生俱来,因此许多人都害怕她,不敢接近她,她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孤独的。”

    陈小鱼说着,似触动了心头的那根最为柔软的弦。

    我似乎也能明白陈小鱼话中的含义,其实这世上,所有人都是害怕孤独的,可以找到那个相伴一生之人的人,是多么的幸运和令人羡慕啊

    以前我没有,所以孤独的走过了几十年的岁月,现在我有了,只想要抓住她的手,永远都不再放开了……

    “也许,你能和她相处得很好呢?”

    我不禁感慨的说了一句,这被人窥探内心的感觉,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的,有人会害怕会忌惮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陈小鱼却克服了这个障碍。

    所以白狐面色冰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人的模样,却唯独对陈小鱼另眼相待,大概也有这一层感动在里边吧。

    “你也看到了,自从我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便一直吵吵闹闹到现在,这也叫相处的很好吗?”

    陈小鱼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瞧了半晌,似乎不明白我为何会说着这句话来。

    我不禁笑了笑,没有言语。

    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总有一天,陈小鱼会明白的。

    “本来,我觉得你待在公主府会比较安全的,毕竟在公主府他们不敢随意对你出手,可你既然决定了,相信我的劝阻也是没有用的了。虽然无法保证你一定会平安无事,但是,我们也会尽全力护你周全,你便放心吧”

    陈小鱼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像是在给我鼓励一般,虽然她不赞同我这样的做法,但是还是很欣赏我的勇气的。

    我向她投以感激的笑容,问道:

    “你方才说他们?你难道已经查出是谁要对我下手吗?”

    “其实我们也还无法真正确定,本以为会是独孤家的人对你下手的,可观察一阵后才发现,这般组织并不严密的刺杀活动,不大像独孤家的作风。”

    陈小鱼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即又说道:

    “因为几乎在同一时间,他们就分别对你和高韦,以及高丞相出手,虽然他们都没得手,但可以看出来这群人想要刺杀的,几乎都是你们高家之人。所以,我正想问你,你们高家是否之前有得罪过什么仇家?”

    我与陈小鱼英雄所见略同,只是说道高家的仇家,我便已经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因为叔父秉公忘私的处事态度,朝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可能会是这场刺杀的主导者,因为妒恨叔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见我叹了口气,陈小鱼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用我解释,她也就猜到了是因为高丞相的缘故了。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陈小鱼相信我绝不会是个坐以待毙之人。

    “如今我们在明,敌在暗,而且今日朝会,为了保住叔父,我不惜得罪了相州总管独孤輳,依照独孤家睚眦必报的性子,想来也早已将我实在眼中钉,欲拔之而后快了。”

    陈小鱼听我这般一说,顿觉事态紧急,言道:

    “不行,我得赶紧将此事禀告给公主殿下知晓。如是这批人杀你我或许还能护得住你,若是独孤家的人一起出手,那你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如今可以护得住你的,便只有公主殿下了。”

    我摇了摇头,摆手言道:

    “我个人生死之事与国家社稷安危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你和我都很清楚,公主她先是这北魏的长公主殿下,然后才是我这个驸马的长公主。她想要守护的东西,我都会尽全力为她守护好。所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

    陈小鱼闻言,最后只能发出一句无奈的感慨。

    “对了,我让你去准备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我有些担心时间紧迫,陈小鱼她们来不及做好准备。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应该可以赶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做好准备的,你放心,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陈小鱼办事也是十分干净利落,毕竟她现在已经是陈家的半个家主了,陈家上下几乎都是在听她的命令行事。

    “嗯,那就拜托你了。”

    我信任陈小鱼,虽然这之前还不大了解这位千金小姐,可现在大概有些了解她了,也是个敢想敢干有勇有谋之人呢。

    陈小鱼感激我对她的信任,言道:

    “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据我的人打探出来的消息,那独孤信似乎也要入朝为官了呢,也许,再过不久,你们便会是同僚了。”

    我不禁微微一皱眉,这个消息还真是让人忍不住胃寒,止不住的胃在抽痛。

    看来,也时候和独孤信正式会面了啊。

    “迟早的事情啊,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我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从多年前开始的那场博弈到现在,也时候和他分出一个胜负成败了呢

    “既然如此,今晚的心事了了,那现在可以回去了么,驸马爷?”

    陈小鱼挑眉一语,似乎在怕生出其他变故来,催促着我赶紧回公主府。

    我回过身去,牵过了马缰,又朝永安寺的方向痴痴地望了一会儿,如今月已中天,公主应该也快睡了吧,只希望今夜她能睡的安稳些了。

    翻身上了马背,向陈小鱼道了声谢后,我又骑着马往来时的路赶了。

    今夜,对我来说,大概是很难忘记的一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