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8章 绵绵相思为君苦
    永安寺的夜有些格外的清寂,这已经是在这佛寺度过的第二晚了。

    原本平日里心若止水的萧琬,昨晚居然是一夜未眠,只因,没有她在身边么?

    萧琬苦笑了一声,明明塞外边关的那轮孤冷之月,都未曾让自己感觉过寂寞难耐;自沾染上这“情”之一字后,似乎心境也变得越发难以预测了,萧琬会暗自思忖着,自己是不是稍微变得有些软弱了呢?

    暮鼓晨钟,修佛参禅,这便是佛门弟子每日必修的功课。

    在这里日子过得清静简单,晨起扫洒早课,日落钟声唱晚,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里是佛门清修之地,远离了俗事的喧嚣,洗去了尘世的铅华,这般沉静的日子,曾是萧琬心中的向往,也是她最终认定的归宿,当然,前提是若是没有遇到那个魔障的话

    静静地推开了禅房的那扇窗,佛门弟子一向入睡得早,只因第二日还得早起晨课,可萧琬却是习惯了晚睡的,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心入眠,与其在床头辗转反侧,不如站立窗边,静静的赏月,不也是美事一桩么。

    望着天上的那一轮皎皎明月,萧琬暗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儿;微风袭来,有股清凉之意,人也变得爽利了许多。

    “不知道那个傻瓜现在在作甚?”

    萧琬嘴角微微翘起,笑了一声,然后又在望着那轮明月静静出神。

    她那般会折腾,不会还在想办法怎么从寺外溜进来吧?

    话也说回来,那傻瓜不会真打算爬墙吧?

    先不说有羽林卫把守着,她那般畏高,真要傻到翻墙的话,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萧琬不仅抚额哀叹,才片刻之间,她的脑海就被那家伙给占得满满地了。

    没有她在身边管着,那傻瓜应该会过得很开心才对的吧?

    萧琬这般自我宽慰着,可一想到驸马那不让人省心的性子,心下又深感不安,还是到外边瞧瞧动静好了。

    萧琬主意打定,正欲穿好外裳到外头瞧瞧的,却没想到有三个淘气鬼偷偷打开了她的房门,然后陆续地从门缝便探出三个漂亮的小脑袋来。

    萧琬见到来人,苦笑着叹了口气,言道:

    “你们几个也睡不着么?”

    门外的那几个,便是住在隔间的萧琬的几位妹妹们。

    三公主萧玟先笑着溜了进来,身上穿的是长裙中衣,而手里还拿着一张薄被和自己用习惯了的香衿软枕。

    听到长姐的问话,萧玟忙笑嘻嘻的说道:

    “长姐,今晚我们就睡一块吧,反正这禅房卧榻也够大,咱们姐妹几个挤在一处,完全不是问题啊。”

    “就是,就是,长姐,我们要陪你一起睡。”

    边说着,四公主萧玲也跳了进来,衣饰和手里拿着的东西和萧玟别无二致。

    最后进来的二公主萧玥对上了萧琬的眼,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表示自己也是被三妹和四妹缠得紧了,无可奈何也便加入了她们的行列中了。

    萧琬苦笑一声,言道:

    “为了不让我们姐妹几个吵扰了这佛门清修之地,洛霞姑姑才把我们几个单独分配了禅房的,你们不怕洛霞姑姑瞧见了,收拾了你们去?”

    几位妹妹们不禁吐了吐舌头,纷纷一脸讪笑着瞅着长姐,异口同声的言道:

    “到时候就拜托长姐了”

    “诶~”

    萧琬不仅暗叫不妙,这几个丫头一定是之前便商量好了的。

    一想到洛霞姑姑的惩戒,萧琬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可对上了妹妹们一脸期待的神情,萧琬又立刻心软了,无奈的言道:

    “那好吧,不过只许今晚,而且,不许大声吵扰。”

    “好”

    几个妹妹异口同声的回应着,而萧琬也只得听之任之了,只希望洛霞姑姑这回可以网开一面,不要太过计较才好了。

    这话音才刚落,萧玟和萧玲便欢呼着一把将手中的软枕和薄被扔上了床榻,已经开始着手分配位置了。

    这禅房一看便知道曾是好几位僧人一同住着的,为了迎接皇家贵客,重新修葺了一番,就连这禅房内的一应家具都换上了上等梨花木制成的,床榻也是重新搁置,上头铺的还是上等丝绸和暖棉织成的软被,紧接着铺就了一张透着淡淡清香而又纳凉舒适的竹席。

    这里边的物事,可以奢靡的绝不将就。

    虽然没有皇宫里那般豪华典雅,可也算的上是清雅舒适了。

    她们几个睡不着,大概也是因为单独呆在这般大的禅房里,太过冷清无趣的缘故吧。

    姐妹几个,偷偷夜话谈心,似乎也能打发了这寂寥的漫漫长夜呢

    萧琬边想着边无意间往门外边瞧了几眼,萧玥看出长姐似乎有什么心事,便轻声问了句:

    “可是要出去走走么?”

    萧琬微微一愣,瞧着现下天色也都黑了,而且外头一直风平浪静的,想必驸马今晚应该是不会来了才对。

    稍微收敛了自己的心思,萧琬笑着摇了摇头,言道:

    “没有,夜快深了,咱们姐妹几个久违的在一张床榻上聊聊天也好啊”

    “嗯。”

    萧琬从萧玥手中接过她的软枕和薄被,走到了床榻边,帮她把被子铺好。

    萧玥微微笑着,瞅着一直对姐妹几个爱护有加的长姐,有几分骄傲的心思在里头。

    瞅着长姐在那边朝自己招手,萧玥将房门好好带上之后,笑着快步与几位姐妹们会合。

    方才萧玟和萧玲一直在争论谁睡在长姐的身侧,萧玟说应该长幼有序,而萧玲也不示弱,认为姐姐应该让着妹妹,若不是萧琬及时劝阻,这两人还非得争论个长短不可了。

    最后的决定是,萧琬睡在中间,萧玟在她的左手边,而萧玲则在右手边,萧玥则在萧玲的身侧,免得萧玲晚上踢被子,萧玥还能在旁边看着点。

    就这般愉快的决定后,姐们几个趴在了床榻上,说起了姐妹之间的悄悄话来,时不时,房里还会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故意压低了声音的嬉笑声……

    房门外,洛霞姑姑一直静静地站在了庭院中。

    原本是来查寝的洛霞姑姑,瞧着这间屋里的灯光,便知道了这几个丫头一定是都躲进了长公主的房里去了,昨晚她们几个便没怎么好好安睡,只怕是不习惯这里的清苦,这会儿要是让这几个丫头凑在了一块,还指不定这小女儿家的悄悄话,要聊到什么时候去了。

    若是明儿个几位公主都精神不济,只怕太皇太后是要责骂的呢

    正欲走过去敲响这扇门,却听到几位公主嬉笑打闹的声音,虽然胡闹了些,可却能听到这几个孩子的欢声笑语,这在宫里,也不常见到呢。

    一念至此,洛霞姑姑也便只能是笑着摇了摇头,今晚姑且便不追究这几个丫头胡闹了。

    随即,轻巧地转身离开了这处别院。

    刚一出别院,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语气之中有几分严肃和认真,言道:

    “洛霞,你最近是不是太过骄纵这几个小丫头了啊?”

    洛霞姑姑fèng目轻抬,便知道来人是谁了,笑了笑,言道:

    “秋水,你居然回来了,真是难得呢。”

    她们相识相伴相知了几十年,知晓对方的脾性比知道自己的事情还清楚。

    “你可不要岔开话题啊。”

    秋水姑姑醉仙楼的老鸨儿是个直肠子,有什么便说什么,所以争论什么的一向是说不过能言善道的洛霞,可即便是如此,没事儿的时候,她就是喜欢和洛霞唠唠嘴皮子。

    “那几个丫头是你我看着长大的,可曾瞧见过她们长大后有这般欢声笑语过么?得快乐时且快乐,让她们在可以胡闹的年纪里胡闹几次又有何妨?”

    洛霞姑姑淡淡的说着,眉目之间的笑意不减,不知是被那几个丫头感染着了,还是因为心中有了高兴的事儿,无论如何,她现在的表情昭示着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应该还是不错的了。

    “还真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呢”

    最后,秋水姑姑也只能略带无奈的感叹了一句。

    是啊,那几个丫头是她们看着长大的,所有丫头们的喜怒哀乐,她们也瞧在眼里,疼在心里。

    “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呢”

    洛霞不禁调侃秋水,若是轮到严格处事,秋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己这几分严厉,还是学着秋水的模样,装出来吓唬那几个丫头的呢。

    “我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你自是知道的。”

    秋水与洛霞两人平静对视了片刻后,微微一笑。

    随即,秋水转过身去,不发一言的在前面漫步走着,而洛霞则缓缓地在后边跟着,周围的一切笼罩在朦胧的月光中,透出几分迷人的清辉,令人的有些躁动不安的心情,也能慢慢地平静下来……

    今晚月色迷人,本该是静谧美好之夜的,却不知何处,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竹笛之声,这悠然笛音,咋然发出陡然间打破了这原本美好的宁静,却在优美和婉转的笛音中,转化成为一曲动人的乐章,逐渐在这静谧的夜中,寻找到了相互依衬相互融合的契合点。

    “好温柔幽雅的笛声啊……”

    床榻上,一向多愁善感的萧玥,片刻之间便被这笛曲所吸引,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几位公主咋听这笛曲,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选择静静倾听着,仿佛如此,便可听出这曲中的真意。

    萧琬听着这笛曲,身子不觉微微一怔,眼中忽然变得有些迷蒙了,想到了她曾说过的话:一定会找到方法将思念传递给你

    那个傻瓜,终究还是来了么?

    却不曾想,她居然还会吹笛子,而且还吹得如此婉转动听……

    “这曲子不是汉乐府的《古相思曲》么?原本相思意浓,愁思满满的一首古曲,在这人用竹笛吹来,倒别有一番乐观向上的意味,有种终会再度相见的希冀在里边,当真是有趣得紧。”

    身旁的萧玟也忍不住称赞着说道,随即追随着那笛音缭绕,缓缓地低声吟唱出那曲子含有的相思情意来。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终不悔,绵绵相思为君苦。

    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

    扶门切思君之嘱,登高望断天涯路。

    是啊,这绵绵的相思,想要说给你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