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7章 我是祸害,我怕谁
    “不要,不要伤害她”

    我大声喊叫着,猛地从床榻之上坐起身来,整个人剧烈的喘息着,浑身早已被汗水浸得湿透了,满脸的泪水早已打湿了被褥。

    “公主,公主”

    我失魂落魄一般,习惯性的往身旁一探,落了空。

    猛地心中一阵抽痛,仿佛还未从方才的噩梦中清醒过来一般。

    我伸出手来抚着不知是泪还是汗的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刚才那是梦,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望着空荡荡的卧房,平息片刻后,我才逐渐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公主现在应该在永安寺,她很安全,没事的。

    望着还在兀自颤抖着的双手,我不禁苦笑一声。

    这才是我与公主分开的第一晚,我便已经如此狼狈不堪了么?

    稍微振作了下精神,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接下来的夜,怕是再也无法入眠了啊。

    拉开了被褥,坐在了床沿,一身的汗浸得身子很不舒服,摸索站起身来,舍了那靴子,借着脑海中的记忆,准确地找到了桌面,拿起了火折,将桌上的烛火点亮。

    原本黑压压的卧房,顿时有一盏温暖的烛光照耀着。

    我的心也顿时生起了几分暖意。

    担心自己着凉,我从衣柜中取出了一套干爽的中衣换下了身上这套,只觉得人也清爽了不少。随手披了件外袍,走到了窗边轻轻推开了这扇窗。

    今晚月亮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之中不见清辉,院落里静悄悄的,时不时传出几阵急促的虫鸣,仿佛在抗议有人扰了它的好梦一般。

    我不禁淡淡一笑,和公主在一起的这段日子,过得真的很开心,以至于我都快忘记了夜半无眠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

    公主她还好么?不知道今夜她睡得可还安稳?

    一想到公主我便不免回忆起梦中的那一幕,柳絮的剑刺伤了公主,而且还是在我面前。

    双手交叠着撑在了床沿边,然后将有头随意的靠在了上头,目光也多了几分疲惫。

    也许,我本就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吧,不得不承认,和公主在一起后,我便渐渐地开始淡忘了柳絮。

    所以,会做那样的梦,就是我的罪过之心在无言地提醒着我么?提醒着我不要忘了自己曾经犯下的罪么?

    我苦笑着,什么都好,我所犯下的罪我愿意一力承担,只是,不要累着了她。

    “柳絮,柳絮……”

    我在嘴边不断的呼唤着她名字,那个曾经如同烟花一般,绚灿美丽过却又倏然远逝去的女子;那个静谧美好却又寡言少语的女子;那个蕙质兰心却又见识不俗的女子……

    现在想想,其实我并没有如同想象之中的那般了解柳絮,正如同她并不知晓我的一些事情一般。

    对我来说,与她相遇如同花开静谧一般的美好,与她相识便是那枚银钗所牵引着的缘,而与她相互爱慕,是年少之时最为美好动人的互相吸引……

    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后悔遇见了我,但我决不会后悔喜欢过她。

    是她告诉了我,喜欢上一个人,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即便这份喜欢有时候会让人变得卑微如尘,会让人患得患失,会让人变得幼稚得如同孩童一般……

    我就这般静静地想着,心境也逐渐平和了不少。

    说起来,今晚这场梦境,却也应该并非凭空而来。

    只因今日回府路过市集买几件物事之时,无意之中瞧见了一位声音与背影都与柳絮极为相似的女子,我的第一反应便是追上前去一睹究竟,只可惜被来往的人流错开,很快便在人群之中失去了那位姑娘的身影。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微微叹了口气,屋外敲门声由缓而变得坚实起来,而阿正的声音也适时的传递过来。

    “公子,快到卯时了,您该起身准备去上早朝了。”

    也许是瞧见我屋内的烛火亮了,知道我定然是醒了,阿正的声音也并未像往常那般怕我误了时辰而略显急促。

    “好,我知道了。”

    回应了阿正一句,都没想到,恍惚之间便又快到卯时了,是时候该准备上早朝了。

    重新掩上了房门,我自行去拿了公服自己换上,红玉和紫玉最近都不在府里,而我要忙着朝堂上的事,可以说府中上下现在都靠阿正来打点一切了,现在看起来,阿正这小子可以把公主府打理得还算妥帖,就知道公主前段时间的心思没有白费了。

    待一切都准备妥当后,我打开了房门,阿正潜人如同往日那般伺候着我洗漱过后,便在前面为我掌灯,一前一后地,便出了公主府,往府外早已侯着的马车上去了。

    “阿正”

    “是,公子。”

    “我和公主不在公主府的这段时间里,府里的一切就辛苦你上下打点了。”

    “这是阿正应该做的事情,公子请放心。”

    我闻言,颇感欣慰,两人一同来到了马车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我在他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才刚一掀开帘子,便发现里边早已有一人坐在其中,看模样似乎等候我已久了。

    我颇为惊讶,为车里突然出现的人而差点立足不稳,外边的阿正似乎瞧见了我有些异样,往里边一瞧,却见不知何时,马车上早已坐着一位俊秀的年轻男子了。

    “啊,公子小心,刺……”

    阿正边说着,正欲将我拽下车来,却被我出手制止住了。

    “她不是刺客,没事的,阿正,你安心驾好马车就是了。”

    阿正瞅了一眼那嘴角上扬的俊秀男子,又看了看自家公子那气定神闲的模样,虽说还有些不放心,但是公子说了没事儿那应该就是不用太担心了。

    “是,公子。”

    便说着,阿正边为我掀开帘子,等我入了马车坐定之后,他也坐上了车,扬起马鞭,催促着马儿前行。

    “你见到我似乎不怎惊讶啊,驸马爷?”

    这位俊秀公子倒是先开了口,一脸好奇地盯着我瞧,仿佛我脸上有什么稀奇的物事一般。

    “还好,你若是个刺客,我大概就已经没命了吧?”

    我不禁有些感慨,这话确实不假,人都呆在马车里那么久了我却一点都没察觉到,这要真是刺客,我大概已经一命呜呼了。

    “你也知道害怕了么?要知道你可是命大得很啊”

    俊秀公子的语气之中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在里边。

    我不禁有些皱眉,听他的语气,难道真有刺客企图刺杀我?

    谁派来的人?独孤信那批人么?还是另有其人?

    “是你在暗中护我?”

    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算是,也不全是。你得感激公主殿下才是。”

    俊秀男子的一句话,便让我猜出了一些问题的关键所在。

    “你果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千金小姐啊。”

    我不禁摇着头,颇为感慨。

    “你也不是一个普通的驸马爷啊?”

    俊秀公子也毫不客气的回了这句。

    我俩顿时会心一笑。

    这位俊秀公子不是别人,正是陈员外的千金陈小鱼。

    从公主把黄田刻印还我的那日开始,我便隐约猜到了陈小鱼可能已经归顺了公主。陈小鱼是个聪明的商人,想要护住她们陈家的商家利益,自然也得往可靠的大树上依附,而她的眼光也不错,居然也能慧眼识人,选中了公主殿下。

    “你这么早便在马车上侯着我了,可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同我说么?”

    我觉得为策安全,还是要长话短说的好,毕竟陈小鱼此番前来刻意隐人耳目,便是不想被多余的人看见。

    “确实是有重要的情报要告知你,其一:近来城中的几家平日里歇业的铁匠铺,乘着人潮涌动之时,运转作坊,企图掩人耳目;其二:京城西门八里处,偷偷驻扎了一只千人军队。”

    陈小鱼说的话也简单明了,一语切中利弊。

    铁匠铺在掩人耳目私自运作,那便是在暗中打造兵器,国家法令私人作坊是严禁私造兵器的,否则以谋反罪论处。

    而且国家对于矿石特别是铁矿控制严格,一般的铁匠铺都需要经过相关府衙的等级造册,发给营运证明才可以开店。对于他们所铸造的铁器种类也有明令限制。

    除了战争时期,国家强制征集铁匠铸造兵器之时,限制才会暂时解除。

    这样的小作坊,偷偷私造兵器的话,数量也不会很多才对。看来,内部布置的人不会太多,不过以独孤信的风格,这些人应该都是精英了。

    最近京城有些人多混杂,比以往要热闹和混乱得多了,虽说都有依照所谓的照身帖来加以排查,可也难以保证,这照身帖也有作假的可能,特别是相关官员若是贪墨受贿的话,想要混入京城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也许,这群人已经混入京城了呢。

    这批人虽然是隐藏着的祸害,可更令为担心的是那一千人的军队驻扎。

    “可知道这一千人是何人所辖?”

    陈小鱼静静地瞅着我,随即言道:

    “若是情报无误,他们应该是离京师较近的武川镇的守军。”

    武川?三大军镇之一的武川?军镇是抵抗北方突厥南下的重要壁垒,绝对不容有失,故而军镇中常有重兵把守,难道军镇之中也有人倒戈向了独孤信了么?

    “可知道领军的是何人么?”

    “是一个名叫徐屹的俾将,应该是麾下亲兵。”

    我一闻言,便觉得也许事情还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毕竟来的并非是武川的主将,一个俾将带的还是自己麾下的亲兵,可想而知,他此次的行动定然是极为隐瞒上级私下行动的。

    州镇总管们虽然手中也握有兵权,可还不敢正面与朝堂对抗,故而一个个只身前来京城,令兵士都驻守在各自的州镇,人不卸甲,马不离鞍,除了应朝堂旨意不许带兵入城以外,还有便是借此威慑之意,也让朝廷不敢轻易对他们出手,一旦总管们在京城出现什么闪失,十三州镇大概就会纷纷揭竿而起,届时北魏就会大乱。

    所以,独孤信等人要在京城闹出点名堂来,就得调州镇以外的兵来。

    一来不费自己一兵一卒,二来若是事情败露了,也可将罪名推得干净,不给朝廷收拾州镇以口实。

    如今拱卫京师的羽林卫人数只有两千人,一千人护卫皇城,另外这一千则分散在京城其他几处城门附近以作防卫。

    太皇太后祈福之礼便从二千的羽林卫中抽出了五百人冲做护卫,故而,京城的防卫人数少了四分之一。

    一旦京城发生异动,若是羽林卫无法抵挡的话,就需要紧急召唤附近驻扎的护卫军前来护驾,而离得比较近的护卫军用最快的速度也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赶得过来。

    于此相对应的是,独孤信的那一千人马早已在城西树林深处潜伏待命了,他棋先一招,出手也是毫不容情,看来,京城的形势比想象中的还要危急啊。

    “多谢陈小……陈公子带来的消息,大致情况我以了解清楚了。”

    我不禁向陈小鱼投以感激的目光。

    “你,可有把握?”

    我沉默了片刻,随即笑着言道:

    “若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可以说几乎没有胜算。”

    陈小鱼略显惊讶的瞅着我,似乎没想到这般没有底气的话会从我口中说出。

    “可我现在不是一个人啊,所以,无论是多么危险的困局,我都要倾尽全力地闯过去”

    陈小鱼闻言,淡淡一笑,言道:

    “难怪公主殿下说你是个傻瓜了,这般看来还真有点傻里傻气的呢。”

    一提到公主,我的脸不觉微微一红。

    “若是有些什么需要我们出手的,只要我们做得到,请尽管吩咐,我们这些商贾,也十分乐意效劳的。”

    想来异动应该就在这七天内进行,我想着临时找军队来救驾只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了,外城的护卫军是指望不上了,那就只能在京城里想想法子了。

    “也许,还真有你们可以帮上忙的事儿呢,嗯,不,应该说是只有你们才能帮的上忙”

    我的目光顿时亮了,引得陈小鱼一脸好奇的瞅着我。

    随即,我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计划,告诉了她,并希望到时候可以得到她的协助。

    陈小鱼也是个爽快的性子,思考了下这计划的可行性,随即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尽力一试。

    我怀着感激之情向她恭身行了一礼。

    眼瞅着就快到皇宫大门了,陈小鱼随即起身,准备离开,刚掀开了帘子,突然转过身来向我说了一句,道:

    “你可别那么容易就跷辫子了啊,我还等着看你这祸害能把这天下搅和成什么样子呢?”

    说完,陈小鱼笑着离开了。

    我则一脸无语的表情,挠了挠腮,虽然很不喜欢陈小鱼用“祸害”两个词来形容我,可不是有句俗语说的好么,祸害遗千年啊

    我是祸害,我怕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