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6章 来如春梦几多时
    “来,让本驸马抱抱”

    我嘴角带笑,眉目含春,利落地的张开了双臂,就等着美人自投罗网了。

    “你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是你的了”

    公主那妩媚动人的神情不禁令我心神荡漾,只是在我耳边如此轻声低语了一句,就令我魂飞天外了。

    我还来不及收敛心神,公主便如同一只活泼好动的小兔子一般,从我眼前逃脱开去,一眨眼的功夫,便躲进了一颗参天大树的后边,时不时地从里边探出头来偷瞧我,伴着那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嬉笑之声,将那玲珑身形隐匿在树干之后……

    我登时傻笑了几声,只觉得这般主动的公主,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顿时心弦拨动,脑海中开始演奏出一曲曲动人弦歌,浑身力量充沛,健步如飞,如同一只小老虎一般,一脸兴致勃勃地拔腿就往那树后去追。

    “看我怎么逮住你”

    我故意大声说着想要引开公主的注意力,然后偷偷绕道令一边,想要逮她个措手不及。

    公主轻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偷偷地又探出头去,想去瞧瞧我是不是从这边来了。

    当我蹑手蹑脚地绕到了公主的身后,瞧见她正往外面偷瞄,我不禁乐得心花怒放,眼见就快抓到这只雪白的小兔子啦。

    “嗷~大老虎来啦”

    我边吼着,边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公主,公主吓得大叫了一声,随即笑着任由我将她紧紧揽在了怀里。

    “哈哈,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我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傲的仰着头,得意洋洋的说着,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往公主身上最怕痒的地方招呼,公主笑得差点眼泪都出来了,忙伸出手来挡在我们中间,言道:

    “好啦,好啦,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知道认输了吧,那好,输了的要受罚。”

    我一脸贼兮兮地表情瞅着公主,明摆着就是不会轻易放过公主了。

    公主抿嘴一笑,绝美的容颜透着几分娇羞,软语言道:

    “好,你说,要罚甚么?”

    我有些惊奇今日的公主怎生如此温顺可人,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瞧着眼前佳人面带娇羞的模样,我忍不住心中一动,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厚着脸皮说道:

    “那你罚你亲一个,如何啊”

    这回我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居然如此直白的索吻,这要是换作平时,肯定会被公主掐脸的。

    我都已经做好被她掐脸的准备了。

    怎知,公主只是淡淡一笑,随即便倾过身来,在我脸颊边落下了一吻……

    我瞬间面色通红,一脸不可思议的瞅着公主,我,我这是在做梦么?居然会有这么美的梦境?

    我心神飘荡了片刻后,突然陷入无限后悔之中,孥了孥嘴,哝哝道:

    “早知道就说亲亲了……”

    唉,真是笨死了,白白错过这次大好时机。

    我自言自语般的话才刚落地,公主的吻便落在了我的唇上,我陡然瞪大了眼睛,脑袋顿时一片空白,而公主的吻主动而又有些霸道,轻启牙关,便于我的舌纠缠在一起……

    我心中狂喜,顺从一般地闭上了眼,忘情地回应着她炽热而又霸道的吻,早已忘记了周遭的一切,我此时此刻,想做的便只有抱紧这个人,感觉她,与她紧密纠缠在一处,永远都不要再分开了。

    分开后短暂的喘息,我们眼中都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在里头,本想将她困在怀中好好呵护,怎知公主似乎别有心事,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我以为是自己惹她生气了,还来不及说什么,她便一把推开了我,快步逃离了……

    我心下猛地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

    公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是不是我这般对她,她生气了?

    “公主”

    我边喊着,急忙追随着那白色衣角,追了过去。

    无论我怎么喊,公主都未曾回头,反而越走越快。

    我急了,想要加快脚步去追,不知为何,就是无法加速,我不禁心慌意乱,大声叫道:

    “公主,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我说的话公主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个闪身,便拐过了一处墙角,身影逐渐瞧不见了,只留下一丝衣角还在半空中兀自飘荡着。

    我忙伸出手去想要拽住那丝衣角,可还是迟了一步,那丝衣角如同她的人一般,片刻之间便消失在另一处,仿佛再也寻不到踪影了。

    我急忙冲了过去,却发现拐角后的走廊处,空空荡荡,一览无余,哪里还有我心心念念之人的身影。

    “公主,公主……”

    我惊慌失措般地沿着这条长廊一路寻找,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公主,公主,到底怎么了,你究竟在哪啊?”

    越往前走,我越觉得这条长廊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尽头一般,我越走越累,心越慌越乱,这里究竟是哪?公主你究竟在哪里啊?

    正当我即将陷入深深地绝望惊恐之中时,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阵阵白霭雾气,片刻之间,便将周围的一切都隐藏在白色雾霭之中,白蒙蒙的的一片,朦胧不见。

    我身处于如初诡异的环境中,心也越发冰凉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我不断的挥舞着长袖,想要拨开这层层迷雾,看清前方的道路。

    “你已经将我忘了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位女子黯然神伤般的呼喊声,那声音若有若无,咋隐还现,仿佛从极远处飘来,却又清楚地传到我耳中,令我全身不免一震。

    我猛地回过身来,大喊一声,道:

    “是谁在哪,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不知为何,眼前的迷雾逐渐散了开去。眼前的事物也开始渐现端倪,方才的楼阁长廊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盛开妖艳灼眼的桃林。

    “这里是?”

    我瞅着这一路的桃花傲然怒放,花枝招展,花瓣飞舞,漫天如雪,清香宜人,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明明已经是八月,为何还有三月桃花在此傲然绽放?”

    我不禁有些疑惑,这里似乎并非人间,难道我真是在梦境之中么?

    伸出手去,触摸着枝桠上的花骨朵儿,总觉得这般场景,似曾相识,什么时候,我也曾这般漫步于桃林之中,迎着满地落花所铺就的石子儿路,慢慢地步入林中的深处。

    我好想来过这里……

    “这里莫非是……城南的那片桃林?”

    我恍然大悟,这里确实是京城城南的那片桃花林。只是自从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已经很久未曾踏足此地了。

    这片桃林依如我当初见到的那般模样,唤醒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这时候我才发现与其说这片桃林一如既往,不如说,这便是我记忆之中的桃林。

    在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几年前,那个落花纷飞的三月,和与她相遇的那个三月……

    不远处,忽悠琴声传来,琴音悦耳,格外动人。循声望去,不远处有一亭台,隐匿于桃林深处,乃是游人赏花休憩之所。

    那人弹的是《桃夭》,静宜而美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就连这,也和记忆之中的一样。

    我目光中闪过一丝哀伤的神色,一步一步地,循着那琴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越发靠近那亭台,我的心情也就越发的沉重起来,五位参合其间,早已分不出是何种滋味了一般。

    我就这般静静地渡步来到了亭台外侧的一颗桃树下,仰头往庭中望去。

    在一丝丝随着微风轻舞的幔纱之中,穿过了时间的空隙,我又再度瞧见了那末绿色的身影,怔怔出神之间,我亦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了。

    ……

    “姑娘的琴音优雅,余音缭绕,令小生心生敬仰,不知姑娘芳名,小生有无荣幸结交姑娘?”

    一个幅巾深衣士子模样的少年站在了亭台外的一棵桃树下,恭敬有礼地朝着亭台中那末静静弹着七弦琴女子的淡绿身影行了一礼,不敢有所亵渎。

    “公子谬赞,小女子名叫柳絮,给公子见礼了”

    那末淡绿的身影悠悠地回过身来微微福了一礼,与那少年对视着,也就那么一瞬间,她那清丽姣好的容貌,便入了少年人的眼中,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抹淡绿的印记……

    ……

    “柳絮,真的,是你么?”

    我的话中明显带着一丝丝颤动,这么多年了,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么?

    原本以为她心中定然是恨极了我的,所以这么多年来都未曾入过我的梦中,便是心里还怨恨着我,不愿与我相见。

    这会儿,我居然再度见到她了啊

    庭中,女子的琴音依然未歇,却仿佛可以听到我说的话一般,只是并未直接答复我所问,反而开口说道:

    “我喜欢你啊,那么,你喜欢我么?”

    “……”

    啊,又是这个问题么?那时候的我不明白喜欢的含义是什么,所以很快就回复了她一句喜欢,结果换回来的就是她的那句你和我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啊

    我和她所言的喜欢,真的是不一样的么?

    那时候的我不懂,可现在的我,却懂了

    “嗯,我喜欢你”

    我说的话十分坚定。

    是的,我是喜欢她的,那确确实实就是喜欢,我曾如同她喜欢我一般的,喜欢过她

    只是那时候,我们都还太年轻,太稚嫩,还不大明白喜欢一个人的真谛……

    琴音嘎然而止,手轻柔地抚住了琴弦,柳絮微微扬起了头,那珠饰点缀也随着摇曳着身影,散发出耀眼的光彩。

    那末淡绿的身影,无论何时看起来,都有些单薄寂寥,依如我最初遇见她的模样。

    “你,变了呢”

    柳絮的话中,似感慨又似宽慰。

    我默然地微微颔首,已经三年了啊,三年的磨砺蜕变,足够让我从一个孩子成长成为一个大人了。

    “嗯,我变了。”

    “你变了,而你的心也跟着变了。你说你喜欢我,可你,却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子……”

    我仿佛听出了柳絮的言语之中,隐约有了几怨恨,当她说道另外一个女子之时,伸出手来指向了身旁一处。

    我这才猛然发现,公主不知何时便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如同没了魂魄一般。

    “公主……”

    我急了,正准备迈开脚步抢将过去。

    可柳絮的双手一动,瞬间快速从七弦琴中抽出一柄暗藏软剑,然后毫不犹豫地一剑洞穿了公主的身体……

    “不,不要伤害她”

    霎那之间,我的天地仿佛片刻便分崩离析,心痛得犹如被人刺穿了胸口一般,眼中不由自主地落下泪来……

    “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不要伤害她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