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3章 太皇太后万福
    几位妹妹陡然见到萧琬居然因为驸马的一句话而红了脸,不可思议之余,都忍不住捂着嘴偷着乐,平日里虽多见长姐面色温和,可也有严厉的时候,这般害羞模样,倒是不常见到的。

    “哎呀,长姐居然脸红了”

    四公主萧玲最是童言无忌,说起来话也是直言不讳,第一次瞧着长姐脸红了,忍不住激动地说将出来,就怕别个不知道一般。

    此言一出,萧琬顿觉都快无地自容了,都怪驸马,怎么好好的说这些浑话作甚,这还不得让姐妹们笑话了去?

    二公主萧玥倒是知道萧琬的性子,忙收敛了笑意,拉过了四妹萧玲,不许她再这般胡闹。

    萧琬不禁向萧玥投以感激的目光,萧玥微微一笑,真心为长姐可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而感到高兴。

    起初,知道长姐被皇祖母指婚给了高家的那位长子嫡孙之时,萧玥不禁为长姐担忧伤感,别人都看皇家富贵,以为娶了公主,攀龙附fèng,从此之后便□□华富贵,享用不尽。

    其实,都不过是奢望。

    公主的婚事从来身不由己,而驸马也并非是谁都想当的。

    政治联姻从来只在乎利益是否均分,可以从里边得到一些什么,却从来没人想过,这两个当事者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因为那根本就不重要

    一对因利益而撮合在一起的婚姻,真的能够幸福么?

    萧玥看见了自己,也瞧见了萧玟,再看看还有些不谙世事的萧玲,她们不就是前车之鉴么?

    一个平凡女子渴望从夫君那得到一丝怜爱,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共度此生,如此简单而又令人无比向往的幸福,即便是贵为公主殿下,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啊

    如今瞧见了大驸马对长姐的情意,而长姐很显然也对大驸马有心,两情相悦,大概便是如此这般美妙的事情吧,会因为对方的只言片语而脸色绯红,会为了对方去做一些前所未有的改变,会为了对方变得不像原本的自己……

    为长姐高兴之时,萧玥心中不免有些许羡慕,垂眸之间,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黯然神伤,她的心意,大概永远都没有办法向那个人传达了吧?

    伤神之余,长姐的手便附在了萧玥的手背上,有力而又不失温柔,不知为何,萧玥突然觉着人也振作了不少,即便长姐只是恬淡的朝着她微微一笑,萧玥也觉得自己的心意有人可以明了,有人理解,没有比这更让她感到欣慰的了。

    三公主萧玟微笑着瞅着车内的氛围,然后又瞧了瞧窗外那有因为公主脸红而在马背上都不安生得意洋洋的我,不禁生出几分戏弄的心思来。

    萧玟随意靠着窗边,纤纤玉手自然地垂出了窗外,在手中的那只翡翠镯子的衬托下,显得她的玉手越发白皙粉嫩,她就这般随性的模样,再加上一副娇美的容颜,绝对可以算得上是风靡万千,动人心魄。

    顿时,引得车后仪仗之人,纷纷侧目,就连二驸马穆晏等人,似乎都难以免俗……

    我不禁微微打了个寒颤,这种不详的预感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三公主萧玟噗哧一声笑出声来,随即言道:

    “大驸马真不知羞,士大夫不是常言:非礼勿言么?你倒说说看,这是士大夫所为么?”

    我闻言不禁大笑起来,言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逑淑女之君子,才是辰心之向往,让人标榜的士大夫一抓一大把,可不缺辰一个啊”

    “这般说来,大驸马是想成为不同寻常之人咯?”

    三公主萧玟好奇的询问道。

    “非也,非也,高辰不过俗人一个,若说要做这不同寻常之人么,我也只想做长公主殿下的不同寻常之人”

    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抓住一切可以向公主表达爱慕的机会,完全不分场合和地点,这点大概会让公主很困扰,方才她就应该在怪我胡乱说话了吧,这会儿我完全没有这份自觉,反而还很享受这种让所有人都知道长公主殿下是我的的这种感觉。

    萧玟不禁有些佩服这位有点狂妄的大驸马了,原本还以为他是传言之中的浪荡公子,才疏学浅不说,还是位薄情寡义之人,如今这般瞧来,只怕没那么简单了。

    而萧玟想着的是:这位大驸马不仅有点狂妄,还有些与众不同。

    哪有士大夫常将男女之情放在口边的,他倒好,光明正大的拿来说,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对长姐多痴情一般。

    本以为他不过时沽名钓誉之辈,嘴上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故意在他面前摆弄了一番,就连二驸马他们都有些心猿意马了,唯独他却似乎无动于衷一般,这叫人好生古怪地紧。

    在萧玟看来,再深情的男子他也是个男人,面对如此美色而毫无一丝反应之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随即目光流转,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有些慵懒一般的言道: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长姐曾言及,她喜欢这类的有匪君子,这般看来,大驸马便是了”

    此言虽然像是在夸赞我,可我总觉得三公主别有所指。

    我以《诗经关鸠》一篇来表达对爱情敢于追求之人品质的向往,而三公主也以《诗经淇奥》中赞赏一位贵公子的文采斐然品质出众的这篇以做回应,由此不仅可以看出三公主文思敏捷,我似乎还隐约感觉出,她似乎对人间所谓的痴情之事,丝毫不以为意

    我确实算是有几分文采,可要轮到品德出众情操高洁,我也有难以企及之人啊……

    比如那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等等,三公主说公主曾言及喜欢这类的有匪君子,她究竟想说的是什么啊?

    我不禁微微蹙眉,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一丝苦涩,只是脸上我还妄自逞强,笑容依然挂在嘴边不曾改变。

    “多谢三公主谬赞,高辰愧不敢当啊”

    我的伪装一直都很好,除了公主便没几人可以看穿,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三公主萧玟瞧着我脸上云淡风轻的,也猜不出我是真糊涂,还是假装糊涂。之道我若是真聪明,应该早就猜出了她话中深意才对。

    萧玟淡淡一笑,随即换上一副俏皮的表情,言道:

    “那,这位有匪君子,现在能否告知驸马们方才所言为何了么?”

    哎哟喂,这位三公主也是个厉害的主啊,先给我戴高帽子,然后早已挖好了陷阱在前头等着我了么?

    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谎或直言什么的,都不可取,那便只能在半真半假之间了。

    “哪有言及什么啊,不过是几位驸马在商议着公主们入驻永安寺祈福这七天里,该如此排遣这孤独寂寞啊”

    我说得煞有介事,可萧玟哪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啊,几位驸马的形状,她早已了然于胸了。

    “说的即是,公主们不在府中,驸马们自然就得称大王了。想好这些天到哪里去喝花酒划醉拳了么?”

    三公主不愧是三公主,真是一语中的,方才二驸马等人多数所言的,大抵也不离此道了。

    我随即自然而然,一本正经的言道:

    “三公主说笑了,公主们陪着太皇太后为国祈福,劳苦功高,身为驸马都尉,又怎会只懂得喝酒玩乐呢,我们几位驸马都尉商量好了,公主们祈福这几日,便会在翰林院乖乖抄写经文,还会着人按时送至永安寺,让寺庙住持师傅代我们诵经祈福,以尽我等绵薄之力”

    我此言一出,饶有兴趣的回头望着几位驸马,而萧玟似乎不大相信这群平日里只会喝酒作乐的驸马爷们,居然也会有这般通情达理的时候,也一脸狐疑地望了过去……

    几位驸马爷立马摆出了一副笑脸相迎,直到笑到脸都僵硬了,本来期待着三公主可以立刻移开逼人的灼灼目光的,可大眼瞪着小眼好一会儿之后,驸马爷们便彻底死心了,不得不被迫接受大驸马的建议,纷纷点着头,算是答应了到时候乖乖回翰林院抄写经文去也。

    萧玟都不禁啧啧称奇,看来,这位大驸马确实不能小觑了去。

    “既然驸马们如此有心,那到时候我们定然会亲自验证驸马们的辛劳努力的”

    三公主萧玟报以婉约一笑,匆匆又再瞧了我一眼,便随手放下了围幔,隐身入车驾内,没再言语什么了。

    我不禁感慨三公主聪慧不凡,居然还想到了对照笔迹来验证是否为驸马们亲笔所写,这也便杜绝了驸马们临时起意,找人捉刀代笔,以图谋混过关了。

    见公主应该没有什么吩咐了,我故意放慢了速度,让马车先走,然后等着二驸马等人迎上来,便又回到了驸马们的队伍中去了。

    二驸马等人瞅着我,是打也不对,骂也不成,说我背叛他们了吧?我也并未将他们说过什么告知三公主殿下;

    若说我帮了他们脱离了三公主殿下的魔爪了吧,可也累的他们好不易得到的七天大假被提前征用了,不是去喝酒玩乐,也没有歌舞相陪,有的只是笔墨纸砚,还有就是抄写一些看着就头疼的佛经真言

    二驸马穆晏最后也只能是无奈的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苦笑着言道:

    “了不起,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听到这句话,我是觉得挖苦比赞扬多一些了。

    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反正我对那些喝酒作乐的安排完全没有兴趣,虽说这些个活动可以让我暂时转移一下注意力,可一想到好几天都不能见到公主,我便开始觉得什么事情,都索然无趣了啊

    是不是开始爱上一个人之后,都会有这样感觉呢?

    我暗自思忖着,对其他几位驸马爷们在说什么,已经完全没怎么注意了。

    队伍依然在前行,我几乎不用往前头看,只需要一直跟着队伍便好,这般无需考虑前方会遇到什么,又或者担忧该往哪去,只需要亦步亦趋便足矣的懒惰感,有时候,其实感觉也挺好的,想得太多,也终归是庸人自扰罢了

    ……

    仪仗队伍,终于来到了永安寺脚下,寺庙的方丈住持和一众人僧人们都早已在一旁恭身相侯,以作接驾准备。

    太皇太后下的玉撵来,在太妃们的搀扶之下,一身华美的fèng冠朝服,雍容华贵,气度非凡,令人不敢仰视。fèng目流转之间,一股睥睨天下之气迎面扑来,仿佛瞬间便让周围之物华彩顿失,风华全聚在她一人之身了。

    按照礼仪,我等驸马都尉都必须携了各自的公主殿下,先给太皇太后扣头请安才对。

    下了马,我与几位驸马都尉便先行赶到了公主殿下们的车鸾前,恭候着公主殿下们下车。

    “驸马都尉们,在此恭迎公主殿下玉驾”

    我与二驸马带头,在公主的车驾前恭身行礼,言辞恭敬地向公主殿下们请安,便是告诉她们永安寺到了,准备下车给太皇太后跪安。

    果然,没多久,车鸾的门便打开了,先出来的是长公主殿下。

    我一脸微笑地忙迎了过去,伸出手来扶住了公主,公主瞧着我,脸上还有一丝未曾淡去的红晕,随即,两人的手在半空中相遇,然后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与她相视而笑,只觉得天地万物,都不会有公主这般耀眼迷人了。

    扶着公主稳稳地走下了车鸾,我牵着她的手,静静地走到了一边,等候着其他几位公主下的车鸾来,两人对视之间,已经是满满的幸福洋溢了……

    紧接着二公主萧玥走出了车鸾,二驸马瞧见了也急忙迎了上去,这会儿才觉着与二驸马穆晏身材高大的体型相比,二公主殿下倒显得越发娇小秀气了。

    穆晏伸出手去迎二公主萧玥,萧玥身子微微一怔,瞧见了穆晏眼中的那末期待神色,最后还是将手递到了穆晏手中,瞧得出来,那一刻,穆晏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三公主萧玟走出来时,倒有几位潇洒飘逸,三驸马嵇穅依礼数走过来相扶,三公主倒一副可有可无的模样,不等嵇穅走来,便径直跳下了马车,身手利落,可见一斑啊。

    三驸马倒也一副省事的模样,给三公主做了个请字状,两人便一前一后地跟着站了过来。

    最后的自然是四公主萧玲了,那活泼单纯的模样真是一眼便能让人看透。才刚一出车门,便四处张望着,然后大声的喊着刘季的名字,然后说了句“快过来抱我下马车”

    我们这群人顿时些瞠目结舌,瞅着刘季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姑奶奶长姑奶奶短地在一旁殷勤伺候着,好言软语地想劝四公主自己下来,奈何小萧玲公主脾气发作,就是不肯动,眼瞧着大家伙都在等他们了。

    四驸马急了,一个熊抱就把四公主殿下给抱下了马车,瞧不出四驸马那小身板,居然还有这么大力气,可以一把将四公主给抱下来呢

    几位公主们瞧着都有些哭笑不得了,而我们几个驸马爷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着一声号角声响起,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和一众护卫僧人们,纷纷匍匐在地,行礼叩拜,异口同声,大声喊道:

    “臣等恭迎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千秋万福”

    片刻之间,山呼万福之声一阵高过一阵,场面宏伟大气,十分壮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