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2章 长公主的驸马
    几位公主的御驾内,时不时的传出阵阵嬉笑之声。

    里边最为欢腾的莫过于三公主萧玟和四公主萧玲了,三公主性子本就活泼好动,而四公主萧玲年纪最下,虽已嫁人,可脸上依然有股稚气未脱。

    萧玟一胡闹,萧玲也便跟着一道没了分寸,玩闹得不亦乐乎。

    长公主萧琬只道是姐妹几个许久未曾一道外出游玩,难得借了此次机会,只要不伤大雅,胡闹些也是无妨的,便未曾加以劝诫,一边默默陪着看护便是了。

    倒是一路上二妹萧玥,倒是出奇的静得很,一身水蓝色对襟儒裙,衬着娇小玲珑的身段,梳理得整齐端庄的云鬓上,省却了多重珠玉点翠的装饰,只是插了一根极为雅致的金步摇,那垂落下的珠玉,随着马车的一路细微颠簸,而摇晃着其独有的节奏和美感,令人一言瞧住了,便无法移开双眼。

    二公主萧玥,如此静坐之时,便如同一位仪态高贵,静娴宜人的古典靓丽女子,手里轻柔地执着一把轻盈小扇,目光则时不时透出窗外,也不知是在瞧着窗外头的风景,亦或是正瞧着外围负责护卫的羽林卫的衣着打扮而出神。

    萧玥即便是这般静静地坐着瞭望,也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了啊……

    长公主萧琬都不禁有些感慨,几年未曾相见,这群姐妹们,早已长出亭亭玉立,个性迥异的女儿家了呢。

    一直见二公主萧玥笑而不语,三公主萧玟和四公主萧玲互相使了个眼色,四公主这便挪了挪身子,一把扑到了二公主萧玥的怀中,一脸可爱撒娇的模样,惹得萧玥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二姐,二姐,你在瞧甚呢,看得如此出神?”

    四公主萧玲边问着,便要循着萧玥的目光往外瞧去。

    萧玥在独自思考之时,陡然为萧玲所扰,不禁脸上微红,又不好发作,只能是用宠溺的目光白了一眼她们四人当中最小的一位妹妹了,抚着她鬓角垂落的一丝青丝,微微摇了摇头,道:

    “无甚,不过是许久未曾外出,为外边的风景所迷了眼,不禁多瞧了几眼罢了。”

    萧玥这话语之间,婉约动人,一听便是一位温婉和顺的美好女子,大概也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好媳妇的吧

    “咦?这外边风景不也都一个样么?玲儿未见有何稀奇的啊?难道二驸马不常带二姐出去走走么?老是让你闷在府中,难怪想见你一面,也都难得紧。若真是如此,待会便去寻二驸马说说去,让他别那般小家子气,不让二姐出门游玩散心”

    边说着,萧玲边撅着嘴,似是为二姐在报不平呢。

    二公主萧玥苦笑了几声,似乎自己这沉静不耐寒的性子,倒是惹得姐妹们为自己担心了,心下有了几分歉意,忙摇了摇头,言道:

    “他待我是极好的,也常带我外出走走,只是我性子沉静了些,又不大爱说话,这一道出去了怕扫了他的兴致,不如静静在府院里待着,闲时还能摆弄花木针线绣花,却也怡然自得了。”

    萧玥说话之时语气轻柔缓和,目光温柔,倒也不像是在说谎话。

    只是萧琬知道,这般安静沉稳的性子,也不过是多年寂寞孤寂所沉淀下的寒冰,俗话说的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她们是姐妹,其实性子也是差不多的,对于爱的渴望与执着,比谁都强烈,只是她们所能表达的方式,别有不同罢了。

    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么?

    长公主萧琬微微垂目,那二驸马穆晏她是瞧过的,从他看着萧玥的眼神,便可知道二驸马对萧玥情深意切,若是萧玥原本心中别无他想,这几年也两人的感情应该也日趋稳定了才对,会出现如此情况,那也便只能是萧玥原本心中已有他人了。

    她曾说过,她们姐妹几个,对爱的认真和执着是与别不同的,一旦从心底认定了那人,只怕致死都不会轻易更改。

    她自己是这样,萧玥也是如此,而玟儿也怕是如此,只是玟儿比其他的姐妹们,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会主动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而玲儿年纪还太小,只怕再过几年,心底藏了心事,也是会重蹈几位姐姐们的覆辙的。

    谁让她们都出生在这最是无情的帝王之家呢?

    “既然如此,那以后你也多多出来走动走动,虽说姐妹们都已出嫁,但平日里还是可以多到各自府邸串串门,亲近亲近的,姐妹之间,委实没那么多顾及,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不也很好么?”

    萧琬静静地说着,几位妹妹们脸上都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来。

    萧玥一听,微微颔首,嘴角有了一抹笑意,言道:

    “长姐所言及是,若是以后姐妹们可以常常聚聚,也是极好的呢”

    “那是,那我们下次便一起到长姐的府邸去拜访拜访吧,我可是一直想去长姐那玩乐一番的呢,那可是京城最好的园林,乘此良机,长姐你可不能推辞哦”

    一直在一旁乐呵的三公主萧玟,这会儿道是机灵的紧,急忙就定下了下次姐妹团聚的好时机,萧琬即便是想拒绝也不好开口了。

    而且,以萧琬宠爱妹妹们的性子,若是她们有所求,定然都会满足她们的好奇心的。

    “好,下次你们都来,长姐给你们做你们最喜欢吃的糕点可好?”

    萧琬宠溺地瞅着几位妹妹,想着小时候,她们几个还为了争糕点而吵闹不休呢

    现在想想,时光流逝,白驹过隙,仿佛那些过往就发生在昨日,可一眨眼之间,还是个孩子的她们,如今都已嫁作人妇了。顿有时光易逝,世事无常之感呢

    “好啊好啊,我可还记得,当年那桃酥的美妙滋味呢”

    四公主萧玲也是个馋嘴的丫头,一说到吃得,顿时便来了兴致。

    这个话题勾起了姐妹几个对陈年往事的追忆,纷纷加入到话题之中来,一遍一遍地历数着当年那些自己小时候做过的傻事儿和趣闻,时不时的,这车驾之中,不断传出几个姑娘的嬉笑吵闹之声……

    一直随驾在公主车鸾之后的几位驸马爷,听到自己公主的欢声笑语,也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哈哈大笑之声,这热闹气氛似乎不必公主们的低。

    驸马们的笑声顿时引起了公主们的注意,几位公主们面面相觑,却也不知驸马们寻到了什么可说笑的段子,束起耳朵听来,也是断断续续的,听不大真切。

    三公主萧玟是个会凑闹的主,这儿会急了,惹得四公主萧玲也跟着一起闹腾。说一定要问问驸马们,都在说笑些什么。

    萧琬想要阻止奈何已经来不及了,与萧玥一道,只能是无奈的摇着头瞅着她们这两个令人无可奈何的妹妹了

    三公主萧玟先掀开了窗幔,抬出头去,往几位驸马那一瞧,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到二驸马穆晏和四驸马刘季。

    拍了拍车顶,顿时引起了二驸马穆晏的注意,穆晏不禁望这便一瞧,却看到是三公主萧玟正一脸有趣的瞅着他们几个呢。

    “二驸马,你倒来说说,你们几位驸马爷方才都在讨论了些甚,几人笑得如此开心,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也说于我们几位公主听听,也好让我们也跟着乐乐啊”

    三公主萧玟这话,倒是没了以往公主的小架子,让几位驸马爷也不禁放松了警惕。

    他们方才谈论的,都是与公主分开后的七日,该如何过活云云,难免会有些大男子主义的混帐话来,来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亦或者说些有趣的段子,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说辞,如何能说于公主们知晓呢?

    二驸马穆晏忙打起了哈哈,言道:

    “咱们方才就是在这瞎扯,都是男子之间的混帐话,入不了公主们的耳,就不说了吧?啊?哈哈”

    边说着,穆晏往后一瞧,几位驸马又乐得笑了起来。

    这可把三公主萧玟的好奇心给提起来了啊,她就不相信了,只要是她萧玟想知道,还能有人不乖乖开口告诉自己不成?

    要真有嘴硬的,不是还有几位姐妹们在么,公主殿下一开口,驸马爷们还不都得乖乖就范么?

    “大驸马,我们长姐叫你,赶紧过来”

    三公主萧玟此言一出,萧琬不禁脸上一红,她何时叫驸马过来了?

    萧琬正欲起身制止,却被萧玲这小丫头给拦了下来,而萧玥正一脸无奈的瞅着自己……

    我一听到三公主在叫我,还是以公主殿下的名义,心下大叫一声不好,这很明显就是个陷阱啊?

    我有些哭笑不得地挠了挠腮,耳中处了三公主殿下的催促外,周围便是其他几位驸马如同刀刃一般锐利的目光了。

    他们的眼神分明是在说:要是敢出卖我们,你就是驸马都尉之中的叛徒,是罪人

    好吧,我知道自己是长得英俊潇洒,玉树凌风,一派儒生一般老实巴交的模样,所以别人看起来我最好欺负不是么?

    所以,三公主殿下谁都不挑,就先挑我来小试牛刀,也不知道该说是我倒霉呢,还是三公主殿下太过目光如炬了

    我不禁哀叹一声,随即策马从二驸马和四驸马中间饶了过去,直接来到了公主车驾旁,尽量保持与之并驾齐驱,然后恭敬地给三公主殿下抱拳行了一礼,一脸笑呵呵的模样,言道:

    “三公主方才是说,我们家公主在唤我么?”

    这话说的不错,从来就只有我们家公主才能使唤得了我,她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她让我走着,我是绝不敢跑的啊。

    边说着,我边往车驾里头偷瞄,要是可以瞧上公主一眼,被其他几位驸马的目光瞬间洞穿一两百个窟窿,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听我这般一说,三公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反问道:

    “怎么,只有我们长姐才使唤得动大驸马么?”

    “这是自然,我是长公主的驸马,自然是听她使唤了”

    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是在说:你怎么不去使唤三驸马啊?

    我毫不犹豫的回了这句话来,顿时让三公主哑然,而长公主脸上则是一片绯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