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0章 三公主萧玟
    如要问最近皇宫里宫娥与内侍们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那自然是北魏的几位公主殿下和她们的驸马都尉了

    因为千秋盛宴在即,太皇太后亲下懿旨,将于千秋宴前七日,入驻皇家寺院永安寺,斋戒沐浴,静心祈福,祈愿北魏王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按照往年惯例,后宫太妃等正宫主位和几位已经成年的公主,都会随行前往,一路都会有羽林卫护送,一切都以太皇太后尊位仪仗进行,满朝上下,文武百官,皆不敢有一丝懈怠。

    因为仪仗队到时候会从皇宫直接出发前往永安寺,故而,几位早已出嫁的公主这些日常聚在宫中,而出发前一晚,都会难得的宿在皇宫,几位公主殿下自从出嫁之后,很少有机会可以聚在一起闲话家常,聊聊女儿家的心事。

    这次的永安寺祈福,倒是成全了几位公主殿下的姐妹情谊,也让身为皇祖母的太皇太后笑逐颜开,眉目慈爱,瞧着满堂的佳孙佳婿,也算是儿孙绕膝,共聚天伦了。

    这些日子,几位公主殿下常聚于宫中,陪伴着太皇太后,故而常可在御花园见到几位公主的倩影。

    也因此,这些日子,公主进宫得更勤了些,为了可以等她一同回府,我也特别将在翰林院待着的时间延长。瞧着时辰差不多了,便从翰林院起身前往御花园与公主相聚。

    我人才刚入御花园,却听到不远处的水榭楼台处,隐约有几位宫娥隐匿期间,欢声笑语之时,将身影隐藏在红柱之后,以为来人瞧不见,却不曾想,衣角早已暴露了她们的行迹……

    “快瞧,快瞧,那位便是长公主殿下的驸马爷”

    “果然是英气逼人,俊雅不凡啊”

    “是啊,是啊”

    ……

    随即,传来一声一声娇羞嬉笑,几位年轻秀丽的宫娥们,互相嬉戏打闹着,掩着面快速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我不禁苦笑了几声,顿觉无可奈何了。

    这情况不是这一天有的,似乎从几天前就开了,自从我频繁来此御花园接公主一同回府,便会有许多宫娥偷偷隐匿其间,似乎专程等我来一般。

    这样的嬉笑打闹,这样的赞赏称赞,几乎每日都会有,起初我还有些微微脸红,可现在都快见怪不怪了。

    摇了摇头,正欲向前走,恰好见到公主迎面而来,她定是知道我来了,所以特意到此与我会面来的。

    我面容欣喜,一瞧见她,我这心里便欢喜得紧。

    公主一身淡雅,似银装素裹,却又不失典雅高贵,脸上的那抹微笑,如同九月寒霜之中的那片暖光,令人趋之若鹜,心之向往。

    公主瞧见了我,这抹笑意也便更加浓郁了。

    “驸马,可是久等了?”

    语气之间,竟然有几分急促之感,莫不是急巴巴赶过来的么?

    牵过了她的手,我的心这会儿才觉得踏实了一般。

    “我才刚到,倒是你,怎么有些气喘吁吁的,可是累着了?”

    边说着,我边从怀里掏出一方画有桃花的素白丝绢,轻轻帮她拭去额角的薄汗。

    公主静静地摇了摇头,瞅着这一方丝帕,嘴角不觉微微上扬,问了句:

    “这丝帕……”

    我有些腼腆的一笑,言道:

    “你忘了,这块丝帕还是你送的呢”

    这丝帕是爱陈员外作画比试之时,小碗儿送给我擦脸的,当时我还曾疑惑为何小碗儿会用一方素白的丝巾,以至于我花了好多方法,都无法将上面的墨滋清洗干净。

    最后便想了方法,以那墨渍为点,花了一幅桃花图,这般想着若是有机会将丝帕还给小碗儿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嫌弃才对。

    她从我手中接过这方丝帕,眼神颇为动容,瞅着我的时候也多了几分温柔似水,轻声言道:

    “我自是没忘,只是你这画中心思,倒是让我心中别有一番滋味。你竟然还留着它么?”

    我点了点头,言道:

    “你给我的,我自是珍之重之了。只可惜怎么也洗不掉上边的墨渍,就这般还给你又担心你会生气,这便自作主张,在这丝帕上多添了几笔,你若不嫌我将这方丝帕弄花了,我便十分开心了”

    “不会啊,你画的桃花,我,很喜欢。”

    公主静静的说着,脸颊的那抹绯红,我瞧的真切,不觉目光婉转多情起来,与她静静对视着,竟然有些怔怔出神了。

    “哟,大姐和大驸马这般伉俪情深,还真是羡煞旁人咯”

    身后,犹如银铃一般悦耳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位窈窕淑女,静静走来,一身粉色对襟上衣以及齐胸下裙,衣裙中百花紧簇,争奇斗艳,美不胜收。肩头臂间同色披帛缠绕,长袖漫舞,玲珑身姿,芳华绽现。

    高高盘起的流云鬓下,有着与公主几位相似的眉宇,清丽脱俗,而眉间的那末殷红,是五瓣桃花细钿,令人影响深刻,一见难忘。微挺的鼻梁下,一张殷桃小口衬托出此女精雕细琢一般的容颜。

    这一位,便是北魏当朝的三公主萧玟

    我与公主如同美梦初醒,彼此微笑以对,便错开了彼此的目光,站在了一处,瞧着后边的女子缓缓漫步而来。

    “给三公主殿下见礼”

    我微微抱拳行了一礼,以示对公主殿下的敬重之心。

    “萧玟给大驸马回礼了。”

    说完,也微微福身回礼。

    随即,公主便走到了三公主身侧,两人牵手互扶,笑容可亲,姐妹之间相处融洽,不禁让我有些羡慕不已。

    若是说兄弟姐妹么,从小到大,也就高韦与我较为亲近些,可我和他始终不同,故而,我还是刻意与他保持一段该有的距离。

    姐妹之情,大概是无法体会到了,不过兄弟之义,也让我受益匪浅啊

    “你怎么也出来了?”

    公主似乎有些害羞地瞅了我一眼,随即与三公主拉扯上了话题,这语气,我听着莫不是与方才公主急匆匆前来与我会面有关么?

    “怎么,长姐莫不是怪三妹扰了姐姐与姐夫的深情对望?”

    三公主掩面而笑,顿时惹得公主面色娇羞,我还是第一次瞧见公主无可奈何的模样,这若要是换作了往日的我,定然会被她一句贫嘴给顶了回来。

    看来公主这位长姐,对几位妹妹们,也是爱护有加的呢

    一想到这,我怎么觉得有点酸味呢,不禁暗骂了自己几句,怎么这也要吃味啊?

    我真是太小气了,不过这小气,也不过是对公主一人而已。

    “你啊,我还不知道么,定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有所图来的。”

    公主轻叹了一声,她这三妹的性子她是再清楚不过的,这会儿,定然是来为难驸马的了。

    “好啊,姐姐,你偏心,我都还未曾为难大驸马呢,你就已经在帮着他了。三妹我,好生伤心啊”

    顿时,三公主一脸略显伤心的模样,惹得公主又于心不忍了。

    我不禁笑了笑,忙上前一步为公主结为,行了一礼,言道:

    “定然是下官的过失,三公主可以尽情的责罚下官,还请莫要为难公主殿下才好”

    三公主闻言有些赞赏一般的点了点头,言道:

    “嗯,不错,还知道护着我长姐。不过我可不会因此就饶过你的罪行的。大驸马可知道,因着你赶到,我们几位姐妹们正玩得兴起,长姐便匆匆辞别了众姐妹独独出来迎你了,你说,你的罪过大不大?”

    我闻言,一脸满足的瞅着公主,而公主则脸色绯红,欲制止三公主再说下去。

    虽说是领罪,我倒也领得心甘情愿,笑着恭身一礼,言道:

    “三公主所言甚是,如此,是该罚下官。”

    “嗯,知道错就好,那就罚你今晚让长姐留在宫中,陪我们姐妹们玩乐,明儿个自然就把长姐还你了。”

    三公主乘机提出让公主今晚留宿皇宫,这不是让我独守空闺么?这怎么行

    立马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来,故作推延,言道:

    “这,这恐怕就得请三公主恕下官不能答应了。因为此事,得让公主自行决定,若是她愿留下,那我便今晚在翰林院当值陪着;若是……”

    “诶,停停停,好个狡猾的大驸马,你这般说辞,长姐还会留下来么?”

    三公主也如同公主一般,慧眼如炬,一下子便看出了我的心思了。

    公主暗地里白了我一眼,不许我使坏,我乐得在一旁看戏,反正我是不会让公主离开我视线范围半步的,特别再过不久,我就得和她分开七天了啊,七天不能见面,想着都觉得心肝在疼。

    “好啦好啦,都跟个孩子似的,没个正行。三妹,今晚我就不留下了,不久后永安寺祈福,你我姐妹几人,还怕没时间相处么?不要争了,啊?”

    公主好言软语的哄着,三公主也就不愿为难公主了。

    转过身来,对着我言道:

    “那今晚就不为难大驸马了,你得记得欠本宫一个处罚哦,到时候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不然,我便告诉长姐,让长姐来收拾你。”

    我不禁苦笑两声,忙言道:

    “敢不从命?”

    见我应承了,三公主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挽着公主的手,言道:

    “那我便送送长姐和大驸马吧”

    “你啊,古灵精怪的。”

    公主无奈了摇了摇头,拿她这个三妹一点办法都没有。

    “放心吧,长姐,我不会为难大驸马的。瞧你如此紧张他,就知道最近宫里的传言都是真的啦。”

    “哦,宫里头最近都在传什么了?”

    公主看似无心,笑着随意这么一问。

    “还不都是些赞扬你们郎才女貌,天作之后,夫妻二人感情日笃,令人艳羡一类的嘛。所以,在得知大驸马这些日都会到御花园接长公主回府之事后,便引得宫里头的一些宫娥们,争相来瞧大驸马究竟是怎样一位才貌双全之人,才配得上我们如此貌若天仙一般的长姐啊?”

    三公主边说着,边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这会儿我算是明白了,为何那群宫娥喜欢躲在一旁偷看我了,原来如此啊……

    “你啊,何时也学得如此巧舌如簧了?”

    公主宠溺地刮了下三公主的鼻梁,惹得她俏皮地直吐舌头。

    说完,公主和三公主在前头走着,而我则后面跟着了。

    “放心吧,长姐,三妹不会为难大驸马的,最多就是想请他参加一两次梨园诗会,这可是京城文人墨士的一大盛会,众多名人雅士都会赶来共襄盛举。大驸马才思敏捷,学富五车,又是状元出身,若是能让他出席这场盛会,结交一些颇有名望的文人雅士之流,不也对他的仕途与名声大有裨益么?长姐以为如何呢?”

    三公主萧玟,平日里最好的便是结交一些文人雅士,饮酒作诗,舞风弄月,逍遥自在,乐此不疲。

    而她自己,也最好写诗,常参与到一些有名的文学社,和一群名流大儒一起,吟诗作对,互相唱和,还曾刊发过几本诗集,其中几首咏唱梅花的诗词,因文笔细腻,心思新颖,别具一格,而分外受人喜爱,在京城还一度传颂开来。

    话虽如此,而且确实如同三公主所言,多结交一些文人雅士,对驸马确实大有裨益,可瞧着驸马那好静的性子,只怕不喜欢凑这等热闹,公主实在不愿逼着驸马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这去与不去,还得让驸马自己定夺才好。”

    公主淡淡一笑,随即朝我这瞧了一眼,似乎是在问我的意见。

    方才她们的对话我听着了,三公主故意说得如此大声,仿佛担心我听不到似的,其实完全不用如此,就算她们说话声音与平时一般,我也会拉长了耳朵去听的。

    三公主本以为只要长姐答应了,定然会和她一起,说服大驸马参加那次盛会的,这回倒觉得奇了,公主之命,驸马焉有违抗之礼,几位驸马都是如此的啊,瞧大驸马的性子,也定然会听从长姐的话,即便不愿也还是会去的。

    为何要先征求大驸马本人的同意啊?

    三公主不禁有些疑惑了,难道长姐和大驸马之间的夫妻相处之道和自己与其他几位姐妹们都有所不同么?

    我不禁有些郁闷了,那些个文人雅士美其名为什么什么诗会的,大多都是一些附庸风雅之流,一些人将自己束之高阁,不与俗人同流,以示自己与众不同,曲高和寡。可要论起实事政要来,都是一些嘴把式,多说不做,眼高手低,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即便真有些清流之士,也受不住这些人冷嘲热讽,围而攻之,自然是不愿再入此盛会,自讨没趣。那样的诗会,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诶,三公主殿下,你也知道最近翰林院因新修国史一事格外忙碌,下官实在是分身乏术,所以……”

    “这些都是托辞,大驸马安心即是,君子不强人所难,去与不去,大驸马可自行做决定。不过……”

    三公主这转折来得让人有些心惊肉跳,这杀伤力绝不比公主的低。

    只见她笑得一脸为何从容,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突然冒出一头冷汗,果然,皇家之人个个果然都不能轻易得罪啊,我们这群升斗小民还是自求多福的好啊。

    “只不过,大驸马拒绝了玟儿这第一次,希望,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哦”

    说完,依然是笑着与公主走在前头,而我则一脸僵笑得跟在后头,唉,突然想到了其他几位驸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来。

    做驸马,难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