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9章 唯有相思无尽处
    这样的气氛有些暧昧不明,彼此对视的双眸不经意间染上了一层氤氲的暖雾,随着距离的拉近,气息的纠缠,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上了双眼,当唇瓣交叠的那一刻,只觉脑海中一片空白,仿佛化身成为一只粉蝶,贪恋着那丝丝甜蜜和芬芳……

    我脸上开始泛起红晕,明明吻过很多次了,为何这回的感觉与以往很不相同?

    似乎变得更热烈了,更悸动,更眷恋不舍了。

    带着这份奇怪的悸动燥热感和身体开始不自觉的产生变化,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因为地点在书桌上,还是被公主压在身下的姿势所致,我的天啊,难道我是个被虐狂么?

    缠绵喘息了片刻,我不得不羞愧的承认,我有感觉了,而且比以往的感觉都要强烈……

    伸出手来蒙住了自己的双眼,我顿时觉着羞愧得无地自容了,这样的体质,很明显就是个被虐狂么

    公主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微微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温柔地拉开了蒙住我双眼的手,柔声问道:

    “怎么了,可是压疼你哪里了么?”

    我摇了摇头,满脸通红,言道:

    “没有,是太舒服了,结果……”

    实在是说不出口了,方才还言之凿凿的说是情非欲,可现在我是既想要独占着情,又有了想要填满的欲,总觉着这两者有时候真的很难分清彼此。

    公主的嘴角上扬,轻笑一声,伏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那,还要继续么?”

    我不觉苦笑一声,搂住了她的腰身,让公主伏在我身上的姿势更舒服一些,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你不会真想在这吧……这里,可是书房……”

    说道最后,我的不禁轻咳了两声,这里确实很容易让人触动情念,可这姿势久了,却不大舒服啊,别看压箱底的花样百出,都是些折磨人的东西,顺带误人子弟

    “原来,你不喜欢这儿啊?”

    公主是满脸的调笑,我则是一脸的羞涩模样,都不知道公主这句话是调侃我平日里喜欢呆在书斋看书呢,还是指方才我的反应奇特了……

    我挠了挠腮,故作单纯的,言道:

    “要是媳妇儿你想继续的话……那么……温柔一点……”

    说道最后那句,我脸都红得不能再红了。

    公主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一红,只道我是在间接调戏于她,将那本书往我脸上一放,随即走开了去,嗔怒的语气说了句:

    “以后不许再看这类乱七八糟的书”

    我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将脸上的书扒拉下来,这会儿倒是胆子大起来了,乘着还未答应公主下的禁令之前,稍微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翻开书页,我倒是光明正大的瞧。

    公主则坐回了书桌前,见我如此形状道未曾说什么,也没出手阻止,只是一脸淡然地瞅着我,看我要看这本书到什么时候。

    片刻之后,我猛地拍了下大腿,恍然大悟一般,言道:

    “我就说嘛,这画风我似乎在哪见到过”

    “哦,原来你兴致勃勃在欣赏的就是画风么?”

    公主的语气里难掩嘲讽之意,可我都听惯了,再加上练就了厚脸皮的本领,完全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就可以耍无赖,还是特无赖的那种。

    “当然,这画中院落景致以及房内的布局陈设,还有这男女形态描绘,这些手法分明是出自那人之手啊说起来,这样的书怎么会参进学生们的书籍里去呢?要是我没有一本本勘察这些书籍,那岂不是要出大问题了?”

    这会儿我才有精神去思考这些问题,事出有因,绝不会是什么偶然遇之,是有人故意将此书参合在这群学生书籍里的,而且很简单,就是想让我或者公主发现。

    这人是谁啊,这般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公主也想到了这一层,反问道:

    “你说的那人,究竟是谁?”

    “楚狂人啊,他的画风一向是热情奔放的,在表达男女之情上也非常大胆,可我从不知道,他居然也开始画春宫了?真是不可思议,难道他缺钱花么?”

    春宫在暗市上还是很有销路的,好的春宫卖价也非常高,一些稍微有点作画才能的为了糊口生计,便会去画这类作品弄口饭吃。而高明的画师所画出的春宫,出价也是非常之高的。

    我随即便将这本书合上了,随手便丢在了一边。

    “好啦,我答应你,以后都不看这类乱七八糟的书了。”

    随即,我从书桌上跳了下来,我无比潇洒从容地说了一句。

    公主则一脸好奇的瞅着我,言道:

    “你还真是淡定呢,难道看过春宫的人,都像你这般淡定自若的么?”

    我嘴角微微一瞧,一本正经的言道:

    “天地良心,我方才在研究的不过是画风,只把它当作画来看,又不是其他。”

    这边说着,便走过来拉过公主的手,邪笑着,言道:

    “这对着画自然是淡定自若了,若是对着你,就没那么淡定咯……”

    “嗯?油嘴滑舌。”

    公主边说着,便伸手在我眉间一点,我心里欢喜得紧,拉她起身将她抱在了怀里,抵着峨眉,耳鬓厮磨着,我嬉笑着言道:

    “那,我们待会回房,再继续研究研究?”

    公主嘴角的那末笑意化开,那模样十分好看,只见她轻启朱唇,轻声言道:

    “你倒说说,研究什么?”

    我则是一脸讪笑的模样,故意引开她的注意力,边出手挠她痒痒,边说道:

    “你说呢?嗯……”

    这会儿的我,可早已把公主最拍痒之处给摸清楚了啊,直逗得公主急忙跑开,两人便围着书桌相互追逐嬉戏,顿时,房门皆是一阵阵欢声笑语之声了……

    “好了,好了,别玩了,我有正事要对你说”

    从身后抱紧了公主,温柔地伏在她的肩头,在她脸颊上轻柔一吻,公主则非常安心和平稳地靠着我,两人的手在腰间十指相扣着,不舍分开。

    “你说,我听着。”

    在她耳边,我温柔地说着,仿佛每一句话,都会成为甜言蜜语。

    公主先是顿了顿,随即说道:

    “我们可能要分开七天。”

    ……

    “为什么?”

    我呆呆地眨了眨眼睛,以为这是公主在开玩笑的,顿时心里变得空荡慌乱,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公主忙转过身来,抚着我的脸,似是安慰,言道:

    “你知道的,皇祖母千秋宴前的七日,会到永安寺斋戒沐浴,上香祈福七日,以求神佛护佑北魏江山社稷。我们几位成年了的公主都得一路跟随修行,这是礼仪规矩,不可不顾。”

    我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确实是我无力阻止的事情,而且这是人伦孝道,身为公主的驸马,理因支持才是。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那我可以偷偷去见你么?”

    公主定眼瞧着我,摇了摇头。

    “那我可以给你写信,让紫玉传递么?”

    公主眼中有了一丝伤感的神色,可还是摇头。

    我有些急了,这也不成,那也不许,可我要是想公主了怎么办?

    “那我每日给你放纸鸢,让你知道我在想你。”

    公主苦笑一声,眼中渐生哀伤的神色,言道:

    “你不用上朝了么,而且最近……风平浪静,纸鸢,怕是飞不高的”

    我突然生气了,拂了衣袖,有些失控一般,言道:

    “那我肯定会想你想的发疯的,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你啊,一日不见你我便难受得紧了,七天,我肯定会死的”

    公主急忙抚过我的脸,让我正视她,知道我在刷小孩儿脾性,正声言道:

    “不许动不动便将生死挂在嘴边。再说了,这世上,并非就是谁离了谁便不能活的你瞧,还未遇到我之前,你不会照样活的好好的么?”

    我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眼中起了水雾一般,言道:

    “不一样了啊,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只有一个人,可现在有了你,不一样了啊”

    “傻瓜”

    公主将脸埋在我的怀里,语气都有些哽咽了。

    我心中不禁一痛,都有想揍自己的心了,我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没想到这分离相思之苦,是两个人同受的啊

    “没事儿的,我一定有办法可以把我的思念传递给你的。”

    我笑着轻轻推开了公主,抚摸着她绝美的容颜,给她以坚定的眼神。

    “要不,我半夜爬墙过去……”

    还未说完,公主便手刀朝我当头一劈,言道:

    “休想,负责护卫的可是羽林卫,你以为是府里的家丁护院么?你还未翻过来,大概就被人当箭靶子了吧”

    唉,真伤心,我的豪情壮语还未说完,便被公主一言否决了,本来还想尝尝这夜班爬墙幽会美人是何滋味呢

    “我不会放弃的”

    我咬着牙坚定的说道。

    嗯,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噗~我若不在府中了,没人管着你了,你不正好可以借机到处游玩,招蜂引蝶了么?或许,还能路遇桃花,享享齐人之福呢”

    公主面容是言若桃李,语气也是温柔如常,可我怎么可能相信这话中所谓的祝福之语?

    “哪里会遇到什么桃花啊,有的话,那也是桃花债,我可得躲得远远的才好”

    说完,我们相视而笑,我则乐呵呵地将媳妇抱在了怀里。

    当时,我只当这句话是笑语,却没想到,所谓的桃花运,该来的时候,连挡都挡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