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8章 发乎情,止乎礼
    “什么,画御真?”

    我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忙回应了一句,道:

    “不成的,这怎么可以?”

    阿正和紫玉一听闻我有机会参与画御真,便觉得这是无尚荣耀之事,脸上都不禁带着欣喜之色。

    御真便是为皇室成员画正装画像的统称,历来都只有画功最为出众品德高尚的御用画师才有资格参与这项无比荣光的工程之中去。

    参与御真,可以算得上是一位画师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耀了。

    公主见我毫不犹豫的便回绝了,只道是我没了信心,不敢接这任务,随即笑着言道:

    “你也知道,再过不久便是皇祖母的千秋盛宴,皇祖母有意画一幅御真,作为孝儿忠臣,焉有不为皇祖母达成所愿之理?”

    公主对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便是想让我接下这活儿,只是我知道自己的局限所在,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应承下来的。

    “公主,你也知道我所擅长的是风俗人物画作,这类画就是个随心随性,不拘一格。可御真就一样了,一笔一画皆怀畏惧之心,对画师的画工基底是极为考究的,若不是从小以画为技,亦或是天纵奇才,是不可能有如此深厚的功力底蕴的。”

    “我的画虽然尚可,也只能算得上是有此才能,却并不算是有此天赋。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的画作里,无法画出王者之气”

    我言犹至此,公主一点即透,觉得我所言也是大有道理的,皇祖母是非同一般的女子,那股不逊于男子的王者之气,确实非一般的画工可以画得出来的。

    “那,这可如此是好,皇祖母已将此事交托与我了,若是办得不好,可是会惹皇祖母生气的。”

    公主言语中似有为难,可却一脸笑容地望着我,云淡风轻,悠然自得,难里有怕惹皇祖母生气的样子?

    我不禁叹了口气,公主是直接把这个问题扔给我了啊。

    “我倒是可以举荐一个人,若是公主可以找到此人的话……”

    公主闻言,嘴角微微上扬,用手抵着下颌,言道:

    “说说看。”

    “此人便是京城三大风俗画师之一的长歌行。他的画功是长歌行逍遥生楚狂人三人之中最深厚的一位,而且也是品行修养最好的一位”

    公主不禁有些好奇,这位长歌行可以得到我如此称赞,倒是很想知道此人如何画工出众,品行了得了。

    “这位长歌行的画风与我和楚狂人别有不同,我的画风偏于内敛含蓄,而楚狂人则是热情奔放,唯有长歌行的画风沉稳自持,立意新颖,常见反应民生之作,颇有侠骨之风,而画作之中又隐约透出一股股勃勃生气,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画师天才啊”

    我便说着,眉飞色舞之间,已经将那长歌行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了,完全都没注意到公主那略显阴冷的脸……

    “你似乎很了解他啊……”

    公主的声音依然温柔,却不似水而是寒冰了。

    阿勒,我怎么觉得后背一股阴寒之气?是我的错觉么?

    “哈哈,我们三人都未曾见过面,不过都是以画会友而已。所以,说了解也不甚了解……”

    我边陪着笑脸,边小跑着来到公主身边,笑嘻嘻地牵过公主的手,拉住了她的就不肯放爪了。

    “嗯,既然驸马推荐了此人,那本宫倒可以派人去寻一寻的。只是,可寻的线索似乎太少了些……”

    公主笑了笑,淡淡地说了这句话来。

    我沉吟了片刻,随即言道:

    “我也许可以推测出几点线索,公主姑且听之。第一:此人的画作之中,勃勃生气难掩,年纪应该与我不相上下;第二:此人画功深厚,而且纵观此人作画手法和技巧,与宫廷御用画师之技法有共通之处,可见,此人与宫廷画师定然脱不了干系。只是画图署的人我都知道,而且他们的画风迥异,却也未曾看到一位与这长歌行年龄画风相似之人。所以,可以推测出此人定然出生于画工世家,底蕴深厚,非一般画师可以比拟。”

    “而这第三么……”

    我摇头晃脑比划来去,说的头头是道,倒是惹得公主不悦了,不动神色地在我腰间这么一掐,顿时我整个人都要软倒了,脸红得跟个柿子一般,这画说道半途便没了下文了。

    阿正和紫玉正听得兴起,听我突然没了下文,纷纷好奇的往我这瞅,弄得我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还说,你不认识他么?”

    公主笑得如同春风化雨,而我都快哭笑不得了。

    撑着扶椅,蹲下半个身来与公主对视着,眼中都染了一丝得意的笑意,轻声反问了一句,道:

    “公主莫非是……吃醋了么?”

    最后那几个字故意凑到她耳边轻声说的,顿时,伊人脸颊染上一层红晕。回望着我时,公主的眼中分明就是在说:

    “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即刻言道:

    “这第三么,长歌行可能是位女子”

    此言一出,就连公主都难免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这话怎么说?”

    紫玉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出口。

    “其实这也是猜测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这长歌行若真是出生于画工世家,有这样的才能和画功,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早已入图画署待诏,可画图署却一直未见有这样的天才画家出现,这些便足以证明,他不是不能入宫,而是不可以入宫。”

    “按照朝廷旨意,画图署待诏子弟有画师潜质者都需入画图署从生员做起,从中择出有才能者,入职画图署为将来成为御用画师做准备。长歌行如此有作画天赋,自然会在入选之列。”

    “他没有正常入画图署成为生员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身有残疾,他的画作民生之风盛行,可见常年出行在外,画下所见所感,所以他的身体定然是康健的;而这第二,便是他不符合入选画图署的资格,那便是他身为女子”

    这番推论一出,紫玉等人纷纷觉得言之有理。

    就连公主都忍不住用称赞的目光瞅着我,我有些得意洋洋,笑着言道:

    “只要凭借着这三点,相信公主很快就能找到长歌行了。怎么样,驸马算不算是立功了啊?”

    “嗯,若是真如驸马所言,寻得此人,那驸马便算是大功一件了”

    公主点了点头,捏了捏我那得意洋洋的脸,微笑着言道。

    “那,驸马得向公主你讨赏”

    我邪恶的笑了。

    “好啊,若是真因此找到了长歌行,那驸马到时候想要什么赏赐,本宫,都赏赐给你,可好?”

    哎哟喂,这可是天大的赏赐啊,我乐得是心花怒放了哟……

    “那一言为定,君子一言……”

    乘着紫玉和阿正都在,让他们给做个见证。

    “驷马难追”

    ……

    哈哈。

    得到公主承诺,我那个得意样哦,就差当场手舞足蹈了啊。

    公主一脸好笑又有些无奈的瞅着我,见我时而小孩儿心性,也是无可奈何得紧,便任由我胡闹了去。

    “阿正,把这画和印章,都替你家公子收起来吧”

    公主吩咐了一句,随即起身,去瞧了瞧那些书籍登入造册的进度如何了。

    “是”

    阿正得了命令,急忙走过来将画收好,又将刻印和契约放回了方盒之中,收拾好这些后便先走出了书房。

    我正沉醉于得到公主承诺的欢喜之中,无法自拔,都不知道另一个危机早已悄然而至,真真是乐极生悲啊

    “这是什么?”

    公主查看登册之时,恰好看到书堆之中,有一本红色外封的书籍,格外引人注目,便俯下身去想看看究竟是本什么书,如此与众不同。

    我的心咯噔一下死命地往下沉,突然想起了还有这一茬,正欲阻止公主去瞧那本书,可一切都为时已晚,因为那本书已经在公主手中了。

    紫玉瞧见了也是脸色发白,几乎与我异口同声的说道:

    “公主,不要……”

    公主并没有打开这本书,而是正准备翻过正面来瞧瞧是本什么书来着,突然就听到我和紫玉这般喊着,两人脸上都是一脸惊恐的表情。

    她只是低头瞧了一眼,却见这牛皮纸一般的书封面上,草书写的居然是《御妻十八式》?

    公主眉头一皱,顿时两眼发出冷光,令人不寒而栗……

    我吓得已经两腿发软了,而紫玉则站在一旁噤若寒蝉,身子不断地往门口便移,只想离得远远地。

    “紫玉,你先出去。”

    公主的脸色都黑了,冷冷地说出这句话来,猛地让我都觉得整间书房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一般。

    紫玉仿佛得了特赦,忙点头称是,立马转身便往门外冲了出去,出去之时,居然还不忘记顺手关门这个好习惯,这还真是……

    好个鬼啊,紫玉这丫头只顾着她自己逃命啊,我呢?我该怎么办啊?

    死定了,死定了啊,而且保证会死得很惨很惨……

    我都看到那本书在公主手中被紧拽着,仿佛下一秒就会生生戳出几个指洞来

    不知为何,我一把将手挡在了胸口,仿佛自己便是公主手中的那本书一般,感觉就要快被撕得粉碎了……

    “驸马,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原来,你是这么想本宫的么?”

    我顿时觉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前后左右都瞧了个遍,根本没地躲,没法逃,认命吧,死了这份心吧,等着被公主拔层皮吧

    一听到公主在喊我,我那小心肝差点就停跳了,猛地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说道:

    “不,不是这样的,公主,你,你听我解释……”

    “御妻?好啊,你告诉我,你想如何御妻,嗯?”

    公主的语气冷冷的,一点都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紧闭着眼睛不敢看公主的,鬼哭神嚎一般,言道:

    “不是我的,这书真不是我的,呜呜,我是冤枉的啊”

    公主缓缓度步而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问道:

    “你似乎很喜欢看这类的书啊?”

    我猛地摇头,吓得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我,不喜欢……”

    “那,要不要试试?”

    我猛地继续摇头,等我意识到这句话别有用意之时,顿时,呆若木鸡,猛地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瞅着公主。

    诶,什么意思?

    公主突然在我耳边轻声说出这句来,气息幽兰,令我从耳根红到了脖颈上了。

    “嗯?”

    公主乘胜追击,突然换了一脸妩媚的神情,语气之中也尽是诱惑的意味了,顿时让我入坠云雾,不知所以了……

    公主那略显急切而又火热的目光,仿佛在催促着我给她一个答案。

    要,还是不要,嗯?

    “不要”

    我有些失魂一般的吐出两个字来,可又在猛点头,生怕公主不明白似的。

    当我稍微回过一点意识的时候,又觉得不对,连忙又改口说了句。

    “要”

    可头又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了……

    就连我自己都分不清,这到底是代表着要,还是不要了

    完了,完了,言语和举止不能同步,我看,我是坏掉了……

    “哦,本宫明白了”

    公主一脸诡异的笑意,一手拿着书,另一只手一把拽过我的衣领,瞬间将我整个人都压在了书桌台上,公主也欺身过来,将我压在了身下……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我瞬间大脑思维断了线,完全一片茫然状态了。

    公主将书拿了过来,在我眼前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言道:

    “既然驸马如此喜欢此书,那便一同来练习练习这御妻十八式,到底灵不灵验吧?”

    我闻言,顿时整个人都石化了,让公主看那本书,依样画葫芦来这般对付我,那还了得?那书实在是太过界限了,我完全无法想象公主要是看了里边的内容会变得如何?

    更重要的是,公主在我心中是最为纯洁无瑕的,怎么可以让这种书污染了公主那清亮的眸子呢?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我一口回绝,言道:

    “不,你不可以看”

    刚一说完,我便欲伸手去夺那本书。

    公主手下一按,便将我压回桌上,我哪还够得着那本书啊,一切都得任凭公主处置了。

    “怎么,驸马不想学御妻之术了么?不会后悔么?”

    公主的眼神都染上了一抹笑意,也不知是喜是嗔,我只知道她的笑容一直都很好看的

    “我才不要学什么御妻之术,这本书本就不是我的,我也是无意之间瞧了一眼,都觉得里边内容低俗,什么御妻之术,都是胡说八道,那都不过是欲而已我与你,是起乎于肝膈之上的情,即便我想亲近你抱你吻你,那也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并不是什么秽乱的行径,又如何能与什么御妻之言相提并论?”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而且底气十足,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说的是多么令人震惊的话来,只是很想让公主知道,我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喜欢,是小心翼翼呵护在手心的喜欢,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的喜欢……

    公主闻言,目光陡然之间变得柔和多情起来,温柔地抚着我的脸,低眉垂目,问道:

    “你方才说的,瞧见了我,便会想要亲近我,抱我,吻我,是这个意思么?”

    ……

    我不禁脸色一红,心跳也如同马蹄声一般,格外闹人。

    虽然公主这话问得直白了些,但是,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坦诚了自己的心迹。

    “嗯~”

    将眼瞥向了别处,不敢再看公主,我只觉得脸大概已经烧得都发烫了吧,也不知为何,就连回应的语气也变得不像往日的我了,似乎多了几分娇羞和缠绵……

    公主瞧见了我这番模样,倒是突然间静默了片刻,脸上也染上几分红晕,而眼中则多了几分灼热,伴随着一阵阵心动的悸动声,公主突然觉着眼前之人的红唇格外的诱人,忍不住缓缓侵下身去,想要将吻落在那诱人的红唇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