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7章 公主,也是债主
    嗖的一声,我一脚跨过地上那本书,在公主跟前站得笔直的,然后借机用后脚跟那么一踹,那本书的顿时没入书堆中,没了身影。

    我眼角的余光瞧见那本书消失不见,顿时心下舒了口气,一脸笑嘻嘻地瞅着公主,无比谄媚的言道:

    “公主,回来啦”

    边说着,便无比热情的走过去迎接公主。

    我的那点小动作哪里逃的过公主的眼,我的性子她最清楚不过了,见我笑脸相迎,说话又如此的谄媚,再看看站在一旁不像平日里叽叽喳喳个不停的紫玉,知道这里边肯定有猫腻,只是不急着拆穿罢了。

    对我微笑以作回应,任由我牵过她的手,公主一脸奇特的表情瞅着我,笑着言道:

    “驸马今日倒是格外的殷勤周到,难得见你如此温柔体贴,莫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要我帮你善后吧?”

    我的表情为之一滞,差点就岔气了,忙笑呵呵的说道:

    “哪,哪里有,驸马对公主一直都是温柔体贴的啊。”

    说完,伸出一把揽住她的腰身,将她拉的自己近一些,那熟悉而又温柔的淡淡香气扑来,顿时让我有些心神一荡……

    “哦?”

    公主的笑容是动人心魄的,那双玲珑剔透的眸子一瞧过来,我就忍不住脸红发热,说起话来都开始觉得心空落落地,快没底气了。

    “那,那是啊,不信,你可以问问紫玉啊,是不?”

    不成,在公主跟前我不擅长说谎,这要是让我瞎编下去,先不说能不能圆谎了,要是被公主当场拆穿,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

    比如:杨安源和李皓那两货曾送的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如今想想,我都觉得浑身冒冷汗啊……

    我现在只能寄托于紫玉的那点善心,不要在公主面前当场揭发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紫玉从不会撒谎,更何况是隐瞒公主,若是如此她就是不忠。可她若是说了,若是公主生气起来,只怕驸马爷少说也得脱一层皮了。

    不说,是不忠,说了,又担心会影响到公主和驸马之间的感情,紫玉顿时觉得左右为难,无法自处了。

    见公主微笑着望着自己,紫玉几乎是反射性地摆手摇头,道:

    “紫玉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后,便低着头沉默不语了。

    公主眉头微微一蹙,而我险些就当场吐血身亡了。

    紫玉这么一说,不是明摆着真的发生过什么事情了么?这不是掩耳盗铃,又是什么?

    刚扶着公主落座的我,只觉得脚下一滑,跌了半个身子,若不是扶住了椅子,差点就跪倒在公主脚边了。

    公主若有所思地瞅着我,而我只能苦笑地回望着她,虽说有些慌乱的神色在脸上,可眼神却依然是清澈透亮的。

    公主脸上是一丝满意的笑容,温柔地伸手抚着我的脸,用有些俏皮的语气说道:

    “傻瓜,怎么这么不小心,可碰到哪了吗?赶紧起身来。”

    我有些入迷地瞧着她,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的,摇了摇头,道:

    “没事儿,这就起来了。”

    说完,公主扶着我站起身来,我则一脸幸福地瞅着她,总觉的怎么看都不够似的。

    公主嘴角微微一扬,朝门外喊了一句,道:

    “阿正,把东西带进来吧。”

    “是,少夫人”

    话音刚落,阿正这小子手捧着一幅画轴和一方木盒走了进来,然后恭恭敬敬地将画轴和木盒放在了书桌上后,退到了一边。

    阿正这小子最近是越发办事干练了,公主指明让他打下手帮忙做事,交代下来的事情他都能一一办好,人也越发干练出色了。

    我不禁赞赏一般地点了点头,还是公主善于用人啊。

    随即,我有些好奇地瞅着桌上的物事一眼,又回望着公主,似乎有些弄不明白,公主有何意图。

    “你先去看看那幅画。”

    公主只是笑着说了这句话,便催促着我去瞧,话语之间,公主便透露出了这确实是一幅画卷来着。

    我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公主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在好奇心驱使下,打开了那幅画卷。

    这一展开,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画卷在我跟前徐徐展开,我眉头不禁一皱,这,这不是那以前在陈员外的那场比试绘画赛中,画过的那幅《十二乐姬春游图》么?为何会在公主手上的?

    我不禁有些啧啧称奇,虽说此画出于我手,可这画我也是许久未见了,如今再次入眼,个中滋味,也是很难明言的,只觉着造物神奇,非凡人所能窥探啊。

    在众美之中,我唯独心心念念地是那琴姬,她不是别人,而是我心中之爱,也是我眼中之亲。

    抚着这长轴画卷,过去种种突然一一浮现,明明是没几个月的前的事情,可为何我会有一种历久弥新之感呢?

    我不禁会心一笑,这种笑容是打心底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对过去追求的感慨,也是一种对现在所得的感恩。

    我最期盼着的,最想要得到的,已经在我眼前了,还有什么比这更为珍贵的了么?

    我抬起头来注视着公主,直把她瞧的脸颊绯红,面带娇羞……

    “这画,如何到了公主之手?我记得它不是在……”

    这幅画应该是在陈员外的千金陈小鱼手中才对,当时为了筹钱去参加素竹姑娘的疏栊之礼,将这幅画以一百金卖给了陈小鱼,又写下了欠条,从她那借了五千银钱,这才免于将我那小的可怜的私宅和杨安源家的祖宅抵押出去。

    也因为如此,陈小鱼成为了我的债主。如今这画在公主之手,难道……

    我不禁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却见公主一脸瞧好戏的表情瞅着我,使了个眼色,让我接着打开了那方木盒。

    当我打开木盒看到那方逍遥生的黄田石刻印之时,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了。茫然之间,我瞧见了盒底还有一张字据。

    将刻印放在了一边,有将那字据拿了出来一瞧,哎哟喂,这不是我亲笔写下的借据么,果然如此,那陈小鱼将这些都给公主,也就是说,公主,成了我的债主了?

    冤孽啊,冤孽啊……

    我突然有种想仰天长叹之感,这老天爷真会整人,可把我给害苦了啊。

    我一脸苦哈哈地瞅着公主,却见公主撑着双手抵着下颌,一脸有趣的回望着我,随即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只是脸上微笑依然不改,言道:

    “千金一掷为红颜啊,我还真瞧不出来,我们的驸马爷居然是位如此多情的种子,来,告诉本宫,这挥手之间千金一掷的感觉,是怎样一番美妙滋味啊?”

    我不禁冷汗淋漓,公主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这,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秋后算账?可那素竹不就是……

    我嘴角一抽,阿正和紫玉站在一旁都忍俊不禁了,我却像是被置于炭火中烤制一般,支支吾吾的回应道:

    “哪,哪有什么美妙滋味啊,挥金如土,片刻之间便债台高筑,我……我也只干过这么一回儿傻事”

    说道最后一句是,脸都红透了。

    怎知公主闻言,突然一脸忧伤的表情,目光中似有带泪,无比柔情百转的哭诉道:

    “你竟为了一风尘女子不惜倾家荡产,险些流落街头,她当真就那般好么,有本宫好么?”

    哈?

    我顿时脑袋短路,我的公主殿下喂,我的姑奶奶啊,您这是唱得哪出啊?

    她这是吃醋了么?怎么会有人自己吃自己的醋啊?

    我该怎么办,怎么说?直说公主你不就是素竹么?

    我要真敢直说就是在找死,虽然不知道公主隐藏与醉仙楼有何用意,可堂堂公主之尊,如何能让人知道她曾自降身份,委身于红尘之中。若是让人知道了去,定然得扯出大是大非等问题。

    就算是阿正,也绝不能知道此事

    公主就是知道此节,断言我定然不会说出此事,才会此番试探戏弄于我了。

    “我又未曾瞧见她的模样,怎会知道她好是不好啊。”

    我不禁撅着嘴嘟哝了一句,随即紧紧地瞅着公主,道:

    “她再好,也不会有你好”

    这话一出,倒惹得公主脸上泛红了。

    似是害羞,亦或是其他,公主故意转过头去不再瞧我,有些哀伤的叹了口气,用有些无奈的语气言道:

    “现在你是这般说辞,若是哪一日,你倦怠了,遇到了一位更好的姑娘,便会忘记今日种种,所谓的刚则易折,情深不寿,便是如此吧。”

    我急了,总觉着公主这话不似在开玩笑,她说的,是真的。

    我一把拉过她的手,眼中是坚定不移的信念,信誓旦旦,言道:

    “不会的,一定不会。除了你以外,我绝不会再有别人,也不可能会有别人了啊”

    公主闻言,颇为动容,见我如此紧张莫名的模样,心中也不免有些莫名的心塞,可依然面带微笑,见气氛有些凝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道:

    “既然如此,就有劳驸马爷不仅仅要当本宫的驸马,还得为咱们公主府的生计,做回牛了”

    阿勒,什么意思,这是要我当牛做马吗?

    这跳转的也太快了,我有些莫名其妙,完全跟不上公主的节奏。

    “为了替你还债,我可是把府中半年的开销都压了出去,这才把你的契约给赎了回来。咱们府里今后的日常开销进账,就全都得看驸马你的俸禄了啊”

    这话一出,我瞬间石化,也就是以后我的俸禄,也都得上缴公主,由她统一调配了?

    我不禁有些头晕,还有些脚步虚浮。

    没钱的日子,难挨啊

    我要是想出去喝酒了怎么办?出去应酬怎么办?看到想买的书或者其他物事了,怎么办?

    “怎么了,难道驸马不愿意么?”

    公主一脸担忧的表情凑了过来。

    “不,没那回事,当然乐意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这养家糊口,从来都是男子干的活儿,就交给我了哈”

    我拍了拍胸脯,顿时觉得自己都要吐出口老血了。

    “嗯,那以后府中的一家大小,都指望着驸马你了啊”

    公主忍着没笑出声来,她确实花了府中五千银钱从陈小鱼那将契约给赎了回来,即便陈小鱼已是她的手下,但是在商言商,出于为人处世的准则,公主也不会借此以权谋私,该如何便也如何。

    府中的开销确实会有些紧促,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苦不堪言,公主如此作为,也不过是想改正一些驸马身上出现的一些坏毛病。

    驸马是随着那些个世家子弟们相处久了,身上也染上了一些奢靡的恶习,只是他自己浑然不知罢了。若是有朝一日他受了苦楚,如此能抵得过这世态炎凉,人事落差?

    有些事情,她不能不为驸马着想,不能不为驸马的将来考虑啊……

    “那就么说定了。”

    公主一笑,我便不自觉生出几分侥幸心思来,扭扭捏捏的言道:

    “公主啊,那,可以稍微给一点点零花……你知道的,官场之上,难免得出去应酬一二的么……”

    这才答应没多久,便固态萌发了。

    公主笑得如此春风化雨一般的瞅着我,我瞬间就不敢再多言了。

    “要零花也可以的啊,若是驸马可以再靠画画贴补些家用,还是可以考虑的么。”

    “啊?”

    我不禁惊叹一声,公主这是让我继续以逍遥散的身份作画卖钱么?

    我们家真的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么?

    “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去画别的女子么?”

    我不禁有些吃味,虽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总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画别的女子的**了。

    我一直都想画公主,从那时候起一直都是,可是一直都未曾等到公主的回应。

    “怎么,这不是你的拿手绝活之一么?”

    公主调侃的看着我,瞧着我满脸的不乐意,却乐得不行。

    “你真愿意?”

    “当然……不愿意。”

    公主的回答令我脸上也不禁一红,就知道她是舍不得我的,更舍不得我去画别的女子的。

    “不过,有一种情况是例外。”

    公主的话顿时让我无颜以对。

    “甚?”

    “画御真”

    公主的语气很坚决,而我,却已经全身僵硬,动弹不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