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3章 公道自在人心
    子韦大吼一声“滚开”,毫不客气一拳打向了拦在自己身前的魁梧男子,那魁梧男子也是个力大无穷的,见子韦冲得迅猛,却也不见他躲开身去,反而如同一堵石墙一般挡住子韦的去路。

    子韦拳头打到,魁梧男子正是伸出一张大手手一把接住,两厢外力相抗,一时之间居然不相上下。

    子韦暗暗吃惊,只觉着此人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急忙将拳头撤出,以免被他紧缚,想要脱身就难了。

    果然,那魁梧男子的大手如同一张铁网一般收紧,企图包住子韦的拳头。子韦现行一招,急忙出腿踢向男子肩头,男子铁臂一挡便防住子韦这一击,分神之下,子韦的拳头便收了回来,没让男子缚住。

    魁梧男子倒也不着急着攻击子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副等着子韦来攻击的模样,一看便是想要试探子韦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子韦隐约感觉到了这是个麻烦的家伙,对付他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紧握起双全,做防守姿势,与那男子相互对峙着。

    就在子韦和魁梧男子纠缠之时,被那一脚险些踢得晕厥过去的子辰,艰难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模糊不清,而打斗的声音不绝于耳,子辰只觉得腹内一片翻滚,难受的要死,若不是还未进食,这会儿只怕是吐得肝胆都要出来了吧。

    这关小爷当真是心狠手辣,这一脚,险些把他给踹到阎王爷那去报到了

    子辰拼命的忍住腹内的剧痛,人都疼得脸色发白,额角直冒冷汗了,努力挣扎着用头抵住冰冷的地板,撑起倒地的身子。

    他绝不能在这里倒下,绝对不可以,他还没把那些同窗给救出去呢,他答应过一定会平安把他们都带出去的

    颤抖着的手用最后一点力气撑在了地板上,子辰努力挣扎这想要坐起身来的模样,让周围的人看了都不免为之揪心在意。他们非常钦佩这个书生有舍身救人的勇气。

    太好了,这书生还活着,还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

    在大家这般默默地关注和暗自鼓劲之下,子辰终于坐起了身子,头还有些晃悠地不停地张望着四周,似乎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方才那下落地,极有可能把头也给撞晕了。

    子韦看到子辰可以坐起身来,心里一阵狂喜,人也变得稍微冷静一些了。便观察这子辰,边注意提防那魁梧男子。子韦知道现在他绝不能轻举妄动,因为一旦真的有了直面冲突,那群下人一定会先一拥而上挟持住子辰和那些个同窗的。

    子辰模糊的视线终于找到了平衡点,眼前的一切又变得清晰明亮起来。

    他看到子韦正在和那魁梧大汉对峙,一边关切地注视着自己;而其他的同窗则被人限制住行动自由,无比紧张地瞅着他;那关小爷似乎受了内伤,一个谋士打扮的小胡子正看护着他,似乎被人照顾得很好,而关小爷却是一脸不敢地恶狠狠地瞅着子辰,似乎把一切怨恨地归咎于子辰了;至于那位受了惊吓得姑娘,早已吓得缩在了一边,哭得声泪俱下,正瑟瑟发抖……

    子辰顿时怒火中烧,他平生最恨的便是动不动就拿女人撒气,还出手打女人的男人

    子辰气愤地捂住肚子,死死地盯住那关小爷,直把他盯得心颤胆寒,只见子辰便努力着用手撑住地面想要站起身来,一边怒气冲冲地直斥关小爷,言道:

    “大丈夫……敢作敢为,唔,居然出手打女人,你他爷的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骂到最后,子辰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而他人也凭着这股愤愤之气,一股脑地站直了身子,这下子,可把周围的人都可以震撼住了。

    男子们都不禁打心里称赞:这书生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我们北方的汉子啊,大丈夫就该如此嫉恶如仇,一往无前

    而一直伺候着客人喝酒取乐的姑娘们,早已感动得热泪盈眶了,风尘女子的苦楚,不是一般人可以读懂的,客人们不过是把她们当作消遣的玩物,戏称什么解语之花,何人又曾真正为她们鸣不平,何人又可以做到如此这位书生一般,对她们以命相护?

    “既然比试输了,就该按照约定,放他们走”

    突然,人群中有一位风尘女子的声音响起。

    旋即,其他的女子仿佛都受到了鼓舞,纷纷出言维护那书生,直指关小爷等人应该遵守约定,放这群书生离开。

    姑娘们尚且不惧这群恶霸,作为男子汉,又如何能让姑娘们瞧不起呢?

    “对,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输了比试,就该放人”

    片刻之间,人群中的男子们都纷纷站出身来,力挺子辰等人,呼喊放人之声,一浪推过一浪,这大堂里少说也有百十号人,只听得男女们异口同声得喊着:

    “放人,放人,放人……”

    大有若是关小爷等人不放人,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之势。

    这等气势逼人,片刻之间,即便是久经阵战之人都难免心中一惊。

    关小爷早已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了;而那魁梧大汉和小胡子似乎都没有料到,这个书生居然会有这么深远的影响力,不过是舍身救了那舞姬,便让全场之人都为之助威呐喊,这便是得民心之所向么?

    一直沉默不语的独孤信这会儿也是神色有变,他从未见过一群平头百姓居然敢聚在一起哗变闹事,而这气势似乎又锐不可挡之势。

    独孤信目光泛冷,不过是群无知的平民百姓而已,他们应该庆幸自己不是在州镇,若是胆敢如此聚众闹事,哗变造反,早就成了驻军箭下之魂了

    就连子辰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言行举止,居然可以带来这么大的震撼,他不过是随心而走,不愿看到有女子在自己眼前受到伤害,更是痛恨那些出手打女人的男子,这才会不顾危险舍身相助,又气愤难当,直斥了那打人的关小爷。

    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居然让在场之人为之兴奋鼓舞,钦佩推崇。古人所言:公道自在人心,果然诚不欺人也啊

    有人众人的鼎力相助,子辰和子韦等人,都不禁面露喜色,无不心怀感慰……

    独孤信目露凶光,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得放过这两个人呢?

    向那小胡子谋士使了个眼色,小胡子立刻明了,然后在那关小爷耳边轻言了一两句话,只见关小爷微微点了点头,那小胡子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点住了关小爷的几处大穴,有往他嘴里塞了点什么东西,只消片刻,那关小爷突然闭目后倒,整个人便如突然失去知觉一般,砰地倒在了地上

    子辰等人大吃一惊,纷纷往关小爷那处一瞧。

    只见那猛地栽倒在地的关小爷突然全身抽搐了一阵,随即口中突然大量溢出鲜血,面容扭曲,十分诡异,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那关小爷便如同气绝了一般,躺在地上再也未见动过一下了

    那小胡子装成大惊失色的模样,一把扑到了关小爷的身边,大声喊道:

    “关爷,关爷,你怎么了?”

    伸手去探了下关小爷的鼻息,又触摸了颈部搏动有无,瞬间从一幅惊慌失措的脸变成哭爹喊娘的模样来,一边哭一边嚎,直指着子韦,言道:

    “关爷他断气了,是他,是他害死了关爷啊,兄弟们,别让那小子和他的同伙跑了,杀人偿命,拉他们去见官”

    小胡子此言一出,众人皆明白过来,原来那关小爷居然就这么突然暴毙了。大家都看到了,子韦确实对那关小爷动过手了,难道是那一脚,把他给踢出了什么内伤,这会儿发病就这么死了?

    众人不禁沉默了起来,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若那关小爷之死当真与子韦有关系,就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插手的事情了,必得见官才有定论。

    子韦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瞅着地上那具尸体,言道: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若是真想打死他,他早就没命了”

    子韦所言,确实是事实,他若真要杀死关小爷,绝不会只让他受伤那么简单了。

    这一定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的。

    “我要亲自验尸”

    子韦边说着边准备冲过去亲自验证那关小爷是否真的已经气绝。可那小胡子怎会让他得逞,边哭着边喊道:

    “你这个杀人凶手,必得先抓了你扭送官府,让你一命抵一命”

    这话音刚落,现场就开始变得一片混乱。子韦和那魁梧男子又打了起来,而其他的学生也开始与那些下人们扭打在了一起,至于子辰,他很想走过去查看那关小爷是否真的已经气绝,奈何那小胡子突然冲了上来,一把揪住他的手腕不放。

    “走,跟我去见官”

    那小胡子边说着就边拉着子辰往外边拽,而子韦想要过来救他,却被那魁梧的男子给拦住了去路。

    片刻之间,这正厅一片大乱,鸡飞蛋打,人声喧哗,好不热闹……

    一个瘦弱的身影趁此无人看顾的机会,接近了那关小爷的尸身,从手中将一只银钗拿了出来,瞥了一眼那关小爷面无血色的脸,然后毫不犹豫地往他的人中穴上狠狠地刺了那么一针

    “哎呀”

    只见那关小爷突然大喊了一声,瞬间从地上站起身来。

    顿时全场一片死静,不明所以着还以为关小爷诈尸了,而子辰等人则立刻醒悟过来,原来这关小爷是在装死,这群人是打算以将他们扭送去官府的名义,然后私下处置他们

    “那关小爷根本就没死”

    人群中有人这样大喊着,随即很快就有人随声附和道。

    “原来是在诈死,一群骗子,可恶至极,其心可诛啊,打死他们。”

    “对,打死他们”

    ……

    说完,人群中不断有人开始加入到战局中来,关小爷等人立刻便遭到了围攻。那魁梧男子和小胡子则急忙退到了独孤信的身边,以保护他的安全。

    关小爷也没能逃过劫难,片刻之间,就被人打得狗血淋头,避之唯恐不及了。

    子韦没了那魁梧男子的纠缠,即刻在人群里来往穿梭着,将子辰和其他人都救了出去,一行人才逃出了门口,衙役们的脚步声便接踵而来,正巧与子韦他们碰了正面。

    “我等是国子监生员,里边有人打架伤人,还请衙差们,赶紧进去抓人。”

    子辰长话短说,顺便将闹事的责任往关小爷他们身上一推,将他们都瞥了出来。

    那领头的衙役见子辰等人确实像个读书之人,听着怡红馆里边吵闹不堪,事态紧急,便顾不上子辰他们了,连忙带着人立刻冲进去了怡红馆内……

    劫后余生啊,众人脸上都不禁面带苦笑,可心里却是欢快得紧啊。

    几个人面面相觑,瞧着彼此那鼻青脸肿的猪头的模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眼瞅着日落西山,天色将暗,子辰担心会出变故,便开口让大家赶紧先回家躲避,以免再与那群人碰见。

    “行了,大家赶紧回去,莫要在街头逗留,记住,今日之事,绝不可声张出去。”

    众人点了点头,都知道此事可大可小,这一身是伤回去被责骂还是小事儿,若是因此为失去了参加科考的资格,那可是关系到前途命运的大事啊。

    “我们都醒得,今日多谢子辰和子韦出手相救了,大恩不言谢,来日图报。”

    “都是兄弟,没那么多客套,也怪我,太过冲动莽撞了,才会惹下此等祸事,连累各位了”

    边说着,子韦便抱拳向各位赔礼道歉。

    “你不也说了么,都是兄弟,没那么多客套,有福同享了,有难就得一起当着。”

    “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

    “行了,都别废话了,赶紧散了,回去的时候,都小心着点”

    在子辰的催促下,众人抱拳行了一礼,便四下散开,各自回家去了。

    子辰见大家都走远了,这边拉过子韦的手臂,扛在肩上,扶着他正打算一道往高宅的方向去。

    怎知,身后长风的身体突然传了过来,言道:

    “子韦,子辰,等等我啊”

    “长风?你怎么还在这里?”

    子辰有些好奇的瞅着来人,不是让他找个地方先躲着了么,怎么人还在这没离开?

    长风嘴角上扬,得意一笑,言道:

    “我若跑了,又如何能救你们与危难之中呢?”

    子韦和子辰面面相觑,随即子辰突然恍然大悟,难道那个让关小爷现出原形的人,就是长风啊

    子辰苦笑一声,向长风投以感激的目光,要不是他,他们这群人可能就真的在劫难逃了啊

    “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先赶紧离开这,再做计较。”

    子辰一想到那些人还在怡红馆中,就觉得危险万分,只有离他们远远的,特别是离那个独孤信远远的,才有所谓的安全可言啊。

    “好”

    长风立马反应过来,也帮着子辰一起扶住了子韦,三人并肩而走,决定先离开这怡红馆的范围,再做计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