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1章 士可杀,不可辱
    子辰从未像现在这般惶恐不安,才走到大门口,就被两个身高魁梧的仆役挡在了去;路。往里边一探,才知道这群人早已占据了怡红馆整个大正厅,而子韦等人被这群人团团围住,居然还被人用绳子紧紧缚住,而他们个个鼻青脸肿的,显然在这段时间里受到了这群人的打击报复。

    这个怡红馆早已是许进不许出了,原本在里边的客人都被拦在了此处,敢情这群人是想要杀鸡给猴看,同时也想灭灭子韦的威风,让他以后在这无法抬起头来见人。

    只见一个左眼被打得都淤血发紫的锦衣男子,发了狂一般,对子韦是又打又骂,子韦力气大,愣是四个人死死压着,在将他制服住。子韦也算是硬气,被这锦衣男子打,吭也不吭一声,咬紧牙关,就是不向那人求饶。

    “哟,还挺嘴硬的啊,敬酒不吃吃罚酒,知道关小爷是谁么?还敢打我,嗯?活得不耐烦了吧?”

    边说着,一脚又踹向了子韦的胸口。

    子韦因为被人缚住,又加上顾及其他同窗,投鼠忌器,无法正面与这自称姓关的男子搏斗,见他一脚踹来倒也不躲,气功护体稳如泰山,我自岿然不动。

    关性男子这一脚踹下去如同踹到了硬石上,子韦倒没事,这人倒是直接往后栽倒了……

    这下顿时惹得全场之人掩嘴偷笑,气氛一下变得搞笑非常了。

    “哼,草包”

    子韦傲然挺起胸膛,冷嘲热讽了一番,只觉神清气爽,全身舒畅得紧。

    这下可把这关小爷给惹怒了,在下人的搀扶下爬起身来,大声吼道:

    “都愣着干啥,给关爷我往死里打,今天我非打死这厮不可,打不死他我不姓关”

    这位关爷一声令下,剩余的手下和负责压制住子韦的那四人,都参与了轮流殴打子韦的阵营中……

    我瞧着子韦性命危矣,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乘两个守门不注意,从他们眼皮底下溜了进去,直接冲向了那群人当中,拼命想要拉开了那群围殴子韦的人。

    “住手,都给我住手”

    子辰边边喊着边死命地想要拉开那群打手,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拉开他们。

    这个时候,子辰才真正明白到,什么叫百无一用是书生了。

    那两个守门的见我偷溜进去唯恐受到主人责骂,也跟着跑了进来,一见到子辰便拽住他,将他拖离了人群,正打算将子辰给扔出街去。

    “慢”

    这回儿倒是那关小爷及时开口喊住了手下,围殴子韦的那群人停手了,而打算把子辰仍出去的人也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关小爷一脸叫嚣模样瞥了一眼被打得快不成人样的子韦,又指了指子辰,问道:

    “你,他爷的谁啊?你关小爷的事情也敢插手。”

    “天下不平之事,自是天下人都管得”

    子辰一脸正气凛然,这股读书人的傲然正气,怎么都掩饰不住。

    顿时,在场之人为之微微一怔,不禁多方打量这个书生打扮的少年。

    只见这少年生得眉目分明,仪表堂堂,俊朗的外表下,是与之年龄不大相称的沉稳,一看就是个还未到弱冠之年的少年,因着他俊秀的外貌,即便是生起气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打量之时,不禁让人多瞧了几眼。

    子韦听到来人的声音,心下一惊,艰难地回过头去瞧,一证实是子辰后,不禁大声吼道:

    “你来这作甚?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

    子辰也是一肚子火气,还不都是子韦惹出来的祸事,不好好道歉也算了,居然还对他吼,是被打得快分不清弄长幼有序的大道理了吧?

    “我再不来,你就快被人给打死了”

    子辰也吼了回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谁都不可能轻易脱身,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与其花费力气在这种无谓的争论上,不如好好想想脱身之法吧

    “哦?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啊?那敢情好,你要是想救他们,就拿五百金来换吧,就当是伤药费。”

    关小爷瞧了瞧子辰的这身派头,腰间的那块玉佩看着玉质尚可,又见他气质非同一般,便猜出他的出身定然不俗,想来五百金也难不倒他。

    冷笑一声,坐地起价,他说过,今天非打死那厮不可,打不死那厮,他关小爷可就要改姓了啊

    还未等子辰说什么,关小爷拍了拍自己光亮的脑袋,言道:

    “啊,方才我的脚也受伤了,现在感觉,哎呀,似乎都骨折了啊,疼啊,五百金不够,一千金好了,给我一千金,关小爷兴许会发发慈悲,放你们走出这怡红馆”

    子辰冷笑一声,天子脚下,王法昭彰,这群人都敢明目张胆的打劫,想来是从未将王法放在眼中了。

    子辰挣扎着想要脱开那两个守门的束缚,奈何越挣扎他们拽得越紧,怒道:

    “放手,我本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么?”

    关小爷听后,也觉得有道理,摆了摆手,让守门放开了子辰。

    “怎么样,小子,可以拿出一千金么?拿得出来,放你们走。”

    关小爷尽量把自己装扮成宽宏大量的主,看他,宰相肚里能撑船,多么有容人的雅量啊

    子辰揉了揉有些拉伤的手臂,闻言,随即拂袖冷哼一声,淡淡一句,道:

    “没钱”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气死你个死光头。

    关小爷怒了,一拍大腿,言道:

    “混帐,你小子莫不是存心消遣你关小爷?”

    子辰负手而立,一副据傲的模样,言道:

    “确实是混帐,关小爷莫非没看到,小生一穷二白,哪来的千金于你啊?”

    子辰这一言,便将混帐这顶帽子还给了关小爷,众人瞧在眼中,乐在心上,嬉笑着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关小爷瞧着不对劲,一想那群人定然是在笑话自己,方才被那子韦整治得成了笑柄,这回又被这长的油头粉面的小白脸给戏弄了,这口气怎么忍得下去。

    大喝一声,言道:

    “那就是自投罗网的了,没钱?那就别怪关小爷翻脸不认人,来啊,给我绑起来一起打”

    “慢着,天理昭昭,王法浩荡,岂容尔等在此滥动私刑,罔顾人命?”

    子辰一言一行皆有士大夫身影,处变不惊,临危不乱;一身傲骨,凛然正气。非一般平头百姓可以比拟。

    此人莫不是士族大夫出生?

    关小爷心中一凛,向二楼雅间那瞥了一眼,有位气度上佳的华服公子凭栏而立,边摆弄着大拇指上带着的一枚羊脂玉扳指,边将正厅的一切都瞧在眼中,他早已看出那书生无论是样貌还是举止,都不是一般书生可以比拟的,不免多加留意几分。

    这位华服公子似乎没有预料到,一个小小的怡红馆,居然会迎来这一文一武难得一见的上选之才。

    他留意那子韦已经许久了,武艺根基不俗,再加上力大无穷,将来定是一员猛将,只是不知道性子如何了。这便任由着关小爷对其百般欺侮,便是想看看那子韦,配不配到自己麾下做事。

    若是个骨头硬的,他自然不会坐视关小爷将他打死了;若是个软骨头,贪生怕死,他也不会杀了子韦,只不过会当作一条狗来驯养罢了。

    如今看来,那子韦倒是值得收为麾下的;却不曾想,一个书生又突然冒了出来,看似多管闲事的模样,可瞧他一脸正气,却又谈吐不俗,一言两语之间,便将关小爷奚落了一番,而本人却不自知。

    如此书生,倒也有趣得紧。不凡瞧瞧,这书生有何本事从关小爷手中将人救走吧?

    华服公子意欲瞧上一场好戏,便微微摇头,示意那关小爷莫要轻举妄动,先探探虚实再做计较。

    关小爷自是不敢违抗华服公子的命令,换下那一脸的愤怒表情,摆出的却是一副讲理的神态,抱拳向四周之人拱了拱手,言道:

    “好啊,既然书生你要讲理,那我关小爷就来同你讲理。在场的做个见证评评理,听我关小爷说得有理还是没理,大家伙都是亲眼看到的,是这小子先出手打的人,这打人的,是不是该赔偿被打之人的损失?”

    “……”

    “来来来,看看关小爷我的眼,还有这腿啊,疼得紧啊,难道要他们赔偿还错了不成?这即便是拉到官府那,也得照这个理赔偿于我”

    关小爷边说着,边挤眉弄眼,还不忘甩了甩腿,就是让大家伙都看看自己伤在哪里了。

    周围之人虽然同情子韦等人的遭遇,可正如那关小爷所言,确实是子韦先动的手,只是后来这关小爷也着实过分了些,将子韦等人打得鼻青脸肿,比他还伤得要重。大家伙又是看着这群人来者不善,背后定然有权势撑腰,这就更不敢多言再说些什么了。

    “没错,若是子韦先打伤于你,你自可拉了他去见官,伤人之罪的话,索价赔偿也是理所应当。”

    子辰一言,顿时让关小爷心花怒放,这书生都这般说了,也就是承认自己他关小爷占理赢了么,那还有什么可理论的了。

    “可是,你不是也将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么?当你出手打了他一拳的那一刻,就不能以伤人罪论处了,按照国法律令,这便是互殴之罪,两人都得受罚。这要是拉到官府,还得这么判,关小爷若是不信,走吧,咱们这就拉到官府去,请衙门老爷来定罪一二”

    说完,子辰做请字状,还真打算将此事闹到官府上去了。

    “说的好”

    人群中开始有人为之鼓掌以壮声威了。

    这群人一看便不是京城中人,不然如何敢在京城闹事?若是上了衙门,惊动了京兆尹萧老爷,那可是否关他们多大的来历,都会被依法处刑的,看他们还敢在京城闹事不?

    关小爷心下一惊,先不提此事若是闹上官府对自己也没多大好处,单说那京兆尹萧昭,据闻就是铁板一块,铁面无私,不容私情,此事若是闹开,要是自己的真实身份便揭穿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真的上了衙门,他关小爷还如何私下处置这令他恨的牙牙痒的混蛋?

    一听到有人叫好之声,关小爷怒火中烧,干脆挑明了说,看这群人能耐他何,怒斥道:

    “管他娘的什么王法,惹怒了我关小爷,就让你们见识下我关小爷的王法。拿不出一千金来,今天谁都别想走出这怡红馆”

    关小爷一声令下,他的手下便将大门个紧紧掩上,顿时惹得人心惶惶,不知这张闹剧会如何收场了。

    子辰眉头紧蹙,袖中双拳紧握,直指那关小爷,一字一句,问道:

    “你这话是不愿就此罢手了?”

    关小爷嘲讽一笑,一个破书生能翻起多大的浪来,还不是任由他关小爷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么?

    抬头挺胸,觉得扬眉吐气了一番,说了一句:

    “正是”

    “那好,既然如此,你就动手杀了他吧”

    怎知,子辰突然说出此等骇人听闻之语,令在场之人闻之无不色变。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疯了吧,你……”

    连关小爷听了这话都有些胆怯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可不是他敢做出来的事情,这要是闹到官府,是要杀头抵命的,更何况,这里是京城。

    这书生定然是看救人不成,所以打算拉着他同归于尽了么?哼,怎能让他得逞?

    “怎么?你不敢么?那就让我们自己来”

    子辰一脸绝决模样,仿佛被人逼至悬崖边上,走投无路,唯有一死以证清白了。

    转身看向被绑缚和羞辱跪在地上的同窗和子韦,子辰痛心疾首,言辞恳切,闻之莫不伤怀感慨,只听他言道:

    “你们怕死吗?”

    “……”

    同窗们咋闻此言,都只余沉默,死对他们来说还太早了,他们还有许多美好的东西没来得及经历,如何就能轻言赴死呢?

    “你们别怕,死有轻如鸿毛,重于泰山。我们是谁?我们是堂堂正正的读书人,天子门生啊。读书人可为国家死,可为社稷死,可为百姓死,但绝不可苟且而活。与其被这群野蛮之人羞辱践踏,子辰愿意一死以证读书人之傲骨,绝不卑躬屈膝,奴颜献媚。”

    “士可杀,不可辱”

    子辰一言,顿时激起同窗们贵为读书之人的清高傲骨,是啊,与其被这群人羞辱之死,不如以死证道,也算是死得其所,不枉我等士大夫之名了。

    “对,士可杀,不可辱”

    “士可杀不可辱”

    ……

    片刻之间,同窗们从开始的悲观认命,到现在的挣扎反抗,宁死不从。

    这些读书人的不惧死,顿时感染了在场之人,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是对他们勇气的肯定和欣慰,士大夫可以如此操行自守,实属难能可贵啊

    关小爷不禁被这股莫名的气势给震住了,身子不自觉后退了几步,他就不信了,这世上还真有人会不怕死的。顿时,开口威胁道: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么?”

    “哼,我等皆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尔等若是再敢轻慢侮辱我等,我等立刻血溅当场,在场之人皆为见证,尔等便是逼死我等读书人之罪魁,杀人抵命,血债血偿”

    子辰顿时大声一吼,顿时吓得那关小爷心胆为之一颤。

    那句杀人抵命,血债血偿一出,顿时吓得关小爷冒出一身冷汗来,这群迂腐的读书人不怕死,可他还珍惜着这条命呢。

    这时候关小爷知道了,这书生并不似想象中的那般好欺负,只言片语之间,便将他至于火烤刀尖之上,现在他对这群读书人是打不得,也杀不得,若是他们当真血溅当场,无论如何,他都难逃杀人之罪,要以命抵命的。

    那就只有放了他们了,可是……

    关小爷一时间无法决断,为难地往楼上望去,只见那华服男子,嘴角正露出一丝阴沉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