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56章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入了内庭,才知是块小地儿,除了一口水井,与隔壁有一睹围墙围着,唯一可以看得上眼的,便是那颗越墙而过的桂树了。

    看着墙壁和周遭有些格格不入,便知道是后来加上去的,可想而知,这原本是一个庭院吧,后来才改建成这番模样的,大小也生生缩了一半,公主那边应该也是如此情形了。

    “媳妇啊,你那边有看到什么没?”

    我笑着唤着公主,这隔着一面墙对话感觉还真有些奇怪,奈何墙面太高,看不到对面的情形,一刻钟瞧不见她,我就有些心痒难耐了,只觉着听着她的声音也是好的。

    “不过一口井而已,无甚特别。”

    公主知我叨絮,若是不回应肯定会连珠炮弹一般说个没完,这便淡淡地回应了我一句。

    我会心一笑,抬头望着空中的那轮明月,有些微微发愣。

    正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我想要约见的美人就在这堵墙之后,突然生出了想要爬过这堵墙去约会美人的心思,看来我骨子里也有些浪荡习气的,居然生出了窃玉偷香的念头来,嘴里说着读书人不该如此,可心里却仿佛有无数的手在挠痒痒……

    窃玉偷香也没关系吧,反正这玉是我的,香也是我的,既然本就是我的,就不算做窃贼之流了。

    嗯,赶紧看看那井中有何玄机,然后再立马试试这为美人翻墙是何等滋味

    注意打定,迈步来到这井中,借着月光往里头瞧了半晌,只见井中之水波光粼粼,如同普通井水一般,也未见有何奇特之处啊?

    难道是我心有杂念,所以这姻缘井就不灵验了?

    “媳妇,这井里啥都没有,你看到什么了么?”

    我这一对着井口喊,突然觉着里边的回声荡起,仿佛都可以传到隔壁去了。

    难道这两口井是相通的?

    公主听了我的呼喊声,似乎是从井里传出的,忙缓步向前,来到井边,好奇地朝下张望,这回儿,奇迹倒出现了。

    我与公主不禁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琬儿”

    “晨”

    ……

    我瞧见井中那抹素衣白裳的倩影时,怦然心动间,已是狂喜不已,果然,井中瞧见的就是她,这般说来,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好兴奋地拍了拍井口边,喜悦之心无需掩饰,笑着言道:

    “媳妇儿,媳妇儿,我就知道,瞧见的一定是你”

    放才也不知是谁,言之凿凿说看到的肯定是彼此,这回儿倒有些放马后炮的意思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多么有先见之明一般了。

    公主嘴角上扬,瞧见水中倒影居然在拍着井口,似在向她打招呼,不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莫非这井中所现乃是隔壁驸马动静,若真是如此,可以将此井设计出来之人,可以说是巧夺天宫了,忙询问道:

    “傻瓜~你方才有拍打井边么?”

    我愣了片刻,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言道:

    “我方才确实有拍打过井边……难道……”

    经公主这般提醒,我才发现井中的身影不仅是倒影,还会动弹,犹如人利于湖边必现倒影一般,这才恍然大悟,不禁惊叹不知这井自处何人之手,可令人对面而视,当真是妙不可言啊

    我记得春秋战国时期,有关墨子的著作中《墨经》里,便有提到光学八条,里边涉及了影以及光的折射和反射,小孔成像,平面与凹面镜成像等光学理论,里边涉及的知识,十分有趣,是古代重大成就之一。

    我不禁开口赞叹,道:

    “真没想到,后世有如此灵活运用《墨经》典故者,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公主淡淡一笑,似乎多了几分调侃的语气在里头,言道:

    “确实十分了不起,难怪乎,有人称颂此井灵验了,一对男女若是在井中瞧见心上之人的形貌,不知其理,定然会生出命中注定之感,难以动摇。看来,这月老庙的小厮,当真会做生意的紧啊”

    我不禁红了脸,方才我喊得如此兴高采烈,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劳什子命中注定,不过是人为尔,唉,虽说心中早已料到会是如此,可方才还在云端,这会儿跌倒谷里了,这滋味儿,确实不好受啊……

    唉,不甘心,怨恨,妒忌,抓狂。

    “甚么命中注定,皆是人为尔啊……”

    我不禁生出这番感慨来,想来也确实如此,古来关于预言之说便可见端倪了,特别是关于真命天子之说,定然会有许多光怪陆离之传闻,神乎其神,只衬得有天子之命之人非人哉,其实,都不是故意为之罢了。

    有些垂头丧气地扶着井口便独自发呆,倒是被公主瞧了过去,颜面噗哧而笑,其实,在井中看到驸马身影的那一刻,她心中也是欢喜不已的,只是有些害羞,再加上不想让驸马过于得意,这才隐瞒而未说出心里话。

    虽说这姻缘井是假的,可那一刻感叹看到的是彼此时的喜悦的心情,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就证明了在这一刻,彼此的心意是相通的,真心喜欢对方的心思也就浮出水面了。

    公主顿觉有些可惜,言道:

    “傻瓜,可惜,井中倒影无法将你瞧的真切了……”

    不然,也能将驸马犯傻的模样好好的瞧在眼中啊。

    我闻言只觉此句别有深意,心中一荡,早就对这姻缘井没了兴趣,媳妇说想见我了,我当然赴汤蹈火,也得立马让她瞧见我啊

    瞧了瞧那棵桂树,那枝桠越过了高墙,顿时心中惊喜,忙说道:

    “媳妇儿,你等等,我马上就去见你”

    说完,忙离了井边,往那桂树上靠。还好,我本就是个爬树能手,这桂树难不倒我,这不,又是跳又是抱的,还好爬树的身手未曾落下,总算是顺利爬上了这颗桂树。

    公主起初还以为驸马是又跑出去了,然后从右门进来寻她,可听到墙边上的动静之时,往那一瞧,不禁吓了一跳,那扶着脆弱枝桠想要踩上高墙之上的人,不是驸马还会是谁?

    心悸之余,不禁皱眉,离了井边刚迈了几步,正欲开口阻止,却又不敢大声呵斥,以免乱了驸马心神,若是从枝桠上摔将下来,那可如何了得。

    这便耐着性子,仔细盯着驸马,以防他若是大意摔将下去,自己也好即使出手相救。

    等真的踩在了那越墙而过的枝桠上,那弯曲抖动的感觉,才让我彻底明白过来,这枝桠看着粗是一回事儿,这真要踩上去了便是另一回事儿了……

    怎么办,进似乎得当风险,退也退不去了。

    我欲哭无泪,果然啊,这翻墙会美人,窃玉偷香神马的,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呢,至少,书中的那些个浪荡子还知道给自己准备架梯子,这要是都像我这样,爬树过去的,要是美人都没瞧见,就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了,怎么看,怎么觉得死不瞑目啊

    要不,向媳妇儿求救?

    哎哟喂,高辰啊,高辰,你也太没出息啦啊,即使不能在媳妇儿面前展现自己的飒爽英姿,至少也不能这般窝囊无能吧?一棵树都爬不过去,岂不辜负我树猴子的美称么?

    鼓足勇气,不断心里暗示,自己肯定可以成功踩在高墙上的,只要踩过去了,那就安全了。

    两眼只关注那高墙的位置,放慢了踩在枝桠上的脚步,想要尽量保持住这平衡稳定的状态,就这样慢慢挪着步子,扶着高处的枝桠,一步步向那高墙出靠近。

    待靠得近了,而用来扶着的枝桠也到了尽头,没办法了,我只有拼劲全力,借着脚上的力道,一把跳上了高墙,好不易站稳了脚跟,身子不禁往后倾斜了几分,若不是我平衡感好,立马纠正了姿势,这才化险为夷,在高墙上站住了身形。

    方才见我似站立不稳,公主便想要上前救我,奈何我摇晃了几次后,还是站稳了身形,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可心下有了怒气,见我一脸讪笑地瞅着她,又不好发作,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说是站稳了身子,可方才那下变故,也顿时让我心慌意乱,开始觉得全身乏力了,这才便嘻皮笑脸的瞅着公主,便慢慢蹲下身子来,想要坐在墙头,至少比站着要安全些了。

    “媳妇儿,我,我来瞧你了。”

    边说着,边觉着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感觉,为了看媳妇儿,我也算是很拼命的了啊,这会儿,心脏都还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公主都有些哭笑不得了,瞧着我一脸期待的表情,她便不好出言斥责我了,却也不会赞同我这般不顾危险,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行为。

    耐着性子,轻声慢语,言道:

    “你似乎很喜欢翻墙而过啊?”

    这么一听,怎么感觉媳妇有些不高兴了呢?这才想起与媳妇一起翻陈家小姐西墙那一段,顿时有些心虚,只道公主是在算旧账,忙开口解释着,以免她误会,开口讨饶,言道:

    “我这翻墙而过可是第一次,这会儿便算是真的知法犯法了,媳妇儿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回儿吧,不要拉我去送官究办了哈?”

    公主闻言难免噗哧一笑,这个时候驸马还会开玩笑,足见他巧言令色的本事是越发老练了,得好好磨磨他的气焰才好。

    “贫嘴,好啦,赶紧下来吧,咱们也赶紧出去,别让红玉她们久等。”

    说完,公主撇了我一眼后,便打算转身离开了。

    我应了一声,正准备随公主一起出去,可抬眼往下一瞧,这高度顿时让我头晕目眩,心生畏惧,这上来难,下去,似乎更难啊……

    眼瞅着公主将要转身离开了,逼于无奈,我还是急忙出言制止,言道:

    “且慢……”

    公主停住脚步,一脸疑惑地盯着我瞧,言道:

    “怎还不下来,要我等你?”

    我不禁语塞,该如何对公主言及,我恐高,不敢跳下去……

    公主见我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个正语,故作沉思了片刻,言道:

    “好啊,我等你好了。”

    说完,便一脸期待得瞅着我,还真是一脸旁观的模样站在一边,等着我下来呢。

    这回我是想撞墙的心都有了,公主这绝对是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没办法了,该实诚点的时候就该实诚一点,免得遭罪啊。

    “我,我下不来了……”

    我脸红得跟柿子一般了,想着这般服了软,公主应该会来救我了吧。

    哪知公主一脸惊讶的模样,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言道:

    “怎么会呢,玉虚仙人道法了得,神乎其技,区区一墙之高定然难不倒仙人,仙人还是莫要再开玩笑了,施用您那道法,转瞬便可飞身下来。”

    我顿觉深受内伤,一口血似要喷将而出。

    “哪有甚么仙人,都是我瞎编胡诌的,媳妇儿,好媳妇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快来帮帮我啊”

    我知道了,公主这是在对我这不要命的举动生气呢,我逞能爬上了墙头,却又不敢跳下墙去,很显然在这件事上只瞻前而没有顾后,图一时之快意,却不顾自身安全,实在是不可取,也是犯糊涂的表现,难怪她会如此生气了。

    “嗯,知道错了么?好啊,那我去寻紫玉来帮你好了”

    公主点了点头,说完便欲走。

    我急了,忙喊道:

    “别喊那妮子,她要是见到定会笑话我的”

    这个时候还死要面子,真是活该受罪了。

    公主淡淡一瞥,目光一转,又言道:

    “既然如此,那便去寻了小厮来,让他帮你找一梯子助你下来。”

    我悲从中来,不禁喊道:

    “啊,不要啊,要是让别人瞧见本驸马这番模样,还不如留我在这自生自灭”

    哪知公主故作惊恐状,有些不知所措,言道:

    “啊呀,这可如何是好啊,难道驸马今晚要立此墙头一夜,观星赏月不成?”

    我不禁抚额哀叹,一物降一物啊,这辈子,我是注定逃出去她的五指山了啊。

    “我知道错了,媳妇儿,我谁都不要,就要你……来救我”

    说道最后,脸都烧得通红了,语气弱的几不可闻。

    “诶驸马方才在说甚,没听清啊?”

    公主嘴角微微翘起,那是一抹很好看的弧度,令我痴迷的同时,忍不住将心中所欲脱口而出,喊道:

    “我谁都不要,就只要你”

    一言方落,只见公主足尖一点,人影早已一跃而起,瞬间来到我身边揽过我的腰身,蜻蜓点水,浮云踏日一般,从桂树上再度跃起,两人从半空中凌越而过,往月老庙中最高的一处屋顶而去。

    我瞧着自己也凌空飞起,低头望去,脚下都是那些善男信女们来来往往的身影,不禁啧啧称奇,兴奋不已。

    好在有公主扶持着,这般凌空上了屋顶,抬眼望去,仿佛只需振臂一触,那轮高悬明月,便能触手可及一般,这种感觉,当真是妙不可言啊

    “想要观星赏月的话,这里不是更方便么?”

    公主的语气中有些调侃的意味在里边,我苦笑了两声,人不免又让她身边靠了几分。担心这是不是又是公主设下的陷阱,墙头那我都不敢跳了,这要是真被丢在房顶了,那我可真的要一夜都在屋顶上头,吹冷风,赏星星,看月亮了啊

    这边还惊奇未定,往脚下边一瞧,那头晕之症又接踵而来,都快有些站不稳了,公主却稳当的扶住了我,让我坐了下来。

    “要是害怕就莫要往下看。”

    公主的声音依然温柔如水,迷人心魂,只是她的这份温柔,从来只对我一人而已。

    拉住了她的手,让她和我并肩而坐着,这一刻的宁静,令我无比安心和感慨,只因有她在身边,便不再孤单了。

    “只要你在身边,我便甚么都不怕了。”

    我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来,两人的身影紧密地靠在了一起,相互依偎,相互温暖。

    抬头望着那轮皎洁的明月,幽然寂寥的夜空中,星星也只是零星散落着,无论如何努力闪耀着光芒,似乎都无法超越月亮所能带来的清辉。

    “说到观星赏月,通天阁定是个绝好的去处。”

    通天阁可是皇城最高的塔楼建筑,乃是钦天监夜观星相之所在,只因从此处可将皇城情况一目了然,故而常年都有人把守,非诏不得擅入。

    公主眉间一蹙,有些好奇,问道:

    “怎么,你也去过通天阁么?”

    我点了点头,因有位同窗旧友在钦天监任职,借他之便,曾偷偷登上去过瞧过,那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将皇城大小建筑都尽收眼底,如今想来还记忆犹新。

    “曾偷偷上去瞧过,只不过都是在外围,未曾入的顶层的阁楼,也不知里边所置何物,现在还有些好奇呢”

    公主轻叹口气,淡淡言道:

    “其实也别无他物,不过是些字画书籍而已。”

    听公主的语气也曾去过通天阁,她如此喜欢仰望星空,可想而知通天阁这绝妙的观星之地,她自然也不会放过了。

    将公主揽入怀中,温柔地在她眉间一吻,柔声言道:

    “你若是喜欢观星,以后每晚我都陪你看星星可好?”

    公主微微一笑,伏在我肩头,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环抱着我,无比依赖般,点了点头。

    两人就这般彼此依偎着,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时光。

    瞧着屋檐下来来往往热闹不凡的人群,每个人都在各自忙碌,各自庸扰,虔诚拜神,只求心愿达成,熙熙而来,攘攘而去,谁又能尽然得偿所愿呢?

    所求若是太多,便是庸人自扰,烦恼缠身,难以解脱罢了。常言道:无欲则刚。可真正能做到无欲无求的,世上又能有几人?我们可以做到的,不过是珍惜现在所拥有的,然后知足,方能常乐啊

    这一刻,我觉着,有她一直在我身边的话,我就已经知足了啊

    目光余角似乎瞥见了紫玉正与一人拉扯纠缠,定眼一看,是那守在姻缘井门口边的小厮,许是紫玉一直未瞧见我与公主出来,便想要进去寻我们,奈何那小厮收了我的银钱,愣是不放紫玉进去。

    那小厮如何挡得住紫玉,便可见便将那小厮点住动弹不得了,让阿正到左边去寻我,而紫玉则入了右边,两人进去之后,只瞧着一口井在里边,阿正那小子惶恐地趴到井口边大喊大叫,仿佛我已经掉入井中没了音信一般。

    这一喊便惹得紫玉也赶紧往那井中瞧去,心慌之余,却陡然看见阿正的身影出现在井中,顿时是又惊又羞,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满脸通红,无地自处了。

    进来之前,紫玉听那小厮说过这姻缘井的妙用,这会儿可能是将那所谓的命中注定之语,当了真了。

    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腮,言道:

    “媳妇儿啊,我们家阿正似乎看上你们家紫玉了。”

    阿正那小子的心思,哪里瞒得过我的眼,我可从未见过那小子对哪位女子如此殷勤顺从的,唯独对紫玉,有过之无不及。

    公主嘴角上扬,笑着言道:

    “好事多磨,看来,你们家阿正,还得再接再厉啊”

    我有些惊喜,言道:

    “这般说来,你不反对他们?”

    公主伸出手来捏了捏我的鼻梁,言道:

    “我为何要反对啊?”

    我傻笑了两声,也对啊,只要他们两个两情相悦,公主不仅不会反对,还会成全呢。

    “唉,只可惜哟,阿正未必可以赢得美人心啊,因为紫玉似乎对他无意呢?”

    公主瞧了一眼在那脸红害羞的紫玉,噗哧一下,言道: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让你们家阿正,勉励为之”

    我不禁哈哈一笑,看来啊,因为这姻缘井之事,似乎又有峰回路转之机,就看阿正那小子能不能好好把握咯。

    姻缘之际会,还真是一件十分玄妙的事情呢

    “媳妇啊,那我,是不是也得再接再厉一点啊?”

    我意有所指,有些坏坏地说道。

    公主笑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这才刚说到正事儿上,媳妇怎么感觉就快要睡着了一般啊?

    “等等啊,媳妇儿啊,你可不许在这睡着啊不然,咱们俩都都在这屋顶吹一夜的冷风了啊”

    哪知,越说,公主便越发犯困了,搂着我也紧了几分,随即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真打算恬静而又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嗷呜~~~

    我不禁哀嚎着:故意的,公主一定是故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