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55章 月下誓言
    在月老庙庭中的那棵参天榕树下,我与公主两人并肩而立,接着满庭的灯火和温和的月光,静静地观赏着枝桠上,那一张张用红绳系着关于爱情的美好寄语,可见对爱向往之心,比比皆是,均不能免俗啊

    庙祝是位慈祥的老者,一见我们并肩走来,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便引了我们来这榕树之下,告知我们若是有愿所求,可先参拜月老爷爷,而后在文桌上用红布条写上自己的祝愿,在用红绳系在榕树上,这般月老爷爷便能收到我们的请愿,助我们达成心愿。

    我不禁莞尔一笑,瞧着枝桠上早已系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绳子,就知道月老爷爷有多忙了,忙言道:

    “不知月老爷爷一日阅章几何啊?”

    我在想要是我们把红绳系上去,月老爷爷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我们的祈愿啊?

    公主轻轻推搡了我一下,我这才注意到庙祝那有些尴尬的脸,笑了笑,言道:

    “啊呀,我真是犯傻了,月老爷爷乃是神明也,自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了,这等小事定然难不倒他老人家的”

    公主与我相视而笑,而庙祝也面带笑容,连忙点头称是。

    多谢了庙祝的指引,微笑着目送他离开之后,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公主白了我一眼,瞧见我额间溢汗,掏出白丝手绢来轻轻为我擦拭,言道:

    “你啊,说话都没个正行……”

    虽说我不信神明,可对月老爷爷那是心存感激的,若不是月老爷爷赐给我这般贤惠的媳妇,我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福气可以娶到她为妻啊。

    世间的痴男怨女那般多,每一对爱情表达的形式都不一样,幸福也不一样,关键还在于用心

    附上了她的手,心里早已被幸福感跟充得满满的了,将她的手放在唇边深情一吻,她的脸微微一红,转而抚上了我的脸,我俩便这般静静对望着,只觉着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哎呀。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急了,突然哀嚎起来。

    公主有时候会被我这莫名其妙犯傻的形状给吓到,两手一起扶正我的脸,不许我乱动,宠溺地言道:

    “又怎么了,犯傻了?”

    我不傻,我聪明着呢,只是有时候会有些患得患失就是了。

    “媳妇儿,媳妇儿,你说,月老爷爷是不是太忙了,所以把我们俩的红线给牵错了啊?”

    这个问题很重要啊,月老爷爷不是从来都只给痴男怨女们签红线的么?这,这把我和公主牵到了一块,还缠得那般紧,不会触犯天规么?

    这要是让月老爷爷拨乱反正了,该如何是好啊?

    公主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她的驸马明明这般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老爱在这儿女私情之事上犯傻呢?

    抿了抿嘴,公主故作沉思,随即一脸慌忙的表情,言道: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呢,这可如何是好啊,要是月老爷爷发现牵错了线,又给牵回去了,那该怎么办啊?”

    啊~

    我不禁哀怨一声,立马抓紧了自己媳妇的手,言道:

    “不成,绝对不成,就算牵错了那也是我的了,将错就错,我也不要把你让给别人”

    我急得在原地团团转,瞧了一眼树上的那些红绳,想到月老爷爷肯定会看人们的祈愿的,那我何不将愿望写在红布上也给系上去,跟月老爷爷打个商量,我不怪他牵错红线,将错就错,我媳妇依然是我的。

    要是月老爷爷一定要牵回来的话,那就把原本要牵给我们的人,让他们自己牵自己去。这般各有所得,岂不两全其美么?

    “对,就这样,我去写祈愿,写个一两百多张的,让月老爷爷早点看到,然后成全我们”

    说完便打算去文案那把自己的祈愿给写上去,却被公主给拉住了,圈着我的腰身就是不让我走,我急了,言道:

    “媳妇儿,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公主轻叹一声,身子都靠了过来,将我抱得紧紧的了,她一这般,我就不敢随意动弹了,任由她抱着了。

    垂眸浅笑之间,公主感觉到了,原来驸马这般害怕失去她啊……

    “傻瓜,你忘了么?我们早已经成亲了,这辈子我们俩注定纠缠在一起,我即便是想跑,也跑不掉了啊,更何况,我从未想过要……跑……”

    说道最后,公主的语气低得几不可闻,可我却听得真切了,心中无比的激动,除了抱紧了怀里的佳人,傻笑以外,居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即便是姻缘错配,即便是会为世人所病垢,对于这段感情,我们都是认真的,没有谁可以将我们分开,谁也不能够将我们分开……

    一念至此,我才稍感心安,嘴角微微上扬,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媳妇儿,媳妇儿啊,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回答不?”

    “嗯?”

    公主伏在我怀中,温柔回应着,她不知我问的是哪个问题。

    “媳妇儿啊,下辈子,下下辈子,再下下下辈子,还愿意给我当媳妇么?”

    突然间有些贪心了,我不仅想要下辈子,下下辈子,还要下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与她纠缠在一起,谁都别想将她从我手中夺走,让她成为只属于我一个的人儿,我也只要她一个。

    公主一听我加了码,越发贪心了,面带娇羞地推搡了我几次,用有些嗔怒的语气,笑着说道:

    “好啊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紧紧地抱住她就是不让她挣脱怀抱,撒娇一般,引诱着言道:

    “说你愿意,说你愿意……”

    公主被我缠得没法了,瞧了瞧月老爷爷,言道:

    “那让月老爷爷来帮我们做决定。”

    我知道公主这是害羞,不敢跟我实话实说,借着月老爷爷来让我搪塞我,我是那么容易被搪塞的么?

    “好啊,那我就去写个两三百张祈愿,让月老爷爷许我们一直在一起……”

    松开了怀里的媳妇儿,一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气势,我拉起袖子就准备往文案那去了。

    公主哭笑不得地拉住了我,她知道我说去写两三百张祈愿非虚,只要是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去做的,可真让我在这写了两三百张再挂到榕树上去,除了引人侧目,也会给庙祝填麻烦的。

    “诶~你,不许去”

    公主突然有种被我吃得死死的无力感了……

    我嘴角翘起,一副义无反顾的模样,言道:

    “可是,媳妇儿,是你说要让月老爷爷来帮我们做决定的……”

    既然要让月老爷爷来决定,那我自然得下些苦功,也好让月老爷爷知道我的诚意啊

    公主被将了一军,红了脸,言道: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

    我被公主的这句话给镇住了,只觉得这句话也便只能从她的口中说出,才算实至名归。

    我有些欣喜地抚摸着她的脸,是啊,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来做决定就是了。

    “琬儿,我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告诉我,你的决定……”

    公主抚上了我的心口,对上了我有些灼热的目光,将心中所思所想毫无顾忌的向我表达出来,言道:

    “晨,我也想和你一直在一起的。我不知道人有没有来世,若是有,可你能不能告诉我,来世我若并非如同今生这般容貌娇美,也并非这般柔顺的性子,亦或者说我成为了另外一个人,那你还会想要和我在一起么?”

    听到这一席话,我只觉得自己也许还不能算真正了解公主,她永远比我想得多,想得深远,她比谁对感情都要认真和执着。

    我眉头微微一蹙,其实,从小我就知道,我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我无欲无求,随波逐流,得过且过;无感无知,对世间情爱之事毫无半分执念,仿佛天生便没有七情六欲。

    可我又有着无比强大的求知**,我渴望着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开始渴望着得到人们所谓的情感。

    而我所有的一切,包括人之喜怒哀乐,悲伤惊惧,都是从别人身上学回来的,我体验过了人世间的所有情感,亲情友情,现在,还有了爱情,我这才觉得,现在的我才可以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我不知道别人的爱情是怎么样的,但是我明白我的爱情是什么样的了。

    “琬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你我的一切,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绝不是朝露晚霞那般转瞬即逝,也不会是浮于表面,只贪图那片刻的欢愉,我对你的感情是浸入骨髓,深刻灵魂之上的执念,这份执念强大到可怕的地步。”

    “我也不知道人是不是有来世,若是有,不管你的容貌再如何改变,你变得不像现在的你亦或者你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但是只要你的灵魂还是你,只要我们还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无论多少次,我一定会再度如同现在这般爱上你,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

    公主有些激动地拽着我的衣领,神情动容地瞅着我,深怕自己听错了一般,言语都有些混乱了,道:

    “你,你方才说甚,你说,你对我……”

    我捧着公主的脸,激动得有些模糊了双眼,言道:

    “我说,我爱你,你听到了吗?琬儿,我爱你,你感觉到了吗?我爱你啊,琬儿,你知道吗?”

    再度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我感觉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看不到她的表情,可却能明显得感觉到她言语中的狂喜和难以自已,点着头,言道:

    “我听到了,用心的听着;我感觉到了,真真切切的毫无遗漏;我知道啊,因为我也是这般待你的,有过之无不及啊”

    我只觉着此次此刻,我幸福得无以复加了。

    “那你愿意,一直,一直跟我在一起吗?”

    公主轻轻推开了我,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嘴角的那抹笑容是如此的动人,只见她微微低眉颔首,说出了对我来说是这个世上最好听的话语。

    “我,愿意……”

    这一刻我狂喜得不知所措,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搂过她的腰身兴奋地带着她直转圈圈,嘴里边笑着边大声喊着,仿佛要所有人都清楚听到。

    “哈哈,我的媳妇愿意永远跟我在一起咯……哈哈……”

    这一幕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侧目,仿佛被我们这一切的喜悦所感染着,纷纷不约而同为我们送上美好的祝福和感愿。

    才停下来没多久,气息还有些不顺,我又拉着公主直接来到月老爷爷跟前,言道:

    “媳妇儿,媳妇儿,咱们今天就让月老爷爷给做个见证,让我们永远都在一起”

    “傻瓜~”

    公主开心地笑着,满脸都是幸福的神色。

    我们俩相视而笑,随即在月老爷爷跟前双双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心诚意坚,言道:

    “信徒高辰。”

    “信女萧琬。”

    “今日请月老爷爷做个见证,我两人在此立誓:忧佳相随,风雨无悔。相爱相护,永不分离;不求同生,但愿同死。千秋万世,至死不渝”

    ……

    言毕,三叩首,誓言既出,永生无悔。

    深情地彼此对望着,牵着对方的手,只觉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切停滞,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失了色彩,唯独眼前的人儿,是万物的中心,是彼此一生的归宿……

    周围的男女都不禁暗暗称奇,而女子们早已陶醉其间,不能自拔了,都想着若是得自己心爱之人如此相待,那真是别无所求了。

    “我们也去月老爷爷那立誓吧……”

    效仿之举很快便引起了共鸣,许多男女们为了表达自己对爱情的忠贞不渝,纷纷效法着要到月老爷爷跟前立誓许诺。

    只是誓言轻许,可以真正守住誓言的,又能有几人呢?

    我微微一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不再放开。

    我们这一生,只对一个人,许一个誓言,彼此的唯一,不会再有。生生世世,非卿不可。

    “看来,我们得赶紧起身,把月老爷爷让给下一对痴男怨女了。”

    她俏皮一笑,我则缓缓起身,牵过她的手,扶她起身,两厢依偎着,尽量往人少的地方去。

    今晚月圆完满,庙中所植被之月桂,也散发出阵阵清香,圆月悬空,花前月下,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让人心满意足,犹如锦上添花,妙不可言。

    牵着彼此的手,我们就这般缓缓地在庭中散步,千言万语化作一个深情眼神,一抹恬淡微笑,一致协调同步的节拍,一枚眉间心上的亲吻……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而爱意则在彼此心间满满升腾着,将心中空隙填得满满的了。

    “两位,稍微打扰一下哈”

    真的我们正处于你侬我侬的忘我之境时,有个不识时务地突然冒出头来打扰我们。

    我带着怨念瞥了那人一眼,瞧那年轻人的打扮,似乎是个在这月老庙里跑腿打杂的,正搓着双手,一脸讪笑地瞅着我们。

    “有事儿?”

    我嘴角抽搐下,有事儿快说,没事儿滚蛋。

    “两位一看便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可愿入姻缘井去瞧瞧,彼此是否是对方命中注定之人啊?”

    那厮一脸期待地瞅着我,我愣了一会儿,问道:

    “姻缘井是?”

    “姻缘井可是月老爷爷赐下来的,验证男女姻缘是否为命中注定之井,在明月之下,男女心怀虔诚,往那井口中瞧,便会在水中看到自己命中注定之人的身影,此井存来已久,十分灵验啊,两位可要试试?”

    不知为何,一听到这我便来了兴趣,眼中都能泛出光来,我的表情和动作已经很明显的展示出了我的意图,我要去看看那口井。

    片刻之间化身为一只可爱的狐狸,竖起耳朵,摇着尾巴,一副小狗般可爱可怜的模样瞅着公主,想让她答应一起去。

    “媳妇儿,媳妇儿,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还未说完,我便对那小厮说,道:

    “就是从这扇门进去么?”

    说完,便想带着媳妇进去,却被那小厮给一把拦住,一脸笑呵呵的模样,还摊出手来,指了指两扇门,言道:

    “公子先别急,男左女右,分门而入,然后一共五钱,谢谢惠顾”

    诶~

    居然还是要钱的,这小厮还真会做生意啊。这般看来,里边的神迹大概也是骗术多于神明显灵了。

    不过这回儿我好奇心过剩,就想看看那井中如何现出人之身影的。

    选了心甘情愿被骗,大大方方地拿出十钱来给了那小厮,拿了钱后伺候我们就越发殷勤了,不禁笑容可掬,还点头哈腰的,生怕不够谄媚一般。

    “怎么,这会儿便不怕红线牵错了?”

    公主一脸调侃地盯着我瞧,还在笑我方才的患得患失呢。

    是啊,先不说这井中能否看到人的身影,若是看到的不是公主,或者公主瞧见的不是我,那可如何是好啊?

    沉吟片刻后,我一脸信心十足地扣住公主的肩膀,点了点头,言道:

    “放心吧,媳妇儿,你看到的人绝对会是我的,我看到的人肯定就是你”

    刚一说完,便一脸冰冷地瞅着那小厮,似提问却更似威胁,言道:

    “你说,对吧?要是看不到的话,我肯定会,很~不高兴的”

    小厮被我瞧的全身一抖,忙点头言道:

    “那,那是,两位一看便是命中注定之人,绝对错不了,哈哈……”

    嗯。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然后做了个请字状,让公主先入右边的门。

    公主嘴角上扬,伸出手来轻轻掐住了我的脸,俏皮地说了一句,道:

    “你这只狡猾的……狐狸,真讨厌,哼”

    我咕哝着嘴,被她掐着,说的话不太顺溜,但还是很清楚的,有些得意的,言道:

    “你就喜欢我这样的,狡猾的,狐狸……”

    公主脸上一红,嗔怒了一句,道:

    “贫嘴”

    说完,松开了我的手便准备从那右门进去了。

    我则乘机揽过她的腰身,侵过身来,在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轻声言道:

    “放心,你肯定可以看到我的”

    说完,得意的笑了。

    公主推搡了我一下,这会儿脸上都开始发热了,白了我一眼,嗔道:

    “才不稀罕……”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从右门进去了。

    啊哟喂,我的媳妇儿居然害羞了,哈哈。

    我乐得合不拢嘴了,朝不远处的红玉使了个眼神,让她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出来。又给那小厮多加了十钱,告诉他我们在里面的时候就不要让其他客人进来了。

    小厮看我出手阔绰,知道是个富贵的主儿,忙点头应承着,说绝不会让其他人进去打扰我们的。

    我这才放心入了左边的门,往里便的空庭院中走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