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51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这北方京都的繁华景致,虽然比不上江南小桥流水人家,山美、水美、水乡之家,却也别有一番独特气韵,先不提喧闹街市人来人往,比肩接踵,店铺美服,琳琅满目;就说这车水马龙,南北穿行的,就络绎不绝。

    最近又加上节日喜庆,街边出现了胡人艺团,接连几日都在西市这边安营巡回演出,耍杂技的,表演魔术的,耍猴戏唱歌胡舞蹈的,个个拿出看家本领,博得彩礼一浪接一浪,鼓掌叫好之声此起彼伏

    京城之中,繁华市贸之所便有东市和西市两处,东市临近皇城,沿路多为鼓动玉器等高档货品,多为达官贵人常年流连之所,普通百姓则很少关顾,所以一到繁忙时节,东市便显得有些格外冷清;

    而西市则是正真意义上的百姓市集,这里的杂货、旅店、商铺也最多,街头也最为繁华热闹,这里常年聚集着来自天南地北的商旅、游客还有西域胡人杂技团等,随着北魏边境日趋安宁、国力日渐腾起,来往的客商也便越发多了,国家所给予的优惠政策也使得商人们更愿意在北魏行商,发展带动北魏周边的经济,这让北魏也开始变得繁华富强起来。

    一路上,我都小心地拉着公主的手,免得被西市这人海一般的人群给冲散开去。身后紧随着是紫玉和红玉,而阿正则被我打发在一处,看守马车去了。

    好不容易拨开了前面的人群,置了块空地,将公主护在身边,站住了脚跟,往里头一瞧,却是杂耍艺人在训猴儿耍猴戏,这些猴儿穿着人的衣帽,敲锣打鼓,行走揖礼,模样憨态可掬,当真是逗得众人惹不住捧腹大笑。

    “沐猴衣冠,果然十分有趣”

    公主面带微笑,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总觉着别有意味。

    我哈哈一笑,言道:

    “夫人觉着有趣就好,走了这么久,可曾累了要不要到茶楼里品茗休憩片刻”

    生怕她累着,再加上这些日子京城里确实人多眼杂,公主乃金枝玉叶,确实不大适合在这么多人跟前抛头露面的。

    话虽如此,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在后悔带着打扮得如此素雅怡人的媳妇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动了。因为公主的回头率实在是太高了,高得我恨不得将那些好事之徒瞪大的眼睛都给扣出来才能稍减恨意。

    公主笑着瞅着我,似乎发现了我那点坏心思,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公主嘴角上扬,言道:

    “茶馆那似乎也坐满了人啊,这可如何是好呢”

    啊,公主这是在调侃我呢,就知道被她给看穿了。

    因为沿路都有人停下脚步看着我们两个并肩而过,而我很显然十分的不喜欢那些人直勾勾地盯着自家的媳妇看,所以一路上我尽是带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了,奈何这几日京城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想找一处安静所在都有点难了。

    我嘴角不禁有些抽搐,是啊,这一旦坐在了茶馆里,还不是坐着等那群家伙围观么

    “最近是怎么回事儿啊,这京城的人多得也有些太不寻常了”

    我发牢骚一般地嘀咕了两句,总觉得人太多也不大寻常,近日将会举办太皇太后的千秋宴,虽说是普天同庆之事,可负责京畿安全的官员还是在抑制外来人入京方面下了些苦工的。

    随着千秋宴喜日将尽,京城几乎是只需出不许进的状态,即便是需要入城,也得出示证明身份的照身帖,还得是京城人士才能放行。

    公主听过我这无意之言也只是垂目沉思了片刻,瞥了一眼我身后,随即将我拉近她身边,似在护着我的安全。

    我的身子近得都贴着她的了,脸上顿时一红,还有一点乐不思蜀之态,只觉得这般处着也是极好的。

    我想着许是身后有什么人经过,公主担心别人撞伤我,才会这般急着将我护在身边。

    怎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阵让人“滚开,让路”粗鄙之声,一听就像是个恶奴在一边怒斥

    转头一看,我都不禁想要破口骂出声来,这什么人啊,看到这边人来人往的,居然还敢把马车往里赶,要是撞伤人怎么办这车夫也当真是好大的威风,也不知是仗着谁的势力,敢在这狐假虎威,出言鄙俗,真是岂有此理

    我还未骂出口,周围的人就已经义愤填膺了,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出空隙来,纷纷开口低声咒骂着:

    “这,这什么人啊,真是的”

    “这么多人还往这驾马车,真是莫名其妙”

    “搞什么啊”

    “当官的了不起啊”

    许是看到这马车装饰华贵,为官家人所有,即便众人怨声载道,也是无可奈何,更不敢轻易得罪官衙之人。

    有公主在侧,我也不愿多加生事,只是很想看看这马车里坐着的究竟是何许人也,竟敢摆如此大的官威,若是让我知道此人是谁,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翘首以望,奈何竹帘遮挡,一时竟也看不清里头坐着之人的模样,只是随着马车的抖动,竹帘开合之际,似乎看到马车上坐着两个人,还是一男一女,女子着翠绿长衫,而那男子似乎是个官家子弟,腰带上挂着的白玉兰花玉佩,彰显其身份高贵。

    我微微一怔,总觉着那白玉兰花佩在何处见过。

    就这样呆呆地瞧着那马车缓缓地从眼前驶过,我在脑海里拼命的思索着那玉佩的线索,却总是想不起来。叹了口气,看来,老天爷在帮那小子,不然,让爷爷我知道这小子是谁,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厮

    公主瞧着我发怔的模样,稍微握紧了我的手让我醒神,也瞥了一眼那辆马车,言道:

    “怎么,你认识马车上的人么”

    我摇了摇头,言道:

    “我也不清楚,可惜没看到那人的模样。”

    稍微帮我整理了下衣冠,公主淡淡一笑,言道:

    “不过是路遇纨绔,莫要为了此事动怒伤神。”

    公主心性一想淡泊冷静,轻易间不会动怒,我也从未见过公主真正动怒的时候,是怎番模样,只道她人美性子也好,无论伤心亦或开心的模样,我都见识过也牢牢记在心里,唯独这动怒,我是绝不想看到的,总觉得她要是真的动怒了,这天似乎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好,都听夫人的。我想起来过了那座石桥之后走过一条街,街边有一位专卖凉茶的茶棚,人少又清静,要不咱们先到茶棚那边休息片刻”

    公主让我别生气,我就不生气了。笑眯眯地瞅着公主,惹的她掩面而笑,言道:

    “夫君说去哪,咱们就去哪吧”

    一听到这句“夫君”,我惹不住傻笑了一声,心里又开始有些痒痒的了。

    向一直不离咱们五步之远的紫玉和红玉打了声招呼,我们这一行人便离开了西市闹区,往稍微偏远一点的茶棚那步行而去。

    等找到了那家茶棚,周围还有几家卖杂货的小摊贩和馒头炊饼的,人也少,倒是个清静的好去处啊。

    只见打扮像是茶棚装店的老汉正气呼呼地将手中的那碗凉茶倒掉,末了还咒骂了几句,言道:

    “好好的一碗茶,又给糟蹋了”

    我和公主相视而笑,我主动上前去给老汉打声招呼,言道:

    “老汉啊,这茶棚可是您张罗的么”

    老汉一听有人在喊他,转过身来一瞧,却看到两男二女同行而过,先不说这几人相貌不俗,谈吐也极有涵养,定是富贵人家,就说这走在前头一直牵手的一对玉人,一看便是新婚燕尔,浓情蜜意。

    这新妇貌似天仙,气度华贵,而这新郎也是玉树凌风,俊雅不凡啊,用天造地设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真真是羡煞旁人啊

    老汉满脸微笑以待,捋了捋那早已花白的长胡子,言道:

    “陈老汉的茶棚许久都未曾迎过这般贵人了,几位可是疲乏口渴了,若是不嫌弃便请到我这茶棚坐坐,喝几口凉茶后再走不迟啊”

    我有礼地向老汉行了一礼,言道:

    “老汉客气了,我与夫人和两位随从外出游览京城美景,恰好走得乏了,便向老汉你这讨个方便,休息片刻,这是茶钱,多多叨扰了”

    说完,便将茶钱交在了老汉的手中,又行了一礼。

    怎知老汉又将钱退了回来,忙言道:

    “公子这是折杀老朽了,老朽张罗这茶棚来并非为了买卖,而是给这街坊邻居一个悠闲喝茶的好所在,蒙各家看得起,都说我老陈煮出来的凉茶地道,天气一热喝过几口才算舒服,这才撑起了茶棚,在这给路过的游客举子们,弄碗凉茶喝。”

    “再说了,这也没破费几个钱,都是自家种出来的夏桑野菊,几位无需客气,坐着便是,凉茶很快就到”

    话音刚落,老汉便急着为我们几个端几碗干净的凉茶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瞧着老汉,手里拿着银钱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倒是附近的小摊贩们热心提点,言道:

    “这位公子不必如此多礼,陈老汉性子热心好客,你们多来几趟便知晓了”

    “是啊,是啊,咱们这漏巷之中许久都未曾来过这般彬彬有礼的贵客了,几位若是不嫌弃,也尝尝我们这的糕点,配着陈老汉的凉茶吃,别有一番风味”

    “哈哈,才小哥,你的花糕哪比得上街尾的那家五芳斋做的杏仁桃酥美味啊还是来尝尝我庆二嫂做的白面馒头,保管贵客们吃过后还想吃”

    “诶你”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陈老汉如此热情好客,自然也因为街坊邻居也如此热心为人了,看惯了官场上的阿谀奉承,这回儿得百姓真诚相待,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我哈哈一笑,又向这街坊邻居们行了一礼,言道:

    “多谢各家美意,能得诸位热心款待,小生倍感亲切,这厢有礼了”

    言罢,走回来扶过公主,几人走入了茶棚,等公主入座之后,我也在她右手边坐了下来,招呼了紫玉和红玉同来,四个便占满了一桌。

    很快,陈老汉的凉茶便端了上来,紫玉瞧着这茶色和香气,便知陈老汉用料实诚,童叟无欺,当真是难得。手中一晃,掌中一根银针入手,一出手便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将几碗茶水不留痕迹地都试了一遍,确认无虞之后,朝红玉点了点头。

    恻隐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陈老汉瞧我把公主照顾的无微不至,脸上满是笑意,言道:

    “公子与少夫人伉俪情深,又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真是羡煞旁人啊”

    我最喜欢听人说我和公主如何如何般配了,脸上难掩的是得意之色,桌下牵着公主的手,又紧了几分,公主眉间也染了几分笑意,想起来时这儿似乎曾发生什么变故,便好奇地问了一句,言道:

    “老汉方才面有愠色,可是有什么难心事儿吗”

    陈老汉微微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言道:

    “可是老汉方才冲撞了少夫人了,真是失礼啊,陈老汉多谢少夫人挂牵,其实也不是什么难心事儿,只不过这几日屡屡有骑着高头大马的贵人从旁经过,多有烦扰又不敢明言呐。方才那一队人马更甚,横冲直撞,险些犯下人命,现在想想都觉着心惊肉跳”

    我和公主面面相觑,心下稍有不安,要是我没记错,自从几年前有官家子弟纵马闹事犯下命案后,被京兆尹卫王萧昭依照律法严刑处置,并明令禁止不许在闹市等人多之处纵马横行之后,纵马害命案就鲜少发生了,而卫王萧昭也因为获得了正直无私的官誉,为百姓所爱戴。

    如今又有人敢当街纵马狂奔,这要么就是不把国家法令放在眼中,要么就是并非京城贵族。

    “哦老汉可识得那些是什么人么”

    我虽有此问,可心下也猜到了那群是什么人了,最近的千秋宴,各州镇总管都会前来祝贺,听说这群总管们有的还带了自己的嫡子亦或嫡孙来,说是要让他们见识下京城的繁华景致

    “陈老汉眼拙,倒也不认识这些人,只不过瞧他们的年纪都不大,个个身着武将戎服,身形都高大威猛,气势逼人,腰间都系着青峰宝剑,的马儿高大神骏,一瞧便知不是一般人家。”

    陈老汉提到这群人之时,身子都有些微微发颤,看起来方才的险事,还是令陈老汉心有余悸。

    一直沉默不语的红玉,突然冷冷地说出一句话来,让我也微微一怔。

    “哼,还真是总管麾下的那群混世太保”

    我不禁哑然,这混世太保的诨名取得还真是贴切呢,对于那群总管们的儿孙辈的一些混帐事,我也是略有耳闻的,都是些在各地所管辖的州镇内如何横行霸道,欺压良善云云。

    真所谓天高皇帝远,再加上总管之职形同州镇的土皇帝一般,国家法令已经形同虚设,在他们那里,总管下的命令比君令还更有威慑之力。

    此乃朝廷的一大祸害兵镇之祸。

    只不过北魏如今正处在腹背受敌的状态,极需这群武将上得沙场去保家卫国,英勇杀敌,这才对他们多有宽宥,恩宠加身,可时日一久,便是养虎为患了

    陈老汉闻言,吓得急忙出言劝诫红玉,道:

    “这位小哥,此言不能说,说不得啊”

    红玉征战沙场多年,一直都抗争在抵抗北方突厥人的最前线,什么阵战没有见识过,什么凶险没有经历过,她是在战场上靠真正的流血战争磨练出来的武将,和那群只会贪功领赏,为富贵所侵蚀,一打起战来就畏首畏尾的行军总管不同。

    “他们若是敢做,还怕别人说不成,这里可是京师,不是他们所管辖的州镇,由不得他们胡来”

    听红玉的语气是,若是那群混世太保敢在此地撒野,即便京兆尹不管,她红玉也会好好教训下那群混世魔王,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红玉”

    公主微微摇头,示意红玉莫要再说下去,可语气中却充满关怀的神色,似乎怕触及紫玉和红玉的伤心往事。

    红玉闻言沉默不语。

    公主向陈老汉微笑着微微颔首,陈老汉心中了然,也笑着拱手回了一礼,做了个请字状,让客人们随意,便转身忙碌去了。

    “夫男子,顶天立地,投笔从戎,上阵杀敌,便是为了保家卫国,护佑一方百姓。他们是没亲眼看见过兵乱祸结,烧杀抢掠,伏尸千里的可怕场景吧”

    说完,红玉脸中露出些许悲伤的神色,就连一直活泼的紫玉,也突然沉默了起来

    我感觉到这话可能与紫玉和红玉的身世有关,见她两人神色悲伤,而公主是心中不忍,却也不知该用何种语言加以宽慰,这气氛瞬间就变得死静起来。

    “说的好,红玉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令我好生钦佩”

    我微微一笑,此言出自肺腑,绝无巧言讨好之意。

    在这里坐着的,有三个武将,一个文臣,个个人中翘楚,却也都同为女子。这究竟是怎样的旷世奇缘,才能有成就如此的机缘巧合呢

    “驸红玉谢过公子好言宽慰”

    红玉察觉出气氛有异,本来是随着公主出外游玩的,怎么能让公主尽兴而出,败兴而归呢

    “这倒并非好言,只是突然间想起了韩非子所著五蠹之中有一句是:儒以文犯法,侠以武犯禁。这兵镇之祸正合了这挟武犯禁一说,我倒很想知道,若是以文犯法,两相比较,哪一个的危害会更大一些呢”

    我这一说,不过是随意问问罢了,没想到众人闻言,表情各异,就连公主也好似一副嫌我添乱的表情瞅着我,我干咳了两声,接着喝茶的契机躲过公主的灼灼目光。

    我的心思可以瞒过别人,却一定瞒不过公主。

    我有剪除各州镇总管之心,公主也定有此意,各州镇总管多为武将出身,让他们上战场打战可以,可处理一方州镇的政务却与打战是两回事,若是没有爱民如子之心,也只会将州镇治理得更乱而已,更何况,他们一个个拥兵自重,对皇室也是个极大的威胁。

    只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我们都得静观其变

    “你,你不会想要为祸苍生吧”

    怎知,紫玉想法有偏,忽地拍案而起,没了规矩一般,直指我将来准备为祸苍生。

    我一口茶水猛地喷了一地,连笑带咳地给紫玉竖起了大拇指,好不容易喘过气来,言道:

    “紫玉,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

    “啊,公少夫人,你瞅瞅,他,他居然敢”

    紫玉已经气得说话都不顺溜了,而身边的红玉眉头一皱,思忖片刻似乎就明白了我话中的深意,不禁两眼目光炯炯,好似前路一片曙光,可见她也一直在期待着可以剪灭州镇总管。

    “好了,好了,都别胡闹了”

    公主边说着,边拿出丝绢帮我拂去衣服上的茶渍,我任由公主帮我擦拭,嘴角的笑意也浓了。

    “诶这可不是胡诌的啊,你可听过周处除三害的典故么那周处不也是三害之一么由此可见,这恶人还得恶人磨啊”

    瞧着紫玉那气得发红的小脸,我微笑地牵过了公主的手,言道:

    “再说了,我若是真有为祸苍生的那一天,不是还有你们的少夫人,可以收拾我么”

    是啊,若真有这么一日的话,她也是不会放过我的呢

    公主的手停歇了片刻,没有言语,而紫玉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也不再说话了,因为紫玉似乎看到了公主脸上闪过一丝悲伤的神色

    微微握紧了公主的手,微笑着对上了她温柔的目光,我想让她安心,想让她知道:只要有她在我身边,我便不会行差踏错

    公主也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眼中目光流转,似在回应,也是在承诺,她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好好的,看着我的

    “哈哈,好啦,不开玩笑了,紫玉丫头就随我走一趟吧,我想去看看那五芳斋的杏仁桃酥究竟是何等美味,能有如此赞誉。夫人,在这稍等片刻,为夫,去去就来”

    煞有介事地抚了抚公主的手,好让她安心。

    公主知我定是从紫玉那听说过她喜欢吃桃酥的事情,这就变着法子的想买来讨她欢心的,再说一路也有紫玉随着,她也放心,便点了点头。

    紫玉见我还懂得讨公主欢心,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点了点头,自然也愿意与我同往了。

    得了公主的应允,我有些不舍地松开了公主的手,向红玉交代了一句,道:

    “红玉,少夫人就交给你了。”

    红玉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了句,道:

    “公子放心”

    我微微一笑,在公主和红玉的目光下,随着紫玉往街尾那头走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