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47章 假凤虚凰
    我正想随意说些什么,先缓和一下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可一看到那青衫小白脸和突厥女子就这般僵在那,仿佛空气都已经凝固了,感觉现在是说什么都无甚意义。樂文小說|

    那突厥女子就是一心一意在等那小白脸的答案,可那小白脸则是一阵的沉默不语,说的也是,那三个选择无论哪一个似乎都不怎么招人待见。

    说真的,其实我也有些好奇,这小白脸会怎么选来着?要是我,完全就没法选么,因为我喜欢的是公主,也娶了公主当媳妇了啊,自然就不可能另娶她人了么,即便这突厥女子模样也十分秀丽。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小白脸面容俊秀,而那突厥女子又是清丽佳人,怎么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么!

    突厥女子多是至情至性,认准了一个心仪之人,便会非君不嫁。许多男子就是被突厥姑娘这种热情和主动而打动了心,最后成就美满姻缘的。

    只是这爱则欲其生,恨则欲其死的疯狂爱情,还是让很理智之人望而却步,动不动就以爱的名义,欲生欲死的,想想都让人觉着后怕。也许比起单纯的爱恋,占有的*这一感情更强烈一些吧,所以若是求而不得,就算是将它毁了也不愿见其落入他人之手。

    想到这儿,我不禁也有些害怕了,自己对公主似乎也是占有的*多一些,一想到公主可能会成为别人的,我这心里就越发的难受和愤恨,有了这种感情是不是就是对单纯爱恋的一种亵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即便是我死,我都希望公主可以好好的活着。

    我不禁小声叹了口气,今日是怎么了?总觉得诸事不顺的样子……

    沉默了许久之后,那小白脸似乎已经做好了选择,挺拔身姿,言道:

    “我说过了,我是不可能娶慕姑娘你的,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你杀我的!”

    我听到这个答案不禁有种想吐血的感觉,等了那么久,这小子的答案说了也跟没说一般。

    “又是不可能,洛卿,你为何不直接说你不会娶我,这样也好让我死了这份心!我已经听够了你说的那些陈词滥调,我现在只要你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真心喜欢过我?”

    起初,突厥女子还有些义愤填膺,可说到最后,却有些哀伤悲恸,可以看出这女子也是用情颇深啊。

    “我……”

    双手握成了拳头,小白脸难得有些心慌意乱,有些心里话似乎就要脱口而出了,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和立场,就不得不将内心的感情深埋心底,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声长叹,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你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你若不喜欢我,又为何要掀我面纱?你若不喜欢我,那又为何……要亲吻我?”

    突厥女子的痛苦的神情中,仿佛闪现过一丝甜蜜,脸颊不禁微微泛起了红晕。

    我听到此言差点下巴都掉下去了,这小白脸真是了不得,这突厥女子的面纱岂是能随意摘了去的?

    啊哟喂,难怪这位姑娘说若是不娶她便杀人了,按照她们那的习俗,这男子要是掀了突厥女子的面纱,若是女子杀不了那男子,那也就只有嫁给那人了。

    有些野蛮,但是却是适用于弱肉强食这一自然间优胜劣汰的法则!

    突厥人犹如是奔跑于草原之上的狼群,崇拜强者,优胜劣汰,那也是他们生存的方式。

    紫玉听到后不知为何,在后边气得直跺脚,指着小白脸,问道:

    “你,你们……”

    “不,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那只是无心之过,而且当时也是事急从全,是为了救她,才……”

    小白脸有些无力的垂下了手,怎么感觉越解释越说不清了呢?

    “好了,红玉,你先退下!”

    一直未出声的公主殿下突然一声令下,大有凤仪睥睨,傲视群雄之态,令人不禁心生畏惧之心,不敢轻易违背。

    这般模样的公主殿下,即便是我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红玉随即躬身行了一礼,道了句是,便当真退到了一边。

    “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阁下若是专程来拜访公主府的,本宫定然一尽地主之谊,好生款待;只是瞧阁下的架势,却丝毫不懂得为客者之礼仪,仗鞭逞能,打伤仆役,当真以为我公主府无人了么?”

    公主反唇一击,便是有理有据,即便真是要打起来,那也是师出有名了。

    那突厥女子见那小白脸如此畏惧于公主,又听到公主以本宫自称,一下便猜到了公主的身份。

    可一见到公主那国色天香的美貌,这突厥女子反而更加生气起来,心想那洛卿何以一直不答应迎娶自己,定是因为有这美人在侧,迷惑于他!

    突厥女子抽鞭一扬,啪的一声甩鞭挞地,似挑衅一般,言道:

    “在我们草原,从来就只用强者才有资格开口说话!”

    这姑娘当真是好生无礼,竟如此不识好歹,公主已经是有意放她一马了,她当真以为凭借一条长鞭就可以打到这小院来么?

    这么久了,都未曾见到护影卫的身影,很显然是公主授意如此,才迟迟未曾现身。这护影卫专司皇家安全,都是能以一敌十的好手,来去无踪,如影随形,从来只听令于所从属的皇室成员。

    “放肆,此乃北魏境内,岂容尔在此大放厥词!”

    我难得文绉一回,想要借此劝那女子离开,莫要在此生事,以免追悔莫及。这要是被人押送到刑部下了大狱,不脱一层皮也得变成一个废人了。

    怎知这姑娘不识好人心,瞥了我一眼,语气满是嘲讽的意味,言道:

    “你又是何人?哟,长得倒也还算有几分姿色,这唇红齿白、清秀俊美的,一副小白脸相啊!”

    我嘴角不禁一抽,先不说这姑娘文才一般,居然用姿色来形容一个男子啊,我相貌清秀俊美、面如冠玉这确实没错,可也从未听过有人形容我是个小白脸啊!

    让我这状元及第,才华横溢,智谋无双的公主驸马,情何以堪啊?

    不行,这便宜我可都再讨回来,也好让那突厥女子瞧瞧,我这驸马爷的气度啊。

    “嘿嘿,姑娘真是好眼力,在下乃是驸马爷,公主是俺媳妇,俺要是个小白脸儿,那也是俺媳妇的小白脸,姑娘就别吃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了。”

    刚才还在那一本正经地喊放肆某样,这会儿一句一个俺,这是要闹哪样啊?

    敌人当前,紫玉已经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了,那青衫小白脸则是面无表情,而公主只是轻轻地拉过我的肩头,俯过身来,在我耳边轻声低语,言道:

    “你舍身护我,我很欣慰,不过现在,你只需要在我身后便好了!”

    公主温热如兰的气息缠绕,让我耳朵顷刻之间便红得发紫了,话语之间,公主的唇有意无意掠过我的脸颊,紧接着我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啊哟喂,真是要命啊……

    “谁瞅上你了?……好,就让我来好好收拾收拾,你这喜欢讨巧、占人便宜的小白脸!”

    话音刚落,那突厥女子一扬鞭,三步并作两步飞跃而来,速度极快,令人防不胜防。

    公主一把将我推搡到紫玉身边,长袖一挥,紫玉手中的宝剑脱鞘而出,立时一阵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寒光一闪,宝剑已被公主牢牢控于手中!

    公主执剑而立,衣袂飘飞,遗世**,宛如九天仙女,绝世出尘;又似书中剑仙,道骨仙风,神采飘逸,我瞧着都不觉痴了……

    “这样倒也省事,你我便手底下见真章吧!”

    轻描淡写几句,公主挺剑直刺,这第一招便直取那突厥女子的眉心。

    “公主……”

    一见她们真的开打了,我这心又陡然提到了嗓子眼,公主身上伤势还未痊愈,这般打斗,若是伤口再度裂开了怎么办?

    我焦急地来回渡步,却又不敢随意出声分散了公主的注意力,据说这江湖中人高手对决,讲究的就是一个心无旁骛,若有分神,顷刻之间便会败亡丧命。

    身边的紫玉瞧我焦急不安,还以为我是对公主没信心,忙宽慰道:

    “驸马爷安心,那突厥女子定不是公主殿下的对手!”

    我不禁哀叹了口气,看着半空中与那突厥女子缠斗的身影,虽说一直都知道公主武功高强,江湖难逢敌手,可真看到她执剑与人争斗,顿时生出无能之感,明明说过要保护她的,可真到了这生死关头,却是要她执剑来护我!

    高辰啊,高辰,你怎么这般没用啊,唉……

    来回之间,公主与那突厥女子交手已有几十招了,这突厥女子不愧是使鞭好手,这长鞭在她手中如虎添翼,不但挥洒自如,更是杀敌利器。她深知公主擅近攻,而她瞧好便占据远攻优势,便充分利用这个优点,一直故意拉开两人的距离,同时用长鞭困住公主,不让她近的身来。

    突厥女子的长鞭甩得虎虎生威,不过片刻,便如同织成了一张巨大的鞭网,将公主给笼罩其间。可公主却不换不忙,格、刺、挑、劈、扫等剑决灵活施展,不仅一格挡住了突厥女子的攻势,还还将原本的守势转为主动的攻势,令那突厥女子大吃一惊。

    这突厥女子的招式很快就是用到头了,之后的招式不过是在之前的招式之中变换。公主嘴角上扬,故意一剑挑刺,诱得突厥女子将长鞭缠住了公主宝剑,这可正中公主下怀,旋动手中宝剑也使用缠字剑诀,主动贴上长鞭!

    长鞭果然缠住了宝剑,突厥女子心中大喜,可扯动长鞭时却发现长鞭似乎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脸上不禁发白,还未等她弄明白发生何事,公主剑气腾起,一声呵吒,长鞭便被宝剑切得四分五裂,脱手而去……

    公主这招使的便是浮云剑法,得益于道家法门,取自:心思浮云常自在,易如流水任东西!

    直到公主剑指突厥女子,这场比试便算是最终定了胜负。

    突厥女子瞧着自己的长鞭被人毁了,这么多年自己从未如此惨败,这才知道能与此人战指百招,不过是那人故意想让,想让她把自己的招数都使全了,最后再凌厉一击,制敌取胜,自己无论是武功还是谋略,都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啊!

    紧握双拳,突厥女子脸上毫无血色,死死咬住下唇,言道:

    “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见这女子终于肯低头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气,依着公主的性子,定然不会为难于她的。

    怎知这回公主似乎没了往日的温柔慈悲,举起手中的宝剑,做势便欲取那女子性命,言道:

    “从来没有人敢在我公主府撒野,今日本宫手刃了你,也是你罪有应得,受死吧!”

    那突厥女子认命一般闭目等死,眼瞧着那宝剑真要抹上了那女子纤细的脖颈了,那青衫小白脸突然跪下恳请,慌忙言道:

    “公主殿下,请手下留情!”

    公主的宝剑悬于半空,没了动静,撇了一眼那青衫小白脸,冷言道:

    “她要杀你,你还要为她求情么?”

    青衫小白脸叩头请罪,言辞恳切,言道:

    “这一切都是红玉优柔寡断造成的,请公主殿下将此女将由末将处置,末将会给公主殿下和慕姑娘一个交代的!”

    公主要等的就是红玉这句话,红玉果然也没让自己失望啊!

    “好!”

    说完,公主收回宝剑,往紫玉这边走来,我心中紧悬的大石,这才算是落了地,张开双臂正准备迎接公主,奈何,公主径直从我身旁走过,就连瞧都不瞧我一眼……

    呜呜,我的公主殿下喂,我的媳妇大人居然还在生气啊!

    我不禁两眼泪汪汪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瞅着公主,装可怜博同情的招式,再度亮了出来,就是不知道效果会如何了。

    那边,青衫小白脸起身缓缓走到那突厥女子跟前,揖了一礼之后,言道:

    “慕姑娘,我说我不可能娶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我各为其主,身份悬殊,更主要的原因是,我……”

    青衫小白脸边说着,边一把将头巾给扯了了下来,片刻之间,长发如同黑瀑一般垂下,打落肩头,起初有些粗犷的男子语气,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有了女子的柔情和婉约,只听小白脸继续说道:

    “我也是一位女子,而且我的真名并非洛卿,我叫红玉,不仅仅是边境守关大将,还是公主殿下的贴身侍从!”

    这披肩的长发,还有原本的那份俊朗不凡,立刻转为了明动娇艳、清丽姣好的女子容貌,这真真切切,就是一位女娇娥啊!

    我不禁抚额哀叹,悔不当初啊,怎么就没看出这小白脸也是个女儿身呢?难怪了,难怪公主会如何生气了,原来自己真的做了混帐事,竟会不信她的真心,我真是该打,真是该杀啊!

    一念至此,我不禁伸出手来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谁让我今儿个犯浑啊……

    我这边掌掴之声才落,小白脸那边又响起了一声更大的。

    那突厥女子气愤难当,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小白脸的脸上,登时一血红的巴掌印在小白脸俊秀的脸上显露出来,看着都觉得疼,可小白脸倒是欣然接受,竟无半分怨恨之念。

    “你……你可知道,一月之后,父汗便要逼我嫁于那狼子野心的阿史那达曼可汗了,你欺骗我真心,比逼迫的父汗和兄长还要可恶,我恨你,我恨你……”

    那突厥姑娘一把推开了小白脸,哭得梨花带雨,脸上尽是悲伤的神色,转身便跑了出去,没有再回头看过一眼。

    这厢还未完,公主见那突厥女子悲愤离去,瞧过我一眼后,也是冷哼一声,转身便回了房,临走之前,还明令禁止,今晚,不许我进她的房间!

    小白脸一脸的面如死灰跪坐于地,而我也犹如五雷轰顶,呆立当场。我与那小白脸这会儿倒正合了那句话: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一个黯然情伤,一个顾影自怜,当真是好不可怜啊……

    紫玉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置,而且紫玉也觉得是应该给点时间让红玉自己考虑清楚才好,见公主离去了便也追随了公主而去。

    我瞧着这里就只剩下我与小白脸了,我与她境遇如此相同,只是这情路她比我还坎坷些,不禁生出几分怜悯之心,走到小白脸跟前,席地而坐,与她对面交谈。

    “方才听那姑娘提及‘父汗’逼婚,令她嫁于那阿史那达曼可汗,这么说来,她也是一位可汗的公主么?”

    突厥根据所占有的领域广阔,有五个可汗,其权势也各不相同,其中,以阿史那达曼可汗的势力最广,兵力也多,故而每有战事,虽然五大可汗平日互不隶属,可还是会尊达曼可汗为大元帅,受他统一指挥调度。

    小白脸虽然神伤,却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点了点头,言道:

    “确实如此,她是突厥可利可汗的小女儿,呼和图王都的雅库慕公主。”

    唉,居然又是一位公主殿下,这是缘还是孽啊?

    自己应该帮助她们么?她两人明明彼此有意,可夹杂在两人之间的问题也很多,正如小白脸自己所言,各为其主,身份悬殊,更重要的一点是,都是女子!

    我与公主这辈子是缘孽并肩,不由自主了,这条路很难走,若不是两人情同此心,彼此坚定的话,是很难走下去的。

    她们两个可以么?

    “喜欢上了,终究是无可奈何之事。她对你有情,即便方才掌掴于你,也不过是气你骗了她,若真是恨你岂会与你多言,还将婚约之事告知于你,不过是对你还心存念想罢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做的也就是如此了,这最终的决定,还是得靠小白脸自己下。

    “我,我不知道……”

    小白脸目光闪烁,心中似有千头万绪飞过,可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在沙场之上,自己可以做到杀伐决断,毫不犹豫,可面对儿女私情,却方而如同孩童一般,不知所以,真真是可笑之极了啊!

    “我只知道,她嫁过去不过是为了部族利益联姻。说起来,那达曼可汗也快年过半百了吧,先不说达曼有多少房妻妾,若是他身死,按照突厥传统,达曼所有的妻妾都将成为下一任可汗的妻妾!”

    “可据我所知,达曼可汗内部也并不太平,他的兄弟和儿子都在想方设法的争夺他的汗位,谁能够成为下一任可汗还犹未可知。可有一点可以预知的是,雅库慕公主的命运会如同风雨中柳絮,摇摆不定,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幸福可言!”

    说道此处,我停顿了片刻瞅着小白脸的神情,便知道了小白脸要做的决定会是什么了。

    “你无需立刻就让自己做出决定,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待你做好了决定便来寻我,我也许可以给你一个很好的建议!”

    说完,我拍了拍小白脸的肩膀便起身离开了……

    我会这样说其实不过是为了让小白脸的决定符合我心中的预期!

    原本我是想让小白脸自己做出决定的,可突然之间的醒悟,令我回想起了小白脸曾自称自己是边关守将,陡然之间,我明白了一些之前未曾想明白的事情,有关公主的事情,还有她那一身伤痕的由来了!

    恨啊,我说过了,所有敢伤害公主的人和事,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