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46章 第一次吵架
    刚回到公主府,我三步并作两步,只想着快点找到公主,将礼物送给她。府里的丫头见我回来,正打算像往常那样去公主小院通报,却被我制止了,我想给公主一个大大的惊喜!

    可当我刚踏入公主小院的时候,大大的惊喜倒没给着,倒是给了个大大的惊吓,而且,这惊吓还是给我的!

    只见院落里我常与公主下棋、品茶的石桌椅上,公主正和一个着青衫,带这同色汗巾的年轻男子并肩坐着,这男子长得身材挺拔,十分的俊朗不凡,一看就是个小白脸!

    瞧他们那亲昵交谈的神情,还有公主的手正搭在那混小子的手上,公主笑得很开心泰然,就连我都没见她这么这般开心微笑的模样……

    其实仔细一看就会知道公主只是在帮那人把脉,只是此时此刻我的内心仿佛被无数的刀片划过,都碎成一片片儿的了。

    她们,她们难道……

    我不禁狠狠地拍了下大腿,仰天长叹一声,紧接着就是无力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这可把公主给吓坏了,回过头来却看到驸马手指着她们,哭得声泪俱下,如丧考妣,当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驸马,你这是……”

    公主也被吓得脸色发白,见我举止异常,还以为我是身子不适,这边急忙赶过来查看。怎知,有些奇怪的话从我口中吐出,她的脚步也嘎然而止。

    “你,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竟然敢在本驸马面前轻薄公主??!!”

    我愤恨地指责那青衫小白脸,别以为长着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就敢跟我抢公主,我也得让那混小子瞧瞧,驸马爷我,也不是吃素的!

    那青衫小白脸身子一怔,正眼瞧过来,知道了这人原来就是驸马爷,这会儿才明白过来,似乎被人给误会了什么,正打算做出解释,却被公主生气地拦住了。

    “红玉,在一边站着……”

    公主冷冷地给出了命令,那青衫小白脸就连动都不敢妄动了,更何况是开口解释什么了。

    公主冷笑着拉过了那青衫小白脸的手,紧紧地握在手中,一脸冷漠地瞧着我,说道:

    “他轻薄本宫?!哼,你说反了,是本宫轻薄他!”

    话音刚落,公主给伸手抬起了那青衫小白脸的下颌,做出一副挑逗的模样来,她们,她们竟然敢在我面前公然*??!!

    片刻之间,怒发冲冠,猛地一下站起身来,眼泪汪汪的,伸出手来直指那个小白脸,情绪激动地都有些吐字不清了,说道:

    “公主,你,你难道,难道喜欢上这个,这个,小白脸了吗?……”

    听到这句话,公主藏在袖中的手都死死地握成了拳头,原来自己在他心中,竟然是这般随意轻浮的女子么?

    公主的脸色变得如同九月飞霜还要寒冷,受伤的表情一闪而过,拂了拂衣袖,大声言道:

    “没错,本宫就是喜欢她!”

    为什么公主要露出受伤的表情啊,受到伤害的那人,受到严重打击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不甘心啊,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公主一定是在胡说的,她一定是在故意气我的!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本驸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可能会被这个小白脸给比下去!”

    我的话如同连珠炮弹一般喷将而出,说到最后,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我说的不可能,指的才不是那些自恋一般的自我夸赞,而是不相信公主会喜欢上别人,她喜欢的明明是我,明明只有我才对,她不可能会喜欢上别人的!

    公主被我这番无比自恋的说辞而弄得哭笑不得了,暗自舒了一口气,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愤怒平息,再这样下去,也许她们之间便要真的会生出误会,进而有了嫌隙,最可怕的莫过于这嫌隙会变成一个死结……

    这还是第一次吵架吧,没想到居然是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缘由!

    公主她不过就是在气驸马,气驸马在这种事关名节的大事上,却不相信自己,白白辜负了自己对他的一片深情……

    公主稍微缓和了下自己冰冷的表情,言语中也没有了方才的冷漠,缓缓地渡步到我跟前,言道:

    “这也是有可能的啊,啊,我记得有句话这么说来着:对公主来说,驸马是用来装门面的;面首是用来玩乐的;而别人家的夫婿,是用来调戏的!这句话好像还是从驸马们口中传出来的呢,真真是,至理名言啊!”

    我闻言嘴角不禁抽搐,这,这不是其他几位驸马倒苦水时跟自己说过的话么?难道他们一喝酒把这话当作歌谣随便传唱出去了?

    也是啊,他们那性子,几杯酒下肚,装的一脸惆怅的模样,还不见谁逮谁,就把当驸马的苦水全部倒出啊!

    哎哟喂,我可被他们那口无遮拦的嘴给害惨了啊,这,这可怎么应对啊?

    再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博取公主殿下的同情?呜呜,这招好像不管用了啊!

    瞧着公主那表情冷淡的模样,这比将我千刀万剐都还要难受啊……

    没办法了,只能出动最终杀手锏,那就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一把抓住公主的手,单膝跪地,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对上公主的眼,说道:

    “没关系的,公主若是想要驸马来装饰门面,驸马便努力将门面装饰得富丽堂皇;公主若是想玩乐面首,那就将驸马当作面首,驸马会一心一意充当面首,以供公主玩乐;若是公主喜欢调戏别人家的夫婿,那就将驸马当作别人家的夫婿,让公主调戏个够。只要能让公主你开心,驸马愿意为公主,做任何事情……”

    这话说出口,当真是……肉麻外加恶心至极了啊!

    端着茶果点心的紫玉准备过来伺候的紫玉,刚走到院落,乍然间听到这番话,整个人都惊呆了,手中的茶果陡然间打翻在地,发出好大的动静,随即,只听到紫玉大喊了一声,道:

    “啊,不好了,公主,驸马爷他,驸马爷他的脑袋被驴踢啦,都不正常了啊!”

    这肯定是被驴踢中脑门了,不然怎么会说出此等恶心巴拉的话来?

    一直站在一旁的那个青衫小白脸终于忍不住,捧腹哈哈大笑起来,公主也是死死咬住下唇,才勉强忍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

    紫玉这丫头,怎么总能语出惊人啊,什么叫脑袋被驴给踢了,她脑袋才被驴给踢了呢,我这还不是伤心弄得心神大乱了么!

    不过,公主笑了,她笑了的话,那事情就有转机了。

    轻轻摇晃了下公主的手,柔声问道:

    “公主,公主,你别生气了,好吗?”

    公主冷哼一声,别以为花言巧语就能轻易一笔带过!

    公主又换成了冷淡的表情,将手抽了出来,故意转过头去不再看我。

    我瞧着公主是不愿意原谅我了,这回我就破罐破摔好了,都做到这程度了也不差那一步了,那就是抱着公主的脚,她不肯原谅我,那我就不松手,打死我都不松手!

    我还跪在一边呢,装出一脸悲伤的模样,言道:

    “公主,公主,你当真不愿意原谅我了么?那么……府里的一切,都留给你……”

    公主闻言,眉头紧蹙,嘴角已经微微打颤了,这意思,是说要离开么?

    紫玉一脸不知所以然的模样,而那青衫小白脸却是一脸大事不妙的神情,感觉这事情走向越发偏离正确的轨道了。

    这一切似乎都是因为驸马爷似乎有所误会,无论如何,即便是违抗公主命令,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公主和驸马因为自己而争吵甚至到离家出走的地步。

    “公主……”

    那青衫小白脸向前走了一步,却被我紧接下来说的话给打断了。

    “我……也留给你,你还要么?”

    我微笑着瞧着她的身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吵架么?

    我说过,无论如何,会一直在她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的!只要她能原谅我,我任由她打,任由她骂,只要她还要我,那就算是死皮赖脸,我也会赖着她,纠缠着她,让她想甩开都甩不掉……

    公主紧蹙的眉间这才逐渐松缓下来,脸上也是极为欣慰的表情,终究,面对着这个冤家自己最后总是会心软的,原谅这个冤家吧,折磨了他,不也是在折磨自己么?

    “本来,就都是我的么……”

    我听出了公主的语气里似有一丝丝喜悦的情绪在里边,还有一点俏皮和霸道。

    我知道了,只要再努力一把,乘热打铁,公主一定会原谅我的!

    “公主,我……”

    还未等我说完,院外阿正那小子急促的呼喊声便传了过来,只听到他慌忙喊叫的声音,像是遇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就连我都从未见到过他会如此失态。

    “驸马爷,公主,不好了,有贼人闯入公主府了!”

    阿正话音才刚落,我仿佛听到什么东西破开空气而发出的呼呼声响,紧接着便是几声长鞭抽打地面的声音,那动静着实是骇人莫名。

    贼人?!什么贼人竟然如此大胆,敢私闯公主府?

    我连忙起身反射性地挡在了公主跟前,无论来人是谁,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公主的!

    而紫玉和那青衫小白脸的反应更快,第一时间便挡在了我与公主跟前,瞧紫玉与那小白脸配合默契的模样,倒像是相识依旧的熟人。

    只听到紫玉临危不惧,发号施令,道:

    “红玉,保护公主和驸马爷,我去房里将剑取来!”

    “好,你去吧!”

    说完,紫玉里忙跑回屋内,去取公主的佩剑!

    青衫小白脸一人挡在了院落拱门前,听到这落鞭之声,他就已经猜到了来者何人了!

    真没想到,那人居然会追到这里来!

    阿正也急忙躲进了院中,他吓得瑟瑟发抖,却还是不忘记一个忠仆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挡在自己主子跟前,用自己的性命维护主子。

    我不禁感到欣慰啊,阿正都吓成这样了,还这般拼命维护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到身后躲着去。这贼人明目张胆地闯公主府,想来不是暗杀一类的刺客,难道是来寻仇的?

    可以一路过关斩将奔到公主的小院来,可想而知,那人的本事也不弱啊!

    等那贼人出现在众人眼前之时,我不禁傻了眼,那人居然是一个漂亮的姑娘,而且还是一个穿着突厥服饰的长得很漂亮的一位姑娘!

    这位姑娘确实是一位清丽佳人,只是眉宇之间,透着股野性难驯之感,很显然,这个性定然是如同烈火一般了,绝不是中原女子柔弱形象可以比拟的。

    加上手中的那条软鞭使得是如龙似蛇,收放自如,而且又威力惊人,只见她狠狠一甩,这长鞭便落在了青衫小白脸的跟前一步,可以说是分毫不差,那长鞭鞭挞之处,片刻之间便留出一道鞭坑!

    这,这要是一鞭子打到人身上去,还不粉身碎骨啊?

    我吓得目瞪口呆,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突厥人啊,更何况是一位突厥姑娘。

    “嗖”的一声,那长鞭又收回到了那姑娘的手中,只见那突厥姑娘举起长鞭直指着那青衫小白脸,脸上是坚定决绝的表情,言道:

    “洛卿,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

    诶~什么情况?洛卿是谁?是那个青衫小白脸的名字吗?可为何方才我明明听到紫玉唤那人叫红玉啊?

    从屋内拿出佩剑的紫玉正打算抽出宝剑冲出去与那贼人拼死一战,忽然听到贼人那句话像是对着红玉说的,而说出这句话的人,居然也是个女子?!

    猛地停住了脚步,紫玉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已经完全弄不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这么说来,这突厥女子是冲着那青衫小白脸来的?莫不是这小白脸在外头惹下的情债,现在人家来寻仇来的吧?啊,不对,是逼婚来着。

    只见那青衫小白脸抱拳向那突厥姑娘行了一礼,言道:

    “慕姑娘,我应该同你说过,我是不可能娶你的!”

    我不禁瞠目,没想到这小子处理感情问题可以做到如此干净利落,毫不拖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相比之下,我就无法做到如此潇洒淡泊了啊!

    我用幽怨一般的眼神瞧向了公主,却没想到公主这会儿也突然撇过头来瞧着我,可却是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似乎看到青衫小白脸和那突厥女子后,变得感触颇多了。

    “够了,我已经听够你说的各为其主、身份悬殊当作借口了,事到如今,留在你我面前的就只剩下三条路了!”

    突厥女子语气之中尽是决绝之意,想来她定然是说道做到之人,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非要弄得这般剑拔弩张,刀剑相向。

    只听到突厥女子紧接着将那三个选择一一道出,言道:

    “第一,你娶我;第二,我杀了你;第三,我死!”

    我瞧见那青衫小白脸身子明显一滞,本以为他可以如此决绝定然是对那突厥女子无甚情意的,可如今看来,事实却又并非如此,看来,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多了啊!

    总觉得在这样下去的话,会发生一些无法换回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