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45章 同心结,相思扣
    花逢喜气皆知笑,鸟识欢心亦解歌。

    时值八月,京都各处所植桂树花开,十里飘香。更有艳丽牡丹,争强斗艳,国色生香,独傲群芳;花开各处,各占千秋,自是引人入胜,美不胜收。

    北魏皇城之内行人商贾旅客,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商道繁花似锦,国立蒸蒸日上,到处呈现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如今,北魏皇城的八月迎来了一件举国同庆的大喜事儿,满朝文武皆为此而忙碌,百姓们也都是喜上眉梢,因为很快便是千秋诞日,当朝太皇太后的六十岁大寿,这自然是一件值得举国同庆的喜事儿。

    虽然太皇太后有下过懿旨说只办家宴便可,不许铺张浪费,可皇帝陛下孝心可嘉,还是着意礼部同内务府对此事多加上心,满朝文武多有附议,就连各州镇的总管也都会亲赴京师为太皇太后贺寿。

    州镇总管为各州总管事,领该州军政大权,相当于一州军政长官。北魏共划分十三个州,州下分镇,各州都有一名州镇总管,为维护地方吏治与安宁,各州都有人数不同的军队戍守,小则一二百人,一般一千多人,多则有五千兵士,但均不得超过朝廷内限,不得越过皇城戍卫!

    十三州镇中只有三州实力强盛,有五千兵士戍守,这三周分别是相州、并州和崇州。这三周的总管也是能征善战的勇将,可以坐上这个位置不是靠自己战场上出生入死拼杀而得来的军功,便是家族累世所积累的功勋,身份和地位都贵不可言。

    像这样的军功世家,又手握兵权,占据一方州镇的总管,自是从未将朝中的那些个高官们放在眼中,即便是小皇帝,除去皇帝尊位,按照辈份还得对他们以姥爷叔伯辈相称,各个自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

    这样的一群军营里成长的大将,他们只推崇两件东西,一个是沙场真英雄,而第二个便是自己手中的那柄利剑。可就是这样一群功勋卓著的将领们,他们谁都不钦佩,就钦佩太皇太后!

    一听说太皇太后大寿,纷纷上表请旨上表,亲自上京为太皇太后贺寿。这可让满朝文武都心虚了好一阵,朝中议事,议来议去都没个正好的说法。

    这若是不让他们来,这群兵蛮子,若是闹起来谁都安身不了;若是让他们来,这随行几人,依仗如何,这要是每人带个一两百人来,这京师的安全,谁来负责?

    最后还是高丞相在请示过太皇太后之后,让朝廷以太皇太后老人家的名义,发了个通文给各州总管,来京城贺寿可以,只需仆从十人,多则不待。

    太皇太后亲自发话,也是让高丞相松了口气,加起来一百来号人,对京城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威胁,便欣然应允,只是为策安全,还是建议太皇太后多宽容几人名额,以保各州总管这上京一路,多添几个随行护卫,也有个保障。

    太皇太后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言道:

    这群兵痞子,他们不去招惹别人就算不错的了,哪还有人敢去行刺他们啊!即便真有哪个胆大的毛贼,他们手中有剑,还怕个甚来!

    十人就是十人,绝不增减,便这样回了他们,他们不会有异议的!

    就这样,此事在太皇太后一语之中,便板上拍钉了。

    故而,这才八月初,京城里便热闹不凡,陆续有各路先行使者快马入京,送加急文书和通报各州总管行至何处的,应接不暇!

    这不,我这才刚出了皇城,便迎面看到一个快马送公文的使者,骑马而过,遇到接应之人,才跳下马来立足不稳差点摔将在地。

    可能是已经来回跑了好几趟的缘故吧,急忙将公文交给了接应之人,便有些虚脱一般盘腿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

    那接应之人拿过文书之后,顾不上其他,便急忙入了宫门,将手中公文尽快呈上。

    我瞧着那使者似有脱水之症,便让阿正去把水袋取来,递给了那使者。

    使者接过水袋有些受宠若惊,瞧见是一位身穿公服的大人所赠,忙起身来想要道谢,却被我制止,言道:

    “不用客气,喝口水解解渴吧!”

    使者点了点头,囫囵吞了几口水,忙抱拳谢道:

    “多谢大人!”

    我瞧着这使者礼数也算周全,不禁上前与他攀谈起来,道:

    “小事一桩,无需多礼。小哥,几年多大了,家在何处?”

    使者忙回应,道:

    “大人容禀,小人如今年纪二十又八了,家在并州,到京城来当差也快六年了,家中父母在堂,下有妻儿!”

    我不禁点了点头,言道:

    “这么说来,你还是家中的顶梁柱啊!”

    使者闻言,面如羞愧之色,言道:

    “说来惭愧,虽说在京城当差快六年了,却还是个驿站使者,多年未曾回家了,对家中甚为想念啊!”

    我好奇问道:

    “那可在京城安居?”

    “有一小房子,不大,却也有安身之所。”

    这般一说,大致情况我也一目了然了,问道:

    “家中与此处比之,如何?”

    “自是此处更甚。”

    “那何不将父母妻儿接来此处供养?前程可慢做计较,孝敬父母、与妻儿共聚天伦之机不会常有,有什么会比得上一家团聚更重要的呢?”

    使者思之再三,觉得此话言之有理,若是能与家人团聚,即便自己多辛苦几载又有何妨?

    “大人所言甚是,待忙完这阵,小人便回乡一趟将父母妻儿都接来此处供养。”

    我赞赏一般的点了点头。

    这才没多久,那接应之人出了宫门,便又来催促着这使者快快上马,去接下一个任务。

    使者抱拳行礼想将水袋奉还,我推辞不受,言道:

    “水袋你就拿去用吧,也不是甚贵重物事,就当本官送给你了!”

    那使者见我盛情难却,又加上来人促成得紧,又行了一礼,言道:

    “那小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大人!”

    说完,目送着那使者上马,互道了声珍重,那使者策马扬鞭而去,身影也越发渺小最后不见了。

    走在回府的路上,阿正忍不住将心中疑惑脱出,问道:

    “公子,既然有心助那使者,为何不赠他比水袋更值钱之物呢?”

    我不禁一笑,言道:

    “我何曾说过要助那使者了?”

    那使者虽然是个小人物,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志气和活法啊!

    “那是阿正会错了公子之意么?”

    阿正从未见我会和这类小人物搭话攀谈,故而有此一问。

    “阿正啊,这百两银钱与我来说不值一提,可若对那使者来说,却是天降之福。可我若真给了他百两,那只会是他的厄运而不会是福气!”

    有了百两,那使者便可以早些将父母妻儿接到京城来享福了,怎么想都是福气多过厄运吧。

    “阿正不明……”

    我不禁叹了口气,言道:

    “小人物日子虽然清苦,可若志气未失,勤奋上进,日子虽不富贵,却也清乐自守,心安理得。你若无端赠白两与他,便是断了他的志气,灭了他发奋向上之心,因银钱可以轻而易得,将来就极有可能步入歧途。”

    “官场之中那些原本清廉自守后来贪赃枉法身败名裂的官员便是着了此道。古语有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一直教导你勿要为酒色财气所迷失心智,用意便在于此,你瞧那高福,不就是个前车之鉴么,你若是将权财看到比自身性命还重,早晚一日,下场也定会如此,好生谨记!”

    阿正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言道:

    “阿正定然谨记公子教会,不敢忘怀!”

    我如此严肃认真的说教,也把阿正这小子给吓到了吧,与其说这些话是让阿正谨记的,不如说这些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官位越坐越高,权利也就越来越大,真到那个时候,自己还能守住那颗淡泊之心么?

    “呵呵,当然了,如果你要害一个人的话,此计也是极为有用的;若是想要施人恩惠,图人后报的话,那还得看准时机了。”

    这边说着,边给阿正这小子上了堂厚黑学。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么!

    “这恩惠给了早了,人家也不一定铭感五内;若是给得迟了,则是可有可无了;只有在人家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施加恩惠,这才能让对方心悦臣服,感恩戴德。官家的御人之术,也从未偏离此道,你可得好好学,明白未?”

    阿正紧张地咽了口吐沫,这般厚黑的公子,可不常见啊,忙回应道:

    “阿正受教了……”

    瞧着阿正那有些害怕的模样,我不禁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坏了,明目张胆的在带坏这敦厚的傻小子。

    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啊,我若不如此,如何在那云波诡谲,尔虞我诈的宫廷之中生存,阿正若不学的聪明一些,又如何应对高家的那些别有所图的叔伯兄弟呢?

    “好了,我们也赶紧回府吧,免得公主在家久侯!”

    一说到回家,我便来了精神,最近朝廷最大的喜事便是太皇太后的六十大寿了,公主如此尊敬和爱戴太皇太后,自然也常入宫帮着内务府打理寿宴之事了。

    虽说忙碌,可公主每日还是会尽量早些回府,一来可为我张罗晚膳,这二来,公主似乎在等什么人一般。

    我虽瞧出端倪,心下也有些不安,却也没问啥,而公主也还如此往日一般温良贤惠,我觉得若是她有什么难事,应该会找我商量才对的,这便决定耐着性子等她自己提出。

    可连着好几日了,公主也未同我说过什么,我想着她心中忧虑之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她觉得自己可以解决所以无需劳动我出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这是在自我折磨,要真是担心的话,直接问公主不就好了嘛!

    可每次看到公主那优美恬静的笑容,我就把想问的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其实是根本问不出口才对。

    所以,我也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早些回府,来陪着她了。

    路过了东市,发现街边多了许多摊贩小店,不是卖些有趣的首饰香袋,便是香粉玉器,我瞧着心中欢喜,想着若是能看到中意的,买来送给公主殿下,逗她一乐,也是极好的!

    着意瞧了下那些小摊位,不远处见一婆婆坐在蹲坐在扁担上,卖的是自己亲手编制的同心结,她只有两个竹篓和一根扁担,一个竹篓上放着的是她编织好了的不同颜色的同心结,而另一个竹篓,则放着很多不同颜色的绳线,看起来这些便是专门用来编同心结的!

    我瞧着老婆婆心灵手巧,这绳线在她手中不出一会儿,便成了一个个款式各异却又十分好看的同心结,当真是有趣之极啊!

    我不禁走向前去,蹲下身来,与老婆婆目光平视,抱拳行了一礼,问道:

    “老婆婆,您这卖的可是同心结?”

    老婆婆笑容很是慈祥,瞧见眼前这位大官人眉清目秀又温文有礼,见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手里正编织的同心结,想来是想要送给自己的心上人的,便回应道:

    “是啊,这位大官人,可是要选一个同心结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的吗?”

    我听到后,脸上不禁一红,但还是很爽快地点了点头,说道:

    “确实是想送给心上人的……”

    摸了摸一直贴身戴在胸口上的玉佩,我想着公主既然愿意将凤配许给我做定情信物了,那我是不是也该回赠才对啊!

    其实,我早已想好要送什么给公主了,那是一块青翠的平安扣,虽说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可却是我从小就戴在身上的。

    自我有记忆起,这块平安扣就一直在我身边,我的名字中那个‘晨’字,其实正是源于此处,因为这块平安扣上面,就镌刻了一个‘晨’字!

    我想着这平安扣虽然不是什么值钱之物,可对我来说也算是意义非凡,回送给公主当作定情之物也是取其‘情意深远,非同寻常’之意。

    只是最近为公事所缠,再加上自己也有些腼腆害羞,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将此物送给公主。今日恰巧又在此处见到这同心结,就立刻有了将这平安扣和同心结系在一处,一同送给公主的心思。

    老婆婆见我如此坦率,是个看重情义的好小伙,便高兴的同我说道:

    “好啊,那你瞧瞧喜欢什么颜色和款式的,婆婆都编给你,让你拿回去送个自己心爱的姑娘,保佑你们情同此节,心心相系!”

    我听过之后,脸上笑意更浓了,我瞧着老婆婆那灵巧的手,又看了看竹篓里那五颜六色的绳线,想着公主平素喜欢穿白衣,她穿白衣如同九天仙女一般,美丽不可方物,这纯白的颜色极是衬她的,那就选白色的绳线吧!

    “婆婆,银钱我照付,不过,我想请您教我如何编同心结,我想,亲手编一个送给她……”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腮,这同心结果然还是自己亲手编得才更有意义啊!

    “哈哈,好啊,好啊,难得看到如此有情有义的好孩子,那位姑娘真有福气啊,告诉婆婆你想编什么款式的,婆婆都教你,啊!”

    说完,老婆婆热情地拉过我的手,然后自己选什么颜色和款式,我选了白色和称心款式的,便在婆婆的悉心教导之下,慢慢学起了编同心结。

    这编同心结还真是有趣,好在我还算聪明,只要掌握了方法多加练习学会它也并非难事,我将那块随身带着的平安扣取了下来,系在了同心结上,又在老婆婆的指导之下,把同色的流苏也编系了上去,花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总算把同心结给编好了!

    轻轻将它举在半空,白色的同心结下系着那块青翠通透的平安扣,而平安扣下则是同色的漂亮流苏,微风吹过,白色的流苏在风中轻扬,瞧着那雅致的模样,不禁在我心中激起阵阵涟漪……

    虽然这同心结没有老婆婆编织得那么好看精致,但是却是我非常用心编织出来,一心想要送给公主的定情信物,公主若是收到了这份礼物,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一想到她脸上露出那动人的笑容,我这心里也如同有暖流涌过。

    “编得非常漂亮,你的心上人一定会喜欢的!”

    老婆婆乐得合不拢嘴来,听到她的夸奖,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将同心结小心收回到怀里,取出银钱来好好交到了老婆婆手中,言道:

    “多谢老婆婆了,借您吉言,若是有缘再见,我定协了她来,与婆婆一见!”

    老婆婆乐呵呵地点了点头,招呼我以后常来。

    我笑着同老婆婆行了一礼,挥手告别之后,叫上了一直在附近守候的阿正,这便急匆匆地往家的方向赶。

    透着衣物摸着了怀里的那同心结,还有那块凤配,我的心突然觉得满满的,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吧,这幸福感仿佛便要满溢出来了,我突然好想早一点见到公主,想把这代表着我心意的同心结,亲手送到她的手中,亲手为她系上……

    相思扣,扣相思,思思相扣,谁解其中意?

    同心结,结同心,心心同结,情意两相知!

    公主啊,公主,这深刻入骨的情意,想要倾述与你听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