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43章 路边的野花儿不许采
    “这些和玄学又有何干系?”

    我不禁皱眉,都不知道杨安源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感觉出我似乎对这有点兴趣了,杨安源乐了,言道:

    “接下来才是压轴好戏,我要说的,便是有着玄门世家之称的‘玄远叶家’,你们可曾听说过吗?”

    玄远叶家?!

    在各大世家名录里边,并没有看到这么独特的世家传记啊?玄门世家,莫不是以玄学传家的家族吧?

    我不禁有些好奇,这正式文案里边根本就没看到过记录着有什么玄远叶家的,莫不是杨安源在什么稀奇古怪的书里看到的吧?!

    我眉头一挑,反问道:

    “你在哪看到的?”

    “稗官野史中偶然所见。”

    杨安源还在为他这一发现而洋洋得意。

    我和李皓都不禁摇头,看来杨安源是没救了。

    “你可是翰林院学者,当知一切以正史为依据,别总是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

    我忍不住给杨安源几句忠告,让他收收心,别总是这般随心所欲。

    “正所谓: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啊。关于玄远叶家的传说有很多的,可见并非都是虚妄。”

    杨安源也是经过一番谨慎思考和查阅典籍,才得出一些微妙的线索。

    “一说玄远叶家先祖乃是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之中鬼谷先生的弟子,鬼谷门人擅长纵横捭阖之术,得宇宙天地之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鬼谷所出弟子,皆为当世之大才。”

    关于杨安源所提及的关于鬼谷门人的描述,确实是有据可查的,而且鬼谷门人遍布天下,多出奇才。比如政治家张仪、苏秦,又比如兵家的孙膑和庞涓等人,鬼谷一门,显极一时。

    “据说,这玄远叶家,便是专门守护和培养麒麟之子的世家,由叶家所出之门徒,将来都可成就一番经天纬地的事业。”

    杨安源说道此处,不禁生出无限感慨来。

    “你说得如此玄乎,倘若真有这玄远叶家,怎未见正史之中有一星半点的提及?”

    我不禁将心中疑问提出,总觉得此事太过虚无缥缈,不可尽信。

    “据说叶家同玄远之学,上究天命,下顺人心,得天地之玄妙,破六道之法门,可知天命之所归啊!”

    听杨安源这么一说,我便可以猜测这叶家应该已经族灭了吧,不然正史之中怎无半点痕迹可循?

    这可勘破天命就是最为致命的,若是身处乱世,各地崛起的英雄豪杰哪个不想知道自己有无得天命护佑,取得天下?就此,叶家也一定会成为各势力争相招揽的对象;若是太平之世,叶家的存在就是个威胁了,天权神受,天子的权利是上天给的,天命自是在此,岂容他人窥视!

    如果这个家族真的存在过的话,那可想而知当中一定经历过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瑰丽传奇,闯过一次次剑拔弩张的腥风血雨吧……

    这么说来,这‘玄远叶家’也许当真存在过也说不定呢!

    其实这正史所载之事也未必都能据实以告,毕竟历史是有胜利者所书写的。而那些稗官野史,虽说多有荒诞之语,可也并非都是妄言,有些事件的真相,还真有可能在其中找到蛛丝马迹。

    若真有这般有趣的家族,就是不知他们所教授出来的弟子,会是怎样的人中龙凤了?突然生出想和这样的一群人生在同一年代的意念,越发想和这样的人才交手,比比谁更胜一筹了!

    棋逢敌手,才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呵呵,我嘴角不禁微微翘起,言道:

    “好了,此话也就我们当野史随意戏说罢了,莫要在别处多言,以免生出事端。而且,相信不久后,朝中会有大事发生,你们也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以作应对!”

    杨安源和李皓一点变通,默然地点了点头。

    李皓心中略有不安,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高兄,难道接下来,北魏和北齐真要开战了么?”

    李皓心有疑惑和不安也是预料之中的了,这些年来,虽然两国大小战役不断,可真正的并国之战却从未发生过。因为当时,谁都没有能力一口将对方吞并。可现在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平衡之局也即将要被打破!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这种三分天下的局势存在已经有百年之久了,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极度渴望着天下可以重归一统,无论最后谁成为这天下的共主,至少可让百姓得享百年的安定和平稳。

    这也是我们这群读书之人,心心念念之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大好时机!

    我抬头看着那颗依然在半空中闪耀着的白矮星,摇了摇头,说道:

    “还得等,等一个时机,一个机遇,还有……一个人!”

    一个时机,即北齐靠山王丧命的消息,而一个机遇,便是让漠北的那群突厥之狼内乱丛生,而无暇南顾,至于一个人,就是一个北魏可以委以重任的先锋大将!

    杨安源和李皓也是聪慧之辈,这一语便如同点醒梦中之人,看来,这北齐,果然是天命不佑啊!

    “只是可怜了那宇文老将军啊,如此忠勇善战之将,终究难逃厄运!”

    杨安源不禁发出一声这样的感慨,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即便那少年天子突然生了几分惜才之心而不杀宇文懿,宇文懿也难以活命了,因为想他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啊……

    “时也,命也啊……”

    我不禁叹了口气,随即转身缓缓离去。

    ……

    一回到公主府,我便先往公主的小院去,准备给公主请安,这才入得院落,却看到石桌上置着一盘棋局,旁边还放着一本棋谱,想来公主在家闲来无事,便自己摆棋谱破译着玩。

    方寸之间皆玄机,黑白纵横全智慧。

    这黑白之间,蕴含着无数的人生大道啊!

    从棋盒中伸手抽了一白子,棋子是用上好的和田美玉所打造,触手升温,温润得宜,用它下棋,还真是一种享受!

    我饶有兴趣地瞧着这棋局,想着自己也许久未曾与人弈棋了,不知手法有无生硬了?

    “驸马也喜欢弈棋么?今日机会难得,不如你我手谈一局如何?”

    身后,公主静静而立,温和而从容,仪态万千,她这般模样,我无论怎么看都嫌不够。

    “好啊,正巧我手痒,就请公主不吝赐教啦!”

    说完,走过去拉起了她的手,先扶着她在对面坐好,我边笑着瞧着她,边在她对面落了座。

    收拾好了棋盘上的落子,公主微笑着瞧了一眼那黑白二字,是在示意我两人谁执黑白。

    我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言道:

    “公主,别看驸马这幅模样,文质彬彬,一派温文尔雅,可这方寸之地,在这京城可以做驸马敌手的,那可是屈指可数的啊!”

    公主瞧着我一脸自恋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扬,笑着言道:

    “哦?那就承驸马相让了,本宫执黑先行了。”

    “请!”

    我做了请字状,将黑子递给了公主,只见公主从棋盒中抽了一子,“啪”的一声打在了中央天元位。

    我不禁微微一笑,都说金角银边草肚皮,公主第一子便落在了天元上,这般打发可极为少见啊,但见公主气势不减,想来定有后招,那我便见招拆招。

    我执白棋,这第一手,便落在了右三三。公主拈了一子,落在了右星位。

    “驸马,本宫听闻贺弼突然恶疾过身之后,那从三品翰林院侍讲学士的位置一直悬而未决,驸马可有意顶此空缺?”

    在翰林院,第一的自然是正三品翰林院掌管学士,相当于院长,第二则是从三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副院长。而从三品翰林院侍讲学士是翰林院的第三把交椅。

    公主伸手托腮,饶有兴趣地盯着我瞧。

    我不禁一脸苦闷,公主其实问的并不是我有无顶替贺弼之心,而是问我有无接管翰林院之意,那翰林院掌管学士周温再过不久便到了致仕退休的年纪了。

    而按照以往惯例,后继者便是从侍读学士和侍讲学士中选出的。

    现在身处从三品翰林院侍读学士的是车淮,他与贺弼一般,一直盯着翰林院掌管学士的位置,两人明争暗斗、互不对眼翰林院上下皆知。

    如今贺弼意外身故,车淮无端捡了个大便宜,怎不让他心花怒放。

    “唉,若是成了侍讲学士,那我陪伴公主的时间就越发少了,你也舍得?”

    我不禁一副幽怨的神情瞧着佳人,但见她眉目都带着笑意,语气中满是调侃的语气,言道:

    “只怕到时候,是我舍不得,还是你……舍不得?!”

    我脸一红,清了清嗓子,想要在言语上占公主的便宜,看来我的修行还不够啊!

    “我舍不得啊,驸马哪里舍得了公主啊……”

    须臾之间,这棋盘上便已落了九手,黑棋五手占上下左右中五星位,而白子已占四方角地,势渐生成。

    公主心中思忖着,驸马没苦恼如何得那侍讲学士之位,却在心忧儿女情长之事,可想而知,他心中定然早有良策,

    “贫嘴,人生如棋,深谋远虑者胜。见你如此信心满满,看来早将那侍讲学士之位,视作囊中之物了!”

    我一边瞅着战局,一边思虑着一些问题,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后,言道:

    “此事,说易也易,说难亦难!”

    “难处可是在那与你同为翰林院侍读的元吉么?”

    这元吉乃是礼部尚书的长公子,也就是上巳节所遇元恪的兄长。他约莫二十八岁的年纪,成为翰林院侍读也已经快三年了,若是按资排辈,元吉确实我最大的竞争对手了,不过,我却并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比起我来,那车淮才更容不下元吉才对。元吉的家族显赫,车淮比不上元吉,自然会将元吉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会比我更不想让元吉继任翰林院侍将学士这个职位的。

    只要我说可助他登上掌院学士之位,他定然会欣然接受这个提议,即便我不说什么,他也会想法设法收拾元吉。

    “此局胜负关键便在周温和车淮两人。车淮此人目光短浅,又贪图小利,而家族势微,便是他最大的弱势。投其所好,利而诱之,借他之手,便可将元吉踢出局去。只是这周温……”

    据说这周温不温不火,柴米不进,这倒不是因为他本性清廉自守,而是做了这几十年的掌院学士,功名利禄都有了,唯一的遗憾便是未能入阁拜相,因着高丞相一直在位,只怕他这遗憾是永远无法填补的了。

    这类人,最下,便是以利诱之了。

    而很显然那元吉看不透这点,据闻他曾私底下拜访过周温,最后却被人家赶出大门。由此前车之鉴,我自然不会再去自讨没趣。

    公主那厢早已心中了然,淡淡一笑,言道:

    “要说服周温,倒也并非难事,只是……”

    话说到一半,公主突然换了一种无奈的口吻,用满心期待的眼神盯着我看,言道:

    “啊,怎么突然觉得脖颈有些酸痛呢?”

    啊哟喂,难道我这媳妇是在向我撒娇吗?

    “媳妇哪里不舒服,驸马我心灵手巧,帮你捏捏,保管你舒舒服服的!”

    搓了搓双手,我一脸谄媚地跑了过来,又是给媳妇捏捏肩膀,又是给她捶捶腿的,伺候得可殷勤了。

    “怎么样,舒服吧?”

    公主点了点头,一脸享受的表情,言道:

    “嗯,不错,虽说比紫玉伺候得要差了点,但本宫,还是很受用的!”

    什么什么,我都这般殷勤周到了居然还是比不上紫玉那丫头,不高兴了,撅着嘴背过身去。

    “怎么了,生气了?呵呵,小气鬼,逗你玩的啊。转过身来……”

    公主颜面而笑,她这驸马的脾气,有时候就跟个小孩子似的,还得靠好言软语的哄着呢。

    “不转过去……”

    就不转过去,我倒要看看公主该如何是好。

    “你真不转过身来?那好啊,咱们这棋也别下了,驸马你,就乖乖的在这站着好了,本宫先回房歇着去了啊!”

    公主站起身来,故作慵懒,还真打算回房去了啊!

    好一招以退为进,怎么可能让她就这般随意离去呢?我一把拉过公主的手,这么一带,她就得乖乖地掉入我的怀抱里,抱住了,我就不撒手咯!

    “公主别急着回房嘛,来,让驸马我抱抱!”

    我那个得意劲哟,眼睛都笑得眯成了一条线,就差身后长对翅膀来飞到天上去了。

    “你个无赖,抱那么紧作甚……”

    公主脸上一红,伸出手来捶了捶我的后背,可是她太过温柔了,这力度也就是在帮我挠痒痒了。

    “嗯,驸马我就是个无赖,公主你是驸马的媳妇,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无赖变成无赖婆子满山跑,哈……”

    话音刚落,我便放开了公主,撒开丫子就往外跑,哪知公主莲花移步,转瞬之间便至我跟前,把我吓得够呛,立足不稳,若不是公主及时出手搂住了我的腰,整个人差点就往后翻倒了。

    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美女救英雄吗?嗯,虽然我算不上是英雄就是了。

    我不禁傻笑了几声,反正这模样的公主也是英气逼人,怎么看怎么养眼,真是越来越崇拜公主了啊!

    诶~等等,这场景好像似曾相识也。

    “啊哟喂~疼死我了!”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公主脸上闪过一丝邪恶的表情,然后毫不犹豫地松了手,结果我的屁股又遭了罪啊。

    啊,我想起来了,不是在陈家外头偷看那陈家大小姐的时候也有过这么一出么,呵呵,难道媳妇是吃醋了,这是在秋后算账了么?

    看着那清丽的容颜逐渐转冷淡,我的心都猛地抽动了下,大事不好,媳妇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啊哟喂,疼疼疼疼,好疼啊,不知道刚才那一撞是不是撞到哪儿了……”

    我故作痛苦的表情,还不忘偷偷瞥了一眼媳妇的反应。她一眼就看出我是在装模作样,可我喊得久了,她又有些于心不忍,也就心软了。

    轻轻叹了口气,温柔的问道:

    “哪里疼了,我瞧瞧。”

    说完,便移步过来拉我起身。我一抓住她的手,就不肯放了,嘻皮笑脸的说道:

    “公主若是不高兴了,驸马全身都不舒服。好啦,好啦,不生气了啊,驸马以后就只看着公主你一个人,好不好?”

    “哦?贫嘴,这路边的鲜花娇艳动人,保不齐哪天,你又吵嚷着要去‘赏花’了啊?”

    咳咳咳,这,这不是吃醋了,是什么?

    “这,这路边的野花哪里及得上家花清香悠远啊。再说了,即便眼前团花紧蹙,百花争奇,我也只采那么一朵,我也只要那么一朵,其他花儿开得再艳,那也入不了我的眼啊!”

    握住了公主的手,放出深情款款的眼神,我这是不要脸的,外加死皮白咧的在这剖白心迹,很快呢,公主便会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缴械投降的,这招可是百试百灵的哦。

    果不其然,公主那迷人的微笑又回来啦,她拿我最是没办法了,帮我整理了下衣冠,便说道:

    “油嘴滑舌的,好啦,不开玩笑了。本宫这回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收服周温的妙方好了。周围平日最好写诗词文章,这步入晚年了,写的诗也就越来越多了……”

    喜欢写诗词文章?!

    我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这周温早就断了入相之念,致仕之后也算衣锦还乡了,可却还有一读书人的遗憾,那就是著书立说了。

    他自己不好意思提,免得为人置喙,说自己沽名钓誉。而周围的人又不懂他的意,难怪近来写的诗句文章越来越多,无非就是想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看来,等让杨安源和李皓多忙活忙活了,为周大人著书立说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我不禁乐呵呵的抱住了自己的媳妇,忍不住称赞道:

    “啊呀,我的媳妇不愧是女中诸葛,让为夫好生佩服啊!”

    公主伸手勾了勾我的鼻梁,微笑着指了指桌上的那下到一半的棋,言道:

    “再怎么聪明也不及驸马足智多谋,运筹帷幄啊!”

    瞧着这棋盘上黑白交错各据半壁江山的格局,这局严格来说还未分出胜负。都说弈棋可以看出对手的心性品格,此话确实不假,因为公主带给我的震撼从未停歇。

    “驸马也就算是个谋士,而公主像个谋士,却更像个智勇双全、锐不可挡的大将,你瞧,我几次围困于你,你都能全身而退。这棋若是再下下去,我也未必有赢你的信心了!”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公主无论是谋略还是胆识,都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更何况她还是位女子,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传奇的事情了。

    “驸马你在这算是在自谦么?别以为本宫不知,你未尽全力,下次若还这般,本宫可真要生气了!”

    公主凑到我耳边,淡淡地说出这句话来,语气中有些许不甘,却还有一丝骄傲。

    我心中不免一动,抱住她的手也开始不规矩了,在她耳垂边轻轻落了一吻,惹得她脸颊绯红,又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公主若是生气了,会如何处置驸马呢?”

    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公主见被我占了便宜,哪那么容易就放过我,这手往我胁下轻轻一按,我满脸通红都不知如何自处了。

    “那,驸马以为,本宫会如何处置于你呢?”

    耳边传来她那充满诱惑而又略显妖艳的声音,我不禁骨头都酥了……

    唉,妖孽啊,难怪会有红颜祸水一说了,若我是君王,为她倾尽天下,又有甚可惜的呢!

    不远处,阿正那小子扭扭捏捏地就是不敢进院子里来,身后也不知是谁,狠狠地推了他一把,无奈现了原形,这才嘻皮笑脸地瞅着我们这边,支支吾吾的说道:

    “公,公子,方才,有位自称是车淮车大人的,前来求见!”

    呵呵,看来有人先耐不住性子自己登入造访了啊!

    “让他在客厅稍候,嘱人好生伺候着,我去换下公服后就去见他。”

    我话音刚落,公主也吩咐了一句,道:

    “阿正,让紫玉去把那上好的紫砂壶茶具拿出来招待贵客,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是,阿正晓得了!”

    得了公主的吩咐,阿正忙退了出去,而一直藏在身后的紫玉,也随着阿正蹑手蹑脚的跑开了,我瞧着都不禁一乐。

    “那紫砂壶茶具公主都不舍得用,便宜给了车淮,我都觉着可惜呢!”

    我不禁摇了摇头,媳妇就是太大方了啊。

    “不是不舍得用,而是留着也无甚用武之地,这回不是正好派上用场了么。怎么,你喜欢那套茶具么?”

    公主一脸俏皮地瞅着我,等我答复呢。

    “我又不喜欢喝茶,自是不喜欢那劳什子上好紫砂壶啦,要是公主愿意天天煮茶给我喝,我也乐见其成啊。”

    说完,我便放声大笑起来。

    公主白了我一眼,言道:

    “还不快去换衣服!”

    我恭敬端正地行了一礼,最后仿佛还唱起了大戏,惹的公主哭笑不得了,唱道:

    “遵命,娘子~~”

    说完,便哈哈大笑地回房去换衣服去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