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40章 爱你之深,无以言表
    当紫玉推门而入之时,却恰好看见公主正欲起身,连忙走过去搀扶,代公主在床沿坐好,紫玉忙说道:

    "公主,您有伤在身,还得多休息才好."

    "辛苦你了,紫玉,这伤并无大碍,修养几日也便好了."

    边说着,紫玉边去给公主倒了杯水.

    把杯子递给了公主,紫玉对驸马今日反常举动一直耿耿于怀,边乘这个机会向公主提及.

    "公主,驸马出门前,让紫玉转告公主,说今日翰林院公事繁忙,会晚些回来,让公主不必担心."

    紫玉的担忧,公主怎会不知,自从嫁了他之后,他每日只会回来得早,今日却说会晚些回,看来自己受伤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令他无法轻易释怀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公主已经猜到了他要去做什么了,言道:

    "既然驸马说不必担心,那只要相信他即可.紫玉,把那短箭取来我瞧瞧!"

    这次受伤她始料未及,很久以前也因为一时大意而受过箭伤,却感觉与这次截然不同,这短箭的穿透力和杀伤力,都不是一般羽箭可以比拟的.

    紫玉知道公主醒后定然会查看这短箭,故而清洗过箭上的血渍后,便将这短箭好好收起.听到公主说要瞧那短箭,想来是有所思虑,这便急忙将那短箭取了来交给了公主.

    公主感觉手中的短箭似乎必平常的要重些,箭头光亮而形状呈"三菱"状,十分别致,似乎这短箭有如此强大的穿透力与这不无关系.仔细一瞧,离箭头两寸之地还有一很小的圆形机括.

    公主饶有兴趣的瞧了紫玉一眼,紫玉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按下,公主只轻轻一推,那圆形机括便自行拉下,只听"叮当"的一声轻响,这箭头以下便生出一圈圈锋利倒钩来,乍看之下,令人不禁心生寒意.

    难怪了,此箭如此阴损,又如此巧夺天工,若是不知留有此招,贸然将短箭取出,定然是要致残丧命的.

    "若非驸马爷及时提醒,只怕――"

    紫玉不敢设想那样的后果,每每想到此处,都觉着无比庆幸,若不是驸马爷,她恐怕就得成为弑主的不义之徒了.

    这箭是高韦设计的么?真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才能,单是这短箭可以设计得如此巧夺天工,便可知道高韦此人心细如尘,区区箭羽,都透着难以掩藏得杀机,这高韦,绝非池中之物啊!

    "说起来,公主,究竟发生了何事,您为何会受伤?"

    紫玉一见到公主受伤便心神大乱,都还来不及厘清这事件得来龙去脉,如今知道公主已无生命危险,这才稍感安心,静下心来细细思量,才发现这其中绝不简单.

    公主将圆形机括拉回,而那倒钩也随即收回箭中.回想那时发生的事情,便觉得一切都是自己想得太过简单了啊.

    "那《百官行述》确实是在高钦的书房之中,不过那本是假的."

    紫玉不禁大惊失色,难道高钦早已料到有人会取偷取《百官行述》,所以故意设下陷阱诱敌深入?

    "这高钦好生可恶,居然设计陷害公主!"

    一想到公主身上的伤都是拜高钦所赐,紫玉就恨得咬牙切齿.

    "这倒不是他故意设计陷害,也许,恰恰相反,他想借那本假的《百官行述》,让我放弃继续追查谋反案."

    公主想到了附近松懈的守备,还有一路畅通无阻,就连驸马带受伤的自己离开,在高宅内几乎都没有护卫出现来阻拦他们.可想而知,这肯定是有人已经安排好了的.

    紫玉被弄糊涂了,这高钦显然已经知道公主会来偷取《百官行述》,还故意让公主偷走,虽说是一本假的,可用意也是不想伤害公主.那为何公主会受伤,还险些丧命?

    "那公主您的伤……"

    "我的伤是在搜查书房之时,不小心触碰到了里边的机关,为暗器机弩所伤."

    其实公主还隐瞒了紫玉一件事,既然高钦有心放过公主,那为何独独还在书房之中留有机弩,惟一说得通的便是,公主并不是在书房受的伤,而是在旁边的藏书阁中.

    里边一定藏着有什么秘密,所以防备才会如此森严!

    从贺弼之死再到现在自己受伤,现在她俨然已经打草惊蛇,而且从高钦这般束手束脚不愿伤人来看,很显然皇祖母与他定然为此事达成过协议.所有的一切都逃不出皇祖母的身影,她不愿自己再深入调查下去,所以用这般婉转的法子让自己知难而退.

    可若自己当真知难而退了,皇祖母反而会更加失望的吧!

    "看来这件事得先缓缓,欲速则不达,还有很多事情得先弄明白呢!"

    听到公主说暂缓调查谋反案的决定,紫玉心里松了一口气,毕竟现在公主有伤在身,紫玉实在是担心公主会不顾自身安危再度深陷险境,她能徐徐图进,不再冒进这一点,就是很好的改变.

    就连紫玉也不得不承认,公主的改变,是因为驸马的缘故.

    在追查太子谋反案这件事上,从公主得到蛛丝马迹再按图索骥,公主便一直处于一种急躁的状态,这件事花费了她太多精力,甚至险些让她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沉稳.在得知案子可能与太皇太后有关之时,这种急躁的情绪就越发明显了.

    在公主心里,她是十分爱戴和敬重太皇太后的,她也很爱护自己的家人,所以在得知太子的冤屈之时,她会奋不顾身都要取追寻一个真相,还太子一个清白;当知道自己最为敬重和爱戴着的皇祖母也有可能是此案的嫌疑人时,她的内心非常的矛盾和痛苦.

    她可以为北魏王朝奉献自己的一切,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是北魏的长公主,更重要的是,她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这单纯想要守护家人的想法是没有错的,可她注定生在了一个不一样的家庭,一个政权的统治者,一个皇权的象征――皇家,这也就注定了这个家不会如同普通百姓之家那般家庭和睦,兄友弟恭!

    公主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度自暴自弃,她曾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查明真相不过就是想激怒太皇太后,好让自己脱离这苦海,离开这道,至少摆脱这世上纷扰,得以解脱.

    可就在这个时候,驸马出现了,公主对他的注意,一次次变得不同起来.

    紫玉从未见过公主对一个人生出如此沉静而又美好的眷恋,她把自己的温柔和爱慕都给了那个人,而那个人明明不是最英明神武的男子,也不是英雄豪杰般的人物,可他却给了公主最想要的东西,一份至真至纯的感情,一个温馨宜人的家!

    看到公主脸上露出许久未曾一见的笑靥,紫玉打心里为公主感到高兴,眼中都不禁蒙上了一层水雾.

    公主抬头看到紫玉丫头就要落下泪来,心中也是感触极深,看来是自己这个主子让她太过担心了,以至于她如此坎坷不安,心中也很难受吧.

    "傻丫头!"

    公主伸手去拉住了紫玉的,紫玉这段时间的担忧与惶恐,喜悦与忧愁,都在这一刻失去了控制一般,化成了眼泪模糊了双眼.扑在了公主的怀中,安心地放声痛哭起来.

    公主微微笑着,抚摸着紫玉的头,让她在自己怀里好好的哭一场,哭过之后,一切就都会好了.

    屋外,老火头正安乐的躺在藤椅上,脚边慵懒躺着的,是养了好几年的那条老黄狗.听到屋内的哭泣声传来,老黄狗难得的睁开了双眼往屋内方向瞅了瞅,随即打了个哈欠又闭目继续入睡.

    老火头也只是淡淡一笑,随即遥望着天边那逐渐泛起的云肚白,看来,就快日出了,新的忙碌的一天,也开始了!

    ……

    天亮之后,公主走出屋外,想到院中走动,紫玉担心伤口裂开,一路搀扶,刚出得房门,却恰好瞧见老火头在厨房门前劈材,别看他年迈,这身子骨却也硬朗着.

    把劈好了得柴往墙边堆好,拍尽了手中得灰尘,正欲走入厨房,刚好看到公主和紫玉出来,忙不迭地赶紧过来行跪拜礼,言道:

    "小人拜见公主千岁,公主殿下万福!"

    公主有些诧异,知道这位是一直伺候驸马的老火头,昨晚也着实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忙言道:

    "老火头快快起身,这里并不是公主府,您无需如此大礼."

    公主话音刚落,老火头又给公主拜了几拜,笑着说道:

    "老火头还得谢谢公主这段时日的照拂之恩呢!"

    原来,驸马住进公主府之后,公主知道老火头不愿一同入主公主府,便时常派人送些粮食和衣物来,还请了大夫固定时间过来为老火头诊脉,这些都让老火头对这位长公主殿下钦佩不已,也为公子可以娶得如此贤惠的夫人而老怀安慰.

    "老火头您客气了."

    说完,便赶紧让紫玉前去搀扶老火头起身.

    扫了一眼四周,才知道这个四合院落并不算大,院中有棵槐树倒是青翠挺拔,院内屋舍也不多,用途也一目了然,主卧,客卧,厨房,书房还有客厅,雀虽小却也五脏俱全.

    驸马他就是在这里生活了几年的时间么?

    突然很想知道这几年他在这是如何生活的了,这里虽然清苦,倒也还安乐,他那随遇而安的性子,想来就是在这里磨出来的吧.

    老火头一眼便瞧出了公主的心思,指了指那书房,问道:

    "少夫人可要去公子的书房瞧瞧么?"

    少夫人?!

    公主脸上不禁一红,只是习惯了周围的人都称呼自己为公主,这乍听有人叫她少夫人,还真有些奇怪的感觉,可不知为何,心里却受用得紧.

    老火头见公主并未怪罪自己擅改称谓,嘴角的笑意也就更浓了,便引着公主和紫玉,进了驸马的书房.推开了房门,才知道着屋子里的,除了桌椅和书桌上摆放的烛台和笔墨纸砚,屋子的角落里,书架上几乎摆满了各种书简,书籍还有卷轴.

    公主和紫玉见状,也不禁感觉惊奇不已.

    "公子他平日也无甚特别喜好,唯独对这读书,却情有独钟."

    公主知道那呆子有时候是傻傻的,莫不是因为看书看的吧?

    而且若真是个男子那如此喜爱看书也是情有可原,可他明明也是个女子,这般喜欢读书,确实少见了啊!

    而且,什么叫对读书这事情有独钟啊,听着怎么就觉得这书比人还重要似的?

    老火头哪里懂得女儿家的心思,只知道公主定然是对驸马之事感兴趣,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一些驸马的陈年趣事.

    "这半边的书都是公子还在国子监求学之时,自己一本一本手抄下来的书,而另一边的书不是朋友送的,便是公子入士为官之后,用自己微薄的俸禄买的,有时候为了买这些书,咱们这一家大小还得挨饿上小半个月呢!"

    公主几乎可以想象那是一幅怎样的场景了,难怪他那么喜欢穿翰林院的公服,做个编撰也怡然自得,原来是正中下怀,翰林院那么多古书典籍,他都可以在里边看个够了,想来不用回家也是可以的了!

    "公子的性子也是与别不同,明明对常人来说是件悲伤难过的事情,他却比常人要乐观豁达,不拘小节;有时候对常人来说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儿,可他却十分认真,一心一意也要将那件事做好."

    是啊,那傻瓜不就是这样的人么,对不在乎的事漠不关心,可一旦遇到了在乎的,死也不肯轻易放手.

    "公子的喜怒也很随心随性,从高家出来的那年他不忧反喜,只说高家并非久居之所,搬出来也可随心所欲,不受烦扰,逍遥自在,可之后便很少看到公子心中欢喜了;"

    "直到不久前,公子回来后,不断言及在宫里头遇见的一位小公公,满脸都是笑意,可想而知,他对那位小公公青睐有嘉,只是不知后来发生何事,公子便不再谈论那位小公公了,却成日郁郁寡欢,就连平日爱不释手的书籍,也无心再看!"

    公主闻言后一阵默然,那应该是自己同他说也许以后不会再见面的时候的发生的事情吧,那个傻瓜,原来当时为情所苦恼的人,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啊!

    老火头说完没多久,郑重其事地向公主躬身行了一礼,言道:

    "老火头伺候在公子身边多年,从未见他刻意去索求什么,也从未听他言及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别人给过他很多东西,当拿走时他从未觉得可惜,他说因为那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老火头愚钝,不知道公子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可老火头从未见过公子对哪位女子如同少夫人一般,用情至深;想要守护少夫人之心,无以复加.公子他,真的很喜欢少夫人你啊!"

    紫玉闻言都不禁为之动容,再瞧公主,却见她面色温和从容,眉间舒缓,嘴角微微翘起,似都带着一抹恬静的笑意,那是发自内心最为动人的微笑。

    相信无论是谁看到这抹动人的微笑,都能感受到这抹微笑的主人,内心是如此的喜悦和幸福。

    “我也,很喜欢他啊……”

    公主轻柔地说出这句话来,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真诚坦率的面对自己内心的感情。

    老火头听到那句话之后,也是满脸的喜悦和欣慰,只愿上天护佑,公子与少夫人可以白头携手,那他老火头折去几年寿命又有何足惜的?

    再度向公主躬身行了一礼,老火头便退出了书房。

    紫玉第一次见公主殿下露出如此动人的微笑,心中的喜悦感也在洋溢着,知道公主现在需要的是单独一个人待一会儿。紫玉也很识相地退了出去,在门外侯着,随时等候公主的传唤。

    公主面带微笑地瞅着这满屋的书籍,闲庭漫步一般,在书架之间来回穿梭着,偶尔瞥了一眼书架,看到上面有一本《国语》,公主颇有感触,将这本书抽出了书架,拿在手上,才知这本书似乎颇受驸马的喜爱,书卷都有些发黄了,而书角边都起了卷片儿。

    看到这本《国语》,有些陈年往事突然涌上心头,惹的公主嘴角不禁露出俏皮的笑意。

    当公主打开这本书的封面之时,看到上面题的是用正楷写成的两行小字,嘴角的那抹微笑转为意味深长的叹息……

    只见上面的字虽说规矩,却略显稚嫩,几个字间还有些歪斜,如同出自一个孩子之手,而上边题的字是: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公主静静地吐出这两行小字,这诵读之声仿佛穿越了时间的河流,与一个少年士子憨厚敦实的声音重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