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39章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才刚走出房门,紫玉那丫头已经在门口侯着了,想来是有什么话要同我说了。见我推门而出,紫玉瞧了我一眼,随即郑重其事地跪在我跟请,给我行了叩头大礼。

    我有些感慨,这丫头对公主,也真是忠心耿耿,爱护有加啊。

    故意装出平日里随意的口吻,言道:

    “傻丫头,这是作甚呢,快起来。”

    “驸马爷若不答应奴婢一个请求,奴婢绝不起身!”

    这丫头这倔犟劲,有时候也挺像公主的呢。

    “好,我答应你,先起来吧。”

    听我这么一说,紫玉有些吃惊地抬起头来,明明她还没说出请求,为何他不听听是什么就这般随口答应了。是她说得不够诚恳,还是驸马爷根本不把自己的忠心当回事。

    一想到这,紫玉突然露出一脸委屈和不甘的模样来。我瞧着这丫头性子要强,不会是想偏了以为我随口应付她的么?

    “你这傻丫头的心思,我怎会不知?你如此这般,定是为了公主所求,若是为了她,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去做的。”

    听我这么说过之后,紫玉早已泪目,原来不用自己说什么,驸马爷都会好好爱护公主的,他们之间的羁绊已经如此之深了啊。

    紫玉感激地再拜了拜,言道:

    “公主,就交托给驸马爷了!”

    “嗯,也拜托给你了,有这么忠心的丫头在她身边,也是她的福气呢!”

    将紫玉扶起身来,她给我福了一礼,我笑着说道:

    “还是平日里那个‘跋扈’的丫头才像紫玉啊!”

    紫玉听了,眼中含着泪,可嘴却撅起来了,显然是生气了,哼了一声便不再理我了。

    啊哟喂,可不能再惹这丫头生气了,不然准没什么好果子吃。

    “公主,就交给你照看了。”

    交给紫玉照顾,我很放心,随即转身欲走,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又说了一句。

    “今儿个翰林院公事会有些繁重,我可能会晚些回来,让公主不必担心。”

    紫玉微微一怔,若是换作平日,驸马爷恨不得生了翅膀立马飞回来的,这回儿公主有伤在身,他自是归心似箭了,为何今日如此一反常态呢?

    应了句是,紫玉想送我出门,被我制止了,嘱咐她好好照顾公主,我便走出了院落,出了大门。

    阿正已经拉着马车在门外侯着了,老火头也难得起得那么早,他年纪也大了,腿脚也一直不大利索,本来想将他接到公主府养老的,可他不愿意离开这老宅子,说要为我守在这。

    我知道老火头的心意,这是在提醒我富贵不忘初心。我从未有眷恋富贵之心,只是我所爱的人在哪,哪儿就是我的家。

    阿正还是个傻小子,见到高头大马会惊呼的年纪,也许是以为老火头没见识过马车,这便巴巴地拉了老火头来瞧,满脸都是炫耀得意的神色。他哪知道,老火头这辈子走过的桥,比他吃过的盐还多呢!

    “爷!”

    瞧我来了,阿正忙喊道。

    “嗯,正巧老火头也在,我想同您商量件事儿。”

    老火头微微点了点头,瞧了眼阿正,又看我眼中坚定的神情,就一切都了然了。

    我向老火头躬身行了一礼,言道:

    “可否请老火头应允,让阿正成为我的管家?”

    我是高家的长子嫡孙,也就是高家的族长,成为我的管家,那就意味着他将来会是高氏一族的管家,成为我的左右手,替我打理家族事务,责任重大,非一般人可以胜任。

    虽然地位显贵,可也与危险同行,从今往后,他与我的命运就联系到了一起,我富则他富,我若殒命他绝无生还可能,这其实也是一场公平交易!

    而阿正是老火头的亲侄儿,要让阿正陪我进行一场以命做赌的博弈,我必须先给老火头一个交代。

    阿正一听,激动地跪在了我脚边,这是对他的莫大信任。

    老火头也不禁有些动容,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心,阿正阅历尚浅,不足以当此重任。

    “已经到时候了么?”

    老火头说出这句话时,有些激动地摸着有些行动不便的双腿,这么多年的怨和恨,终于等到机会一雪前耻了么?

    “嗯,是时候让那些从别人手里抢走一切的人,付出他们应付出的代价了。”

    我知道,老火头的双腿每到潮湿阴冷的时节,都会令他痛不欲生,最痛的不是身体,而是内心的桎梏和折磨,当年那人是如何冤枉他的,如何在众人面前羞辱他,打断他的腿的,每痛一次,他就得将这痛苦的记忆又回忆一次,对那人的怨恨就会多一分。

    老火头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臂,竟有些哽咽了,看了一眼还一脸稚气的阿正,言道:

    “阿正他,真能担此重任吗?”

    我拍了拍他的手,让他安心,说道:

    “他可以的,因为阿正是您一手教出来的啊!”

    是啊,因为老火头曾经是父亲大人高镇身边,最得力也是最为信任的管家!

    “好,好啊,阿正,你听好,从今往后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了,是公子的,你要立誓,这辈子都不得违背!”

    阿正也感激的泪流满面,先向老火头叩头,又向我磕,这会子是把额头都给磕红了。

    “阿正的命是公子您的,以后公子要阿正做什么,阿正就做什么……”

    还未等他说完,我拍了拍他的头,这傻小子还是一脸的傻气,还好,人是单纯了些,其实他并不傻,反而,还聪明得紧,只是,离我对他的要求还差了些。

    “我无法给你太多的时间让你成长,赶紧达到我对你的要求,别让我失望啊,阿正!”

    我的目光微微一沉,望着皇城的方向,感觉依然是如此的黑暗和前路渺茫,即便依稀有那么几点灯火,也无法驱散笼罩在整座皇城的黑暗。

    我们在黑暗中前行,最终不是为黑暗所吞噬,便是燃尽自身最后的那点光和热,也许结局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但是,我还是想要去抗争,想去奋力一搏,哪怕前路渺茫、希望全无,我也想要守护住我想要守护的东西,哪怕是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是,公子!”

    第一次,我从阿正的口中听到了他真正的决心和誓言!

    ……

    出了皇城之后时辰尚早,我并未回私宅,而是先回了高家祖宅,因为在家族忠义厅中,会发生一件事,一件关系到高家内部权力走势的大事。

    我为这一天筹谋已久,可一直都没有机会可以真正着手进行,没想到,这个机会居然还是那个无礼的看家护院给的。

    忠义堂是高家一族召开家族会议,执行祖宗家法之地,堂前是高家先祖亲手书写‘忠义堂’三字,便是告诫高家后世子孙谨循忠孝仁义,谨记祖宗家法不可违背。

    那年,我就是从这被叔父赶出了高家,如今,再度站在此地,我已经是高家的一族之长了。

    叔父贵为一国丞相,依然坐着主位。我则一直立于叔父身侧,而右下首则是族长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左边的则是其他几位叔伯兄弟,而其中末位坐着的,便是高韦。

    这阵势,已经不是一次小小的家族会议那么简单的了。

    我面带着有些惶恐的神情,忙跪在地上向各位长老和叔伯们行礼,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言道:

    “辰儿未曾想过会因为一件小事而惊动了各位长老和叔伯们,辰儿心中惶恐不安。”

    听我这么一说,长老就高兴了,言道:

    “这怎么能算是小事,一个下人,也敢悖逆弑主?!这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将其就地处死也不为过!”

    “没错!”

    除了叔父以外,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这等犯上作乱,意图弑主的恶奴,就该杀之以儆效尤。

    高韦虽未随声附和,可心里也最是不能容忍这等奴仆,若是他手下兵士,如此作为,早就被他斩于剑下了。

    一闻及杀人这等事,我脸色不禁一变,忙解释道:

    “那日都是辰儿酒醉失了分寸之故,若是因此而害了一条性命,辰儿心中实在不忍啊!”

    “辰儿,你就是心肠太软。这悖逆弑主,便是十恶不义之罪,这十恶之罪,还是你叔父当年上书为国重申所立之法,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岂能越矩?!”

    这十恶便是十中不赦之罪,一曰谋反,二曰谋大逆,三曰谋叛,四曰恶逆,五曰不道,六曰大不敬,七曰不孝,八曰不睦,九曰不义,十曰内乱。

    长老的一席话,便是将叔父也给牵扯进来,言下之意,既然触犯了法令,谁都不能赦免。

    叔父不能再保持沉默了,瞧了瞧跪在地上的我,他清楚的明白了我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

    我想要的东西,他很清楚。他给便给了,若不给,那即便是抢,我也要得到。

    “那护院当日真是想杀你么?”

    叔父故作沉吟,随即淡淡地说出这句话来。

    是啊,那护卫确实没想过要杀我,不过,现在是我要杀他!

    “叔父,辰儿事后知道了,那护院是高管家的亲侄儿,这事也原本是我不对,辰儿也不愿让诸位长老和叔伯们为难,此事,不如就此作罢!”

    叔父有些结舌,没想到他这侄儿居然已经是一只长出了獠牙的老虎了,将来还会成长成为一只爪利牙锐的猛虎。

    他短短一语,就逼得他不得不自断双臂!

    “原来如此,那人居然是高福的侄儿么?难怪竟敢如此猖狂!当年因为看他本份忠厚,才让他顶了老柴的位置成为高家的管家。这回看来,这时间一长,人就得意忘形了。真把自己当成半个主子了!”

    长老们愤愤不平起来,开始有人指摘高福种种不安守本份之罪行。

    “我可是听说,高福现在家业也置得如同一方地主了啊,看来再过不久,他还真能当主子了!”

    “看来,这高福的手脚也不干净了啊,想当年他因着老柴的手脚不干净,把老柴的双腿打折了,这回,也该轮到他自尝恶果了!”

    “是啊,这样的奴才,留不得……”

    说完,众人将目光纷纷投向了叔父高钦,这是要他当即表明态度,这高福是他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呢,高钦为人一向处事铁面,不容私情,所以在朝得罪的人不少,在家族之中因着他这古怪脾气,族人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高福这些年来坐享高位,确实开始不安于分了,会留下把柄也是可以预见之事。他还借着管家之便,在高家到处安插亲信,这些叔父应该早有耳闻,因着高福是从小伺候着自己做长大的,而且有些事也是在他的授意之下做的,故而即便他犯错,只要不是大过,都只是对他小惩大诫一番。

    可能就连高钦也没想到,正是他的这种纵容,间接害了高福。

    高福行事越大胆大妄为,占着有叔父撑腰,便收受贿赂,图谋私利,若是没有确实的证据,又怎么会为人所置喙,若自身清白,又如何能为人所乘?

    当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若是高福当真有罪,那他这个主人,也有失察之罪,不对高福严惩,便有私心作祟之嫌。

    如今,家族长辈们都在等他做出裁决。

    “若当真如此,高福便不配继续留在高家了,当以家法论处。而那护卫,悖逆弑主,留他不得,按律处刑,准家人归葬,抚恤银钱。诸位长老以为,如此处置,可还妥当?”

    长老们纷纷点头信服,转而对我言道:

    “辰儿,你得跟你叔父好好学,什么是处事果决,断不能优柔寡断,要知道,你可是高家的一族之长,将来高家的兴衰荣辱,都将系于你身!”

    “是,辰儿定然紧尊长和叔父的教诲!”

    说完,恭敬地再三叩拜。

    就这样送别了各位长老和叔伯长辈们,高韦则是笑着朝我看了一眼,随即向叔父请过安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最后,就只剩下我和叔父了。

    我站起身来,向叔父行了一礼,也打算离开了。一直端坐主位上沉默着的叔父,这才开口说了一句话,道:

    “这般结果,你可满意了么?”

    我故作惊讶状,抱拳行了一礼,道:

    “叔父何出此言啊?”

    “我在问你,第一次杀人,感觉如何?”

    我杀那护卫,不仅仅是为了将高福一党拉下马,更重要的是在高家立威,像那护卫那般不把我放在眼中的何止一人,想要威慑他们就得立威,而杀人见血,便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捷径。

    终于,我也让自己的双手染上了鲜血啊,杀戮之门一旦开启,也定然会以杀戮结束!

    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双手,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与不安,言道:

    “现在终于可以,稍微体会到叔父您当时的心情了!”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