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38章 罪罚与尔等同身
    曾经有人赠她一则谶语:太上忘情,忘情而至公,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可得大道。

    忘情,并非无情,是寂焉不动情,仿如忘了情的存在一般。

    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屋内的烛火摇曳,映照着冰冷的墙壁上那双互相依偎着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暖,那般的痴缠。

    耳边是他坚实有力的心跳声,他可能是累了,呼吸中都带着浅眠的恬静,从未见过他的睡颜,居然如此的迷人可爱。

    他脸的轮廓非常好看,那日上巳节石桥上**着的那个剪影,那个穿着幅巾深衣漠然地望着远方的侧颜,一旦印入眼帘,就很难从心里拂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如此在意的呢?

    以前的她不敢去想,因为害怕,所以逃避了。可现在,她突然很想知道,这份莫名的悸动和心跳,究竟是什么时候为他而起的呢?

    明明一开始对他十分讨厌的?!这般想了一遭后,却发现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答案。

    这份感情不知何所起,却已经变得如此深沉了呢……

    轻轻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脸,他睡着的时候表情也像极一个孩子般纯静美好,只是喜欢皱眉,仿佛里边藏着许多的忧虑和哀伤,突然很想抚平他眉间忧伤,手刚一触碰到他的脸,牵动后背的伤势,不禁脸色一白。

    手被我轻轻地握住,抚上了我的脸,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笑容中带着几分苦涩,就这般静静地瞧着她。

    她的脸微微一红,原来,他方才一直都在装睡么?!

    罢了,他一向都是这么的狡猾,就像狐狸一般。

    微微垂眸,将头靠在了我的肩上,她等着我去问她,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温柔地抱住她,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

    突然有些羡慕,那个曾经得到过他温柔相待的姑娘了。

    “高辰……”

    触不及防,她将心里不断呼唤着的名字唤出了口。

    “嗯?!”

    我温柔地回应着。

    “高辰啊……”

    越喊着他的名字,心里仿佛就有一股莫名的痛。都说,受伤之后,人的感情便会变得有些脆弱,会不受自己控制,会变得不像自己!

    突然很想将一个问题问出口:高辰,你对我,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

    “嗯。”

    我突然有些害怕,她再这般喊下去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抱紧了她,我心里在不断的祈求着她不要再喊我的名字,可内心的*却又在渴求着,理智与*之间的争斗,都快要将我窒息了。

    她抬起头来,对上了我的眼,第一次看到她有些略显失措的神情,问道:

    “呐,高辰,你是否曾发过誓言要守护公主?无论那个人是不是我,你都会遵守誓言去守护她吗?”

    她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要问,也许,她想知道的根本就不是这个。

    放开了她的手,我伸手箍住了她诱人的下颌,眼中早已泛出想要索求的*,在这一刻,我想放纵自己的*,我想在这女人身上留下属于我的印记,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是属于我的!

    “是啊,我会……”

    她眼中闪过的失落神情尽收我眼底,不想轻易放过她啊,即便是被她拒绝也……

    “但是,我发誓要守护的人,是你,只有你,才是我正真想要守护的人!而且,我对你……已经……无法自制地……”

    是啊,我已经无法自制地,疯狂地爱上她了!

    逐渐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她能明显地感受到我眼中的灼热和深藏其中的*,这不同于醉仙楼的那晚,从我的眼中她知道了,我是认真的。

    她突然有了一丝丝的胆怯,被我灼热的目光盯着,让她也不自觉的浑身有些发颤,这份带着*地灼热让她的气息也随之紊乱,却又心跳不已。有些害怕,却还有些……期待。

    伸出手来轻轻抵住了我,理智告诉她应该拒绝我的,她开始寄希望于我能如同上次那般,及时收手,也许,一切都还来得及。

    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她满脸都是醉人的红晕,语气中带着丝丝颤栗,是如此的迷人和充满了诱惑。我已经深陷其中,难以自抑了。

    “你不能拒绝我,这是我,身为驸马的权利!”

    是的,我要做一个坏人,一个卑鄙的人,如果无法触碰到她,我还可以做一个无耻的人,胁迫她,或者威胁她,只要是可以得到她的手段,无论什么我都会去做!

    她微微一怔,抵住我的手,缓缓地握成了拳头,又仿佛瞬间失去了力量,慢慢地垂落下去。

    “你这是乘虚而入,你是个……”

    “是啊,我是个坏人,很坏很坏的人……”

    “你是个……坏……人……唔……”

    还未等她说完,我的唇便附上了她的,让一切的情意和话语,都融化在这深情的一吻之中……

    她的唇柔软而又甜美,让我辗转沉迷之间,想要索求的也就更多了。撬开了她的贝齿,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贪婪地索取着彼此的气息,在这一刻,我们都能感受到彼此对对方的索求,仿佛情意在这一刻相通。

    这一吻绵长而又带着一丝青涩,抵着彼此的额间,我和她都红了脸,微微地喘着气,第一次接吻,似乎还有些不大熟练,不是差点咬到了舌头,就是咬破了唇瓣。

    好在我们都是聪慧上进的,笑着闭上了眼,又再度吻在了一起,彼此相互引导和适应着,吻得越来越舒服,越来越无法自抑……

    我听到她发出一声满足般的低吟,心下又是惊喜又是颤动,不禁大胆了些,在她身上游走着的手,开始有意无意地解她的衣裳。

    “唔……”

    她似乎擦觉到了我的意图,惩罚似地咬住了我的唇瓣,我吃痛,知道她生气了,忙变得规矩起来,不敢再对她毛手毛脚的了。

    “看你还敢不敢再这般肆无忌惮……”

    公主的语气中满是嗔怒,我瞧着她面若桃花的笑靥,惹不住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得意的笑了,故意嘟哝着嘴说道:

    “驸马对公主放肆,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公主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做势便要来打我,道:

    “强词夺理,你……”

    可能是牵扯到了伤口,公主的语气一滞。

    我这才想起她还有伤在身,忙抱住了她,任她打骂,只要她高兴就好。

    “是不是痛了?我不惹你生气了,你要打我,我不逃,任你打,你别乱动了,好么?”

    我宝贝着她,宝贝着她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知道她过去一定过的很艰苦,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会爱惜她,疼护她,会把我这辈子所有的爱都给她,只爱着她一个人,只愿与她一人相守。

    公主,你知道吗?我爱你啊,真的好爱好爱你!

    “傻瓜,我怎么舍得……打你呢!”

    仿佛感觉到了我拥抱着她的力度稍有改变,她察觉到了我的不安,用她甜美温柔的话语,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和满满的情意。

    这一刻,我居然觉得自己无比的满足和快乐,她只要稍微对我说出一点点温柔的话语,我就已经快活地想要上窜下跳了。

    公主双手抚着我的脸,让我正视她,她的表情很温柔,可眼神却在闪烁着,仿佛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说道:

    “辰,你看着我,就这样好好的看着我,听我说……”

    听到她突然唤我“辰”,我身子一怔,内心却是无比的狂喜,这个字如此温柔地从她口中唤出,我已经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她让我看着她,好好的看着她,她要同我说的,又是什么呢?

    “我曾杀过很多很多的人,将来也许还会沾上更多人的血,这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此身罪孽与我同身,这样的我,你不害怕吗?不会……嫌弃吗?”

    在她心中,有着如此清澈透亮的眼神的人,对死者有如此敬畏和慈悲的人,如何能原谅这满手的鲜血与罪孽,他知道了真的不会害怕吗?他知道了还会这般对自己吗?

    我眼中一直如此高贵美丽的公主,此时的语气居然是有些卑微的恳求,她是如此的在意我是怎么看待她的么?可是我该如何告诉她,我对她的那份爱意,早已化为了执念,深到刻骨,深到就连自己都会觉得有些可怕!

    爱你之深,无以言表……

    一把拉过了她的身子,沿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一路吻下,在她迷人的锁骨处留下只属于我的印记,这个女人是我的了!

    “琬儿,琬儿啊,以后你是我的女人,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我的命是你的,你的命也是属于我的,你所肩负的一切,无论是责任或者罪孽,我都愿为你一肩担负,纵然你满手鲜血,我也依然眷恋着你的双手给我带来的温柔,就算你是魔,我也愿为你,万劫不覆!”

    说道最后,琬儿激动地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她不许我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她害怕,一语成谶!

    “真是大胆呢,居然敢说我的命,是你的?!”

    她笑了,笑得有些忧伤,却又动人心魄,仪态万千。

    我苦笑了一声,瞧着她的绝美的笑容,我想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吧。

    “难道,我说错了?”

    不,我没说错,她是我的,不是么?

    ……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她现在才真正的明白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她注定成不了圣人,无法做到太上忘情,也许正因为是自己,所以才能情有所钟,情难自抑吧!

    她有些感怀地扑到了我怀里,我吻了吻她的眉间,将她抱得紧紧的。

    我突然很希望,时光能在这一刻停滞,就让我静静地抱着她,享受下这难得的静宜时光吧!

    ……

    屋外,阿正敲响了房门,像往常那般,说道:

    “爷,快到卯时了,您该起身去上早朝了!”

    我不禁有些气急,正想发作,却被公主制止,她微笑着瞅着我,就知道是让我乖乖去上朝的,居然连撒娇的机会都不给我。

    无奈的叹了口气,媳妇受伤了,自己不能在身边照顾,还得去忙公事,这叫什么事儿啊?!

    别人的媳妇还不乘机霸占着自己的夫婿,不让他走的么?怪只怪我们家媳妇太过贤惠了啊,其实,我倒是很想尝尝“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觉,是怎样的?

    咳咳,一不小心就想入非非了。

    哎呀,被公主识破了,她的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脸,还好,她不是想掐我的耳朵,不然,我又得哭爹喊娘了,上次那耳朵被她那么一掐,红了好几天都没退呢!

    翰林院那两货看到了,还追了我好几天缘由。

    缘由?不就是被自己媳妇给揪耳朵了么!

    “阿正,让紫玉把你家爷的公服拿进来!”

    听到是公主殿下的声音,阿正喜不自胜,公主殿下醒了,爷心情也该高兴了,那紫玉姐也可以放心啦。

    “是~阿正这就去!”

    说完,欢天喜地的跑开了。

    听那傻小子的语气,倒像比我还高兴似的。

    嗯?阿正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听公主的话了?这感觉怎么像听公主话比听我的话还勤快?

    难道我听媳妇的话的性子,就那么明显吗?那傻小子都看出来这个家谁才是主位?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公主伸手帮我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衣服,我这才回过神来,想到待会紫玉会进来的,瞧着公主锁骨上自己留下的杰作,又是得意又有点心疼,她的右手还不能使劲,我得帮她把衣物拉好,这一来一往间的触碰,我的脸又开始红起来了。

    门外,敲门声再度传来,是紫玉那丫头,只听她说道:

    “公主,驸马爷,紫玉进屋伺候了。”

    “嗯,进来吧,紫玉!”

    公主拍开了我的手,脸微微一红,插了句话,让紫玉赶紧进来。

    话音刚落,之间紫玉拿着已经折叠整齐的功夫和官帽走了进来,瞧我和公主都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紫玉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故作镇定地把公服和官帽放在了桌上。

    我不忍心为难紫玉,忙说道:

    “丫头,这不用你伺候了,你帮我去看看阿正准备好车马了没?官服,我会自己穿的!”

    紫玉如同得了大赦一般,福了一礼后,满脸通红地退了出去。

    我和公主面面相觑,脸都不禁一红,公主先打破这有些暧昧的气氛,言道:

    “看不出来,你还能自己穿戴官服?”

    等她在床榻上坐好,我忙其身去换衣物,有些衣物穿起来确实有些繁琐,富贵人家出身的从不自己穿衣,都是让人伺候着的,所以,不会自己穿戴衣物的有很多人。

    但这可难不倒我,我可是在外历练好几年的人啊,瞧我住的这小院子,看我那少得可怜的几件稍微讲派头用在正式场合的衣物,就知道了我早就没了富贵人家的那点娇气了,什么都的自己来,虽然有时候会让阿正伺候着,可不能所有事,都假手他人吧!

    “小看我了吧,待我穿给你看!”

    现在看来,怎么穿件官服,都能成为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了?!

    为了在公主面前表现的我聪明伶俐,手脚迅速,穿衣熟练,绝非空言。这不,三下五除二,便把那一身官服给换上了,就是感觉许久没自己穿了,怎么觉得腰带绑得有些不大舒服,这才把官帽戴上去,就赶紧去拉扯那腰带,结果官帽都戴歪了,这回看起来,倒有些不伦不类之感了!

    公主掩面而笑,声音灵动而又悦耳,我听着都不觉痴了。

    “傻瓜,怎么毛毛躁躁地,过来,我帮你整理……”

    听到她唤我,我就傻傻地过去了,连半分迟疑都没有。

    只见她微笑着帮我整理了下腰带,又顺了下公服,很快,腰间就舒服了。

    “怎么,你喜欢穿这件公服,不喜欢驸马都尉的那套么?”

    瞧惯了我穿着翰林院的四品官服,倒是没见过我穿驸马都尉的二品顶戴,公主有些好奇的问了句。

    “你喜欢我穿驸马都尉的公服么?”

    她若是喜欢,天天穿给她看,又有什么打紧的。

    公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你还是穿这件……好看!”

    这话有点调侃的意思,但见伊人脸带红晕,我也不禁为之动情了,又开始犯傻一般,呆呆地瞅着她……

    “别犯傻,把头低下来。”

    我乖乖地把头低下来,与她平视着,任由她帮我重新戴好官帽,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她娇美的容颜,和那甜甜的气息,我又忍不住吻上了她那早已被我吻得有些红肿的唇,这次我吻得很温柔,如同羽毛轻抚,却柔情百转……

    她为我扶正官帽的手,也转而环上了我的脖颈,积极地回应着我的吻,再度拥吻在一起,我已经忘了一切,什么官服,什么早朝,早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吻,如此甜美,果然是会上瘾的。

    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可以喘口气,我气息紊乱,又忍不住想要继续吻她,却是她先伸手挡住了我的唇,她面带潮红,言道:

    “不是要去上朝么?”

    我嘴角微微翘起,握住她的手,点了点头,说道:

    “好,我这就去,等我回来!”

    轻轻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我便起身准备离开了,要不然,这早朝,是真的去不成了。

    有些依依不舍地瞧着她,几乎一步一回头,她一直面带笑容地看着我,我朝她点了点头,最后还是迈步走出了房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