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零落成泥香如故
    当我疯了一般抱着公主跑到了后门,小心将她放下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拼命地拉开了门闩,这才发现门口早已停着一辆马车,紫玉早已在那侯着了,而阿正他也在?!

    紫玉瞧着公主受了伤急忙奔了过来,神色显得慌张,忙问道: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猛地瞧见公主后肩上的短箭,知道公主是受伤了,忙说道:

    “快扶公主上马车,必须先离开这,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为公主疗伤!”

    阿正也吓得面色发白了。

    我忙又将公主打横抱起,在紫玉的搀扶下将公主送上了马车。送去公主府太远,我怕公主会支持不住,离高宅最近的就是我的那小四合院了。

    “阿正,快马加鞭,先回私宅!”

    “是!”

    知道事情紧急,阿正不敢耽搁,扬起了马鞭,马车边快速往私宅方向飞奔而去。

    我一直紧紧地握住公主的手,瞧紫玉熟练的为公主检查伤势,一见公主的箭伤深可见骨,先点住了四周的穴道为公主止血,运功度气后公主也逐渐转醒了,只是身子还很虚弱。

    紫玉见状,又立马成怀里摸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了几颗药丸后,让公主服下。

    “不行,箭伤太深,若是现在拔箭,定然血流不止,必须拿到药箱后,才可拔箭!”

    “药箱?药箱在哪?”

    只要能救得了公主,无论需要什么,我都会拼尽全力为公主找来的。

    紫玉先是瞧了瞧公主,见公主微微地点了点头后,便告诉我,道:

    “药箱里有可以止血的工具,城西有一家回春堂,那里便有药箱。”

    我猛地点头,言道:

    “好,我去取来,紫玉,你看着公主,先回私宅,那里很安全,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我正准备放开公主的手,却被她反手给握住了,有些无力,但是我还是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她的忧虑,只见她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用黄绸布包着的物事,放在了我的手中。

    “傻子,人家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将药箱交给你呢?把这东西给掌柜的看。不要,再把它,弄丢了!”

    我来不及思考这句话的含义,只想要尽快拿到可以救她性命的药箱。

    点了点头,然后将物事好好的收在了怀里,握紧了她的手,想要她给我一个承诺。

    “公主,你答应我,一定要等我回来。”

    “好,我答应你,等你回来。”

    我瞧着她满头都溢出了冷汗来,想来一定是疼得,可她却一句疼都不说出来,更没有疼的哭出来,还用温柔的话来安慰我。

    “等我回来。”

    握起了她的手,在她手背落下一吻,我知道了,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喜欢已经超过了一切,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她。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外阿正正大声喊着让谁让开道来。

    我愤怒地质问道:

    “阿正,为何停车?”

    “爷,有岗哨,不让我们过去。”

    我瞧了眼紫玉让她好好照顾公主,拉开了围幔,走出了马车,居高临下,看到一个带刀护卫执着木枪,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而他身后还站着四个士兵,正一脸戒备的瞅着我们。

    “都给我让开!”

    我冷冷地命令他们,给我让出一条路来。

    “属下等奉命左丞相之命捉拿贼人,所有可疑车辆均需一一盘查之后,方可通行!”

    他们的意思是要先搜车才能放行吗?怎么可以让这群无礼之徒冒犯公主?

    “本官以高家族长的身份,命令你们,给本官让开!”

    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跳下了马车,就要硬闯。

    身后的四个士兵听说我是高家的族长,立马就猜出了我的身份,当朝驸马,高家的长子嫡孙啊,这人可不能轻易得罪。

    而这执刀护卫则是根本没将我放在眼里,见我硬闯,便一手执着木枪拦住马车,另一只手则伸出来扣住我的手腕。

    我大吼一声,道:

    “大胆,竟敢以下犯上,贵族之身,岂是尔等低贱下士,可以轻易触碰的?”

    还未说完,我这一脚便朝着那人腹部猛踹过去,令一只手则去夺那人腰间的刀。

    那人也是个练家子,对我那一脚不躲不避,硬生生受了,知道我要去夺他的刀,忙收回手来夺刀。

    我身手没他快,力气也没他大,本以为就要吃亏了,怎知有几颗珍珠从车内打出,一颗膝盖骨,一颗虎口,而另一颗则打在了那人的肩头。

    那人突然跪在了地上,手里的□□也脱了手,而刀也被我拔了出来握在了手中然后抵在了那人的脖颈,那人整个人都动弹不得,很显然是被人点住了穴道。

    “立刻给本官让开,谁敢挡路,本官刀下绝不容情!”

    被我这么一吓唬,那四个士兵急忙将路让开了去,阿正瞧准了时间,便快马加鞭驾着马车急忙离开了。

    看着马车安全离开了,我立刻喊道:

    “去给本官找一匹快马来,立刻,马上!”

    看着我的刀还抵在那人的脖颈上,其他人哪敢违背,立马就去找了一匹快马来,战战兢兢地交到了我手里。

    丢开了那柄刀,我立马翻身上了马背,看了看那跪在地上的护卫,冷哼了一声,随机快马加鞭往城西那边赶去。

    我得尽快到城西的回春堂拿到药箱,至于如何处置这个无礼之徒,等回来后再把总账一块算清!

    我一路畅通无阻,快马加鞭赶到了城西,在路人的指引下很快便找到了回春堂。回春堂的掌柜正在柜台后打着算盘算账,见我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忙问我有何要事吩咐。

    “掌柜的,我要药箱,救人,急用。”

    说完,便将怀里的那用黄绸布抱着的物事交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见那物事是用黄绸布包着的,知道不是凡物,这普通之下,谁敢用黄色绸布包裹物事啊?那是只有皇家才讲得起的体面。

    打开之后,一块通透温润的凤雕玉佩咋现眼前,装柜的连忙将玉佩重新包好,恭敬地交还给我后,说了句“请客观稍等”,便立马去了后堂。

    我执着这块用黄绸布包着的玉佩,陡然间想起了酒醉的那晚,这块玉佩被人所夺,如今,像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她说,这次,不要再把它弄丢了。

    这是她心甘情愿将这块玉佩送给我的意思吗?

    她是,心甘情愿的……

    我的眼都已经模糊了,这辈子注定了,是我欠她的多一些了啊……

    拿到药箱后,我急忙赶回了私宅。

    等我回来时,天也快黑了,来不及等老火头帮我拉马,我急忙跳了下去,差点把脚给歪了,顾不得其他,立马跑进了院子,往卧房方向去了。

    推开了房门,借着屋内点上的烛火,寻找着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

    “公主,公主……”

    床榻上,公主正靠在紫玉身上,她伤在后背,无法好好躺下。我急忙将药箱交给了紫玉,然后替换她,让公主靠在我身上。

    握住了她的手,觉得手心都是冰冷的,将她轻轻地抱在怀里,想要把全部的温暖都度给她,至少,让她身子暖起来啊!

    “公主,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公主无力地靠在我身上,但嘴角还是露出一丝微笑,语气有些发颤,言道:

    “我知道,你从未,让我失望过。”

    我吻了吻她的额角,眉头紧蹙着,心也跟在一阵阵抽痛。

    “不,是我没用,是我没能护着你。”

    “傻瓜~”

    ……

    话语之间,紫玉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而阿正也把烧好的热水给端了进来。

    瞧过了紫玉端正摆在白布上的工具,有小刀、剪子,还有弯针和线,而旁边则是一些药瓶,这些就是她说的可以帮助公主止血的工具么?

    “驸马爷,紫玉现在要开始把短箭拔/出来了,您,可以先到外面等候……”

    我知道紫玉在担心什么,她知道我不能见血,但是,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她半步。

    “不,我要待在她身边,绝不离开!”

    我要亲眼看着这一切,然后牢牢记住,这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悔恨。

    紫玉稍感为难,等待着公的决定。公主瞧着我坚定的目光,手微微收紧,最后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紫玉点了点头,先用剪子将公主的衣物剪开,让伤口可以充分暴露出来。我的目光没有被那深可见骨的伤口所吸引,反而是被公主身上其它的伤疤而深深震撼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身上,会有那么可怖的伤痕?

    她白皙的皮肤上,并不是光滑的肌肤胜雪,而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有刀伤、箭伤,似乎,还有枪伤,枪伤的疤痕最明显,可想而知,这道伤是最致命的。

    现在,我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紫玉会如此擅长处理外伤,为何她连疼都不会喊出口,她有多少次是从鬼门关里回来的?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为什么,明明是金枝玉叶,明明是一个芊芊女子,这满布的伤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下去,滴落在她的脸上。

    她被深深地触动了,有个人在为她流泪吗?这眼泪,是为她而流的?

    这个傻瓜,怎么那么容易就掉眼泪了呢?疼的又不是他,该哭的,也不是他啊!

    耳边是他温柔而又颤抖着的声音。

    “要是疼的话,就咬我,不要强忍着,好吗?”

    她微微一笑,心里突然觉得无比安心,就这样靠在他的怀里,睡会也许就很不错呢!

    我感觉到她淡淡而又显得沉稳的呼吸声,许是药效的缘故,她正在慢慢陷入昏睡之中。

    我看着紫玉先是讲伤口用烧红过的小刀再切开了些,随后打算将那短箭拔出,我瞧着那短箭模样有些奇特,心下突然有了几分不安,猛地记起,这短箭的模样我似乎在哪里看过。

    “等等,不要拔箭!”

    我突然出声制止了紫玉,紫玉吓了一跳,连忙停手,一脸惊讶的表情瞅着我。

    “这箭绝对不能直接拔!”

    这时候我想起来了,在何处见过这短箭,那是在高韦曾经给我看过的一张箭矢设计图上,高韦对兵器极有研究,特别是对战场之上所用的兵刃,极为上心。

    让他最为赞不绝口的,便是书中所提及的大秦帝国无敌铁骑中,所用的一种名为“三菱箭”的箭羽,这箭射程长,而且穿透力极强,可以射穿敌人的铠甲,起到杀伤敌人的作用。

    可是后世,制作出这种三菱箭的技术已经几近失传,他一直都想让三菱箭重现,所以在这方面颇下苦工,而这短箭便是他亲自设计的几种箭矢之一。

    这短箭名为血莲箭,短程射程内,穿透力强,短箭中暗藏机括,一旦中箭,触发机关,内藏倒钩小刺便会随之扎骨勾肉,几乎是一击毙命。即便有侥幸未伤要害者,一旦有人试图将短箭拔出,连骨带肉,箭出则人命也随着葬送。

    我曾直言说此箭太过阴损,有违天和,可高韦却说,战场之上,若能一击击杀敌军守将,片刻之间扭转战局,便可救无数军士的性命,这般想来,又有何不可呢?

    当时我没能阻止他,结果,这箭,伤在了对我最重要的人身上!

    “紫玉,你听我说,这箭暗藏机括,得先将箭头上的倒钩收回,才可拔箭,我说,你做。”

    紫玉瞬间明白一二,随即点了点头。

    “将离箭头两寸之地的表面用小刀划开,你可以看到一个圆形机括,按住它,然后用力往后推到底。”

    紫玉按照我说的一步一步去做,等到她把机括推到了底,我听到里边发出了一声轻微咔嚓的响动,想来倒钩已经收回了箭中,这才示意紫玉可以将拔短箭了。

    拔箭之后,快速将血止住之后,紫玉动作利索地处理了伤口,还为伤口做了缝合,她说,这样做可以让伤口好得更快一些。

    我瞧着她干净利落的为公主上药包扎,就知道公主身上的伤,也一定都是她帮忙处理的,如果自己问她,那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

    将那件剪碎了的衣物脱了下来,紫玉取来了一件单衣,在我的帮助下,为公主换上了。

    公主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让她靠在我的身上,而自己则靠在了墙边,拉过了薄被,盖在了她的身上,这样的话,她也许可以睡得舒服一点。

    紫玉瞧着我如此疼惜公主,眼中也有些朦胧了,收拾了残局,出门之前,紫玉对我说了一句,道:

    “驸马爷心中的疑惑,还是等公主殿下醒了,亲自问殿下吧,奴婢告退!”

    说完,便出了房屋,将房门带上了。

    我抱着她,让自己尽量不要触碰到她的伤口处,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稳起来,身子也逐渐暖和了,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也开始有了丝丝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