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36章 一定不能失去你
    高家的家宴就在下个月的月初举办,到了这一日,高家上下张灯结彩,鞭炮齐鸣,好不热闹。这也是高家祖宅最热闹和喜庆的一日了。

    上一次来呢,是我行弱冠之礼的时候,而这次再临,我是带着媳妇一起参加的。我这媳妇也不一般,她是尊贵的北魏王朝的长公主殿下。所以,高家上下,见到长公主都得行礼,即便是我这个夫婿也不例外,当然了,有一个人不用,那就是叔父,也就是当朝的左丞相。

    我们家公主生了一张伶牙俐齿,明知道叔父自持是长辈,又是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丞相,即便是见了太皇太后也不用行跪拜之礼的,自然也不会对一个小丫头行礼了。所以,为了给叔父一个名正言顺不用行礼的理由,我们家公主说了,道:

    “左丞相乃是长辈,朝中肱骨,太皇太后常提及丞相劳苦功高,如今琬儿既入了高本,成为高家的媳妇,丞相既是驸马的叔父,也是琬儿的叔父,应该是驸马与琬儿一同向叔父行礼才是!”

    看看,我们家公主多么知书达礼,多么温婉贤慧啊,再加上这倾国倾城之貌,高家的大大小小,哪一个不被她的气度和胆识所折服的,又有哪一个不羡慕我娶了这么一位了不得公主为妻的呢?

    这不,拉着公主的手,我便同公主一道像叔父行跪拜礼,以示晚辈对长辈的尊敬和爱戴。

    叔父他老人家也乐得合不拢嘴,忙让我们起身,还准备了红包给我们,讨个吉利。

    谢过了叔父,接过了红包,我搀扶着公主起身后,两个人便在叔父的右下首入席,这位置可不是谁都能占的啊,在北魏,以右为尊,站在右边,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和地位的彰显。

    我是高家的长子嫡孙,这个家族的族长,我娶的又是尊贵的长公主殿下,这个位置,舍我其谁啊?

    我扫了一眼周围那些高家远近亲戚的表情,有点滑稽和呆滞,大家都瞧着叔父的眼色,见叔父一脸微笑表情,便知道这一定是叔父默许的了,所有人都开始变得恭敬起来了,就连看我的目光,都变得崇敬有礼。

    我不禁有些想笑出声的感觉,其实,叔父并没有安排我们坐在他的右下首,只不过,他倚老卖老,不向公主殿下行礼,反而还接受了公主殿下的拜礼,在这礼仪这一节上已经是有所理亏了,再怎么权势熏天,也不能忘了为人臣子最该谨记的一条准则:那就是君为臣纲啊!

    所以啊,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若是不占些便宜,这心里总觉得不平衡啊!

    身边的公主在桌下握住了我的手,脸上依然是面带微笑,语气也很温和,就是觉得说出的话有在调侃我的意思,道:

    “驸马爷,心里可高兴了?”

    我嘴角微微一翘,也握紧了她的手,笑着说道:

    “这都得多谢公主殿下成全啊!”

    我承认,今儿个酒宴确实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借着公主的威给我这个高家的长子嫡孙造点势,让那群高氏族人瞧瞧,谁才是这高家真正的族长。

    这势是有了,那么接下来,我就得开始计划着将权给收到自己手中了。

    松开了公主的手,我举起酒杯敬了叔父老人家一杯,他也很乐意随我,两厢对礼之后,一杯酒下了肚,我故意扫了一眼四周,然后故作惊讶,问道:

    “叔父,今日是高家家宴,怎未见韦弟和弟媳一块过来呢?我还想与他好好痛饮一番的!”

    一提到弟媳之时,叔父脸上明显有些不悦,高韦也快行冠礼了,而他也还未正式迎娶正房夫人,这说的弟媳,其是他收的偏房夫人,原本出身不大好,是书房里伺候的丫鬟,叔父极为不悦,因着那丫鬟为高韦旦下过一子,这才勉强给了她偏房夫人的位置。

    按照高家的一贯传统,需得高家嫡长子娶妻之后,其他的同辈子弟才能娶亲。而且娶亲还讲究个门当户对,高家如今是朝中炙手可热的权贵,可以成为高家媳妇的,不是公主,便只能是宗亲郡主了。

    如今长公主嫁给了我,而其余的几位公主也早已出嫁,唯有一位才满十岁的五公主,年纪太小,如何婚配?看来,叔父是有意在皇室宗亲之中,择一位郡主与高韦成婚了!

    “今日他得在宫中执卫,男儿就该以事业为重,更何况宿卫皇宫安全责任重大,家宴只是小事儿,改日,你们兄弟二人在聚也无妨!”

    我点了点头,放下酒杯,抱拳行了一礼,道:

    “叔父所言甚是!”

    说完,便又坐回了席位。

    心中还是颇为感慨,叔父最大的心结便是身为庶子,可却对那孩子没有半丝疼爱之意,韦弟不来,却也不让那对母子出来见客,这母子在高家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啊。

    那孩子算是高韦的长子了,我记得是叫高旻来着,算算时日,现在也该三岁多了吧。他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他,小小的,软软的,还有一股子奶香味,十分的可爱,那轮廓当时就有他父亲那般神俊出彩了,现在应该也长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子了吧!

    “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公主的语气有点而嗔怒的意思,好好的媳妇不照看着,居然想别的事情去了。

    不好意思的握回了公主的手,又是给她斟酒,又是夹菜的,别人看来我们是多么的恩爱啊。

    “我在想高韦那长子高旻,应该也已经三岁多了吧!”

    公主若有所思的瞅着我瞧,然后问道:

    “驸马喜欢小孩子么?”

    我也没做他想,一想到高旻刚出生的时候小小软软的,可爱极了,点了点头,觉得小孩子也是蛮可爱的嘛。

    举起酒杯,正准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哦?!那就生一个吧!”

    噗~

    这刚喝到一半的酒,呛得我全都喷了出来,喉咙也疼得要死,咳嗽个不停。

    什么意思,生一个?谁生,我,还是她?不对啊,不是这个问题,我们怎么可能生得出来啊?

    身边的媳妇故作惊讶状,忙用丝绢帮我擦拭酒渍,一脸关怀的表情,嘴角却是一丝狐狸狡猾般的微笑,言道:

    “啊呀,驸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喝杯酒都能呛成这样?”

    我都已经苦笑不得了,任由公主帮我擦拭衣物,手却已经出其不意的揽上了她的纤腰,她身子微微一怔,这么多人在场,又不好过于明显地拒绝我。

    我一脸委屈的模样,可嘴角却是不想掩饰地得意的笑,说道:

    “公主,公主,你就饶过驸马吧!”

    呵呵,这是他求饶的方式么?一边对她上下其手,一边在那装可怜博取同情?

    公主她笑了,笑得如同春风化雨一般,帮我擦拭衣物的手,自然而然地向下游移着,我被她摸得全身都有些不自在了,最后那手在腰间停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就往那掐了一把,若不是我收回手死命捂着嘴,恐怕就得叫出声来了。

    我的脸已经红得熟透了,无力地将头撞在了桌上。

    我输了,彻底地输了,在她的温柔攻势下,我已经被杀得片甲不留,只剩下缴械投降的份了!

    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啊……

    我的举动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公主连忙扶起了我,笑着说道:

    “驸马,瞧你,今儿个再高兴,也不能喝那么多酒啊,我去给你煮杯解酒茶!”

    我都被热糊涂了,听到她温柔的唤我,都快找不着东西南北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忙点了点头附和着。

    说完,公主便起身亲自为我煮杯解酒茶去了,原本这种小事让下人去做就可以了,可公主说要亲自去,这是为妻的责任,这理由一出,也就没有人敢再说什么了,都是一脸羡慕的瞧着我这个快‘醉晕’过去的驸马。

    在下人的指路下,公主独自一人往厨房方向去了。

    公主越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了后院,比起酒宴场地的喧哗热闹,这边也逐渐变得安静起来。

    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高家祖宅,虽然不知道那高钦书房所在之地,可是依着这宅子组建的规格,想来也不难推断出书房所在。

    恰好今日是酒宴,平时负责看家护院的,和来往伺候的下人们,大多都记者中酒宴那处,其他的人,想要躲过他们的耳目,凭公主的本领,自是轻而易举的了。

    再加上今日高韦在宫中执卫,想要潜入书房偷取那《百官行述》,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公主边小心翼翼的走动着,边记住沿路的房屋和路线,也方便到时能全身而退。穿过了几个院落,也不知这是何处,已经听不到酒宴之人喧哗之声了。

    这里很安静,似乎也很偏辟,公主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正准备沿着来路回去往其他方向去查看一番的。

    刚走了几步,却恰好看到一个穿带着小幅巾深衣的孩子,正在院落边走边背着三字经。

    这孩子模样生的极为可爱,只是不大爱笑,小小年纪便一脸严肃的模样,一边走着一边还背着三字经,背到错误的地方又重新开始背。

    公主被他那憨态的模样给逗乐了,总觉得这孩子这般形状,倒像极了自己幼年时曾认识过的一个喜欢读书的呆头呆脑的士子。

    这孩子看起来才三岁多的模样,居然已经在开始背三字经了么?

    只听到这孩子背到“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子不学……”就背不下去了。

    “子不学,断机杼。说的是孟母见儿子逃学,孟母便弄断了织布用的梭子,以教育儿子读书不可半途而废!”

    公主温柔地提醒着,小家伙倒是被来人给吓了一跳,回过身来,却看到一位美若天仙一般的娘娘正一脸温柔的瞅着自己,小脸儿通红通红的,还以为见着了画上的神仙姐姐。

    可仔细一瞧这神仙姐姐的装束,娘亲跟自己说过,这般庄严的衣饰就只有宫里的娘娘或者命妇才会有,见到了就得跪下称呼娘娘,这样才不算失礼。

    “旻儿拜见娘娘!”

    边说着,这小家伙极为努力地想做到端正地给娘娘行礼,可模样反而越发憨态可掬,倒惹得公主不忍心了。

    公主忙走过去扶起了这小家伙,又帮他轻轻拂去裤腿上的灰尘,笑着瞅着这个聪明的孩子,瞬间对上了这孩子清澈透亮的眼,公主不禁微微有些感慨,这孩子的眼睛,倒是像极了那冤家啊,都是这么漂亮和清澈见底!

    旻儿?莫不是他提过的那位高韦的长子高旻吗?看他的年纪和自称,看起来就是他无疑了。

    这院落很小,又地处偏僻,看来,这对母子的处境也并不大好呢。

    “你怎么知道,该称呼我叫娘娘呢?”

    “娘亲大人告诉过旻儿,见到这般装束的,就该叫娘娘才不会失礼。”

    这小家伙的聪明样,也和他有那么几分相似啊,只是,不是所有宫廷命妇都适用娘娘这个称谓的,可想而知,他的母亲出生也并不高贵,但也还算是懂得谦卑,不然,也不会将儿子教导得如此恭谦有礼了。

    公主微微一笑,牵过了高旻的小手,笑着问道:

    “你叫旻儿对吗?那旻儿,你能告诉娘娘,书房在什么方向吗?”

    高旻还是个小孩子,怎知什么叫防人之心呢?而且眼前还是位天仙姐姐一般的娘娘,她问什么,自己就回答什么。

    “在那边,藏书阁旁边,就是书房啦!”

    说完,高旻还指了个方向给她。

    公主朝那个方向望去,顿时心下了然,看来自己没走错,再过去几处也就找到了。

    这孩子当真是天真可爱,公主瞧着他也是越发喜欢了,这次也算是得益于他帮了大忙,见他如此喜欢读书,便将自己偶然得到的一个银妆刀送给了他,小刀可以用来裁纸,而这小刀边上附有盛放小毛笔和墨盒的工具,做工极为精巧可爱。

    公主一将它拿出手,旻儿就一眼喜欢上了。

    “旻儿,将来好好念书,等你有了一番功名,就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了!”

    高旻小小的脑袋似懂非懂,公主摸了摸他的头,将银妆刀好好地放在了他的小手上,微笑着说道:

    “这东西送给你,和娘娘做个约定,不许将今日见到娘娘的事情同任何人讲哦,娘亲也不可以!”

    高旻瞧了瞧手里的银妆刀,又瞧了眼娘娘,小小的脑袋点了点头,如同波浪鼓一般。

    “那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说完,公主和高旻拉勾还盖了印。

    隔间院落,恰好传来一个女子唤着高旻名字的声音,想来定是高旻的娘亲了,她是许久没听到儿子念书的声音,以为他又在偷懒了,叫唤了一声自己的儿子,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这才匆忙从屋内走出,来看看自己儿子。

    公主听到了声响之后,笑着捏了下这小家伙的鼻子,然后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院中,小高旻当真以为自己见到的是神仙姐姐,更是不敢将今日的约定告诉任何人了。

    公主要去的书房,正好要经过高旻娘亲的院落,施展轻功越过之时,恰好瞧见一女人神色匆匆,想来便是高韦的偏房夫人了,模样虽算不上国色,可也还算秀丽,也不知高韦为何会瞧上这位女子的,疑惑之间,瞧见了那女子的眼眸,这般看来,高旻的眼睛倒像传承于他的母亲呢!

    公主停留了片刻后,还是施展轻功往那书房方向去了……

    我在酒桌上等了公主许久,都不见她回来,莫不是在府中迷路了吧?

    呵呵,怎么可能,高家虽然大,可也比不上皇宫或者公主府那般,公主怎么会迷路呢?

    虽说如此,可心里还是记挂着,有些坎坷不安。

    话也说回来,我明明没醉,她为何偏说我醉了,还要亲自去给我煮解酒茶?

    难道……

    我急忙寻了个借口也离了席,瞧见叔父正与几位长老们相谈甚欢,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放心大胆地往公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高宅早已不是我还在的时候的模样了,许多地方的改动我是看在眼里的,所以,那次回府我都不敢随意走动,深怕触了什么不该触碰的机关。

    高宅自从叔父高钦成为左丞相之后,为了保护他的安全,除了安排了一些身手了得的‘看家护卫’,还巧妙的设计了一些机关暗弩,而这些东西曾经帮助叔父抵挡住了不少行刺和暗杀。

    一想到这我不禁全身都惊出一身冷汗,公主虽然身手了得,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想,我一定会发疯的!

    公主会随我来高家,也一定是有所求的,虽然不知她想要的是什么,但是一定与叔父高钦有关,那么她最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一定就是叔父的书房了!

    如果她真的去了那个地方,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叔父他何等狡猾,又如何会将自己生命安全系在如此一目了然的书房中,那书房本就是他诱敌深入而设下的陷阱!

    公主,公主,你一定不要有事啊!

    我匆匆忙忙往书房方向赶过去,越想越觉得自己要发疯了,顾不得什么礼仪,拔腿就往书房那边跑,当我看到往书房方向,那一滴滴鲜红刺目的血液在地板上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的血花之时,维持我理智的那根弦仿佛崩断了一般。

    我摇摇晃晃地追着血迹的方向一路寻了过去,嘴里如同梦呓般不断的唤着公主。

    “公主,公主,公主……”

    我从未像现在在这般感到恐惧和害怕,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瞬间抽离了一般,止不住的在发抖,我的眼都模糊了,眼泪已经不受控制般的流了下来,混着地上的鲜血,已经分不清那是血还是泪了……

    拖着踉跄的身子,好不易在一间房门口停了下来,那血就在这间房外嘎然而止,我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把推开了那扇门,我知道的,公主她一定在里面。

    还未等我看清,一只手边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领口将我拖进了房间,随即门又被人合上了。

    我被那人抵在了房门口,后背顶在了房门栓上,一丝丝疼痛感让我稍微找了理智。这个人有些无力地靠在我身上,仿佛刚才那一招,便将自己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一般。

    “公主,公主……”

    不用看她,我就知道怀里的是她,从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中,我知道她受伤了,那地上的血真的是她的。

    我有些不知所措伸手想要抱住她,可是浑身抖得厉害,似乎连手都不听使唤了一般。

    “你这傻子,叫得那么大声,深怕那些人护卫们听不到么?”

    没想到,还是把这傻子给牵扯进来了啊……

    我不敢出声了,抚过公主后背的手觉得有些湿漉漉地,拿出来一看发现满手都是鲜血。

    公主流血了,公主流了好多的血……

    我瞬间便陷入了惊恐的状态,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大口地喘息着,嘴里如同着了魔障一般,不断的重复着:

    “公主,你流血了,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公主察觉到了我的异样,联想到第一次见到我的那晚,碰到了死人后我也是如此慌乱失神,就知道我有多怕血和看到死人了。

    “高辰……你,冷静一点。”

    公主伏在我身上,右后肩上的箭羽牵扯皮肉,疼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短箭的威力似乎与别不同,明明都用暗器将其挡开,却还是一箭射穿了她的暗器,射中了她的后肩,若不是暗器起了偏移轨迹的作用,只怕此刻,她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见我仿佛着了魔一般,吓得整个人都不成了,又是哭又是嚎的,公主心中难受,却还是伸出左手来给我一巴掌,用最后一点力气,在我耳边说道:

    “后院……门,紫玉,带我……走!”

    说完,公主疼的晕过去了。

    我被这一掌振得回了神,这才看到公主身后的那支短箭,现在不是犯怂的时候,我要保护公主,我一定要保护她,我要带她走!

    狠狠地掐住了自己的大腿,直到掐到我头冒冷汗,双腿感觉有力之后,拉开了房门,我小心翼翼地将公主打横抱起。

    后门,公主方才说的是后门吗?难道紫玉已经在后门侯着了?

    公主既然让自己带着她去找紫玉,那么紫玉一定可以救她的!

    刚一跃过门槛,我险些被绊倒,手依然死死地抱紧怀里的公主,好不易站稳了身形,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寻了后门的方向,便立刻往那边跑了过去。

    公主,你一定不能有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