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33章 良药苦口利于病
    与公主好好谈过之后的第二日,自觉着身子大好了,加上翰林院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去处理,便早早起身,到公主小院给公主请过安之后,便上朝了去了。

    早朝过后,我回到翰林院办公,想尽快把这几天堆积的工作处理完,才过了一个时辰,我就忍不住直打哈欠了。

    杨安源和李皓这两货不知怀里藏了些什么,偷偷摸摸地就往我这边来了。一看到我,就一脸谄媚的笑,我眉头一皱,不禁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来。

    杨安源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

    “驸马爷,瞧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说完,将怀里藏的东西特意留了条缝给我瞧,我就瞥了一眼,似乎是一个酒瓶?!

    “这是……酒?!你居然把酒带到翰林院来?”

    我有些惊讶的脱口而出。

    “嘘……那么大声干什么,这可不是普通的酒啊,你可别不识货?”

    我不禁鄙视了他一眼,琼浆玉液又不是没喝过,会有什么酒比宫廷御用酒还要清贵的?

    “切~”

    我有些不屑一顾。

    “诶~说你不识货你还真不识货。”

    刚一说完,杨安源便将酒瓶放到我跟前,然后打开了活塞,让我闻闻香气……

    不闻还好,一闻那股奇怪的味道让我几欲想吐了,我的神啊,这玩意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恶心?

    “滚犊子,这玩意能喝吗?”

    我怒了,一把将酒瓶推开了去。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虎鞭酒,一般想买还买不到呢?!”

    我的脸瞠的一下就红透了,虎鞭酒?!莫非,就是那个虎鞭酒?

    “谁,谁说我要喝虎鞭酒的?!”

    我拍案而起,这可是有关尊严之事,怎么能让他们在一边胡说八道呢!

    “嘿嘿,我们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啊,你说吧,你这才成亲几天啊,居然就害风寒了?这洞房也能闹出风寒来,哥几个不是担心你的身子骨么?你可别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这话简直一掌就将我击出了内伤,就差喷出一口血来了!

    “谁……谁说是因为洞房……”

    我现在恨不得一头撞死得了。

    “这事翰林院的人都知道了啊,你也知道,翰林院的这些人多生了几张嘴,保不齐,整个皇宫内院都知道啦!”

    杨安源这刀补得真是到位,我已经七窍生烟了……

    “别说做兄弟的不照顾你,赶紧把这酒拿回去喝了,这一杯下去,保证你龙精虎猛,立于不败之地啊!”

    “啊,对了,别喝太多哦,担心流鼻血……”

    最后,杨安源还不忘记温馨提示了一番,我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掐死这厮。

    另一边的李皓也没闲着,从怀里掏出来的则是一个小盒子,而盒子里郑重其事的装着一颗丹药……

    不用想也知道,这丹药一定也是和杨安源那酒一般,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高兄,这可是百子丹啊,此等民间偏方药效独特,保证一索得男,至于这效用么,我那媳妇,第一胎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说完,李皓脸上也不禁微微泛红。

    两人相视而笑后,分别将酒和丹药都搁在了我桌前,一副敬请笑纳的表情。

    摊上这两奇葩货,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脸上是玩坏了的表情,眼神都变成了丁字,只是淡淡的说了个字。

    “滚……”

    “哟~这是不好意思了,还跟兄弟客气……”

    还未说完,李皓好心提醒了一句,不远处迎面走过来的,不是翰林院侍讲学士贺弼么?

    在翰林院,第一的自然是正三品翰林院掌管学士,相当于院长,第二则是从三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副院长。而从三品翰林院侍讲学士是翰林院的第三把交椅。

    也不知今日吹得什么风,竟然把他给召来了?

    我忙打起精神来,起身准备迎接。这贺弼年纪三十有六了,算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了,虽然如今我的官衔升到了正二品驸马都尉,可那终归是荣衔,在编制上他还是我们的上司。

    当年我与杨安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最后被上司罚半年俸禄之事,便是这位贺弼的手笔了。

    这不,杨安源一见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赶紧躲到了我身后去了。

    我抱拳行礼相迎,因着驸马的身份,不用向他躬身行礼,笑着言道:

    “贺学士,您亲自到此,可是有要事吩咐?”

    贺弼笑了笑,一脸赞赏的神情看着我,说道:

    “无甚要事,倒是有一桩高大人的喜事,我啊,这是来给你道喜来的。”

    说完,贺弼乐呵呵的拍着我的肩头。

    说真的,他这突如其来的示好,我还真有些不习惯,而且,我不喜欢陌生人太过接近我。

    不着痕迹的躲过了贺弼的好意,笑着回应道:

    “贺学士说笑啦,下官这才刚成亲不久,却也算是一桩喜事啦!”

    “嗯,成为驸马爷确实是天大的喜事儿,不过我要说的却并非这桩。其实昨儿个太皇太后亲自下了懿旨嘉奖与你,而皇帝陛下也下旨意,着你连升二级,不日,升你为翰林院侍读的公文便会下发啦!”

    翰林院修撰是正五品,而翰林院侍读是正四品,正五品到从四品再到正四品,确实是连升两级啊!

    稍微停顿了片刻,贺弼瞧了瞧在我身后的杨安源和李皓,又不补充了一句,道:

    “当然了,杨安源和李皓也正式升为编撰了。你们三人乃是当年的同科进士,如今一同晋升,岂不是好事一桩么?”

    杨安源和李皓一直是从五品翰林院编修,在我之下,如今也正是升为正五品的编撰了,算是升了一级。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这三年来若不是有人刻意打压,我们三个早可凭自己本事晋升了,这回儿,倒像是我们晋升,他贺弼功不可没一般。

    虽说如此,该装的感激涕零的还是得装,过过场面还是有必要的么。

    我与杨安源和李皓使了个眼色,三人忙行礼,感激的说道:

    “多谢贺学士提拨!”

    “诶,这都是几位才堪大用,才能受到皇帝陛下的赏识啊,今后几位的前途定是不可限量,也许将来贺某也有靠几位提拨的时候啊!”

    “贺学士言重了,高辰一定不会忘记今日学士提拨之恩的!”

    我微笑着又给贺弼行了一礼,他从我这得到了肯定的承诺,嘴上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好啊,话我可带到了,你们都好好做事,贺某就不多叨扰了,请!”

    说完,我做了请字状,还派人送贺弼。

    ……

    贺弼人才刚走到院外,长公主殿下居然亲临翰林院了,这可把贺弼给吓了一跳,急忙退居一旁恭迎公主殿下玉架,公主凤目流转,语气庄重却并不严肃,微笑着说道:

    “贺学士,琬儿常听太皇太后老人家夸赞学士满腹经纶,才富高雅,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今日恰好琬儿读史书有不明了之处,还请贺学士不吝赐教!”

    贺弼低眉垂首而立,听闻长公主殿下居然如此夸赞,心下大喜,又知道称赞之语出自太皇太后,不禁喜上眉梢,窃喜之余,忙回应道:

    “受太皇太后和公主殿下抬爱,贺弼愧不敢当,公主殿下旦有所遣,敢不从命?”

    “贺学士客气了!”

    这一来二去,长公主便与贺弼攀谈起来。

    ……

    “公主……”

    我听到院外的响动,走出去查看,却恰好看到公主正与贺弼寒暄,忙小跑了过去迎接公主。

    “驸马,跑的这般急作甚,我又不会跑了。”

    公主一言,便惹得身后的宫娥和侍从们掩面而笑,就连贺弼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

    我脸上一红,傻笑了几声,低声说道:

    “我,我这不是,想你了么。”

    公主脸上微微泛着红晕,小声回了句。

    “油嘴滑舌!”

    随即,正声说道:

    “我听内务府的人说,驸马你升官了,该回去好好犒劳你一番呢!”

    公主笑得别有用意,这升官之事还用听内务府的人说么?

    “这可多亏了贺学士从旁提点呢!"

    三言两语之间,贺弼居功至伟,公主不失时宜再加以点拨,道:

    “原来如此,贺学士有心了,今后也请学士多多提点我们家驸马啊!”

    贺弼忙躬身行礼,道:

    “这是贺弼的荣幸,公主殿下若无其他吩咐,贺弼便先行告退了.”

    公主颔首,微微福了一礼,道:

    “方才多谢贺学士赐教,琬儿受益匪浅,学士慢走.”

    贺弼有礼的退下去了,瞧着他离开得有些匆忙的身影,我不禁有些感慨,公主驾驭百官,恩威并施之术,早已练至炉火纯青之境,也是啊,看公主殿下把我制的服服帖帖的,不就知道我这媳妇有多厉害了么?!

    “我需要他提点么?”

    我眉头一皱,低声反问了一句,语气中似有些许醋意,说起来也不知公主与那贺弼说了些甚,把他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我的那点小心思公主拿捏得非常到位,见我吃味,便拿温柔的话来堵我,道:

    “是是是,我们家驸马天资聪慧,无人可比,以后贺弼还得仰仗着驸马爷的威风才行呢!”

    哎哟喂,公主这是在给我灌蜜呢,心里是甜甜的没错了,可瞧着宫娥和侍从们那忍俊不禁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公主在把我当小孩儿哄.

    啊,算了,我认命了,反正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么?

    “嗯,那我等着回家后,你做好吃的慰劳我了!”

    说要犒劳我的可是公主殿下啊,要知道,公主殿下金口一开,那可不能轻易反悔的.

    公主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

    “好啊,你想吃什么,我都做给你吃。”

    哎呀,公主殿下还下得了厨房?!

    啊,高辰啊,高辰,你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报,这辈子娶了这么个了不得的女人做媳妇啊?

    我又不合时宜的开始犯傻,还笑出声来,不知道自己下辈子,下下辈子还有没这福气,找到这么好的媳妇啊?

    “傻瓜,怎么又开始犯傻了?”

    公主温柔的抚着我的脸,我只觉得人都开始飘飘然了,然后不由自主的,就把那在心里绕了好几圈的问题,用十分认真的表情,问出了口.

    “公主,下辈子,下下辈子,你还给我当媳妇么?”

    公主脸微微一红,眼眸低垂,似乎触及内心柔软之处,用有些嗔怒的语气,低声言道:

    “你这冤家,这辈子就已经与你纠葛不清了……”

    我心中狂喜,拉过她的手,然后将她拥入怀中,身后的那些个宫娥侍从们都非常配合的背过身去,留给我们一丝稍微宁静的时光.

    我不知道下辈子或者下下辈子会怎么样,我只知道,这辈子,我握住了这个人的手,就不想再轻易的放开了……

    ……

    公主随我入了内堂,坐在了我平日办工之处,杨安源和李皓得到消息后,急忙赶过来参拜行礼.

    “杨安源。”

    “李皓。”

    “拜见长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两个人恭恭敬敬地在堂下跪着了,脸上掩不住有些紧张和期待的神情,他们想知道公主殿下的相貌已经很久了。

    我不禁在心里苦笑一声,其实,公主殿下他们早就已经见过了,唉,不就是那位长相逆了天的小太监么?

    我几乎都可以预测到,这两货见到公主殿下真容时候的表情了。

    “两位无需如此多礼,请起吧!”

    公主依然故我般,典雅高贵,恩威并存啊,真是越看越迷人.

    杨安源和李皓得了特赦一般,忙起身站在了我得下首边上,这才敢抬起头去瞧瞧传言中貌似天仙,惊为天人的长公主,这一瞧,杨安源突然双脚发软,若不是身边的李皓扶着,他早就一把摔到地上去了.

    “这,这不是上次的那位小公……”

    ‘小公公’这几个字还没完整的说出口,便被李皓及时捂住了嘴,两人都一脸惊恐地瞧着我,似乎突然有点明白,为何驸马爷才成亲没几天,就会得‘伤风’了。

    公主端坐着,面带笑容如同春风化雨一般,我一脸苦笑的看着杨安源和李皓,示意他们假装糊涂也许会更好一点.

    他们很受教,马上就装成还是第一次见过公主一般,在一边陪着笑脸,只是有些难看,因为都笑僵硬了吧.

    “这,是何物啊?”

    公主扫了一眼桌面,忽见桌边放着一个酒瓶和一个小锦盒,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糟了,那不是这两货送的啥跟啥么?方才只注意着别的事情去了,居然忘记立马处理掉那些东西了。

    我脸色都发白了,额角突然开始溢出冷汗。

    而杨安源和李皓早已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若是让公主殿下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那可就事大了!

    有个什么罪来着,啊,对了,叫做御前失仪,哎哟,妈呀,那是要杀头的啊!

    两人一脸惊恐的瞧着我,眼中放出求救的信号,我都自顾不暇了,哪还顾得上他们啊!

    说谎骗她?

    哎哟喂.公主的眼睛跟明镜似的,我就算是只千年老狐狸,也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啊!

    公主一脸微笑的朝我望来,这是等着我来回答呢。

    嗯?这些是什么呢?

    我怎么觉得这里那么热呢,这满头的大汗是怎么回事儿啊?

    “那,那些是杨兄送给我的药酒,和李兄送的祛病丹药,他们听说我病了,就忙不迭的送了我这苦口良药,说服过之后定能药到病除!”

    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有说谎说得如此顺溜的能力,诶,只不过,眼睛到处飘,就是不敢瞧公主。

    咳,好吧,我承认,我不擅长说谎,更何况是在自己媳妇面前……

    杨安源和李皓都快断气了,一脸幽怨的盯着我,这是在指责我为何把他们俩也给供出来了。

    我嘴角微微抽搐,你们就认命吧,有什么咱们三一块担着,谁也别想跑!

    “哦?!”

    公主眼中冷光一闪,我不禁寒毛都竖起来了,公主那冷煞人的目光,分明就是在说:

    你在说谎,你居然敢对我说谎……

    公主眉间一挑,依然笑得如同春风化雨,道:

    “既然两位大人如此用心,驸马怎能辜负他们的美意呢!”

    说完,公主打开了那酒瓶的活塞,又起开了那小锦盒,那股刺鼻的气温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公主都忍不住眉头一皱,却潇洒自然地拉过衣袖,装作颜面而笑的模样,闻过气味又瞧了一眼,心下便也了然这些是何物了。

    两眼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瞧着我,接着说道:

    “来,驸马,试试两位卿家为你准备的…诶…苦口良药,想来一定十分奏效!”

    此时此刻,我整个人都石化了,如果我此刻正在吐血,那一定是已经血尽人亡了!

    报应啊,报应啊,这就是敢欺骗公主,敢欺骗自己媳妇,睁着眼说瞎话的报应……

    那酒,那药……

    要真的都吃下去,我会不会变成理智全无的衣冠禽兽??!!

    不行,绝对不能吃,亮出杀手锏来,博取公主的同情心的不二法门就是——装出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眼神,双目含泪,嘴角抽泣,满脸面带委屈的神情……

    诶~

    我都要当场晕倒了,公主她压根就不往我这瞧!

    公主,你好狠心啊……

    呜呜,我的清白,我的贞操,就要毁于一旦了啊……

    杨安源和李皓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瞅着我,我满脸委屈的慢慢伸出颤抖着的手来,准备拿起那颗丹药,眼见着我就要碰到那颗丹药了,公主突然伸出手来压上了我的,嘴角的那末弧度非常好看,只见她笑着说道:

    “这药果然还是饭后服用更佳,那本宫就代驸马先谢过两位卿家的美意了。”

    说完,示意宫娥将东西收了起来,杨安源和李皓也是松了口气。

    我感动得泪流满面,就差跪在公主脚边千恩万谢了,我就知道,公主的心还是向着我的!

    “公主客气了!”

    杨安源和李皓连忙笑脸打着哈哈。

    “这几日便常听驸马提及,两位卿家帮助驸马良多,而驸马也视两位卿家如同兄长,既是驸马的兄长,也便是琬儿的兄长。我与驸马成亲那日,本应向两位兄长敬酒以表敬意的,只可惜……”

    杨安源和李皓听后,知道公主有这份心意便已足够,哪还敢别有所求。公主金枝玉叶,如何担得起这“兄长”二字,忙走了出来,匍匐在地,给公主叩头,言道:

    “臣等惶恐!”

    我有些感激得说不出话来,我心中的愧疚和感念,她都懂。

    温柔的牵起了她的手,这辈子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那日,她曾问过我,宫中大小官员成百上千,为何独独与杨安源和李皓二人关系密切?

    我说:虽然他两人常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有时候做出的那些出格的事儿,惹得我想揍他们的心都有,可是,他们对我,却是可以用性命来维护的。

    这样的人,不仅是朋友,还是兄弟……

    “两位兄长请起,几日后,琬儿会在公主府亲自准备家宴,届时还请两位兄长带着嫂嫂一起赴宴,既是家宴,便无需那些个虚礼,薄酒一杯,还请两位兄长莫要见笑!”

    公主瞧了瞧我,看那两货不敢置信的神情,便是要我亲自出马了。

    “两位兄长就莫要推辞了,这是弟弟和弟媳请你们喝酒呢!”

    说道弟媳之时,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抓着她的手,也越发紧了。

    杨安源和李皓相视而笑,瞧着我一脸得意的样子,顿时明白公主所言千真万确,几人顿时笑做一团。

    杨安源和李皓抱拳行了一礼,算是对这邀请做个正式的回复,道:

    “敢不从命?!”

    “那就一言为定了!”

    公主瞧着我一脸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心里也是极为喜悦的。

    驸马,你知道吗?只要你开心,我心里也是极为欢喜的,只希望这份欢喜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我瞧着她眼中闪过一丝忧虑的神色,握紧了她的手,在心中暗暗发誓:这辈子,对她,我也是可以拼了性命去维护的!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喜欢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