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9章 公主,公主,公主……
    御书房中,小皇帝正在安静的练字,他写得很认真,反佛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似的,就连身边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都不知道。

    好不容易将太傅布置下来的字帖给练完了,小皇帝这才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练的字越发端正俊秀,心里也是忍不住一乐。

    “嗯,不错,有进步呢!”

    身边之人突然开了口,小皇帝吓了一跳,往旁边一看,却看到一位伊人的身影,瞬间脸上便爬满笑意,言道:

    “皇长姐~你回来啦?”

    刚一说完,就恢复了小孩儿般天真活泼的个性,拉着他皇长姐的手,似在撒娇一般。

    “是啊,我是专程回来看琮儿的,听说你最近很是用功,我来瞧瞧你是不是真的有在用功啊?”

    萧琬点了点小皇帝的鼻子,这孩子很粘她,以前则是老喜欢拉着她到处去玩,这回倒是难得见他在书法安安静静的练字了。

    “琮儿很用功哦,这都是太傅教得好,他喜欢给琮儿讲故事,琮儿很喜欢,这比以前的那些太傅要好多了。”

    小皇帝刚一说完,似乎想起了老太子太师卫叔子也曾教授过皇长姐课业,这才连忙改口,言道:

    “当然,琮儿并不是说老太师教得不好,只是……”

    “呵,傻孩子!”

    萧琬笑着摸着自己唯一亲弟弟的头,十分的宠溺,有时候瞧着他那瘦弱的小肩膀,会有些心疼,他还那么小,就得陷入这宫廷争斗的漩涡之中,若是稍有闪失,他也许就连长大成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很喜欢太傅吗?”

    萧琬瞧着小皇帝额头因为练字起了一层薄汗,便从怀里掏出丝帕,轻轻帮他擦汗。

    “嗯,琮儿很喜欢太傅。皇长姐也喜欢他吗?”

    萧琬有些哭笑不得,在孩子的眼中,对一个人的评价,就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两种么?

    萧琬突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小皇帝的这个问题,只是笑而不语……

    小皇帝没从皇长姐那听到肯定的答案,喜欢或者不喜欢,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小皇帝有些疑惑,言道:

    “皇长姐不喜欢太傅吗?那为何要嫁给太傅呢?”

    这问题居然把萧琬给难住了,若是告诉小皇帝是因为形势所迫,他能明白几分呢?

    他还太小了,即便是皇帝,可正如高辰那日评价那幅卜画所言,那农夫确实应该什么都不做,爬到树上示弱即可,若是农夫当真故作聪明的挑起虎狼之间的争斗,那虎狼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这个农夫。

    农夫太聪明了,这样的人,虎狼怎会让他活得长久?

    “你还太小,等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的!”

    萧琬摸了摸小皇帝的脸,瞧他一脸稚气还有些天真的模样儿,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只希望他可以慢慢长大,等这朝中的一切纷纷扰扰都过去了,然后将一片锦绣江山交到他手里就好了。

    可是,萧琬心里也清楚,这终归只是她的一丝奢望……

    “嗯!”

    突然见到皇长姐露出有些悲伤的神色,小皇帝不想让她不开心,然后拉过皇长姐的手,言道:

    “那皇长姐就陪琮儿念书吧,琮儿刚好有几处不明白的地方,还请皇长姐赐教!”

    呵呵,人小鬼大……

    “好啊,哪里不明白,皇长姐教你!”

    说完,小皇帝便高兴的拿过课本翻开,萧琬这才注意到,小皇帝的课本似乎与别不同,书是手抄的,省略了一大篇“之乎者也”的累赘之语,可以说是做到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还有些居然还有插图配画。

    萧琬有些好奇的拿过这课本,瞧好看到这画中正在解释何为“井田”,该如此测量,如何分配,怎样计算等等,这画中都已易懂的方式将那些都交代清楚了,当真是浅显易懂。

    萧琬突然有些明白,为何小皇帝的学习兴趣会越发浓厚了。

    呵呵,真没想到,他那手不仅能画美人,还能画这些呢?

    萧琬嘴角微微浮现一丝笑意,又稍微看了下小皇帝其他的课本,居然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史书类注本,也便是一些古书典籍翻译成浅显易懂的本子,以前古人说话简略,一字便有多重含义,若是没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对历足够了解史,还真不一定可以揣测出,当时古人这句话有何含义?

    萧琬以前读书之时,也曾借用注本助读,而历来可以编写注本的都是一些儒学大家,为了表示自己的学术功底深厚,也常有编著者将注本写得比原著还艰涩难懂,以显示自己学富五车。

    他写的注本倒是极为不同,言语简练还会附加评语,对于同类事件也会加以总结经验教训,明明是很严肃的事情,他也能写的如此生动有趣。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博览群书,而且见解也十分独到了。就连萧琬看着这注本,都有些想继续看下去的念头。

    这高辰,当真是有趣得紧啊……

    今日这无意之举,似乎又看到了不一样的他了呢!

    萧琬有些俏皮的瞅着小皇帝,笑着言道:

    “琮儿喜欢的太傅都将课本写得如此易懂有趣了,琮儿哪会需要皇长姐赐教啊?”

    小心思被皇长姐看透了,小皇帝吐了吐舌头,笑着扑到了萧琬的怀里,说道:

    “琮儿就是想让皇长姐多陪陪琮儿嘛,皇长姐总是不在宫中,其他的几位姐姐自从出嫁之后,也是鲜少回宫,琮儿想念姐姐们了……”

    萧琬听到这,心都放佛被揪起来了一般,先皇宠妃众多,可膝下便只有当年的太子哥哥和琮儿两位皇子,公主是迟早要嫁出宫外的,虽说还有皇祖母疼爱,可这偌大皇宫同辈之人也就只剩下琮儿一个了,他自然是无比寂寞的了。

    是不是该为琮儿从那些士子之中,选择才学兼优之人成为他的侍读了呢?

    这样的话,琮儿有人陪伴,也不至于孤单寂寞了,而且这也是为了选择将来可以辅佐他的忠臣良将呢!

    找个机会,跟皇祖母提及此事吧……

    “好,以后皇长姐多回宫来,陪琮儿便是了,只怕等你再长大几年,就不需要皇长姐啦!”

    萧琬语气中多了几分哀怨,可嘴角却是带着笑意的。

    “不会的,不会的,琮儿最喜欢皇长姐啦!”

    边说着,边将他皇长姐抱得紧紧的,都不舍得放手了。

    萧琬呵呵的笑着,这孩子,还真是不能跟他开这类的玩笑呢!

    边拍着小皇帝的背边安抚他,随机,传旨公公小步入了御书房来,躬身言道:

    “启禀陛下,长公主殿下,高太傅此时不在翰林院中。”

    小皇帝‘咦’了一声,平日这个时候,他派去传唤高太傅,太傅都会前来的,这回怎不在翰林院呢?

    琮儿派人去叫了高辰前来了么?高辰不在翰林院,又会去哪呢?

    “他们可有说高太傅去了何处?”

    萧琬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据说是太皇太后娘娘下了口谕,令高太傅至序仪馆开课讲学去了。”

    他被皇祖母叫去序仪馆开课讲学去了?!

    噗哧一声,萧琬掩面险些笑出声来,皇祖母这是怎么了,居然让他去开课讲学?

    那序仪馆的规矩她是知道的,皇祖母因为讨厌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而设立了那序仪馆,供宫廷内外命妇读书习礼之用,又因气那学堂不许女子入学的规条,所以也立下了规矩,序仪馆不许男子入内。

    看来,他此行,只怕难以脱身了啊……

    一听到高太傅去了序仪馆,小皇帝也来了兴致,嚷着也要去序仪馆瞧瞧去,却被萧琬拉住了,笑着说道:

    “你忘了皇祖母定下的规矩了么?皇祖母要是生气了,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小皇帝一听到皇祖母生气,也不禁脸色有变,吐了吐舌头,忙摇了摇头,觉得还是不去好了。

    萧琬瞧着他那一脸想去,但又不敢去的模样,也就不忍心在逗他了,说道:

    “你还太小,应该……不在皇祖母所立规矩之列了!”

    小皇帝一听,兴奋得手舞足蹈,拉着皇长姐的手,便要起架去那序仪馆瞧热闹去了。

    萧琬嘴角微微翘起,是时候,和他好好见上一面了,萧琬突然有些好奇,当他看到自己的时候,脸上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呵呵……

    ……

    我本以为到序仪馆开课讲学就跟去国子监或者太学馆没什么两样,不过是学生都换成了宫廷内外命妇罢了。

    直到我来到了序仪馆,跪坐在了讲师坐的专属席上后,我才发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这讲师专属席位还真是众星拱月啊,这三面都坐满了学生,正如太皇太后所言,都用珠帘加以隔开,我是无法看清珠帘之后命妇们的容貌形状,可她们却可以把我瞧个一清二楚,窃窃私语之间,已是将我从头到尾点评了一番了!

    这,这真的是让我来开课讲学的么?真的不是来“三司受审”的?

    我端正地跪坐在整个大堂的中央,正前方的,自然是太皇太后老人家了,一直伺候在身边的洛霞姑姑也在,而周围不是宫内受过封号的女子,就是有一定封爵荣衔官员的妻子。

    这堂中少说也有几十位学生,当真是百花争艳,各有千秋啊。时不时传来的女子嬉笑之声,便让我如坐针毡,脸上是红了又红,额头上都忍不住开始冒冷汗了。

    太皇太后老人家正在悠闲的品茶,可我却有些坐不住了,也不知是我发烧了,还是周围太热了,这汗都浸到了后背,湿漉漉的,感觉有些不大舒服了。

    好在今日天气好,微风习习,令人心情舒畅,而宫殿外屋檐边挂着的那一串串角铃,也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声响,听到那铃声,似乎有种如梦似幻之感,我有些微微一怔,起初紧张的心绪,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平静了起来。

    我就这样安静的端坐着,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柔和了,很快这样的情绪也感染了在场的其他人,她们起初也有些惊奇,可渐渐地都开始安静了下来了。

    太皇太后见是时候了,也终于开口说话了,言道:

    “高太傅,今儿个,你就给大家伙讲讲什么是王者之风吧?”

    我恭敬地行了一礼,言道:

    “太皇太后此问,倒让微臣想起了一则典故,兴许可以解答此问。”

    “哦?说来共赏。”

    太皇太后也生了兴趣,忙问道。

    我微微颔首,便将这个典故娓娓道来,言道:

    “这个典故便是楚王断缨的故事。春秋战国时期,楚庄王大宴群臣,一直喝到日落西山,夜幕降临,楚庄王命人点上了烛火,继续宴饮。忽然间,一阵大风将屋内烛火尽数吹灭,而席间有一武将借醉于黑暗之中搂抱了楚庄王的妃子,妃子于慌忙反抗之际,扯下了那武将的帽缨。妃子将此事告知了楚王,想让楚王凭此断缨找出那无礼之徒加以惩戒。”

    在座的学生都是女子,这一听说臣子居然敢犯上欺侮王的女人,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纷纷觉得应该严厉处置那无耻之徒才行。

    “楚王听闻此事,却还是在宫人掌灯之前令在场的所有臣子都扯断自己的帽缨,以示饮宴需尽兴,谁若不从,便是不忠。等到臣子们都折断了帽缨,灯火重燃后,酒宴至尽兴而散。”

    众人纷纷摇头,都觉着这楚王虽说是气度不凡,可作为一个女子,自己受人欺负而自家夫君却不为自己做主,在理上,虽说可以理解,可心理上却有些无法接受……

    “几年之后,楚王在一战中失利,险些丧命,而一武将舍命相救,才得以脱险,楚王询问之下,才知,此人便是当日夜宴轻薄自己妃子而得到自己宽恕的那位武将。楚王因当年自己一念之宽,而救了自己一条性命,所以,微臣以为,王者之风,不在其他,而在宽仁。”

    众人似乎没有料到故事会有这样的转折,在陷入一阵沉思之后,都纷纷觉得高太傅所言有理。

    太皇太后满意得点了点头,而身边的洛霞姑姑也颇感欣慰,转眼一瞥,便看到有一女子拉着小陛下的手在大堂一角静静地矗立着,颔首垂眸,似在思索着什么,想来方才的景象她都瞧在眼中了吧?

    嘴角微微上扬,洛霞姑姑别有用意的问了一个问题,言道:

    “楚王怀仁,乃王者风范。倘若太傅易地而处,又当如何?”

    一直静静在旁听课的萧琬,忽地听闻洛霞姑姑提出此问,有些讶异的瞅向她,却见她正一脸坏笑的盯着自己,萧琬脸上不禁微微一红,洛霞姑姑这是在调侃她来着。

    这问题片刻之间,便让我言语匮乏了,这说别人容易,真轮到自己头上,可就不一定有那气度和风范了。

    洛霞姑姑的意思是说,若是有人欺负了我的媳妇儿,我是像楚王那般做个有风度的人,原谅那人呢,还是如何呢?

    有人欺负我媳妇儿,有人欺负我媳妇儿……

    虽然从小常受到的教育是做人应该宽仁大度,不应斤斤计较,可是,‘有人欺负我媳妇儿’这句话不断在脑海里飘来荡去,怎么想,怎么觉得: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揍他……”

    冷不防,我吐出这两个字来。

    这下可好,全场突然一片死静,鸦雀无声了。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似乎言语粗俗了,有失读书人的礼仪,脸一下就红通透了,似乎连脑袋都在冒烟了。

    完了,完了,我那可怜的狼藉声名,名声什么的大概是永远都恢复无望了。

    “什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洛霞姑姑毫无就此放过我的意思,偏生要追根究底,我是彻底无所谓了,索性破罐破摔,接过话茬,就言道:

    “撸袖口,揍那家伙!”

    此言一出,惹的在座之人不禁捧腹大笑,可这笑声里头,却还有丝丝羡慕的意思在里头。

    从来男主外女主内,男子在外应酬,好些面子也是正常的,如同楚王那般,委屈自己的媳妇儿,做出宽容大度模样来的情况,也是有的。作为妻子,应当贤惠,自然就得体谅夫君的难处,道理谁都明白,可是,到底意难平啊!

    妻子被人欺负了,夫君出手打人的行为看起来是粗鲁了些,可即便如此,这也说明这位妻子在夫君的心中位置极重,光想着这一点,这个女人也是幸福的啊……

    无价之宝易得,可这有情郎却不是那么容易便寻得到啊!

    “呵呵,你如此瘦弱,如何揍得过那家伙啊?”

    洛霞姑姑见需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最后还是惹不住调侃高辰,这孩子当真是越发有趣了,她可是从未见过他今日如此失言啊,难道成亲之后,果然变了不少么?

    “我,我……”

    我顿时语塞了,洛霞姑姑说的极是啊,我就一文弱书生,要是真遇到个武将对手,这一拳还不被对方给打懵过去啊?

    我又不比那高韦,文武双全……

    唉~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这样的自己,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媳妇嘛,还妄言说什么要保护她,真是自不量力啊!

    我有些颓然的坐着,抿着嘴,沉默不语了。

    “洛霞姑姑,就不要再欺负我们家驸马了!”

    话音刚落,一袭白影从珠帘中走了出来,一步一动朝我这边走来,脚踝处似有一银铃随之而动,发出阵阵悦耳的叮铃之声,我盯着那双玉足,而那银铃之声却已让我内心都为之一颤。

    这铃声,和那晚的,竟然如此相似……

    我突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全身惹不住开始颤抖起来,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害怕还是过于紧张,我只知道,自己就连抬起头来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明明一直都很想知道她的模样!

    这是梦吗?应该是梦吧?眼前这个人,就是我的妻子,我的……长公主么?

    “公主……”

    我的呼唤,轻不可闻,这句与其说是在唤她,不如说是在提醒我自己。

    “嗯~”

    她的脚步终于停在了我跟前,温柔的回应了我,那声音,真的好温柔好温柔,如同一湾清泉,我心甘情愿溺毙其中……

    停驻了片刻,她见我并没有抬起头来看她的意思,便缓缓地低下身来瞧我,手中的丝帕轻柔地抚上了我的脸,她要我看着她,将她的模样好好的印在眼中,记在心上。

    “公主……”

    我的眼突然就模糊了,她的身影清晰了,却又被泪水模糊了,我以为是梦,可却又那么真实,那熟悉的绝世容颜,朝思暮想着的那个人,她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驸马……”

    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美,这世间,已经找不出比她的笑容更美好的东西了。

    她回应了我,她叫我驸马,她是长公主,是我的,长公主……

    “公主……”

    第三次呼唤她,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小碗儿,萧琬,素竹,公主,她们,都是同一个人,对了,她们真的就是同一个人啊!

    她是长公主,是我的妻,也是我这辈子难以逃脱的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