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7章 愿后身不复生王家
    这一日,是我二十岁的成年之礼。

    高家族中长老都会到场,就连太皇太后都亲自遣洛霞姑姑来观礼,这是极大的荣宠。为我主持弱冠之礼的,便是我的叔父——高钦。

    自从九岁那年,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离世之后,我被带回了高家抚养,本来,按照高家祖训,家中男丁及弱冠之年,便须在外自立门户,以作不忘业精于勤之意。

    可我不及成年,便主动搬出了高家,说得好听点是在外历练,其实高家族人都知道,我是被叔父一怒之下赶出高家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和柳絮的那段过往……

    当叔父得知一风尘女子因我而丢了性命,勃然大怒,当时便要请家法处置了我,却被族中长老制止,以我是高家长子嫡孙为由,不许叔父对我处置严苛,在长老眼中,一个风尘女子怎及高家长子嫡孙性命尊贵,便一力将我保了下来。

    不过作为惩罚,我便得在还未到成年便搬出了高家,在外面自立门户了。

    这些年来,我也不曾回过高家,而高家族中的一切事物,都由叔父代理。族中长老虽体谅高钦为族中所做出的贡献,却也因为祖宗家法,而一直未将族长之位传给叔父,因为叔父是庶子,而宗法制乃是立国之本,兴族之策,无论是国家的后继之君,亦或是族中的族长之职,从来都是立长而不立贤。

    即便我并非才德兼备之人,因着我是高家的长子嫡孙,那高家的族长之位,也是非我莫属的了。

    今日既是我成年之礼,自然也得回高家,在诸位长老和长辈的见证之下,行了冠礼,既已成年,那今后我的一言一行便要符合礼仪典范,不能为家族抹黑。

    冠礼的过程庄重而繁复,整个典礼支撑到最后,我都有些力不从心了,等接受了叔父及各位族中长老的训示之后,那我的成年之礼也算是到了尾声了。

    换下了幅巾深衣,现在的我盘发而着冠,一身儒服,极为儒雅而飘逸,在叔父的带领下,送走了各位前来观礼的宾客。

    叔父见我如今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是时候让我回高家开始接手处理族中事物了。

    “辰儿,如今你已成年,叔父年纪也大了,今后你该多回高家,开始着手处理族中事物了,以备将来承继族长之位,家族的兴盛荣辱,以后便系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了。”

    我揖了一礼,有些惶恐,言道:

    “叔父,侄儿虽已成年,可始终经验尚浅,家族事务还是太过生疏,以后还得请叔父从旁提点才好。”

    虽说这高家族中之后是我囊中之物,可要从老谋深算的叔父那讨得便宜,还是得掂量掂量下自己的斤两的。

    叔父摸了摸那早已发白了的胡须,看来这几年的磨练,也让他这个侄儿知道了进退有度了啊,微微叹了口气,言道:

    “这样也好,你还年轻,要学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必操之过急,慢慢适应吧!”

    “是!”

    我恭敬的回应着,这古话果然不假:姜,还是老的辣啊!

    “再过不久,你便要成亲了,以后担起一家之责和担负一族之责的重担是一样的,你需戒骄戒躁,谨小慎微。虽说天家富贵,对我高家荣宠之至,将公主下嫁于你,你也需谨言慎行,切勿恃宠生骄。夫妻二人要平顺和睦,家和才能万事兴啊!”

    叔父难得说出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来,虽说叔父一直对庶子之事耿耿于怀,以至于无论是国家朝政还是高家族中之事,一直权利独揽,不肯轻易罢手,但是长辈对晚辈的教导和劝说,却还是在情在理的。

    我点了点头,言道:

    “侄儿受教了!”

    “嗯,你也累了,我让高福为帮你把房间给收拾好了,还是以前的那间,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高福便是了,早些歇息!”

    高福是高家的管家,也是叔父的心腹,看起来,即便我继承了族长之位,也不代表我可以很好的行使族长的职权啊,呵呵。

    “是,那侄儿先回房了!”

    福了一礼,叔父摆了摆手,我便退了出去。

    才没走多远,一位宫娥打扮的女子拦住了我的去路,施了一礼,言道:

    “高大人,洛霞姑姑正在厢房等着见大人呢!”

    洛霞姑姑?她还没离开么?难道是太皇太后老人家还有何指示不成?这可不能耽搁啊。

    “好,这便带我去!”

    朝宫娥点了点头,她在前面带路,我在后跟着,这许久没回高家了,居然才注意到,家中的一些设计和摆设都有了些许变动了。

    进了房门,宫娥都在门外候着了,门很快便被掩上了,看来,洛霞姑姑这回代表太皇太后来观礼,可不是表面上以示荣宠那么简单啊。

    洛霞姑姑是太皇太后最为亲近的心腹,更是太皇太后的左膀右臂,关于洛霞姑姑的手段,我是有幸亲眼见识过的,所以,即便洛霞姑姑待人和蔼可亲,可那是分对什么人的。

    我自认为自己长了一副讨喜的脸,洛霞姑姑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才对。我才恭敬地给正在细心观赏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水墨画的洛霞姑姑行了一礼,就听到洛霞姑姑话语中带有责备的意思,连忙吓得跪在了地上。

    “高大人,最近这日子是过得太过舒坦了吧?”

    我脑海中开始快速寻思着最近自己是不是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让洛霞姑姑看不过眼了,可想来想去,愣是想不出是什么事情了。

    “姑姑,您这是说的哪的话,下官一直恪尽职守,对公事不敢有一丝懈怠啊!”

    洛霞姑姑向来衣着淡雅,不喜红妆浓抹,即便如此,也风韵依旧,别具风华。一对丹凤眼神剔透,深藏不露却又神采奕奕,令心怀狡诈之徒,不敢直视。

    洛霞姑姑若是微笑对人,则如春风拂面,心暖意顺;可若面有愠色,则寒气逼人,令人心生胆怯,冷汗淋漓。

    啊哟喂,我都开始有点气息不顺了,我对洛霞姑姑这类人最是没办法,无论我如何矫揉造作,都能被她看透,如今也只有认命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洛霞姑姑和我说话也从未拐弯抹角,因为没有必要。

    “高大人,你最近是否和一位小太监关系过于密切了?”

    我心中不禁一颤,难道我的一言一行都在他人的监视之下?啊,是了,宫廷险恶,权利争夺不就是这么可怕的事情么?还有什么没看过,没经历过,接受不了的?

    “不过是,泛泛之交罢了!”

    双袖下,我的手微微握紧,眼神有了一丝不甘和……怒意。

    “哦?你要知道,宫中势力纵横,龙蛇混杂,谁都说不清,谁又会是谁的眼线,你是将要成为大驸马的人,以后行事,还需谨慎,切勿让一些心怀不轨之徒,有可乘之机!”

    呵,难道洛霞姑姑此行,便是来警告我将来行事要小心谨慎的么?

    “是,下官谨尊姑姑教诲。”

    反正都是别人手底下操控的棋子,被谁利用,又有什么差别呢?

    “怎么,你眼中……似有不甘啊?!”

    洛霞姑姑一脸微笑的瞅着我,那样的神情,不禁让我想起了母亲大人,她们笑起来的弧度如此相似,可意义却大为不同啊……

    我苦笑一声,有些无奈,言道:

    “姑姑说笑了,高辰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只提线木偶罢了,现在的荣华富贵,都是太皇太后老人家所赐,高辰又怎会不识轻重,不知变通呢,将来一切,还得仰仗姑姑的提拨呢!”

    ……

    这孩子,莫不是在耍小孩儿脾气?!

    洛霞不禁哑然一笑,他,也是自己看着长大呢。那年高辰还在九岁,就被人带进了宫中觐见太皇太后,那时候他刚失去亲人,人又瘦弱,到了这偌大的皇宫,更是怯生生的,可眼神却有着一股倔犟。

    她当时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后来,他慢慢长大,容貌愈发俊秀,而才智也堪称大才,从未让太皇太后失望过。

    他很聪慧,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将来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要担负起怎样的责任,这些都迫使他必须要变得越发深沉内敛,懂得算计筹谋。

    可他却还有一颗善良醇厚的心,这对于一个谋士来说,是个致命的弱点,在宫廷这个残酷的搏命之地,即便是如何懂得筹谋设计,不能狠下心肠,先下手染上别人的鲜血,那最后死的人,一定会是他。

    他确实是善良的啊,所以,才会在小小年纪便自愿卷入这权利争夺的漩涡之中,无法脱身而去,更不可能会有善终。

    所以,她必须对这孩子严厉,再严厉一些,让他的心可以坚强得如同铁石一般,让他可以舍弃掉那份足以让他丢掉性命的善良,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在这残酷之地活下去。

    “你知道便好。”

    洛霞最终还是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

    他的眸子一暗,然后缓缓地低下了头。

    “如今你既然已着冠礼,那按照计划,接下来就要做好两件事:第一,逐渐掌控高家主事之权,成为高家真正的族长。第二,便是你与长公主的婚事。”

    洛霞姑姑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决策果断,这点也让我好生佩服。

    一提到长公主,我神色微变,她也是个受害者啊,只是不知道,她知道的又有多少?

    “高家虽有族中长大压制未让叔父继任族长之位,可叔父之权已形同族长,族中也定然安插了叔父不少势力,而且叔父在朝中势力也与此挂钩,想要一一剪除,还需好好谋划。”

    我这番言语便是有了可以逐渐取代叔父在高家地位的计划,只是实行起来,一定会牵扯到朝中局势的分布,这便需要太皇太后老人家在背后的鼎力支持了。

    洛霞姑姑自是明白个中道理,让我宽心,放手去做便可。

    “这你放心,太皇太后早已计划。”

    ……

    “公主她……可知道我的事情?”

    我有一个关系自己身家性命的大秘密,不为外人所知,可太皇太后知道,所以,现在的荣华富贵都是太皇太后恩赐,这句是千真万确的。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公主她牵扯到这计划有多深。

    洛霞姑姑知道我的顾忌,言道:

    “公主她,并不知情!”

    我突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公主还不知道,虽然我还从未见过公主,但是守护她也是我对太皇太后所作出的承诺。

    这辈子我注定要辜负公主,也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的保护她才行啊!

    见我突然沉默不语了,洛霞姑姑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言道:

    “怎么,害怕见到公主么?”

    我脸微微一红,随即摇头,言道:

    “不是,我是……”

    “难道你担心公主体弱多病,意志薄弱,自己没办法好好保护她?”

    我不明白洛霞姑姑为何会突然提及公主体弱多病,难道真如传言,公主的身子真的不大好么?

    “不,我是怕,公主她,会讨厌我!”

    我红了脸,虽然让公主讨厌我,也许更方便行事,但是毕竟,将来我们是一对夫妻,若是每日见面都冷眼相对,这日子也太难熬了些吧。

    “嗯,可能会哦!”

    洛霞姑姑也曾教导过长公主,公主的性子,她还是知道的。而这一点,高辰并不清楚她和长公主的关系有多深,还以为作为教习姑姑,指导过公主也是职责所在。

    我脸色微微一白,自己对长公主,所知真的太少了,不禁为将来的生活充满忧虑。

    “难道,你想让公主喜欢你?”

    洛霞姑姑说这话时,倒像是在调侃一般,似乎要是公主真喜欢上我了,她也乐见其成。

    “不,不敢,我只是……只是想今后可以和公主,和平共处,就足矣了。”

    洛霞姑姑瞅着我讲话说得如此含蓄,也是沉默了片刻……

    原本,阻止他们出现过深的交集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事情已经朝另一个方向发展,非人力所能掌控,他们两个人的命运,从那一刻开始早已连在了一起了。

    洛霞姑姑语气突然也变得柔和起来,眼中也有着长辈的慈爱,说道:

    “辰儿,你要记住,你与公主大婚之后,便不再是一个人了,你与公主命运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将来,能够掌控你们命运的,也就只有你们自己了!”

    那句辰儿说出口,我已泪目,这么多年来,经洛霞姑姑悉心教导,我在心中,也早将她当作自己的母亲大人一般的存在了。即便心中多有不甘,我也从未真正恨过姑姑,我知道,她对我的严苛,都是为了我好。

    “姑姑……”

    “唉,傻孩子,公主,就好好的交到你手里了,你要好好待她,珍之,重之,我相信,她也会好好待你的。你和她,都是善良的好孩子,只是,不该,生在这帝王之家啊!”

    愿后身不复生王家……

    这句话便如同诅咒一般,在历史滚滚洪流中,不断有帝王皇权者,在身败名裂之时,看着江山破碎,族人被戮,自己的性命也将不保,极为怨恨、痛苦与不甘的情况下,不断重复说出口的一句话:愿生生世世,不复生于帝王之家。

    若是不去争斗,是不是,整个皇室的命运,也会如此?那公主的命运也会如风中浮萍,朝不保夕了!

    “姑姑,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公主的,我会敬她、怜她、护她,拼劲全力也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让她一辈子平安喜乐……”

    这是我的承诺,就算我此生化为灰烬,也都必须信守的承诺。

    “好孩子……”

    洛霞姑姑温柔的看着我,将我扶起身来,可眼中却闪过一丝忧虑,他说:他会敬她、怜她、护她,拼劲全力也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让她一辈子平安喜乐。却没说他会爱她……

    爱,确实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誓言啊!

    这孩子,也终于长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