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6章 高辰,再不放手就对你不客气
    少长山山脚边的一座石桥上,那人独立于桥头,身影有些落寂,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目光有些呆呆的瞧着远处,怔怔出神。

    不远处,两位模样俊秀的公子一前一后下得山来,恰巧见着那个茕茕独立于桥头,幅巾深衣打扮的男子,相互对视了片刻,也静静立于石阶上,不再向前一步了。

    要下得山去,就必得经过那敦石桥……

    青衣打扮的男子先开口说话了,言道:

    “那不是高……公子么?还以为他早已回去了呢,却独自立在那石桥上作甚?”

    这话是说给前头的那位白衣公子听的,结果等了片刻,都不见白衣公子回应,青衣公子继续言道:

    “真没想到,也能有人把他给惹怒了啊!”

    青衣男子啧啧称奇,高辰在那亭中对一个世家子弟大声怒吼,如此有失礼仪风范之事,不肖片刻,定然会传得人尽皆知了吧,更何况,那一幕,他们也刚好瞧见了。

    高辰本是个处事圆滑之人,别看他平日随性不羁,可做事还是极有分寸,也很少会情绪失控。似乎是那人提及到了一位名叫柳絮的琴姬,他才会变得如此失控的。

    也是位琴姬呢?

    青衣公子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察觉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饶有兴趣的瞅着白衣公子,只见他正瞧着远处石桥上的那个身影,似乎还有些愣愣出神……

    “不用去跟他打声招呼么,主上?”

    青衣公子察觉到了白衣公子的心思,好心给了建议,也顺便结束这不知何时结束的苦等,谁知道那高公子要站在那石桥上多久啊?莫非那人不走,他们就得在这等到他走为止么?

    ……

    白衣公子瞅着桥上那有些落寞的剪影,也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好些吧,更何况,现在他们不适合见面。

    “不用,我们绕道而行。”

    白衣公子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

    青衣公子不禁哀叹一声,这绕道少说还得多走一炷香的时间啊,唉,今日随着主上来见识下京城风流名士的风采,这喝酒应酬已经是够累人的了,现在还得饶远路下山,还真是够折腾人的啊。

    白衣公子不理会青衣公子的抱怨,转身准备往另一条路过去,刚走几步,身后的青衣公子突然开口问了句,道:

    “你对那柳絮姑娘,真的就不好奇么?”

    青衣公子想着,若是他有兴趣知道,那自己动用下手底下的人脉去查探下,保管立马便会有消息的。而且,他也是真的很好奇,那柳絮姑娘究竟是何许人也,居然连那个高辰,都为之神魂颠倒,如此情绪失控。

    白衣公子陡然停步不前,语气依然淡淡的,言道:

    “每个人都有不能对人言及的过去,你别多事。”

    青衣公子倒是没想到他的反应居然会如此平淡,毕竟,按照自己的观察,他对那个人的感情并不一般呢,不然也不会因为那幅画而赴约了。

    既然当事人都让自己别多事了,那他当然不会那么多事的真的去查那柳絮的来历了。

    见白衣男子毫无停留之意,青衣男子也跟了上去,才刚走几步,回头一看,差点吓得被路边的石头绊倒在地。

    “啊,主……主上,那小子,那小子看起来不对劲啊!”

    青衣男子见桥头上的那个身影突然站在了桥栏上,看那架势,高辰不会是想要跳水吧?

    白衣公子被身后的嘈杂声给叫住了,忙回过头来往桥那边看了过去,却刚好看到桥上那人从桥头边跳了下去……

    “啊,他,他跳下去了!”

    青衣公子吓得脸色发白,这小子不会因为受了点打击就去寻死吧?怎么可能啊?高辰是那么脆弱的人吗?啊,不对啊,那小子要是死了,他欠自己的银钱找谁要去啊?

    也不对啊,现在应该担心的,好像不是这些吧!

    “那小子,不会是殉情去了吧?!”

    还未反应过来,眼前只觉得白影一闪,前面的白衣公子哪里还有影子,那水面上飞着的,不就是他么?!

    天啊,那水上漂的轻功,当真是叹为观止啊!

    “高辰!”

    只听到白衣公子有些紧张的喊着那个人的名字,怎知还是来迟了一步,人肯定都沉到湖底了,不知有没撞到头部,若是失了意识,不懂得自救那可真是要人命的啊!

    顾不了这许多,白衣公子顺势也潜入了湖里,想要把高辰给拽上岸去。

    只见湖里不断冒出气泡和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岸上青衣公子也紧张兮兮的盯着湖面瞧,想着别出什么意外才好,不然,这慌忙间,找谁去就他们两个?

    等到两个人都从湖水里探出头来,都不禁大口喘着粗气,尽量吸进这可以活命的新鲜空气。

    索性,他两人都平安无事!

    岸边的青衣公子不禁松了一口气,有些全身脱力一般,无力的随意坐在了地上。

    我伸手拂去了满脸的水渍,一直看不清楚是谁救了我,这可是救命恩人啊,应该好好感谢人家才是。

    这目光间陡然对上,却瞧见一张熟悉的脸用一副可怕的生气的表情盯着自己,我有些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可心中却欢喜得紧,眼前这人,不正是小碗儿吗?

    “小…小碗儿……你,你为何会在这里?”

    语气里是惊喜,也是兴奋,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呢!

    只见他一脸气愤的过来揪住了我的领口,大声怒吼道:

    “高辰,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我有些一愣,小碗儿居然叫我名字了?他这是第一次叫我名字也,以前不都是大人大人的叫的么?

    他,难道是在关心我?

    我心里顿时有些暖暖的,有点得意,还有些十分微妙的——狂喜。

    然后我又不合时宜的犯傻了,居然傻笑了几声……

    “你……”

    小碗儿一脸愤怒加无语的表情看着我,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一样!

    小碗儿气愤难当,心里想着:让眼前这人去死吧,这家伙就算不想死,自己也得给他一脚踹下去,让他一命呜呼了最好不过!

    小碗儿生气的推开了我,瞅着自己一身湿透了还有些狼狈的模样,就恨不得给那罪魁祸首身上来几拳。

    小碗儿一跺脚,只想要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你,不会以为,我,跳河自尽吧?!”

    我问的小心翼翼,又有些哭笑不得,似乎真的是被人误会自己要跳河自尽了,唉,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咯。

    小碗儿一脸震惊外加两眼中射出寒光一般地盯着我,那模样,把我吓得魂都没有半边,立马将实情托出,慌慌张张的,言道:

    “那,那个是这样的,我……我东西掉湖里了,瞧着,这水啊,不深,就跳了下来……”

    我越说,小碗儿那脸寒得如同九月寒冰一般了。

    “我会凫水,你瞧,这水位才到胸口,淹不死人的!”

    我边说着边扑腾着周围的湖水,以示我所言非虚。

    这片湖水在天气炎热的时候,可是常有游人到此地凫水嬉戏的啊,就算是真想不开,也不会找这片浅水来跳吧?

    本来是想让小碗儿消消气的,可我怎么瞧着他越来越生气了呢?

    “你想死的话自去死你的,与我又有甚干系!”

    小碗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又开始对我冷言以对,说完,他便想往岸边走去。

    我急了,一个健步冲上去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身子,抱得紧紧的,不想让他如此轻易便挣脱了去。

    小碗儿吓了一跳,惊呼一声,这声音有点像小女儿家一般,脸上不禁微微一红,怒道:

    “高辰,你干什么?”

    果然,一旦将他拥入怀中,我便不舍得放手了。

    “对不起,小碗儿,你别生气,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我都不知为什么,没有往日的那般气焰,反而变得有些卑微和低声下气了,就连语气都带着祈求原谅的味道。

    小碗儿没想到我居然会死缠烂打这招了,挣扎着想要挣脱我,却又渐渐有些无力了。

    “快放开我……”

    小碗儿说话依然冷漠,却没有了方才的强硬了。

    “你在担心我么?”

    我心中莫名的一痛,我突然想就这样抱着他,永远都不放开了。

    “谁担心你了?!高辰,你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碗儿生气了,语气中却更是嗔怒的意味。

    他武功高强,我是知道的,他若真想要挣脱,无论我抱得她又多紧,他总是有办法离我而去。

    我俩的身子贴的更近了,彼此的心跳声都能感觉得到,我将头埋在了他的后颈,语气中突然又了一丝苦涩愁绪,淡淡地,却又怎么也绕不开似的,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道:

    “我以为,你不想再看到我了呢!”

    那日,桥尾,小碗儿说:我们,也许不会再见面了。

    ……

    那晚,那一双与他如此相似而迷人的灵动双眸,印入眼帘,却又触动心弦。

    ……

    其实,我知道,他们两个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抱在怀中时那股淡淡的香气,那不同一般的温柔刻骨,便让曾经有过的揣测和疑心,有了直接的证明。

    这是在故意接近我么?和那些人一般,想利用我么?即便是那样我也认了,想有那么一刻,可以探知她的真心,所以,那晚,疯狂地将‘你喜欢我吗?’问出了口。

    可她迟疑了,有些僵硬的手隔开了我和她的距离,我觉得应该死心了。

    如果不再见面的话,那这份感情应该只适合埋在心底,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亦或者把心门打开,让别的人再住进来。

    可她却连让我选择淡忘的时间都不留,就这样肆无忌惮的闯了进来,出现在我可以触手可及的地方,让我可以轻而易举的触碰到她,抱住了她,抱住了也就不想再松手了。

    这时候,我明白了:心门一旦为一个人打开了,就再也无法装下其他的人了啊。

    这辈子,她就是我的劫数啊!

    我该怎么办,又该拿她,怎么办啊?

    即便,我喜欢上她了,又能怎么样呢?我是——高辰啊,我将来也只能做高辰!

    求而不得的感情,真的非常痛苦啊,自己已经弥足深陷,难道还要再拉上她么?

    我苦笑一声,缓缓地松开了手,她有些诧异,转过身来对上了我有些失落忧郁的眸子,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小碗儿微微垂首,心中忽地泛起了一丝丝苦涩:那个人,对他来说,真的如此难以忘怀么?

    小碗儿轻轻叹了口气,片刻之间,眼眸是温柔如水,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我的脸,言道:

    “瞧你,跟个孩子似的,我不生你气了,快上岸吧,赶紧回去换件衣衫,别着凉了!”

    说完,便拉过了我的手,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岸。

    小碗儿先是瞧了眼附近的石阶上,那青衣公子早已不知去向了,嘴角不禁一搐。心中不禁暗自嘀咕:陈小鱼那家伙,跑得还真快啊……

    小碗儿注意到自己的形状后,脸微微一红,刻意转过身去,不再看我。她原本穿着一身白衣塑身服,这一淋湿,玲珑身形便越发难以遮掩了。

    我瞧着他那单薄又有些瘦弱的身影,还有那怎么也遮不住的玲珑曲线,微微一愣,立刻明白过来了,连忙将我那身深衣外套脱了下来稍微甩干了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呵呵,虽然衣服都是湿漉漉的,但我总觉得,聊胜于无吧!

    小碗儿的身子微微一怔,却并没有拒绝我的好意,偶尔还偷偷回过头来瞧我。

    我头上的幅巾沾水之后实在有些过重,正忙着将幅巾脱下来稍微拧干,还是第一次,我在他面前露出了长发披肩的模样来。

    小碗儿瞧着眼前这人的模样,与平时穿着官服或者士子服饰都不大一样,那侧脸如同粉雕玉琢一般,十分迷人可爱。

    小碗儿心里顿时有种奇怪的感觉,怎么觉得要不是瞧着他的行为举止如同男子一般随意,他如今这番模样,倒是越看越像一位女子,还是位明艳动人的美丽女子?!

    我被小碗儿有些奇怪的目光给瞧的浑身不舒服,这才注意到自己这长发披肩的模样不小心暴露在她面前了,忙又把幅巾给带上,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言道:

    “我这就回去换衣裳啦,小碗儿,你也快些回去,别着凉啦哈!”

    这番说辞,倒是令我想起和他初遇时候的情景,那时候,她帮自己打伞,自己也跟她说过,莫要着凉了这句话。

    不敢在她面前多有停留,我一脸笑呵呵的模样,说道:

    “这外衣便借你了,我先回去了哈,有机会你到翰林院找我便是了!”

    说完,拔腿就跑,有些落荒而逃的狼狈……

    小碗儿在原地呆了片刻,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有些疑惑,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披着那件外衣,转身也离开了此地……

    自那日回来后,我的心中便一直坎坷不安,难以平静,我还想着不知该如何面对小碗儿呢?

    没过几日,便有人将那件外衣给送了回来,不过,来的人不是她,而是别的小太监。

    我有些失望,却也松了一口气。

    这几日,杨安源罕见的变得严肃了些,他不断在我耳边提醒我,是时候该收收心了。

    因为再过不久,我便要迎来我的成年礼——冠礼。

    而等我行冠礼之后,便要正式迎娶公主入门,成为北魏长公主的驸马爷了!